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76|回复: 5

这文最后一句就是狗屁,是腐败的心理根源,《人民的名义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2 21:59:58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选不是防腐的充分条件,但是是防腐的必要条件,不讲普选的狗屁反腐毕竟还是狗屁
这文最后一句就是狗屁,是腐败的心理根源

《人民的名义》:时代的正义呐喊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是我党历史上第一次深刻地揭示了官场政治中的腐败。电视剧中除了以“大风厂”破产拆迁“作为单例予以演绎之外,其实在上世纪90年代末,国企改革呈现出极度混乱的场面:政府对于企业的破产清算横加干预甚至超越法律的权限限制法院的依法办事,《破产法》被政府的行政关于基本替代。山东就有这样一个市政府,在市委书记的干预下以不具有发布行政法规的”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的名义颁布既不抄送也不抄报的《关于市属工业企业破产职工安置清偿项目和标准有关问题的规定》。而且该文件下达之前几个月政府派出的”破产清算组“就已按照该“文件”进驻企业。既不委托第三方清产核资,业务法院参与破产清算工作。甚至法院的破产裁定书明确指出“严重经营管理不善”,也没有检察机关按照《破产法》以及国有资产管理相关法规介入查处企业法人代表的渎职责任。这一批几十家国有企业破产的清算工作就是一笔糊涂账。因为政府直接插手企业破产是采用市委书记定调的“先走人后破产”的意见,这与《破产法》的规定明显不符。由此,破产清算组的清算费用支出、人社局的失业救济金发放就没有进行审计。实际上自1994年至2004年之间的经济工作乱象,在全国很普遍。类似电视剧中“大风厂”那样的情况很多,其中的确不乏有“黑社会出面代劳”的事情,如同以“改革领导小组”的名义发文一样——就是叫老百姓申诉都找不着地方。到时让法院的人在师专的一间小屋里设了一个不挂牌“调解站”,无奈的是那位大约是法官人倒是说了一句实话:“有法不依”,我怎么调解?先走人后破产,职工都走光了,这帐物相符法院如何确定?我们法院已经裁定’严重经营管理不善‘,检察机关不叫介入又怎么绳之以法?”

   《人民的名义》 对于官场的政治风气的描述,类型基本上是全覆盖了,这在以往的电视剧中极罕见。实际上,纵观改革开放以来,所有“政绩”的背后都有利益的博弈。现在官场的政治生态就是“好的上不去,坏的下不来”,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早先鹤壁市的那位市长原本是农家子弟,家里也期盼好好做人。无奈的是这位书生市长无奈的交代说:“你讲廉政吗——领导班子孤立你;你要正气人吗?人大不选你。你安排工作吗?没人拿你当棵葱——不等任期满就能挤走你!山东有位主管经济的副市长到了泰安市就任后办公楼里谁都躲着他——你不是俺们这个窝里的人。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基本上把官场的正义和丑陋都涉及了——“各具情态,淋漓尽致”。如果回顾历史,根本上讲,问题集中发生在1992——2004年这一期间(这与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书记的那句话对照相对应:“也就是这十几年,腐败问题变得非常严重”):在“高薪养廉”的呼声、“机关部队经商办实体”的“热火朝天”中和造国有成资产严重流失的国企改革混乱中,官场的腐败前所未有的严重,笔者曾亲眼看到成套的进口设备被莫名其妙的“处理”掉。尤其是各地出现一批黑社会力量堂皇的进入了政治领域(例如四川的刘汉等)。在“经济大干快上”和“抓住机遇,深化改革”的口号下,“五龙治水,鱼龙混杂”,口号一个比一个邪乎:山东西部一个市委书记说:“头班车没想坐,二班车没坐上,这班车拼死拼活不能落下。”潍坊的市委书记说的更邪乎:“什么叫抓住机遇?就是别管往哪开的车,先坐上再说!”于是乎,就像济宁市委书记贾万志在全市经济工作动员大会上喊道:“全市上下动员起来,千方百计完成市委的目标,这就是全年卖地收入确保超过140亿!”于是,这就出现了像杨柳村以3万元一亩耕地卖给乡镇,乡镇6万元一亩卖给县里,县里以30——40万元卖给开发商。至于交给市里卖的地是个什么价,那贾万志当然也要狠狠的把一层皮。在“希望进步”的政绩观下,不计成本,不考虑效果的“新举措”层出不穷:早先,先有济南市共青团路的“步行街”改造,到处铺满了大石头的例子。就是没想想共青团路是城市的交通要道,是公交、货运和私家车必行之道。改成步行街,车辆禁行,那么仅靠府前街和趵突泉路那两条双向车道根本无法解决闹市区内的东西向交通吗。末了共青团路还是回复原先的道路功能——汽车跑在石板路上。这石板路比沥青路面的造价和可维修性都远不如沥青路面,学上海南京路可以,但要先看清南京路及周边是怎样情况,人家上还是怎样规划的。济南闭着眼睛瞎折腾只能是劳民伤财——浪费纳税人的钱才。无独有偶,此后又有山东济宁市的太白路“石板马路”工程重演济南的“共青团路步行街”窘境。济宁的孙书记原本就是从济南调来的干部,不料想孙书记也得了“石板病”:济宁的情况非常类似济南——太白路是经过整个城市闹市区的东西向主干路,交通车流量一直很大,要想变成步行街是没有可能的,何况规划已经在两侧建设大型桥梁跨越京杭大运河和光府河。除非济宁市城市规划整体翻个个——闹市区外迁。可惜孙书记既不懂城市规划,也不懂道路设计施工规范。尤其可笑的是路边步行台阶不是用青石板,而是采用室内装修用的人造大理石板(厚度仅有15mm),只是图个“色彩上眼”。末了,这台阶不出大半年就破烂不堪。再说那“满城尽是大石板”的马路如今早已是破烂不堪,难以维修,成为“拌跟头路”。“孙老板”走了,现在谁看了也摇头——车照走,人照拌,放在那里无人再过问,设也不再提“步行街”了。

