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24|回复: 8

项观奇: 文化大革命原则永存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17: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fqcmz888 于 2016-5-15 20:18 编辑

                                              文化大革命原则永存
                                          ----重申对走资派造反有理

                                                   项观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19:29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一切真诚坚持社会主义再革命的马列毛主义者,都将纪念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
        十年文化大革命最终失败了。一场失败的革命,值得纪念吗?
        值得。非常值得。
        历史的辩证法告诉我们,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直至胜利,这是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可抗拒的规律。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但是,革命从来不是一次就能完成的,历史也不会经过一次革命就停止下来,历史需要不断革命,继续革命,正像毛主席说的,一万年以后也还是要革命的。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主义观点。
        正是基于这个观点,一八四八年法国工人阶级的“六月起义”失败了,但是,马克思说,让我们高呼:革命死了,革命万岁。一八七一年的法国巴黎公社失败了,马克思又说,公社虽然失败了,但是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革命不过只是延期而已。
        毛列毛主义者从来不以悲观的观点埋怨失败,诅咒失败,简单否定失败,而是积极对待失败,把失败看成走向胜利的一个必然环节,从失败中学到夺得下一个胜利的经验和教训。
        失败乃成功之母。正像列宁所说,没有1905年革命的演习,就没有十月革命的胜利。基于这个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今天,在我们纪念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的庄严时刻,我们有勇气、有信心说,没有文化大革命的演习,就没有未来社会主义再革命的胜利。

                                                                          一


        纪念文革,总结文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全面否定文革,当然是不正确、不足取的。那个全面否定文革的《决议》,不过是走资派反攻倒算的必然产物,是基于他们的阶级本性的必然表现,既没有理论,更没有真理。唯一的价值,就是给人们提供了一份难得的、也是准确的反面教材。
        但是,不去踏实地研究文革所发生的事实,不从事实出发,去研究文革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只是简单地肯定文革的一切,一味地激情地重复一些赞扬的词语,那也不是对待文革的正确的态度和方法,那顶多是表达了一种捍卫文革的情绪。从反对修正主义走资派对文革的全盘否定来说,这不无道理,但这毕竟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科学态度和方法。
        正像有的同志责问的,毛主席都说文革有不足之处,有两个错误,你们怎么连这一点都不承认,不允许同志们对文革进行研究而只允许一味赞扬呢?这个责问是有道理的。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不是颂词。科学是要讲规律,讲道理的,就像毛主席说的,共产党人是靠真理吃饭。只有真理才有改天换地的力量。我们要探讨文革所包涵的真理,这是一件艰难的艰巨的工作,至今我们并没有做出多少令人满意的成绩。
        文革未成功,文革失败了。许多人至今连这个简单的明显的也是必须正视的事实都不能承认,怎么研究文革,总结文革?
        有两个基本事实是显而易见、不可动摇的。
        一是自1976年的十月政变,政权的性质发生变化,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资产阶级专政,充分证明这一点的是,从中央到地方,从北京到全国,都发生了反夺权,都发生了反攻倒算,无产阶级革命派在全国范围里、无一例外地受到血腥镇压。
        二是文化大革命被否定,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被否定,毛主席被否定,毛主席的马克思主义路线被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所取代,在随后的四十年间,在中国创建了一个特色资本主义社会。
        这个历史过程,可以简言之,党变修,国变色。
        这两个事实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的反修防修的目的一时无法实现,文化大革命已经取得的胜利、首先是向走资派夺权的胜利,得而复失。
        这还不足以证明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吗?
        政权在哪个阶级手里是决定一切的。政权的阶级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动。正是从这个意义、并从随后发生的资本主义复辟的事实衡量文化大革命,我们只能说,文化大革命失败了。
        但是,失败了的革命就该全盘否定吗?就没有了伟大的意义吗?
        不是的。我们不是目光短浅的胜王败寇论者,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论者,我们有更宽广更远大更深刻的历史目光。
        正是从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出发,从文化大革命的历史事实出发,我们看到,文化大革命虽然失败了,文化大革命虽然有它的错误和局限并因此付了巨大的牺牲和代价,但是,文化大革命提出并实践的对走资派造反有理的原则,则是历史的首创,是对历史的伟大贡献。这个原则并不会因文化大革命的失败而泯灭。相反,这个伟大的原则必然永存,必然一再发出它的光辉,照亮后人前进之路。历史将会证明,只要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继续革命,这个原则必将一再被共产党人和广大人民群众提上历史的议事日程。
        正是坚信这一点,在纪念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之际,我们有理由重申文化大革命的原则,我们依然要像当年跟着毛主席参加文化大革命时那样,怀着战斗激情振臂高呼:对走资派造反有理!
        对走资派造反有理,是文化大革命的原则,是文化大革命的精髓,是文化大革命的灵魂。这一条,在当时不错,在经历了残酷的资本主义重建之后,更被历史验证,不错!不但不错,而且,正确、宝贵、伟大。
        毛主席说,文化大革命是干什么的?是阶级斗争嘛。文化大革命是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政治大革命。
        只是,不要忘记,在新的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这场革命有特定的阶级内容、阶级性质。这就是:造走资派的反。
        我们不能忘记这个原则,忘记就意味着背叛,对文化大革命的背叛。


                                                                        二


        造走资派的反,是文化大革命区别于已往的任何革命、包括已往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全新的历史特点。
        这是在全新的历史条件下必然产生的全新的历史特点,具体说就是,在全新的社会主义历史条件下,必然产生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历史特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22:04 |显示全部楼层
经过十年文化大革命,毛主席对这个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原则,做了高度的理论概括: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
        旧有的三座大山打倒了,旧有的资产阶级改造了,历史跨入了社会主义阶段。这时,还会不会再产生资产阶级,还要不要继续革命?
