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301|回复: 1

鲜为人知的古巴和卡斯特罗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15-1-26 12:19:00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后的古巴

古巴,所谓的“反帝先锋”、“社会主义样板”,实际上社会主义是否真正建立,是否曾经有过无产阶级专政都是十分可疑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古巴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后,已经全面建立了苏修式官僚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为了详细讨论这个问题,我个人把古巴革命后的历史分成四个阶段:胜利后的左右摇摆(1958-1960)、转向莫斯科(1960-1962)、和苏联拉开距离(1962-1968)、全面倒向苏联(1968-1991)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困难时期(1991—?)。

胜利后的左右摇摆(1958-1960)

卡斯特罗实际上从来不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而是一个小资产阶级激进派、民主派。他早年从事反对古巴亲美买办资产阶级走狗的斗争,代表了古巴人民反对剥削压迫的愿望。但是卡斯特罗并不是共产主义者,他领导的武装斗争与其说是因为战术战略得到,不如说美帝对自己后院革命形势有所忽视、巴蒂斯塔政权极端不得人心,等等。在武装斗争中以及胜利后短时间内,他一直表示自己不仅不是共产主义者,甚至反对共产主义,也反对在古巴搞无产阶级专政,因为共产主义“消灭自由”,“独裁”,他自己是反对独裁的。“资本主义牺牲人,共产主义也牺牲人,所以我们的颜色不是红色,而是橄榄的绿色”,外国投资会得到保护。如果古巴繁荣了,那么共产主义必将销声匿迹,因此他表示将不会反对外国投资,希望以此换取美国支持。

整个革命中工人基本缺席,农民也基本上是被动的,领导革命的是小资产阶级卡斯特罗和格瓦拉。尽管卡斯特罗把古巴革命说成是“农民革命”,但是他也在1959年秋之前明确是反共的,为了取得美国的信用,他甚至和中情局接触,以确信自己是个反共义士。

与此同时,古巴进行了土地改革。美国政府一开始对卡斯特罗政府很有好感。1959年1月8日美国承认古巴新政权,这是因为,古巴土地改革法并不比美国的一些所谓盟国进行的土改更激进,比如麦克阿瑟在日本进行的土改。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古巴此时并没有走社会主义道路意愿,无论卡斯特罗想的多么爱国,只要古巴不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挣脱出来,这是不可能抵挡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的,而结果只有一个——沦为殖民地。小资产阶级从来不可能把阶级斗争进行到底,这是从马克思时就被提出并反复证明的真理。直到1960年前,卡斯特罗的想法是把古巴建设成像美国那样“民主的”、发达的国家。
转向莫斯科(1960-1962)


1960年2月米高扬正式访问古巴,并且贷款给古巴、签署贸易协议。美国立即对苏联的插手感到恼火,对古巴进行经济、政治等等方面的施压,要求古巴和苏联以及中国断绝关系。但是由于有了来自东方的援助,加上尽管卡斯特罗本人不反感资本主义,但是毫无疑问对美国扶持买办走狗对古巴的残酷统治也是深恶痛绝,加之古巴群众群情激愤,古巴政府断然拒绝了美帝的无理要求。随之,暗杀、制裁,直到策划雇佣军入侵,美国资本家决定扼杀革命古巴。

眼看北邻风霜刀剑严相逼,古巴政府也不再客气,什么保护外资政策抛到脑后,开始对在古巴西方企业实行国有化作为回应。这段历史成了卡斯特罗“革命”的证明,为很多人津津乐道,我就不多说了。只是国有化不等于社会主义,这需要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前提。

这个时候,卡斯特罗开始展现其屡试不爽的实用主义。他赶紧于1961年4月16日宣布在古巴进行的革命为社会主义革命,1961年12月1日,卡斯特罗又公开宣称:“我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并且将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天都将是。” 其实真实原因是希望以此换取苏联的保护。

更加有趣的事实是,古巴早在革命之前就有共产党,但是直到这个时候,卡斯特罗以及很多领导人都不是这个党的党员。这个党其实也早已经深陷修正主义泥潭不能自拔,积极追随赫鲁晓夫的“和平过渡”路线。他们甚至比卡斯特罗更右,直到1961年,他们都认为卡斯特罗做的“过火”,太左了。经过一番斗争,卡斯特罗及其同事们成功击败对手,卡斯特罗组织和老修正主义党合并为一个新党,卡斯特罗这个刚刚“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人,马上又成为了新党的首脑。

