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龙翔五洲

真共产党人该怎样对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特色党  关闭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7 06:59:30 |显示全部楼层
三、共产党为什么会变质

  高居矛在《无产阶级需要马克思主义政党》中指出“毛主席说:‘在我们党内,真正懂马列的不多,真正要搞马列的不多。’一语击中共产党之所以会变质的要害!这就是说,共产党里懂马列、搞马列的不多,反而是搞资本主义的却很多。既然如此,共产党不变质才怪呢!发生蜕化变质不仅毫不奇怪,而且顺理成章”。理是这么一个理。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真理究竟是什么?建国初期,毛泽东也并没有真正搞清楚。毛泽东照搬苏联,建立了违背社会主义原则的党国官僚体制,导致社会上出现大官特权问题和修正主义问题。毛泽东很不满意,不惜发动文革,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然而,由于岁月不饶人,更由于历史的局限性,毛泽东最终没有能够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便撒手而去了。毛泽东去世以后,修正主义上台,还是那个党国官僚体制,那个党,中国立刻就变天了。由此看来高居矛“肯定毛主席的丰功伟绩,是让共产党沾了毛主席的光!这就是毛主席与共产党的关系”,高居矛的这个认识是正确的。但是,倘若认识仅仅到此,那是不够的。因为毛主席照搬苏联模式,没有切实落实好符合社会主义原则的政治体制,也使得共产党跟着毛主席遭受了大难,使得一个好端端的共产党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同样是客观事实。我以为,只有把这两点都深刻认识到位了,我们的认识才算完整。

  我这样说,并非责怪毛泽东。不是的。我是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社会主义是一个新鲜事物。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落实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我们并没有经验。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是照着他们的葫芦画瓢。一九六零年三月十八日,毛泽东在会见印尼的柯伊拉腊时说道“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我们是总照抄。我们不懂嘛,只好抄苏联的”。我们的党国官僚体制,就是照抄了苏联的。一九六二年,毛泽东在《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指出“对于社会主义建设,我们还缺乏经验。我向好几个国家的兄弟党的代表团谈过这个问题。我说,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经济,我们没有经验。这个问题,我也向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新闻记者谈过,其中有一个美国人叫斯诺。他老要来中国,一九六O年让他来了。我同他谈过一次话。我说:‘你知道,对于政治、军事,对于阶级斗争,我们有一套经验,有一套方针、政策和办法;至于社会主义建设,过去没有干过,还没有经验。你会说,不是已经干了十一年了吗?是干了十一年了,可是还缺乏知识,还缺乏经验,就算开始有了一点,也还不多。’斯诺要我讲讲中国建设的长期计划。我说:‘不晓得。’他说:‘你讲话太谨慎。’我说:‘不是什么谨慎不谨慎,我就是不晓得呀,就是没有经验呀。’同志们,也真是不晓得,我们确实还缺少经验,确实还没有这样一个长期计划”。这就是历史事实。第一我们不懂,第二我们照抄,却因模式错误,画虎成犬了。毛泽东不满意,搞文革,进行社会主义的大实践大探索。结果,由于不得社会主义的真谛,由于没有从根本上革除党国官僚体制,由于没有将无产阶级民主切实落实到位,最终,毛泽东失败了。

  四、共产党是党国官僚体制的受害者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由李大钊、毛泽东、董必武、陈潭秋、何叔衡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缔造的、原本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党,最后,由于我们对于社会主义的无知,由于党国官僚体制的原因,终于堕落为修正主义的法西斯党。而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必然的,是经过包括苏东、中国在内的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实践证明了的。由此,我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尽管现在的共产党已经变质,尽管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现实正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但共产党首先也是党国官僚体制的受害者。党国官僚体制不仅吃人,也祸国害党。党国官僚体制不仅是无产阶级的敌人,也是共产党的敌人、中华民族的敌人。如果换一个角度,自然会得出又一个结论:既然一个好端端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的共产党在一个坏得体制下能够轻易变质,那么,只要我们废除了这个坏体制,换之以好体制,已经变质的共产党就一定能够实现浴火重生。对此,我坚信不疑。【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7 07:01:36 |显示全部楼层
五、左派如何对待执政的共产党