        这个问题过去没有解决。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那历史的一幕。从苏东到中国,修正主义上台的悲剧发生了,走资派的严峻问题出现了,这是一个令共产党人痛心疾首的残酷事实。面对这一残酷事实,需要共产党人在理论上给予科学回答,并制定无产阶级的革命策略。
        毛主席担当了这一历史任务,出色地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认真的演习”,是对这一历史课题的实践回答,提出以反对走资派为核心内容的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理论是对这一历史课题的理论回答。
        这是毛泽东主义的第二个伟大贡献,是毛泽东主义形成的第二个标志,是毛泽东主义这一完整理论体系不可缺少的第二个主要内容,是马克主义发展的新阶段。
        阉割了这一内容,就阉割了毛泽东主义。
        修正主义者正是这样做的。我们必须和修正主义者划清界线。
        今天,我们在纪念文化大革命发动五十周年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坚持对走资派造反有理,就是要实践对走资派造反有理。
        何谓走资派?
        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这是一个十分明确的理论概念、政治概念,这个概念有两条明确的不可阉割的内涵,一条是,走资派是当权派,一条是,走资派走资本主义道路。
        这里说的当权派,就是指窃取了党、政、军领导权、政权的走资派;这里说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是指走资派推行一条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
        路线是纲。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决定一切。推行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的路线,必然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必然最后会导致资本主义复辟。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走资派还在走,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要想捍卫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唯一的选择,只有造走资派的反。
        毛主席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想叫我们学会做这件事,就是像他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时所说的,如果有一天,修正主义在中国上台,曾经接受过他接见的红卫兵孩子们,会起来造反,造走资派的反。
       这就是对走资派造反有理的真谛所在。这个原则,无非就是要搞社会主义,不要搞资本主义,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主义之争,阶级之争,道路之争,社会制度之争,一句话,这是阶级斗争。
        今天,我们依然要信仰这个原则,坚持这个原则,实践这个原则。我们要敢于奋起造走资派的反。只有做到这一点,才是对文化大革命的真正纪念和真正继承。这是任何其它的漂亮话语、赞美词句所不能代替的。正像毛主席告诫我们的,“不造反就犯错误”!离开造反,就离开了文化大革命的革命原则,就不是真正想搞社会主义再革命。忘记就是背叛。忘记文化大革命的原则,就是对文化大革命的背叛。
        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在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庄严时刻,请同志们认真想一想,我们最大的不足在哪里?是不是就在不敢重新举起造走资派反的大旗,不敢实践对走资派造反有理这条马列毛主义的革命路线?
        这是一个不容回避、不能回避的根本问题。


                                     三


        坚持对走资派造反有理,不是坚持教条。我们十分清醒地看到,我们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这一革命原则的。
        造走资派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自1976年十月政变,这个历史条件已经发生根本变化。无产阶级专政不复存在,资产阶级专政取代了无产阶级专政,而且,这个专政,就像毛主席说的,是希特勒式的法西斯专政。这是修正主义上台后的普遍规律。
        在这种新的历史背景下,简单照搬文化大革命的历史经验,是行不通的。这需要我们结合新的现实条件,从实际出发,对造走资派的反的理论和策略有新的理解,灵活地正确地运用造走资派反这一革命原则。
        下面谈谈我的学习体会。
        第一、造走资派的反,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但是,必须看到,这是在出现修正主义、修正主义窃夺了领导权、政权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一种特殊的特定的阶级斗争现象。
        不管是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还是在修正主义上台复辟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这一阶级斗争的基本性质是一致的。
       这是绝不能动摇的一条。这是正确认识我们面对的这一斗争的一个最重要最基本的前提。离开这个前提,就不会对当前要造走资派的反有正确的认识。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阶级分析方法,是正确认识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的最根本最可靠的观点和方法,一切机会主义、修正主义者的失足,从世界观,从思想方法上来说,主要就是因为离开了阶级斗争的观点和阶级分析的方法。
        现在,再次提出并强调这个问题,不是没有现实意义的。
        只要看一看多年来,在如何反对修正主义,如何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等等一系列原则问题上,在号称毛派的同志们中间所发生的分歧,就不难明白,产生这些分歧的根本原因,还是在是不是坚持阶级观点、阶级分析上。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这是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以来,马克思主义和机会主义、修正主义一再发生分歧的一个主要的根本的原则的问题。看一下国际共运史,这一点一目了然。
        只有坚持阶级斗争的观点、阶级分析的方法,才能真正正确理解造走资派的反的革命道理。
        走资派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而且,走资派不是一个偶然的个人的历史现象,走资派有其产生的必然的历史背景和历史原因。对这个历史现象,要做阶级分析。
        走资派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本质是资产阶级。毛主席最后的政治遗言说的正是“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而且明确指出,说的是走资派,是正在走的走资派。
        十年文革的历史,特别是近四十年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验证了毛主席的论断是对的,是马克思主义的创新,是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走资派不是已经转化为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了吗?不是毛主席错了,是说毛主席错了的那个《决议》错了。