和苏联拉开距离(1962-1968)

卡斯特罗转向苏联和中国是为了减轻美国的压力。但是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早已经制定了“和平共处”的方针政策,修正主义正在世界各处鼓吹资产阶级“明智”,要求革命者妥协投降。古巴地处同美帝斗争最前线,这一套方针必然损害古巴的利益。这一事实在1962古巴导弹危机显露无遗。赫鲁晓夫在全世界丢尽了脸,卡斯特罗愤怒谴责苏联的投降政策。

眼看苏联不帮自己,卡斯特罗也开始偶尔学习中国,攻击苏联赫鲁晓夫的经济改革“蜕化”,同时号召拉丁美洲革命者立即开展类似古巴革命时的武装斗争形式。在国内,他开始执行与中国有些类似的政策,例如注重思想教育、反对过度的物质刺激,一定程度上动员群众,等等。当然,无论是深度和广度都差得非常远。

同时,尽管卡斯特罗明白中国在中苏论战中的观点未必不正确——至少对古巴有好处,他却拒绝支持中国,因为中国经济困难,不能提供苏联那么多的经济援助。卡斯特罗甚至把攻击中国作为向苏联讨要赏钱的筹码,1966年古巴向中国索要援助,中国同意大米增加一倍,但是表示不能更多,因为需要进行战备以及支援越南,并且劝告古巴改变单一生产糖类的做法,而古巴此时正在把稻田地改为种植甘蔗,因为利润比较高。卡斯特罗立即大骂毛泽东老年痴呆,公开宣布中国在封锁古巴,搞经济侵略。中国愤怒的说古巴加入了帝修反的反华大合唱。

格瓦拉这个时候较为同情中国,1965年他在国际会议上谴责苏联政府是帝国主义隐形帮凶,在埃及他谴责苏联是修正主义。苏联政府对此反映强烈,要求格瓦拉必须在任何有影响的位置上消失。随后,格瓦拉离开古巴,进行游击战争,1967年牺牲。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5-1-26 12:20:30 |显示全部楼层

全面倒向苏联(1968-1991)
苏修侵略捷克斯洛伐克又一次改变了很多事情。这标志着苏修已经完全抛弃赫鲁晓夫时的妥协退让路线,开始积极进行全球争霸。卡斯特罗立即意识到苏联必将更加重视古巴的作用,立即一改较为抨击苏联的作风,明确支持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这个时期,古巴政府政治外交上:

1969年中苏在珍宝岛发生冲突,古巴明确表示支持苏联,保卫苏联。

明确表示不支持拉丁美洲的游击战,承认拉丁美洲“和平过渡”的有效性。

古巴加入经互会。

卡斯特罗抨击毛泽东主张人民独立自主斗争,不依赖外援主张,表示亚非拉人民不依靠苏联就不可能获得解放。抨击“苏联是帝国主义”完全是假革命,为此还和西哈努克吵了一架。

智利在走苏修鼓吹的“和平过渡”,结果皮诺切特将军在美国支持下发动政变,对工农大开杀戒,阿连德总统牺牲。出于外交考虑,中国没有和智利断交,古巴不反思和平过渡的机会主义错误,反而大骂中国不和智利断交就是“勾结帝国主义”。

安哥拉在反对葡萄牙殖民战争胜利后,中国明确表示希望安哥拉三个解放组织团结起来,共同建国。苏修立即宣布三个组织一个是“革命的”,其他是反革命。中国明确反对苏联插手和扩张,卡斯特罗立即开骂中国和反动派勾结,并且派出军队,在苏联顾问指挥下对安哥拉进行侵略扩张。同样的,古巴支持任何政府,只要他是宣布“亲苏”,甚至包括军事独裁反动政权。

