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145|回复: 7

无量头颅无量血,要把乾坤力挽回——由张(志坤)文所想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07: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3:12 编辑

  张志坤的观点,从该文题目就可以看出来:《只有苏联模式,才能重拾俄罗斯的大国荣耀》。不过我觉得:俄国重走社会主义道路,虽然是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美好愿望;但是短期来看,似乎不大可能。

  因为这种情况,不单是美帝和西欧各国的噩梦,而且也是俄罗斯本国资产阶级的噩梦,一定会受到他们的竭力阻止。假如俄国出现了革命形势,俄国内外的资产阶级也许会合力促使她走上法西斯道路。

  但是法西斯俄国也不符合美欧的利益。一个法西斯德国就足以把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了,何况俄国的体量比德国大得多?另一方面,俄国最辉煌的一段历史恰恰是在苏联时期,而苏联恰恰是法西斯主义的死对头。俄国人民也不可能忘记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俄国要走法西斯道路,恐怕过不了俄国人民这一关(当然会有一小部分群众支持法西斯主义)。

  所以我认为,俄国未来可能走上资产阶级改良的道路。领导人打着“回到苏联”的旗号,本质上却是“回到罗斯福”、“回到凯恩斯”——把一些重要企业收归国有,某些关键行业全部国有化,硬说这就叫“社会主义公有制”;以这些关键行业、重要企业为基础,加强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引导,就叫“计划经济”——哪怕变成了罗斯福、凯恩斯的加强版,哪怕能够让俄罗斯重工业重新崛起、甚至让整个工业体系全面复兴:这也不是社会主义啊!至少,不会是列宁、斯大林的社会主义啊!

  但是没有关系。反正斯大林时代的人都快死光了;反正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的时代已经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了。也许未来的俄国领导人吸取了历史教训,做得比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还好呢。既然这俩“夫”都敢于自称社会主义,那么未来的俄国为什么就不敢呢?只要比现在的“后苏联时代”取得了一点进步,就说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体现;没有真正恢复“公有制加计划经济”,却说是为了适应新时代而做的必要改变——只要你对马列主义浅尝辄止,只要你对社会主义苏联没有深入了解,那就蒙你没商量。

  说到底,这是一种妥协。是人民群众“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愿望,和资产阶级的根本利益之间的一种妥协。这样的妥协,是注定不会长久的。要么向左走变成真正的社会主义,要么向右走变成名副其实的资本主义,再没有第三条道路。当然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两条道路之间激烈斗争,打得天翻地覆沧海桑田,除了核武器之外,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核武器会不会真用上,还真不好说(也许只是作为一种威慑力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08: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2:43 编辑

  当然,这还要看将来的世界局势:

  十月革命一百年来,世界各地的联系早已大大加深,以至于形成了“全球化”的浪潮。我觉得这就意味着,不但无产阶级的革命形势可以全球化,而且资产阶级的“稳定形势”也可以全球化。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就是美国把自己的“稳定形势”全球化到苏联、东欧地区的结果;但是同时,这也意味着美国把苏联、东欧地区的“革命形势”全球化到了自己家里。从那以后,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地充当“世界警察”,在世界各地横行霸道,也就是把世界各地的“革命形势”都抢了一大块带回家——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给自己头上套绞索——家里的“革命形势”火药堆得小山一样高,美帝国主义还坐在上面洋洋得意,自诩“新罗马帝国”,浑然不觉自己有被炸上天的危险。