       《决议》借口毛主席指出的文革的“打倒一切”的错误,否定了走资派的存在。但是,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邓小平和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老同志”都死不改悔,把过去的检讨、认罪,当成放屁,甚至当成了“受迫害”,不仅“永不翻案靠不住”,而且,带着对社会主义的敌视、轻蔑的情绪,真真实实地扮演了走资派的角色。邓小平不过是一个代表,一个走资派的代表,一个资产阶级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26:10 |显示全部楼层
代表,一个官僚垄断资产阶级的代表。谁也无法否认,他们导演了四十年的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导演了四十年的资本主义复辟。许多同志说,邓小平们真是不争气,非要推行他的猫论修正主义路线,在中国搞资本主义复辟,好像故意去证明毛主席对他们的批评、帮助是完全正确的。的确是这样。经历了四十年的资本主义复辟过程,已经不需要再争论谁是谁非了,实践已经作出了无可置疑的结论。
        这个结论再次告诉我们,毛主席看得准、看得深、看得对。走资派是一个阶级的现象,是资产阶级的现象。我们必须把走资派作为一个阶级、一个资产阶级去对待,和走资派的斗争,是阶级斗争。对这一斗争的其它的任何的解释____例如归诸为个别人、个别派别的解释____都是错误的。
        文革十年的历史经验,近四十年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经验,都雄辩地证明,走资派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走资派的资产阶级本性是不会改变的。对走资派不能抱不切合实际的幻想。和搞修正主义的走资派的斗争,依然是阶级斗争,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我们只能按阶级斗争的规律去处理这一新的历史条件下的阶级斗争。
       残酷的事实告诉我们,这一阶级斗争的性质,并不会因为修正主义总是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帜、挂着共产党的招牌而改变。
        修正主义的形式,具有特殊的欺骗性,给这一斗争带来了特定的复杂性。
        不看到这一点,只讲修正主义上台就是资产阶级专政上台,不讲这一资产阶级专政的修正主义特点,是只讲普遍性,不讲特殊性,只讲本质,不讲特点,因而不能正确地认识这一特定的资产阶级专政、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现象。
        但是,更大的认识上的错误和更大的危险是,被修正主义惯用的打着红旗反红旗所欺骗。看不到走资派的资产阶级本性,甚至故意抹煞走资派的资产阶级本性,把反对走资派的阶级斗争说成是“救党保国”,是反贪官、反宰相、挺皇帝,制造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社会主义复兴”的幻想。这是十足的以修正主义去适应修正主义,以台下的修正主义充当台上修正主义的附庸。这是机会主义、修正主义的一贯特点,是毛主席批评的“投降派”,其思想方法的失足之处,也如毛主席所批评的,忘记阶级、阶级斗争观点,就会走到斜路上去。
    可以下这样一个断语:和走资派的斗争,是千真万确的阶级斗争,坚持造反有理,坚持社会主义再革命,是进行这一阶级斗争的唯一的正确形式。谁背叛了阶级斗争,谁背叛了革命,谁背叛了造反有理,谁就是文化大革命的叛徒,就是无产阶级的叛徒。
        第二、造走资派的反,和走资派进行阶级斗争,要以路线斗争为纲。毛主席说过,阶级斗争是纲;毛主席也说过,路线斗争是纲。毛主席不仅这样说,而且,十年文革中也是这样做的。
        这是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反对走资派的斗争的新特点。当年反对赫鲁晓夫的斗争,主要就是反对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和随后的《九评》,都是从路线斗争的高度,批判修正主义。毛主席和刘、林、邓的分歧和斗争,主要也是路线问题,也是路线斗争。
        这毫不足怪。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是一致的、统一的。阶级斗争是路线斗争的基础,路线斗争是阶级斗争的集中表现。
        毛主席最后发动“批邓”就是为我们树立的一个展开路线斗争的很好的很正确的榜样。毛主席批评邓小平,“他这个人是不抓阶级斗争的,历来不提这个纲。还是‘白猫黑猫’啊,不管是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批评“三项指示为纲”说,“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
    学习毛主席的指示,我们可以明白。以阶级斗争为纲,是一条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
    以阶级斗争为纲,并不是像修正主义者歪曲的那样,只搞阶级斗争,不搞经济建设,而所谓搞阶级斗争,又不过是乱斗一气,不过是制造冤假错案。
    这是污蔑。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为纲有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理论。阶级斗争是要搞的,是要为纲的,是要反对走资派的,这无非是说,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由于历史条件所决定,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斗争,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从这个历史实际出发,我们只有以阶级斗争为纲,以无产阶级政治领先,统帅全国人民,统帅包括经济在内的一切事业,走社会主义道路,逐步建成、完善社会主义,逐步实现向更加高级的共产主义社会前进。
    列宁说,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不以阶级斗争为纲,怎么能实现这一目标。不消灭阶级,怎么能实现向共产主义过渡。
    这些,在马列毛主义者看来,本来是清清楚楚的,不容置辩的。但是,到了“不读书,不看报,不懂马列”的邓小平先生们那里,“阶级斗争为纲”成了极左的理论观点,错误的理论观点。他们和一切机会主义者、修正主义者一样,“真诚地”背叛了马列毛主义,做了马列毛主义的叛徒。放弃阶级斗争观点,必然会滑向修正主义观点,必然要推行修正主义路线。四十年来,邓小平们正是这样一路走下来的。
    这个残酷的历史事实告诉我们,走资派确实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里的历史必然性,体现在他们的修正主义路线上,正是他们推行的修正主义路线,使中国必然地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必然地实现了资本主义复辟。这再一次证明,毛主席说的路线决定一切,一点不错。
    正是基于这个真理,我们反对走资派的斗争,我们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我们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总纲,就是要反对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具体说,就是要用毛主席的马列毛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反对邓小平的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
    造走资派的反,就是要造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就是要批判、推倒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这是新的历史条件下,反对修正主义、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一个重要特点,是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相统一的一种新的必然形式。
