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asfqcmz888

“中国毛派联合”《二次会议纪要》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3 21:13:33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洛阳一次会议纪要 重新判断当前中国革命性质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22 21:28 编辑

洛阳一次会议纪要: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是解决修正主义上台导致的资本主义复辟的唯一手段。舍此没有其它的任何的手段可以完成这一艰巨的历史任务。这是一场伟大的前所未有的社会主义再革命。

李文采:这样的定性不符合“洛阳一次会议纪要:在众多的阶级矛盾中,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和工农劳动者阶级的矛盾是主要矛盾” 的判断。因为这个定性将社会各阶级分为革命阶级和反革命阶级两大阵营,将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中间势力(中小资产阶级)赶到敌人一边,使其挂起白带来反抗无产阶级革命,陷无产阶级革命派于孤立。尽管纪要的后面提出“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劳苦大众的崇高理想,一切愿意参加反对以修正主义为政治特征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的同志们,都要团结起来”,但是,你坚持二分法,坚持社会主义革命,革包括中间势力在内的一切资产阶级的命,你让人家怎样同你团结啊?

我们也不妨换一个思路,无产阶级革命要坚持正确的主义,既要反右倾投降主义,也要防止左倾教条主义,是吧?在毛派联合洛阳会议纪要和二次会议纪要当中,大家都注意到反右倾投降主义的论述,可是,有谁见过反左倾教条主义的文字啊?没有吧。为什么啊?

另外,这样的定性也不符合“承担着亡种灭族任务的转基因大举进入中国致使转基因产品成为普通国人的主粮,乃是美帝以生物武器为先导对中华民族的不宣而战,是对中华民族进行的惨无人道的种族大清洗,是对中华民族发起的一场悄无声息的杀人于无形的比鸦片战争还邪恶的生物战争。民族矛盾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的已经变化了的实际。

关于当前革命性质的问题,我同项观奇老师商榷了多年(文章的链接附在后面,这里就不多说了),和许多左翼人士辩论了多年,我反复向大家阐述我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主张(目前斗争形势的变化亦即主要矛盾的变化更坚定了我对新民主主义革命主张的信心),反复阐述不经过民主主义就到达不了社会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天经地义,换一句话说,不经过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就无法开启社会主义革命,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是开启社会主义革命的先决条件。然而,不顶用。大家听不进去。这不,毛派联合二次会议纪要依然认为“斗争实践证明,《洛阳会议纪要》对于目前中国社会基本矛盾、阶级矛盾、主要矛盾以及由此而决定的革命性质、革命动力、革命形式的诸多分析,都是基本正确的,是我们需要继续坚持和贯彻的理论、路线、方针。”在此,我倒要问一问你们:你们是怎么证明的?你们做了什么?你们用什么证明你们的理论、路线、方针是正确的?

最后,我不得不送你们两个字:左倾。

附注:

1、简谈我与项观奇先生的三点分歧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46050.html

2、就革命的性质等问题与项观奇先生再商榷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45812.html

3、就怎么看和怎么办复项观奇先生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45850.html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3 21:51:14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毛派联合纪要 搞清楚如何对待特色党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4 11:09 编辑

和洛阳会议纪要不同,毛派联合二次会议增加了不少关于特色党的分析和如何对待特色党员的内容。请看毛派联合二次会议纪要:我们不得不沉重地承认,曾经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现在已经堕落为修正主义党、法西斯党、资产阶级党。这个党的领导人已经堕落成了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甚至是法西斯代表人物。这些领导人扮演的历史角色,绝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阶级。正是这样的党、这样的党的领导人,领导了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这部令真正的共产党人无比痛苦的历史正在继续。这个党,这个党的领导人,至今没有丝毫的改变。如果谈论是谁要打倒并且已经打倒了中国共产党,只要尊重事实,就应该承认正是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邓小平修正主义集团打倒了真正的革命的中国共产党。