  我觉得未来的世界资产阶级,基本上还会是这个斗争策略,但是具体做法会有所改进。其重点不再是“把革命扼杀在萌芽状态”;而是在发现某个国家有革命形势(但还没有爆发革命)的时候,就来一波资产阶级改良,“预防”革命的爆发。要改良,就要拿出实实在在的利益。利益从哪里来?从本国资产阶级来,从更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来。更发达国家的资产阶级为什么要给别国无产阶级割肉?因为在未来的全球范围的革命高潮当中,他们被无产阶级革命吓怕了。他们从无产阶级革命当中学到:“要是我不愿意给穷鬼们割肉,就可能被穷鬼们割掉脑袋!”为了保住脑袋,只好忍痛割肉;不但要割肉,还要对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及其领袖,大唱赞歌,夸得他们天上有地下无,拳打拿破仑脚踢罗斯福,怎么肉麻恶心就怎么来——说到底,这不过是一群落水狗的摇尾乞怜而已;但是,正因为这群落水狗在世界近现代史上曾扮演过极其重要、不可或缺的角色,所以它们的“摇尾乞怜”才会具有特别的“杀伤力”。要是你对马列毛主义没有深入理解,要是你对马恩列斯毛只有朴素的阶级感情,那么,是很容易被这类“精神上的糖衣炮弹”打败的。

  也许有人会说:“从当前资本主义体系的运行来看,资产阶级的利润率已经很低了,未来只会更低。就算资产阶级愿意割肉,也已经无肉可割。资产阶级已经拿不出‘实实在在的利益’了;没有这些利益作为物质基础,其他一切手段都是虚的。在未来的革命高潮当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已经不存在妥协的可能。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决战。”

  我觉得这样的观点有相当的道理,前提是无产阶级革命的未来领袖们不会变修——这样一来,新生的社会主义政权可能创造的、令旧资本主义世界望尘莫及的庞大生产力,就会永远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无产阶级的彻底胜利将是指日可待的——但是,谁能保证他们一定不会变修呢?

  就在不久之前,中国的一场“反修防修”的实战演习,才刚刚失败。过去的“实战演习”失败了,凭什么未来的“实战”就一定会成功呢?失败是大概率事件。其他国家呢?失败是更大概率的事件。因为他们连“演习”都没有,直接就上战场“实战”了。这支名叫“世界无产阶级”的军队,连“新兵训练”都没有(中国人至少还练过两天拼刺刀呢),就要直面武装到牙齿的“世界资产阶级”了;内部还藏着一支第五纵队、资产阶级的盟军,名叫“修正主义”。被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那简直就是一定的。在革命中一次又一次地被修正主义夺权成功,那也简直是一定的。

  但是没有关系。这场“无量头颅无量血”的阶级战争,本身就是最残酷、最血腥、最严格的“新兵训练”。“无量头颅无量血,要把乾坤力挽回(秋瑾)”——我们失去的东西,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就算修正主义者掌握了政权;这个政权在很长时间内、在很大程度上,也会保留社会主义时代的某些特点,以便继续欺骗人民群众。就算她的生产关系已经开始悄悄地发生变化,她的生产力也会惯性地高速增长很长一段时间。新生的资产阶级/原来的修正主义者们,大可以从这些新增的物质财富当中,拿出相当一部分收买人民群众(而仍然维持很高的剩余价值率),同时大灌“我们仍然是社会主义”的迷魂汤——怎么会“无肉可割”呢?当然,这些“肉”归根结底是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从资产阶级角度说是“割肉”;从无产阶级角度说,不过是少揩了一些油罢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10: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2:31 编辑

发重了,省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12: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3:07 编辑

  由于“世界无产阶级”暂时还都是新兵蛋子;所以“世界资产阶级”的老兵们,通过“硬实力”加“软实力”,通过“物质上的糖衣炮弹”(改良,割肉)加“精神上的糖衣炮弹”(庸俗娱乐,肉麻吹捧),再加上与“修正主义”里应外合。还可以暂时获得并不稳定的胜利。我觉得这一过程,可以大致分为两个阶段:

  1、客观形势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而无产阶级主观准备不足的阶段。资本主义世界的旧体系日趋崩溃,而新的体系还远远没有形成。世界各地的革命形势风起云涌,一浪高过一浪。由于无产阶级思想上不成熟,很大程度上抛弃了马列主义(把马列主义重新捡起来也是需要时间的)而接受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影响,所以在实际斗争中会犯很多错误,极易导致革命陷入低潮。但是资本主义旧体系更加乱七八糟,一波革命高潮刚刚退去,后面跟着的却是另一波更高的革命高潮。这一波又一波的革命高潮,就像是一个又一个“阶级斗争培训班”,使广大无产阶级迅速成长起来,给资产阶级造成越来越大的冲击。这就迫使许多资产阶级分子,不得不一面割肉放血,断尾求生;一面竭力与无产阶级群众和领袖搞好关系,试图把他们引诱到修正主义道路上来。“物质上的糖衣炮弹”加“精神上的糖衣炮弹”双管齐下,里应外合,才能勉强稳住局势。凡是自持身份,不愿意搞资产阶级改良、不愿意跟无产阶级搞好关系(说不定还要骂那些改良派是共产党的间谍、文革余孽)的资产阶级顽固派,要么在革命过程中灰飞烟灭,要么被迫向改良派靠拢。资产阶级改良派趁机与修正主义者合流,窃取革命果实,控制整个资本主义体系。于是进入第二阶段。

  2、无产阶级主观能动性较强,而客观形势相对不利的阶段。资产阶级改良派整合全球资源,企图“预防”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经过与内外敌人的长期斗争,已经日益成熟,使资产阶级对革命越来越害怕,不得不“预防为主”——这些改良派,至少在表面上都是列宁的粉丝,对《帝国主义论》熟得不能再熟,当然非常担心那些“帝国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也就是所谓的“发展中国家”;于是想方设法把它们变成“发达国家”,变成“厚强环节”。但是反过来,也可以说把发达国家变得和发展中国家一样“薄弱”。这样一来,国家间、地区间的差距缩小乃至基本消失了,各国、各地区内部的差距却大大发展了。在每一个地方,两级分化都达到非常尖锐的程度,仿佛欧美富豪和非洲贫民做邻居一样。当然,那时的生产力将会非常发达,就算是失业贫民,也不至于吃不饱饭;可是那时的资本寡头们,也不是现在的盖茨、巴菲特等人能比的(因为每一天的剩余价值都是一个天文数字)。贫富之间,判若云泥;可是“云彩”偏偏和“泥巴”生活在一起。不过,失业贫民能吃饱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威胁——就算在这个资本主义相对稳定的阶段,无产阶级也没有消停过。资本主义世界一有个风吹草动,无产阶级马上大显神通,上演现实版大闹天宫——同时也是由于资本主义的“相对稳定”:本应发生的经济危机统统被人工延期了。由于资产阶级可以(凭借“马克思+凯恩斯”的大杂烩)调控全球经济,所以这种“人工延期”在一定时间内是相当有效的。但是资本主义私有制没有改变,它和社会化大生产的基本矛盾也没有改变,剩余价值反而越攒越多了;所以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而且只会更加剧烈地发生。一旦发展到足以打破“相对稳定”的程度,资本主义最后的好日子就算到头了,这一阶段也就结束了。

  以上两个阶段加起来,是一个资本主义经济的“长周期”(或上一个长周期的下半部分,加下一个长周期的上半部分)。红中网曾经刊发多篇文章,讨论这个“长周期”。我认为“长周期”的物质基础,是大规模工业革命/产业革命/科技革命所引起的生产力的爆发式增长(貌似以前说过)。每一次工业革命/产业革命/科技革命,社会化大生产就向前迈进一大步,和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冲突也前进一大步,对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加持”也就增强一大截。一句话,历史是站在无产阶级这一边的。

  但是另一方面,资产阶级也有自己的优势。资产阶级人数较少,所以组织起来相对容易;每个人都掌握着较多的资源,无产阶级只有联合起来才能与之对抗;它曾经是反封建斗争的领导者,在阶级斗争方面,起点比无产阶级高,经验比无产阶级多;与无产阶级的斗争,更加丰富了它的斗争经验,使它不断改变斗争策略,开发新的斗争领域,注重诸多领域之间的协调运作;作为统治阶级,它的意识形态自然会影响相当一部分无产阶级;如此等等。

  我觉得从世界近现代史来看,前两次工业革命和二战结束后发生的“新科技革命”所分别推动的三轮经济“长周期”,社会化大生产程度是逐渐增加的,对社会主义的“加持”是逐渐增强的。但是总的说来,社会主义仍然处于相对劣势的地位。