    这是一个大课题。它有待我们结合革命实践,继续进行认真地研究和探讨。
    第三、造走资派的反,要炮打司令部,要擒贼先擒王,要把斗争矛头直指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要敢于造修正主义中央的反。
    可以说,这是修正主义上台后阶级斗争的一大特点,是发动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一大特点。
    毛主席为我们作出了榜样。十年文革,三次路线斗争,毛主席都是炮打司令部,都是要解决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的问题。毛主席这样做是有道理的,是他老人家具有的长期的纯熟的阶级斗争经验的体现。对于毛主席的斗争勇气和斗争艺术,我们理解得还很不够,在纪念文革的今天,这是我们要学习、要研究、要突破的一个重要课题。
    如果说修正主义路线是党内资产阶级的理论灵魂的话,那么,修正主义路线头子则是党内资产阶级的政治大脑。修正主义路线头子是修正主义路线的炮制者。毛主席最后对邓小平的批评,都是批评他炮制了一条修正主义路线,特别强调指出,邓小平还是搞他的白猫黑猫,不管帝国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这个历史经验,我们不能忘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37:52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不赞成“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原因也在这里。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实际是不反修正主义路线,不反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不反资产阶级的最高的代表人物,最终是不反修正主义,不反资产阶级,不进行阶级斗争。
    造走资派的反,必须造修正主义路线的反,而修正主义路线是修正主义路线头子炮制出来的,因此,造走资派的反,造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就必须造修正主义路线头子的反,这三者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
    修正主义路线头子和修正主义路线不可分,和走资派不可分,和资产阶级不可分。直到现在,还有人总是要把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和修正主义、和党内资产阶级分割开来,这符合实际吗?这能够分割开来吗?复辟资本主义的修正主义路线的那一整套,哪一件不是在修正主义路头子的支持下得以贯彻的?不能自欺欺人。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从来没有宣布放弃修正主义路线,从邓小平到如今,这一点没有丝毫改变。
    毛主席在发动文革的时候,就强调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地方要造反,甚是要地方学蔡锷,起兵反抗;要地方利用“小三线”闹独立,反抗中央的修正主义。毛主席文革写的唯一的一张大字报,从题目到内容,就是“炮打司令部”。而且,十年文革,毛主席始终抓着这个重点不放。对林彪集团的斗争,这一点最突出。有人说,毛主席逼走了林彪,其实,是毛主席抓着林彪这个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不放,让他作最充分的最后的表演。毛主席看得很清楚,他以他的丰富的阶级斗争经验,告诫我们,搞修正主义路线的人,为首的,改也难。这是他抓着林彪集团、特别是抓着林彪不放的根本原因所在。对邓小平也是这样。要邓小平重新出山,毛主席有深意。要邓小平总结文革,更明显是为了检验他那“永不翻案”的鬼话。我们不能忘记毛主席给我们留下的这些宝贵的阶级斗争经验。
    我们自己的切身体会够多了。文革中为了帮助老同志,党特别制定了愿意改悔和不肯改悔、死不改悔等政策界限,但是,我们看到最后,有几个是真正愿意改悔的走资派?尤其是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哪一个改悔了?没有,一个也没有。我们看到的只是残酷的反攻倒算,只是血腥的阶级报复,只是资产阶级阶级本性的彻底大暴露。
    这些历史教训还不够深刻吗?面对中国劳动人民正在受剥削、受压迫,受苦难,万万不能再帮助修正主义进一步欺骗劳动人民、麻痹劳动人民,让劳动人民把希望寄托在“好皇帝”身上;万万不能再鼓吹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是要“复兴社会主义”,是要“回归毛泽东思想”的。谁这样做,谁就是充当历史的绊脚石,谁就是投靠修正主义统治者,遏制劳动人民觉悟起来,实行对走资派造反有理的帮凶。
    和修正主义斗争,本质是和资产阶级斗争,是阶级斗争。修正主义路线头子不仅是这个资产阶级的一员,而且是这个资产阶级的最高的政治代表,他不是中立的,更不是属于劳动人民的,他的阶级本性,他的阶级立场,只能是资产阶级的,只能归属于资产阶级。否则,他就不可能待在那样的位置上。
    要反对修正主义,要反对走资派,要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首要的一条,就是要炮打司令部,就是要敢于造修正主义路线头子的反。发扬“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无产阶级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这是毛主席通过文革留给我们的宝贵的历史经验。纪念文革,万万不可忘记这一条。
        第四、造走资派的反,最高的形式就是向走资派夺权。
        文革十年,三次路线斗争,在中央,夺了刘、林、邓三个司令部的权,在地方,发动一月革命,无产阶级革命派联合起来,夺了各省市自治区走资派的权。
        去年三月,我曾写《一月革命原则永存》一文,探讨这些道理。在那里,我写道:
        “不仅要敢于造反,而且要敢于向走资派夺权。这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进行阶级斗争的最高形式。一旦发生走资派篡权,就是发生无产阶级专政蜕变为资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命派和广大人民群众有理由、也必须高举造反有理的旗帜,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实行向走资派夺权,重新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重新把权力夺回到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手中。
        一月风暴,也就是一月革命,就是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亲自支持下,向走资派夺权的伟大革命实践。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新创造、新发展。
        用马克思自己的话说,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是他的一个新贡献。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只有经过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实现全人类都获得解放的共产主义社会。这是被无产阶级的革命史一再证明了的,也是被马列毛革命导师反复总结了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
        恩格斯1891年写信给意大利社会党,承认这个党是按《共产党宣言》的原则建立的工人阶级的革命党。信中讲了两条理由,一条就是这个党的纲领坚持阶级斗争的观点,再一个就是这个党的纲领明确表示要通过阶级斗争获取政权。
        恩格斯的意见,很值得我们认真领会。它告诉我们,只有坚持阶级斗争,才是一个真正的搞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党;只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才是一个彻底的搞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革命党。