根据毛主席的教导,在党变修、国变色的情况下,我们依然不会否定中国共产党的广大党员、广大干部是好的,是要革命的,是不赞成搞修正主义的。但是,不能否定的是,八千万共产党员至今并没有改变修正主义路线在全党占统治地位的这个历史和现实。在苏东和中国发生剧变时,可悲在于“竟无一人是男儿”。这个事实是严酷的,是我们不能不正视的。面对这样的事实,说任何空话都无济于事,唯一正确的策略只能是鼓动广大党员、广大干部觉悟起来,造修正主义的反。

李文采:在“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和工农劳动者阶级的矛盾是主要矛盾”的情形下,我完全赞同毛派联合二次会议纪要的上述意见。但是,若是形势变为“承担着亡种灭族任务的转基因大举进入中国致使转基因产品成为普通国人的主粮,乃是美帝以生物武器为先导对中华民族的不宣而战,是对中华民族进行的惨无人道的种族大清洗,是对中华民族发起的一场悄无声息的杀人于无形的比鸦片战争还邪恶的生物战争。民族矛盾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了,唯一正确的策略又该是什么呢?

二次会议纪要:如何正确认识和正确对待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如何正确认识和正确对待篡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权的修正主义集团,是一个大是大非问题。

李文采:的确如此。

如何对待现在的中国共产党?

过去,有人一味地挺或拥,这肯定是不对的。现在,面对新的形势,这样的态度依然错误。

第二种是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左手给其指出正确的方向,右手挥起鞭子,逼其拨乱反正,是既团结又斗争,是以斗争求团结,通过对其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策略,达到团结的目的。用四个字来概括,就是帮、促、逼、联,只有一手是不行的。

第三种就是将特色党定为首要敌人,主张坚决斗争,坚持推倒重来。

我的主张是第二种。详细参见文章的附注,这儿就不再多说了。

请问,毛派联合的意见究竟是哪一种?你们的“我们要举起马列毛主义的造反有理的旗帜,奋起反抗,奋起斗争,奋起革命,造修正主义的反,革修正主义的命,结束修正主义在中国的统治,争取中国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伟大胜利”,如果用在特色党身上该作何理解呢?

附注:

1、《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反转基因的胜利而斗争》
http://www.1931-918.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5414&extra=page%3D1

2、《略论左派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策略兼与高居矛商榷》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409/61497.html

3、《就左派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策略再与高居矛商榷》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zatan/201409/61498.html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6-5-14 02:26:26 |显示全部楼层
会议决定组织人力尽快编选毛主席和列宁的有关语录集
================
想法很好应该落实好

“走出网络,走进工农”,是完全正确的。
================
这需要脱产或者半脱产的骨干份子成为职业活动者。这就需要专门的活动基金的支持。筹措这种基金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要从私营资产阶级的实际政治表现出发,正确决定我们对这个阶级的政治策略,力求避免各种形式的“左”的或“右”的做法。
=================
想法是好的,务实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4 07:08:11 |显示全部楼层

认真学习毛派联合纪要 客观认识毛主席的两个理论贡献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4 11:05 编辑

洛阳会议纪要:现在看来,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论,既包括社会主义革命(夺取政权)、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也包括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广义的)的理论;又包括修正主义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必须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的理论。这三部分理论是有机统一、不可绝然分割的。和新民主主义革命论对应,可以简称之为社会主义革命论。这是毛主席一生的两个伟大贡献,具有全世界范围里的普遍意义。

李文采:关于毛主席的第一个理论贡献亦即新民主主义革命论,其伟大正确之处,我就不再提了。我只提毛主席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中的不足: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主席没有给出落实新民主主义的科学的管理体制。毛主席让政府代表人民行使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让执政的共产党凌驾于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人大之上,也正是由于这两个原因,使他领导的社会滑进了党国官僚社会主义的泥坑。但是,毛主席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产生后来所有悲剧的根源。

关于毛主席的第二个理论贡献亦即社会主义革命论,纪要将其分成三部分,下面,我一一对其做个简要的评述。

第一、社会主义革命(夺取政权)、社会主义改造的理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结束,中国进入新民主主义社会。紧接着,社会主义革命和改造开始。对此,毛主席在《革命的转变和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中有着清晰地论述:

“(一)我们说标志着革命性质的转变、标志着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的基本结束和社会主义革命阶段的开始的东西是政权的转变,是国民党反革命政权的灭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不是说社会主义改造这样一个伟大的任务,在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就可以立即在全国一切方面着手施行了。不是的,那时,我们还须在广大的农村中解决封建主义与民主主义即地主与农民之间的矛盾。那时在农村中的主要矛盾是封建主义与民主主义之间的矛盾,而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的矛盾,因此需要有两年至三年时间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那时我们一方面在农村实行民主主义的土地改革,一方面在城市立即着手接收官僚资本主义企业使之变为社会主义的企业,建立社会主义的国家银行,同时在全国范围内着手建立社会主义的国营商业和合作社商业,并已在过去几年中对私人资本主义企业开始实行了国家资本主义的措施。所有这些显示着我国过渡时期头几年中的错综复杂的形象。

(二)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一个过渡时期。党在这个过渡时期的总路线和总任务,是要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逐步实现国家的社会主义工业化,并逐步实现国家对农业、对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条总路线是照耀我们各项工作的灯塔,各项工作离开它,就要犯右倾或'左'倾的错误。

(三)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的实质,就是使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所有制成为我国国家和社会的唯一的经济基础。我们所以必须这样做,是因为只有完成了由生产资料的私人所有制到社会主义所有制的过渡,才利于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向前发展,才利于在技术上起一个革命,把在我国绝大部分社会经济中使用简单的落后的工具农具去工作的情况,改变为使用各类机器直至最先进的机器去工作的情况,借以达到大规模地出产各种工业和农业产品,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着的需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确有把握地增强国防力量,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以及最后地巩固人民政权,防止反革命复辟这些目的。要完成这个任务,大约需要经过三个五年计划,就是大约十五年左右的时间(从一九五三年算起,到一九六七年基本上完成,加上经济恢复时期的三年,则为十八年,这十八年中已经过去了四年),那时中国就可以基本上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

而实际上,在具体执行中,毛主席违背了他早先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要经过一个很长的发展阶段的正确论述,仅仅用了不到八年的时间,到1957年,社会主义改造便已基本结束,社会主义建设开始了,这是其一。其二,在社会主义革命阶段,只是改变了生产资料所有制,却保留了原来设计的不合乎新民主主义后来也不适合社会主义的党国官僚体制。这就为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出现重大失误埋下了隐患。

第二、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广义的)的理论:随着社会主义改造的结束,共产党带领人民甩开膀子大干社会主义了。可是,社会主义建设进行得并不顺利。先是57年反右,然后是58年大跃进、大炼钢铁,接着是59年庐山会议,60年大刮共产风、浮夸风、命令风、干部特殊风和对生产瞎指挥风,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等等,一句话,干社会主义好不容易啊。这实际涉及到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干社会主义的问题。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 对于社会主义建设,我们还缺乏经验。我向好几个国家的兄弟党的代表团谈过这个问题。我说,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经济,我们没有经验。这个问题,我也向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新闻记者谈过,其中有一个美国人叫斯诺。他老要来中国,一九六O年让他来了。我同他谈过一次话。我说:'你知道,对于政治、军事,对于阶级斗争,我们有一套经验,有一套方针、政策和办法;至于社会主义建设,过去没有干过,还没有经验。你会说,不是已经干了十一年了吗?是干了十一年了,可是还缺乏知识,还缺乏经验,就算开始有了一点,也还不多。'斯诺要我讲讲中国建设的长期计划。我说:'不晓得。'他说:'你讲话太谨慎。'我说:'不是什么谨慎不谨慎,我就是不晓得呀,就是没有经验呀。'同志们,也真是不晓得,我们确实还缺少经验,确实还没有这样一个长期计划。”

我们确实还缺少经验,这是客观事实。所以,我们犯了一些错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毛主席没有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和如何干社会主义做深入的思考。恰恰相反,毛主席是做了大量的理论研究的。这些研究,集中体现在他的《论十大关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和《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等光辉著作中。可是,社会主义毕竟是一个新鲜事物,毛主席虽然做了深入的思考,但是,还不够彻底。于是,在前进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也就在所难免了。如果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也就意味着,毛主席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不完全的社会主义,有缺陷。许多左派朋友不承认这一点。以为毛主席建立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完美无缺的。显然这是不对的。【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4 07:25: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4 07:30 编辑