1976年,卡斯特罗在苏共代表大会上宣布,毛主义者是叛徒,反动派,必将被历史扫进垃圾堆,并且为自己曾经对苏联的批评进行自我批评。声称自己没有意识到古巴导弹危机“客观上是社会主义的胜利”,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20世纪80年代,古巴认为,第三世界进行革命,摆脱帝国主义统治并不重要,比革命更重要的仅仅是“债务在妨碍平等的经济秩序”。卡斯特罗的意思是,世界帝国主义体系本身并不是坏的,坏的仅仅是“债务”,只要取消欠发达国家的债务,什么土地革命,武装斗争,统统不需要。

经济上:
农业上完全成为苏联的原料产地和工业品出口地。古巴革命前,主要经济支柱是农业,特别是甘蔗。这时也一样,只是出口国从美国变成苏联。古巴完全采纳了苏修的分工论、社会主义大家庭论,整个生产以苏联需求为导向,完全是畸形的。卡斯特罗表示种植粮食“费时费力”,不如种粮食划算。古巴的农业并不是按照人民需要,而是按照价值规律来进行生产的。农业并没有进行集体化,尽管成立了国营农场,但是自留地是非常广泛存在的。很多人因为种植甘蔗致富。

工业上,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完全建立。企业有权解聘工人,“增加生产力”,这是时任古巴总统Osvaldo Dorticos 1972年亲口承认的。卡斯特罗1975年公开说自己对曾经不满苏修古巴危机中逃跑主义是错误的,“不理解”,并表示“正确应用苏联经济管理领域有益经验”,“经济规律”(尤其是价值规律)“掌控社会主义建设”,并认为“钱,价格,财政,预算,税收,信贷,利率和其他大宗商品应该作为不可缺少的工具......,以决定哪些投资是最有利的;决定哪些企业,哪些单位,哪些工人集体表现最好,哪些最差,以便采取相关措施”。


70年代后半期,国有企业被赋予更多“独立性”以便雇佣和解聘劳动力,申请贷款和决定投资,而古巴企业衡量指标最主要的就是利润。

1987年与外企合资法被实施,古巴表示有兴趣吸引外资,国家保留51%控股权。卡斯特罗1991年表示吸引外资条件将会放宽,更加优惠。

这些很多,我只能列举一少部分。

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困难时期(1991—?)

苏修崩溃对于古巴统治集团是最大的噩耗。甘蔗卖不出去,工业品买不进来。卡斯特罗们开始求助特色社会主义和外资了。卡斯特罗求过美国,求过苏修,又跑去求助外资和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想不到独立自主,发动工农,建设社会主义。几十年来,曾经的小资产阶级革命者早已经蜕变为官僚资产阶级,他们做的一切都是维护这个集团在古巴的统治。

1992年古巴全国代表大会主席Juan Escalone表示古巴宪法可以进行修改,以允许建立自由贸易区,其中外国私人投资者可以设立进出口业务。 宪法第18条规定“对外贸易是国家的专属功能”,是有可能进行修改。(有兴趣网友可以搜索列宁如何看待社会主义国家的对外贸易垄断制)

本文叙述的历史离现实越来越近,最近的动向很容易搜索到,我就不多细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目前古巴正在更迅猛的进行着向自由资本主义的过渡,有些网友甚至说古巴已经沦为美国资本的妓院。自从劳尔上台以来,这种趋势一天比一天明显了。

查韦斯和拉美粉红浪潮让卡斯特罗高兴了一阵子,但是却又一次暴露了古巴的修正主义、实用主义本性,那就是无论古巴吹捧查韦斯再高。查韦斯的改良也无法解决委内瑞拉的根本问题,拉美其他“激进政党”也是一样,这些党甚至同样推行最反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民怨沸腾,最近巴西的事件证明了这一点。而古巴是根本回避被压迫人民如何获得解放这个问题的。

对于某国的态度更是令人厌恶,卡斯特罗一面肉麻吹捧“改革开放”是正确道路,造福人民,一面大骂毛泽东晚年极左,而且又跑的很右,总而言之,他的历史是清白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是正确的,他是没什么可以后悔反思的。

行文最后,我把卡斯特罗一段攻击毛主义的话稍加修改作为结束:

真正的历史绝不是由反动分子、中伤者、阴谋分子或者叛徒写成的,无论他们叫法西斯主义者、地主、资产阶级还是卡斯特罗主义、金日成主义抑或是“特色理论”,因为历史本身将他们全部扫除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5 03:03 , Processed in 0.17964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