        正是基于此,列宁才在批判考茨基时,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著名思想:仅仅承认阶级斗争的人,还不一定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又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这已经被巴黎公社、十月革命、中国革命所证明。
        没有无产阶级专政,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人民的一切。
        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是不是也要坚持这一理论思想呢?答案是肯定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是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政治大革命,这一实质的最充分体现,就是1967年在全国各地发生的向走资派夺权的斗争,当时称为“一月风暴”,更准确些应该说是“一月革命”。
    一月革命就是向走资派夺权。向走资派夺权,是阶级斗争,是革命,是真正彻底的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革命。
    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精髓,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留下的伟大原则。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文革虽然失败了,但是,一月革命的原则是永存的。”
    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只有政权在工农劳动大众手里,才有劳动人民的包括公有制在内的一切,才有社会主义可言。一旦失去政权,一旦政权被走资派窃夺,社会主义就会被颠覆,劳动人民的一切都会丧失。如果说,毛主席健在的时候,对于我们来说,这还只是理论的论证,那么,在经历了四十年的资本主义复辟之后,这已经被我们亲身经历的残酷的阶级压迫、阶级剥削的苦难所证实。在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正确的选择,只能是劳动人民团结起来、联合起来,勇敢地向走资派夺权。正是基于这个道理,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出,“再版一月革命是解救中国人民的唯一正确选择”。在纪念文化大革命发动五十周年的今天,我再次重申这个意见。
    第五、造走资派的反,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的政治大革命,必须实行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大联合。
    和走资派斗争,是阶级的对抗,阶级的斗争,这不是个人的行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39:56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去造走资派的反,是不可能达到革命的目的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造走资派的反,必须组织起浩浩荡荡的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阶级大军,才能掀起这场革命,才能夺取这场革命的胜利。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是这样;在无产阶级专政被资产阶级专政取代的条件下,更是这样。
    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一再强调这一点,一再讲,只要群众发动起来了,走资派的问题就有可能解决了。毛主席视察大江南北,说形势大好,不是小好,也是说,一个重要的标志就是人民群众充分发动起来了。这是马列毛主义的真理。从马克思到毛主席,诸位革命导师所作的工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发动群众,就是用马列毛主义武装群众。“群众路线”是毛主席倡导的,这四个字,说出了无产阶级革命区别于已往的任何革命的本质所在,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可能和保证就在这里。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上海掀起一月风暴,向走资派夺权的关键时刻,毛主席对向他汇报工作的张春桥同志说,上海的学生起来了,工人起来了,现在,机关干部也起来了,上海大有希望了。当时,我们听到传达毛主席的这一指示时,心情是何等的激动,受到的鼓舞是何等的巨大,学到的马列毛主义革命道理是何等的刻骨铭心。我清楚记得,当传达完毛主席的这一指示后,会场上立即此起彼伏地响起了“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大家是流着泪水表达自己对毛主席的热爱、尊敬和信仰的。今天,在纪念毛主席发动文革五十周年的时候,我们重温毛主席的教导,再一次接受革命理论的洗礼。我们要永远牢记:“工人阶级的解放,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这个马列毛主义的真理。
    毛主席晚年,一再指挥同志们唱《国际歌》,一再说,不但要唱,还要照着做。说《国际歌》讲的都是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国际歌》唱出的真理,主要就是被压迫、被剥削的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不要靠救世主,不要靠神仙皇帝,要靠自己,要靠自己起来斗争,要自己解放自己。
    这些道理,在今天,有特别现实的意义。面对修正主义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地复辟资本主义,残酷掠夺劳动人民的一切,我们始终没有站起来,团结起来,造修正主义、特别是中央修正主义的反。我们的最大的问题就是还不够觉悟,还不敢起来斗争,还过份软弱。我们的软弱,造成了修正主义的貌似强大。
    列宁说过,革命危机的到来,一般要有两个条件,一个是统治阶级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一个是被压迫阶级不愿照旧生活下去。这是列宁对历史规律的深刻理解。这两个条件是相辅相成的。从我们被压迫阶级来说,我们要特别想到,即便发生经济的政治的危机,如果我们不是不愿照旧生活下去,那么,统治阶级就有可能照旧统治下去,革命时机就有可能丧失。可以说,我们不愿照旧生活下去,是革命发生的前提。今天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一点,是有感于中国现在的问题已经够严重了,无论是经济上的剥削,还是政治上的专制,在当今的世界上,简直是不应该容忍的,可是,我们还是容忍了这一切。鲁迅对中国人的批评没有过时。我们都说我们热爱毛主席,信仰毛主席,可是我们最缺乏的就是毛主席倡导并身体力行的造反精神。
    有同志问我,你讲这些道理我都同意,但是,具体方法在哪里?这是个胡涂问题。在不敢起来斗争,不敢造走资派的反的情况下,还有什么方法可言?造反,不仅是原则,也是方法。只要敢造反,只要人民起来了,这就是方法,这就是最有效的方法。我们强调应该接受革命导师关于首先争取民主的意见,也无非是希望大家敢于起来斗争,敢于起来参予政治,争取获得一个展开政治斗争的舞台。如果连这一宪法写得清清楚楚的民主权利都不敢去捍卫,去斗争,还吹什么牛皮要去搞武装斗争啊?“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我赞成这个道理。真要下定决心,造走资派的反,办法总是有的。文革中有演习,共运史中有经验,就是苏东剧变也包含着这个道理,还不就是毛主席再三强调的,只要人民群众起来了,一切就都有希望了。敢于革命,敢于造反,就是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不敢革命,不敢造反,只会逆来顺受,还有什么方法可言?