第三、修正主义上台,资本主义复辟,必须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的理论,亦即毛主席的文化大革命理论。

早在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就指出:“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没有高度的民主,不可能有高度的集中,而没有高度的集中,就不可能建立社会主义经济。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会是反动的、法西斯式的专政。这是一个十分值得警惕的问题,希望同志们好好想一想。”

透过毛主席说的话,可以看出他老人家已经明锐地注意到了我们国家存在的潜在的威胁,他已经发现党内出现了比资本家阶级还厉害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和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那么,为什么党内出现了官僚主义阶级、出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在这个讲话中实际上也已经提到了:“在我们国家,如果不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不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

也就是说,毛主席注意到我们还没有能够有效地做到“充分发扬人民民主和党内民主,充分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制。” 面对党内日益显现的比资本家阶级还厉害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和修正主义,毛主席最终选择了发动文化大革命的办法。这在主席与外宾的一次谈话中得到了证实。他说:“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

毫无疑问,毛主席看到了官僚主义者阶级和修正主义的问题。他要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不晓得在他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里面之所以出现官僚主义者阶级和修正主义,其根本原因在于毛主席建立了社会主义所有制,但是,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宪政民主管理体制却没有建立起来。相反,毛主席实行了违背社会主义宪政民主原则的党国官僚体制。这个问题在54宪法中清晰地显现出来。详细参见我的《深入剖析中国宪法 重新认识现行体制》,可是,遗憾的是,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主席尚且不晓得。也正是因为如此,毛主席没有着力去变革违背社会主义原则的党国官僚体制,而是采用了发动人民起来割韭菜的阶级斗争的方式。结果,由于毛主席没有采取变革党国官僚体制为社会主义宪政民主管理体制的斩草除根的方式,就有了“这场革命在它的统帅逝世的同时,便被它的对手以迅猛的攻势彻底否定了。”详细参见我的《我看文革》

附注:

1、深入剖析中国宪法 重新认识现行体制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45419.html

2、中流击水:我看文革
http://www.redgx.com/lilunqianyan/6386.html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4 11:40:40 |显示全部楼层

毛派联合是习当局的救命稻草——致毛派联合和习当局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7 16:52 编辑

2013年1月1日,张木生在毛泽东学院首届国际毛泽东学高层论坛演讲时提到:“这一届能不能有勇气、有理论来解决中国实践中遇到的这么多现实问题,我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习近平他们这一届要么是中华民族的大英雄,要么就是末代皇帝。”无独有偶,近日,苏铁山撰文指出“历史给了红二代一次机会,如果不恢复真共产党,就将被历史和人民抛弃”。我完全赞同张木生和苏铁山的这个判断。对此,我在《文采观点》等多篇文章中反复提到:

摆在特色国面前的是两种革命,两种前途。如果特色当局觉悟了,允许左派组织起来,另立新党,实行无产阶级两党制,并确保两党共举一面马列毛主义旗,共唱一首国际歌,共同实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紧紧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特色党会浴火重生,特色国会实现伟大复兴。相反,如果继续执行修正主义路线,只是把左派当成 一张用来反对右派的牌来使,绝对不让其组织起来,更不允许其发展壮大,则会毫无悬念地爆发极具破坏性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革命。结果,执政的特色党必会被全盘西化派掀翻在地 ,特色国必将随之被解体,国家陷入大动荡,之后,无产阶级趁机组织起来,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尽管为此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发生这样的结局,不是除特色当局以外的任何政治势力的意志为转移的。特色党和特色国究竟何去何从,终究取决于特色当局的觉悟。这就特色国的大趋势。