  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资本主义从工厂手工业过渡到机器大工业。现代无产阶级诞生并登上历史舞台,与资产阶级发生直接战斗,甚至尝试夺取政权,但没有成功。

  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资本主义过渡到私人垄断资本主义。无产阶级建立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并且在帝国主义围攻中、在法西斯德国入侵下生存了下来,同时产生了“如何防止社会主义国家变修”的课题。巴黎公社的经验,不可能直接应用于像苏联这样的大国。列宁没有来得及解决这个问题;斯大林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他的很多做法只是降低了苏联变修的速度,治标不治本。实际上苏联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存在变修的可能性。

  新科技革命时期:私人垄断资本主义朝两个方向升级:一是化“私”为“国”,成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二是冲出国门走向世界,成为国际(私人)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主义阵营建立;苏联变修,社会主义阵营分裂;毛泽东试图通过文革“反修防修”,不成功;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瓦解。  无论变修前还是变修后的苏联,经济发展水平都没有超过从全世界吸血的美国;社会主义阵营的绝对实力,始终弱于资本主义阵营。我觉得“苏东波”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这种强弱对比在全球化时代的结果——如果强弱对比相反:那么解体的就不会是苏联,而是美国;瓦解的就不会是社会主义阵营,而是资本主义阵营。当然无论哪一方获胜,都会付出代价。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如果胜利的话)付出的代价,可能是修正主义倾向更加明显——这种情况没有发生,恰恰反过来说明了即使“苏东波”之前,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是处于相对劣势的。“反修防修”的实战演习没有成功(而修正主义夺权却成功了),这本身也是“相对劣势”的一部分。

  而在即将来临的长周期则不然。尽管资本主义阵营表面上还占优势,还可能弄出个欧盟的全球版、联合国的加强版,作为世界范围内的总资本家(全球垄断资本主义?);但我觉得社会主义阵营实际上可能与资本主义阵营“持平”。这种“持平”,并不是说会出现一个加强版的苏联,两大阵营不相上下、分庭抗礼,各占半个地球;而是说每个阵营都很难保持稳定,随时存在着向对方阵营转化的趋势:社会主义国家、无产阶级政党,随时都可能变修;资本主义国家,随时都可能发生革命——在这一方面,资本主义并不比社会主义强多少,这才是我所说的“持平”——绝大多数国家就像一张张多米诺骨牌:“革命”的手一推,就往社会主义倒;“反革命”的手一推,就往资本主义倒。把“变修”当成大概率事件,甚至认为它可以给资本主义续命(至少几十年),这可能是我和大多数红中网友意见不同的一个地方。

  再下一个长周期,社会主义阵营是彻底占优势了,但是社会主义革命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因为这时的资产阶级尽管日益反动,但他们的斗争经验却是最丰富的。因此我认为,他们仍然可以给无产阶级造成很多麻烦。而且,这不仅仅是和资本主义的斗争,同时也是和整个私有制的斗争;因此,资产阶级是一定会和前资本主义的各种残余势力联合起来的。如果因为“资本主义大势已去”、“私有制大势已去”,就对他们不屑一顾,甚至在战术上也轻视他们,那是一定要吃大亏的。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垂死挣扎,大概也要持续一个长周期。

  至于说,为什么我认为再下一个长周期,资本主义(乃至整个私有制)一定会完蛋呢?为什么我没有更加悲观呢?那就牵涉到我对科技革命的一些基本看法。不过这篇文章已经离题太远了,就到此为止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14: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2:33 编辑

发重了,省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15: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姐脚上袜 于 2017-9-29 12:35 编辑

同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9-23 23:17:16 |显示全部楼层
咦,怎么多发了这么多?可以删除重复的帖子吗?

点评

御姐脚上袜  好的,多谢。  发表于 2017-9-29 12:30:42
龙翔五洲  你可以自己通过编辑将重复的段落删去(用......无意义的符号取代之)。  发表于 2017-9-29 04:36:2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9-29 04:37:56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将御姐脚上袜 网友的这篇文章置顶。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6-25 09:29 , Processed in 0.01955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