    不用只是埋怨修正主义强大,修正主义也是纸老虎。切近的例子,就是苏东修正主义的倒台。当时,人民群众起来了,修正主义有还手之力吗?垂死的挣扎有效吗?没有。都是倾刻瓦解。可惜的是,在那里没有和修正主义抗衡的真正的马列毛主义的共产党领导,结果只能是送走了修正主义,复辟了资本主义。这是人民的选择,这是历史的曲折发展。这个事实至少应该给我们以启发。修正主义没有什么了不起,强大是表面的,纸老虎是本质,能不能战胜修正主义,关键在人民群众敢不敢起来,只要人民群众起来了,就有希望,胜利的希望。
    因此,在纪念文革五十周年的时候,我们有必要深入工农群众,大力宣传对走资派造反有理这个革命真理,使我们的人民觉悟起来,行动起来,掀起一场造修正主义反,造走资派反,造资产阶级专政反的社会主义再革命。
    社会主义再革命只能是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人民群众的革命。只要人民群众起来了,会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选择革命的手段,摧垮资产阶级专政,重建以无产阶级专政为本质的人民民主专政,重建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我们盼望,人民群众早日觉悟起来,行动起来,我们相信,人民群众有能力完成历史赋予他的历史使命。在纪念文革发动五十周年的时候,我们期待人民群众会对历史交出合格的答卷。
    第五、造走资派的反,是革命,是社会主义再革命。十年文革的成功经验,特别是包括那两个错误在内的惨痛的失败教训,沉重地告诉我们,进行这样的革命,是不能离开马列毛主义指导的,是不能离开以马列毛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
    战斗队的形式,群众组织的形式,不成功。批邓时,毛主席特别指出,“不要搞战斗队,主要是党的领导。不要冲击工业、农业、商业、军队。但是,也会波及。现在群众水平提高了,不是搞无政府,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现在北大、清华倒是走上正规,由校党委系党委支部领导,过去不是,蒯大富、聂元梓无政府主义,现在比较稳妥。”这是毛主席的一个很重要的意见,是对十年文革经验教训、特别是教训的深刻总结。
    现在看来,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要进行继续革命,还是要在党的具体领导下进行。至于具体形式可以研究、可以创造。继续革命无疑是要发动群众的,但是,离开党的具体领导,搞群众组织的自发运动,是会离开无产阶级革命轨道而发生无政府主义错误的。文革中,全国的造反派在夺权的关键时刻,都发生两派、甚至三派的对立,不是偶然的,是群众组织这种形式的必然产物。群众组织是不可能起到共产党的作用的。毛主席深刻地看到了这个历史教训。
    比较而言,上海的夺权和后来的掌权,相对比较好,比较成功。为什么?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与中央文革小组的张春桥、姚文元同志,特别是张春桥同志的直接领导有关。1967年1月,在夺权的关键时刻,复旦大学造反派,犯了“炮打张春桥”的错误。但是,张春桥同志非常正确地处理了这件事,使之没有影响上海的夺权,而且,随后,也没有影响造反派在复旦掌权。当然,上海的工人阶级队伍强大,政治水平高,是上海稳定的基础。但是,如果没有张姚坐镇,复旦、交大、同济、华师大等大学生造反派之间打派仗,还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就是其它一些群众造反组织之间的矛盾也不少,有的已经非常突出。但是,有张春桥同志的正确领导和政治权威,有工人阶级的主导作用,虽然也发生过一些波折,总的情况,比起其它省份,好多了,是造反派掌权大体成功的一例。当然,问题还是有的,这里只是在比较中就大体情况而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42:38 |显示全部楼层
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和教训值得研究。就我们在当时的认识和今天的重新认识,深感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还是不能没有党组织的具体的直接的领导。不然,无法体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存在,无法体现这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但是,在当时,我们没有处理好这个问题。不说原因,至少结果是这样的。所谓“打倒一切,全面内战”也就是这样发生的。这个结果至少证明了一条,没有党的领导,社会主义继续革命也是搞不好的。党的领导不仅是党中央的领导,而且还是党的各级组织的领导。但是,在当时,我们没有处理好造走资派的反和坚持党的领导的关系。当时之所以发生造反派和保守派的对立,之所以发生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并不仅仅是某位个人的责任,而是有更深刻的体制原因、社会原因、历史原因。如何解释这一历史课题,不简单,还大有文章可做。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既然是革命,那就不能离开共产党的领导。如何实现这一点,如何造走资派的反,如何在党的具体领导下造走资派的反,这是社为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新课题。我们还要虚心向革命导师请教。列宁在《怎么办》等著作中关于党的性质、地位和作用的论述没有过时,它对于进行社会主义继续革命也是基本适用的。我们要结合已经获得的实践经验,重新学习这些伟大著作。
    弄懂这个问题,在今天有极强的现实意义。
    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的难度和进行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难度是不可比的。没有什么深刻的道理,一个是政权已经在手,一个是要去夺取政权,二者在各方面的不同,显而易见,难度自然不可比。
    社会主义再革命,就是再一次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再革命同样必须要有共产党的领导。
    只有共产党,才有能力、有可能,把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组织起来,组成有正确的政治斗争策略、有严格的组织纪律的战斗队伍。说物质力量要靠物质力量去摧毁。只有共产党才能把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组织成伟大的革命的物质力量。
    只有共产党,才是用科学的革命的马列毛主义理论武装的政党。只有掌握先进的理论,才能实现先锋战士的作用,才有实现社会革命、社会改造的可能。搞社会主义革命,搞社会主义再革命,必须要有马列毛主义理论指导,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共产党。十年文革留下的一个深刻教训就是,我们的党,我们的人民群众,对于社会主义理论的认识,是有很大的不足和局限的,对于要搞社会主义继续革命,是缺乏充分的思想准备的,所以才有个“发动”的问题,保守派的队伍才那样大,而且,党团员大多站在保守派一边。经过十年文革,这一点依然没有根本的转变。1976年,人民群众对文化大革命失败的欢呼,简直就是对自身不觉悟的讽刺。随后的资本主义复辟,又可说是对自身不觉悟的惩罚。这是一个非常严峻、非常困难的任务,只有共产党才有可能解决这个任务。
    就现在我们面对的实际情况看,也许我太悲观,我们离真正的马列毛主义共产党还远,我们离真正的马列毛主义的社会主义理论也还远,这就决定了我们反对修正主义上台、反对资产阶级专政、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很不得力。
    能不能建立起一个用马列毛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共产党,是我们能不能夺得社会主义再革命胜利的关键。不懂科学社会主义,是不可能进行社会主义再革命的,一时建立起走样的社会主义,最终还会失败,因为它是走样的。这已经被社会主义的失败所证明。
    困难在于,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而是现实的、历史的。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就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水平上,只能创造这样的历史。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但是,人民只能历史地创造历史。
    如果在这个社会主义再革命的关键问题上,我们不能突破,那么,造走资派反的社会主义再革命,只能停留在我们的幻想之中。这自然是一种遗憾,历史的遗憾,可是谁又能超越历史的可能呢?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我们尊重历史的必然,我们采取积极的乐观的历史主义态度。
    中国人民正在接受历史的检验。能不能创建一个用马列毛主义武装起来的共产党,是检验中国人民政治成熟程度的标尺。没有这样一个革命党,造走资派反的社会主义再革命只能是一句空话。如果有了这样一个革命党,那就如列宁所说,我们就可以把整个中国翻转过来。

                                     四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历史的首创,文化大革命获得的积极历史成果及其深远历史意义怎么估价也不会过高。
    是的,文化大革命是失败了,是有不足之处,仅就毛主席所指出的“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的错误所造成的损失,就是十分严重的,不去说责任和原因,就其造成的不幸的后果,至今回想起来,依然会让我们感到十分的痛心。看不到这一点是不对的,是不符合历史实际的。
    但是,如果我们仅仅看到这一点,夸大这一点,全盘否定文化大革命,就像那个《决议》,就像那位走资派总理或者像那位当年动手打过老师和同学并已假惺惺道过歉的“红二代”小姐,把文革说成是“一场浩劫”,是一场“反人性、反人类”的“大灾难、大倒退”,这只能说,这是他们的阶级立场决定的资产阶级的反动观点。
    这是无法通过辩论可以消弭的根本分歧。不同阶级说不同的话,从文革期间,到如今,他们不是一直这样讲、这样做的吗?