也就是说,习当局敞开胸怀,执行联合毛派联合的政策,放手让左翼组织起来,使其在正确思想指导下发展壮大,有效帮助习特色党拨乱反正,是特色党实现浴火重生的最后机会,其情形,犹如国共第一次联合北伐和国共第二次合作抗日。从这个角度看,毛派联合的诞生、发展和壮大,并非是对习当局的威胁,恰恰是他的救命稻草。那种企图对毛派联合进行封锁和打压的认识或者做法,不仅是错误的,更是愚蠢的。如果是那样,不仅不会确保习特色当局的统治,恰恰相反,必然会加速他的灭亡。

话说到这里,也许有最最革命者不同意了,说习特色当局必须打倒,不能联合。如果是那样,我只能告诉你: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外面有无数只狼眼盯着,巴不得你推翻习特色当局,以便他们趁火打劫、祸乱中华。

话说到这里,也许习特色当局内部的一些人也不同意了,说千万不能给毛派联合以喘息的机会,当初蒋介石就是中了老毛的计,与老毛联合抗日,结果,丢了江山。其实,那就又错了。抗战胜利后如何建国?有毛主席的《论联合政府》在,有重庆和平建国协议在。是蒋介石执迷不悟,反动到底,撕毁和平协议,挑起内战,才会有后来的结局。让蒋介石丢掉江山的,不是毛主席,恰恰是蒋介石自己。

中国有两条大河:一条是长江,一条是黄河。两条大河共同养育了中华民族,谱写了中华文明。两条大河是可以并存的,而不是你死我活。这个自然现象是否可以给我们以启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4 23:48:16 |显示全部楼层
李文采:在深入了解转基因之前,我完全赞同洛阳会议纪要提出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和工农劳动者阶级的矛盾是主要矛盾的判断。可是,在一个多月前,在我深入了解了转基因的邪恶之后,我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我认为:承担着亡种灭族任务的转基因大举进入中国致使转基因产品成为普通国人的主粮,乃是美帝以生物武器为先导对中华民族的不宣而战,是对中华民族进行的惨无人道的种族大清洗,是对中华民族发起的一场悄无声息的杀人于无形的比鸦片战争还邪恶的生物战争。我认为民族矛盾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  

一位朋友:文采同志,转基因主粮是美国强加给中国人的吗?  

李文采: 是,这是一个阴谋。也是走修正主义路线的必然结果。  

佰骥:转基因还是我们政府的战略国策的选择.这其实毋庸质疑的。科学一点说是改开引起的。  

李文采: 改开就是走修正主义路线。只要走这样一个路线,必然有这样的结果。其情形,就犹如只要蒋介石坚持独裁和攘外必先安内的围剿红军的路线,就必然给外敌以可趁之机一样。 所以,过去,要想抗战胜利,就必须反独裁专制的政治路线,争取民主,就必须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围剿红军的军事路线,坚持一致对外。今天,要想打赢反转基因这场战争,就必须唤起民众,争取民主,必须反对修正主义路线。  

过去,抗战是目的,争取民主是确保抗战取得胜利的保障或者手段。反过来,通过抗战唤起民众,使人民获得民主,又是斗争要达到的重要目的,是为未来的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条件。现在,反转基因背后企图灭绝中华民族的美帝是我们的目的,唤起民众争取民主反对专制是取得胜利的保障。反过来,通过反转基因斗争,唤起民众,达到争取民主的目的,从而为将来开启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条件。从这个角度看,正是反转基因斗争,为左翼深入实践、深入群众、唤起民众、争取民主而斗争提供了难得机会。  

另,左翼发动的全国性的反转基因斗争的兴起,必将给特色当局以强大压力,逼着他们将原本对准左翼的矛头不得不指向转基因背后的美帝,这样,就为左翼运动的兴起和左翼力量的快速发展壮大创造了条件。  犹如当初毛主席感谢鬼子的侵略一样,今日左翼应当感谢转基因的入侵,正是它,必将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再次凝聚起来。遗憾的是,许多左翼人士陷入教条主义不能自拔,尚未能够体会到其中的奥秘。希望那些还在怀疑这项斗争策略的人士,请睁大你们的眼睛,看看今日大连广场上反转基因斗争的壮举吧!试想,如果这项斗争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那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了不得!不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5 22:13:18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以反转基因作为左翼斗争的突破口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6 19:40 编辑