   现在《城市规划法》就像个擦屁股纸,“一任领导一个法”,都是个人说了算。“文明卫生城市”讲的不是大拆大建,旧房子显示的是历史的沧桑和文化底蕴。你把那旧房子临街的地方上面加个“半截假屋顶”、墙面包上半截子铝塑板就好看了吗?从院落里看去,花了这么多银子可结果看起来这楼房更破烂。唯独就是没看到电信和联通架设的电缆有多乱,该不该整顿。这“打扮”好的楼房墙上缠着那些“鸡肠子电缆”的楼房就像一个人穿着不合体的西装腰间扎着一根草绳子。花了大把的银子,可结果到底是缺乏审美观还是原本就是“应景”?再说北京那个“中华世纪坛”就是最典型的违规建筑,没有绝对的权利是不可能搞成的。
   可以说这一时期是文革之后的又一次政治乱伦。我们的改革当然有成绩,但付出的代价也很大。社会保障的失败经历、国有资产流失的严重性、过剩产能和失业职工的窘境,以及资本市场上的野蛮人等等都极大的提高了改革的成本。《人民的名义》清醒地告诉我们:贪腐只是表面现象,他们既不是革命者,也不具有道德良知。说好了,只是个“打酱油”的——其初心未必就是实现共产主义。就像2005年,我在鱼台县的企业帮忙时,一位县政府的秘书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贪腐不是最可怕,最可怕的是不作为和乱作为,因为更多的‘流失’是你感觉不到细无声的,长此以往怎么得了?”要说难听的,这些人就像列宁所说:他们为的只是钱。

   《亮剑》里的李云龙指着赵团长招的那些个土匪说的话很值得回味:“看看你招的这些个兵!”回过头来在体会一下《人民的名义》中侯局长对陆处长的担忧回答更值得深思:“我怕什么,这案子完了我就回北京了。”近些年来,我们的好干部和政法干警遇害的也不是个例。“乾坤若乱”那就是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由此,我们应该深刻回顾习近平总书记的一个总结:“好吃的肉都吃光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党的建设、人民的期望、中国的改革事业不会一帆风顺,但毕竟全国人民是经历披荆斩棘走过来的伟大人民。从《人民的名义》播出可见: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是不会畏惧一切困难的——一改革的一切羁绊终将会被彻底扫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4-12 22:22:41 |显示全部楼层
同理,反官僚主义不实践普选的巴黎公社原则,搞文革也是狗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4-14 11:17:38 |显示全部楼层
马托,你活在象牙塔里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4-14 11:21:16 |显示全部楼层
大陆基层农村搞普选制,结果是宗族势力和黑恶势力复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4-14 11:24:59 |显示全部楼层
台湾地区各级政府都是普选制,对台湾自称“小鲁”的年轻一代改善自身际遇有一点屁用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4-16 20:56:41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的名义?当今中国的所谓反腐是以外人民的名义?笑话!编导和导演包括当今中国的统治阶级,它们是什么阶级,还有无产阶级的性质和人民的性质吗?它们是根本不懂得腐败是什么,腐败的根源是什么的?如果懂得了咋还搞剥削阶级的这一套?所以一定要知道贫穷的概念,还有什么叫封建!再加上前面的二个问题,就可以知道,剥削阶级的反腐是这么回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hongshuibian@gmail.com )

GMT+8, 2017-10-19 02:42 , Processed in 0.03888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