    这还是属于阶级斗争的范围。他们不是一再扬言,不能让“文革余孽”搞“文革复辟”吗?走资派总理前两年这样说过,最近那位红二代小姐再次老调重弹。这些,都并非偶然,不值得大惊小怪,唯一的价值,就是起到了反面教员的作用。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这些人对文革的仇视和诋毁,深刻地告诫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捍卫文革,必须理直气壮地宣传文革的伟大历史意义。
    我作为一个自始至终积极地认真地参加文革的造反派战士,这里想结合我的亲身体会,谈点粗浅意见。
    首先,我经常想,如果没有毛主席,没有毛主席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恐怕就没有今天我们坚持进行的这场反对修正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就很可能会重蹈苏东的覆辙。
    正如毛主席说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演习”,一场反修的“演习”。正是经历过这场“演习”的锻炼,我们的人民,对什么是修正主义,什么是修正主义路线,什么是资本主义复辟,什么是走资派,什么是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等等,等等,这些重大的理论问题、实践问题,都有了一定的认识。尽管文化大革命失败了,尽管修正主义上台了,但是,反对邓小平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可以说,现在的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反对资本主义复辟的斗争,是文化大革命的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的继续。
    其次,我从自己经过文革受到的锻炼和教育体会到,文化大革命培养了一代人、几代人,正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接受过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的接见,特别是十年之中,经常地大量地学习毛主席的指示,学习马列毛著作,而且是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这使我们的立场,我们的世界观,我们的思想体系,得到了根本改造,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44:51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毛主义有了深切的认识和有了初步的掌握。这是在今天,面对修正主义大人物上台,我们敢于反抗、敢于斗争的根本原因。
    文化大革命就是个革命的大学校,我们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是跟着毛主席,学习继续革命的学生,学习反对修正主义的学生。毛主席不在了,但是,信仰他的思想的学生们还在,这是一个伟大的反修的物质力量。这个物质力量是文化大革命锻造的。就是蔓衍全国的牢狱之灾也没能摧毁这个力量。这是文化大革命的功劳。为这个功劳,付出一定的代价,不是得到了相应的回报了吗?不要忘记,这是靠任何大学、任何其它方法,都无法得到的回报。付出一定的学费,换来了反修的伟大物质力量,换来了推动历史前进的伟大物质力量,这还不值得吗?值!
    再次,正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亲身感受到了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有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我多次说过,毛主席1975年的《理论指示》和1976年的《重要指示》,是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的最新总结、最新发展,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实践基础上,获得的马列毛主义的最新理论成果。正是这个理论成果,构成了毛泽东主义的第二个伟大贡献,是毛泽东主义完整体系形成的第二个标志。
    我们重新学习这些指示,可以清楚看到,毛主席把修正主义产生的经济基础、制度基础、社会基础揭示出来了,把修正主义产生的思想上、世界观上的原因揭示出来了,把马列毛主义的继续革命的路线和修正主义的反对革命的路线,在坚持阶级斗争为纲还是放弃阶级斗争为纲发生的根本分歧揭示出来了,这就给关于党内会出现走资派,会出现资产阶级,会发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因而必须进行社会主义继续革命,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石。这个理论,这个贡献,形同马克思的资本论,列宁的帝国主义论,是非常了不起的创造。而这个科学认识,这个理论创造,都是以文化大革命的反复的阶级搏斗为实践基础的产物。认识从来不是凭空产生的。如果说,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伟大,那么它的产生基础,它的实践源泉,正是文化大革命。是伟大的文化大革命促成了伟大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理论的诞生和发展。
    文化大革命的这一功劳,是永存的,是不朽的,是会一再放出光辉的。
    最后,还必须就文革发生的错误和损失,说点意见。
    我们不想回避文革的错误,正像主席说的,我们是错误难免论者。自从有了人类,有了历史,人们就不可避免地总是在正确与错误的矛盾中逐步前进。从来没有只是正确的历史,只有错误是正确的先导,错误是历史前进的必然环节。人类总是在不断发生错误,又不断改正错误中,推动历史前进的。当然,错误有大有小,有可犯可不犯的区别,但是,绝对要求不犯错误是不可能的。谁这样要求历史,谁就是不懂历史,谁就是拿幻想代替历史。
    文革中发生过的错误,绝不只是消极的,也有积极的一面。正是从这些错误中,我们了解了我们的党,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情,我们所可以达到的历史水平,我们可以、可能做什么,不可以、不可能做什么。也许错误给我们的教训更加刻骨铭心,更加深刻。没有那些错误,我们可能至今还沉湎于“自我感觉良好”之中。毛主席1976年的《重要指示》,有许多意见,就是从文革所发生的错误中总结出来的教训。这个道理,如同毛主席所说,错误和挫折教育了我们,使我们比较地聪明起来了。只要坚持唯物主义认识论,就应该学会正确对待错误。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夸大错误,不正确对待错误,其原因,不仅仅是认识问题,更是立场问题。站在党内资产阶级的立场上看待文革,当然只能否定这次革命,哪一个被革命的阶级会欢呼这个革命好得很呢?这是不可能的,也从来没有这样的先例。有的只能是仇恨、诋毁、污蔑、诅咒,只能是反攻倒算。我们难道不正是这样经历过来的吗?直到今天,不是还在重复这一阶级斗争规律吗?对这种人、这些人的议论和作法,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坚决抵制、坚决斗争,正是因为这些东西存在,我们才更要坚决捍卫文化大革命。
    就是对于文化大革命的失败,我们也并不采取消极悲观的态度。我们有勇气正视失败,承认失败,是因为我们尊重事实,坚持实事求是的正确的思想路线。我们常说,要敢于争取胜利,这是对的。但是,如果尊重事物发展的辩证法,我们还可以补充一句,要敢于接受失败,要能够从失败中学到教训。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连承认失败的勇气都没有,那就真的彻底地失败了。
    向失败学习的最大意义就在于要弄明白为什么会失败?