毫无疑问,左翼都热爱毛主席,都一心为民,都坚持科学社会主义,都主张人民民主或大众民主,都主张实现共同富裕。在这个大目标上,大家没有分歧。大家的分歧在于实现的办法。

有的主张搞一次革命,推翻特色党和一切资产阶级,我们称之为左倾教条主义,是咋咋呼呼的口头革命派,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持有这种观点的是清源和毛派联合的一些同志等。

有的寄希望于特色当局回心左转,搞党群一体迈向社会主义,我们称之为右倾投降主义。那是白日做梦,是典型的意淫。张宏良就属于这一种。请问张宏良:你的党群一体的主体究竟是谁啊?是群还是党?如果是党,这个党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难道坚持不变的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道路,还不足以让你变得清醒么?!如果是群,纵观张的文章,丝毫不讲群的主体性,不讲群的独立性,不讲群的斗争性。他的“马克思讲历史是人民创造的,但是人民不能随心所欲地创造历史,而只能在既定条件下创造历史。中国老百姓被贪腐势力用动乱所绑架,就是无法选择的既定条件。怎么办?只有一个 办法,就是走党群一体化道路,通过毛主席倡导的吐故纳新方法,重新焕发这个党的生机和活力,带领国家走出这个由历史悖论组成的两难困局”,还是做梦,还是投降。一个人跪着的时间太长了,膝盖上都磨出了厚厚的茧子,站不起来了。这是张宏良的悲哀。

在此敬告持有这种观点的左翼人士:无产阶级的解放终究是无产阶级自己的事情,必须要依靠无产阶级的觉悟和斗争。无产阶级一旦脱离了主体性,一旦脱离了独立性,一旦脱离了斗争性,你怕什么,就一定会来什么。

有的不顾重庆模式一不可复制、二不可持续以及左翼自身一盘散沙的客观事实,坚持力挺薄熙来,主张让薄熙来带领大家回归社会主义,这实际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又一种表现,是痴心妄想。持有这种观点的是包括许多至宪党党员在内的一些朋友。

还有的无视无产阶级被专政的客观事实,竟然妄想依靠特色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二次文革来回归社会主义。张勤德就属于这一种。那是脱离实际的异想天开,是右倾投降主义的第三种表现。

左翼内部的右倾投降主义的第四种表现是投降资产阶级西化派, 给资产阶级西化派当尾巴或者炮灰, 搞左右合流,意欲推墙拆庙,先搞资产阶级性质的旧民主主义革命,然后,等待机会,再搞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所谓的大乱之后大治,就是这个意思。持有这种观点的是袁庾华、大风、齐天等同志。这个主张,过去国民党的创始人孙中山先生早已试过了,行不通。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先生也试过了,结果,换来的是4.12大屠杀,还是不行。今天,难道我们还要再试一次么?

左翼内部还有一种主张,是在无产阶级的主导下先争取人民民主,开启新民主主义革命,实现宪政新民主主义,再开启社会主义革命,进入科学社会主义。这也是我一贯的主张。但是,面对特色的高压统治和麻木冷漠的群众,突破口究竟在哪里?大家陷入了迷茫……

大家在回归科学社会主义的策略上争吵了这么多年,各自毫无建树,彼此早已身心疲惫,我自己也不例外。我决定退出这种毫无意义的争吵,隐居起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也就是在半个多月前,我通过微信看了老鼠因为吃了转基因玉米而遭灭绝的视频。这些视频着实惊到了我。待我深入学习和研究下去,得出的结论是:转基因大举入驻中国,乃是美帝以生物武器为先导对中华民族的不宣而战,是对中华民族进行的惨无人道的种族大清洗,是对中华民族发起的一场比鸦片战争还邪恶、隐蔽的生物战争。民族矛盾已经成为当下中国的主要矛盾。救亡图存的历史重任再次落在了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中国左翼的肩上。对于中国左翼来说,这是大挑战,更是大机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6 19:22:43 |显示全部楼层

中流击水:新观点新观察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6-5-16 19:38 编辑

观点一、否定了列宁的“国家资本主义,就是我们能够加以限制、能够规定其活动范围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是同国家联系着的,而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份,就是先锋队, 就是我们。”(列宁:《俄共布中央委员会的政治报告》,《列宁选集》,第三卷第627页)之中的“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份,就是先锋队,就是我们”,否定了特色国《物权法 》第四十五条 “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财产,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国有财产由国务院代表国家行使所有权”。我认为社会主义可以称作国家资本主义。但其中的国家只能是苏维埃亦即全国人大系统,社会主义国家的所有权必须归享有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系统。

观点二、提出了无产阶级法权的概念。所谓无产阶级法权,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全民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这个权利必须归享有社会主义国家最高权力的全国人大系统。无产阶级法权是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亦即无产阶级民主的命根子。

观点三、提出社会主义制度的纲有两个:一个是公有制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另一个是无产阶级法权的确立。两个,一个都不能差,缺一个也不行。

观点四、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也可以叫做无产阶级的国家资本主义。依照这个思路,我们可以将西方的现代企业制度套向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现代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在这个框架下,实行与其相配套的现代政党制度、现代行政制度、现代司法制度、现代军事制度、现代教育制度、现代医疗卫生制度和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等。这就是我给出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模式。我以为,社会主义要树立宪法的权威,实行社会主义的宪政。社会主义应该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有机统一。

观点五、摆在特色国面前的是两种革命,两种前途。如果特色当局觉悟了,允许左派组织起来,另立新党,实行无产阶级两党制,并确保两党共举一面马列毛主义旗,共唱一首国际歌,共同实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紧紧依靠群众,放手发动群众,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特色党会浴火重生,特色国会实现伟大复兴。相反,如果继续执行修正主义路线,只是把左派当成一张用来反对右派的牌来使,绝对不让其组织起来,更不允许其发展壮大,则会毫无悬念地爆发极具破坏性的资产阶级性质的民主主义革命。结果,执政的特色党必会被全盘西化派掀翻在地,特色国必将随之被解体,国家陷入大动荡。之后,无产阶级趁机组织起来,开启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尽管为此付出的代价巨大,但发生这样的结局,不是除特色当局以外的任何政治势力的意志为转移的。特色党和特色国究竟何去何从,终究取决于特色当局的觉悟。这就是特色国的大趋势。如果从左派一盘散沙到合法地组织起来也称作一场革命,是一场不可或缺的民主革命,那么,未来发生在中国的革命,至少是三次革命亦即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两次革命,更不是一次革命。

观点六、否定了列宁的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前夜的论断,进而提出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主导的联合中小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参加的旨在革除大资产阶级的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夜的新观点。我认为,只有在这个革命取得胜利以后,才能开启完全意义的旨在革除中小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目前,世界就处于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前夜这样一个历史发展阶段。发起于美国华尔街的99%对1%的斗争以及特色国正在进行的同修正主义的大官僚资产阶级的斗争,体现的都是这样一个性质。 从这个意义来说,特色国革命是世界宪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尽管特色国为开启这个革命,无产阶级革命左派首先需要实现组织起来的任务),而世界革命的爆发,会给特色国革命以有力促进。反过来,特色国革命的爆发并胜利,会给世界革命以极大鼓舞和指引。推背图和火星男孩都预言特色国这只雄狮会苏醒。他们预言特色国在经历一系列特殊事件后,将缔造一种新的文明,并预言这种文明,将影响整个世界,从而为我们星球上的和流之声打下坚实的基础。至于特色国究竟能否为世界新文明的诞生作出卓越的贡献,终究取决于特色当局和那里的人民的觉悟。


2015-11-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5-16 19:25:22 |显示全部楼层
套用毛主席的“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说“ 反转基因斗争是宣言书,反转基因斗争是宣传队,反转基因斗争是播种机 ”?我以为,完全可以。事实原本就该是这样。 好了,关于反转基因和毛派联合会议纪要的事情,我的意思表达完了。现在,可以说再见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1 20:31 , Processed in 1.864696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