    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的反修防修的目的,到底建设一个怎样的社会主义社会,到底进行怎样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才有可能有效地达到防止修正主义上台,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问题,至今这还是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仅是重复说,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而不能解释失败的原因和今后怎么做,这种主观的夸耀有什么积极意义呢?
    失败总是有原因的。可是,我们的有些同志,好像对探讨文革的失败不感兴趣,甚至反感,喜欢的是高唱文革的颂歌。这真是对历史的牺牲和历史的进步不负责任。
    失败是一个事实。在当时不是偶然的。不然无法解释,毛主席刚刚去世,就发生政变,而且,这个政变能够立即被全国、全党接受,随之而来的是,造反派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面对反攻倒算,而且,不在少数的人纷纷交械投降、低头认罪,王洪文、徐景贤、蒯大富到电视镜头下的法庭上去揭发江青、张春桥同志,可算是其中的最为可耻的代表。这一幕为什么会发生,这说明了什么,我们至今没有科学地解释。
    而且,失败远未局限于此。随后,搞了近四十年的资本主义复辟,一直没有受到坚决的抵制和反抗,毛主席设想的“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地方要造反”完全落空。发展到今天,资本主义复辟、法西斯资产阶级专政已经到了如此程度,偌大的中国,13亿人民,竟然一起采取了软弱的忍让的态度。不是说没有不满,不是说没有牢骚,在网站上发发议论是有的,我就是一个,但是,没有实行对走资派造反有理。这一幕又为什么会发生,这又说明了什么,我们至今也没有科学地解释。
    我们不能采取鸵鸟政策,面对失败,我们首先要有勇气承认失败。我们不能像鲁迅一再批评得那样,总是在麻木中苟且于奴力地位,更不能试图爬上奴才的地为。还是要举起造反有理的旗子,反了好,反了痛快。
    有错误,就有失败,有失败,就有损失,有损失,就难免令人痛心。但是,细看历史,哪一次历史的进步不要付出代价呢? 在哪一次欢呼胜利时,不要纪念为此付出的牺牲呢?这是历史进步的规律,是人们无法改变的规律。历史就是这样创造的,是只能这样创造的。文化大革命只能照这个规律办事。
    我们应该避免无谓的牺牲,这是我们要痛切检讨所犯错误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我们也要正确对待不可避免地牺牲。尤其不能因为有所牺牲,就否定了大局和本质,否定了历史的进步。那是只能是偏见,而且常常是阶级的偏见。
    记得马克思在评论大不列颠在印度的统治时说过,那是拿人类的头颅作酒杯,喝下甜美的酒浆。这个历史辩证法,对任何的历史进步都是适用的。远的不说,自1840年以来,为了中华民族的自由,为了新中国的建立,有多少英雄豪杰、革命先烈牺牲了他们的生命。不要埋怨,历史从来就是这样用鲜血写成的,这是人类的悲剧,更是人类的骄傲。
    记得毛主席在文革中,对被批斗受了苦而有气的老同志们说,就算是你们对革命的贡献好不好啊!奉劝诅咒文化大革命的“红二代”们,重新认真学习、领会一下毛主席这句语重心长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6-5-15 20:47:07 |显示全部楼层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探讨从苏东到中国社会主义失败的原因,探讨文化大革命失败的原因,这才是人间正道,这是摆在真正的共产党人面前的重大历史课题,一个至今没有解决而又不能回避的历史课题。
    从反面、从教训认识事物本质、事物规律,和从正面、从经验认识事物本质、事物规律,是人们认识事物的整个过程的不可分割的两个侧面,在认识论上,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正是从这个认识论的道理出发,无论是就正面经验,还是就反面教训,文化大革命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尝试社会主义条件下反对走资派、反对党内资产阶级的斗争,它留下的原则是永存的,它的历史功勋是不朽的,为这场革命付出牺牲的英雄儿女将彪炳史册,永远受到后人的尊敬和纪念。
    我们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隆重纪念文化大革命发动五十周年。
    我们是失败过,但我们没有屈服,没有倒下。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使我们成熟起来了。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使我们更加明白毛主席说的“不造反就犯错误”。我们有勇气承认,我们已经犯了多年的错误,我们对不起毛主席,对不起人民,对不起革命先烈。但是,现在,我们觉悟了,猛醒了,在纪念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的时刻,我们以革命的名义,重温了毛主席的教导,鼓起了我们的革命勇气,我们将在真正的马列毛主义的共产党的领导下,再次举起对走资派造反有理的战旗,掀起伟大的社会主义再革命运动,打倒走资派,打倒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夺回被他们篡夺的政权,重建科学社会主义,让社会主义的红旗,重新在中国的上空高高飘扬,永远飘扬。
    革命方知北京近,造反更觉主席亲。毛主席没有离去,永远不会离去,他的思想永远和我们在一起,永远在指引我们奋斗。
    同志们,起来,起来,起来!这是最后的斗争,共产主义明天一定要在中国实现!

    2016年5月16日于德国马克思故乡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2 23:10 , Processed in 0.027491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