  现在有三种思路。其一、维护现状、把希望寄托在党内“毛派共产党人”身上,依靠“更新共产党”,通过和平改良的途经来“回归社会主义”。持这种主张的代表人物是张宏良、张勤德。其二、依靠广大民众、在新建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领导下,彻底打倒共产党,搞二次革命。持这种主张的代表人物是高居矛等。其三、依靠广大民众,争取无产阶级的民主权利,在新建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领导下,对于执政的共产党采取帮、促、逼、联的策略,通过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彻底铲除官僚资产阶级,纯洁党的组织,革除党国官僚体制,把连同共产党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项观奇等。

  那么究竟哪一种符合于实际?哪一种能够引领无产阶级走向成功呢?

  高居矛在《张宏良的“保皇党”理论》中指出:“前苏联的教训早已证实‘更新共产党’是一种幻想。赫鲁晓夫上台后,苏共变为修正主义共产党,但没有人起来造反,没有另建新的无产阶级政党取而代之,经苏共自身几代领导的‘更新’,越变越修,不仅没有回归马列主义,反而在戈尔巴乔夫手中彻底垮台。这个教训告诉我们,共产党的变修,是根本宗旨的改变,是政党性质的根本改变,是机体的彻底溃烂,根本不可能象佛教、基督教在历史上那样‘更新’而重获新生,只能彻底打倒,重建新的革命党!把希望寄托在‘更新共产党’身上,只能是一个美丽的幻想”。在这里,高居矛列出了一种情形,那就是在没有人起来造反,没有另建新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情形下,“更新共产党”是一种美丽的幻想。事实也的确如此。也就是说,指望依靠变修的共产党自动回归社会主义,那是绝无可能的。

  那么,按照高居矛指出的另建新的无产阶级政党,彻底打倒修正主义的共产党,又会遇到哪些问题?结果又会如何呢?

  我们不妨做一个分析:在修正主义共产党把持下,准备成立的无产阶级革命党如果把彻底打倒修正主义的共产党作为自己的目标,我以为这样的共产党是不会成立起来的。道理很简单,在现代条件下,修正主义共产党一定会竭尽全力将其扼杀在摇篮中。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还要告诉大家的是:在当前来说,无产阶级的革命对象,是官僚资产阶级和他们依赖存在的党国官僚体制,而不是整个共产党。尽管官僚资产阶级是共产党内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共产党不是铁板一块。共产党内有无产阶级可以团结和利用的积极力量。另外,无产阶级当下的奋斗目标,首先是争得无产阶级的民主权利,而不是打倒这个、打倒那个。无产阶级若不首先争得无产阶级的结社自由、罢工自由、舆论自由、游行自由等民主权利,其他一切革命都应免谈。我们一定要明白,当下无产阶级的革命性质,不是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而是无产阶级主导的民主主义革命。无产阶级如若不首先取得民主革命的胜利,是绝无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饭只能一口一口地吃,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只能一步一步地走,欲速则不达。

  退一步讲,就按照高居矛的设想看,无产阶级政党成立了,通过革命,修正主义的共产党被打倒了。下一步呢?偌大一个中国,新建的无产阶级政党能够夺取政权并迅速填充因共产党倒台而失却的权力真空么?无产阶级显然做不到。窃取权利的必是大资产阶级。那么,继续下去,结果会是什么?外国大资产阶级趁机介入,民族分裂势力趁机作乱,国内官僚资产阶级、民族分裂势力与国外大资产阶级相互勾结,肆意瓜分中国,于是,军阀割据,内战不断,中国步前苏联的后尘甚至比他们更糟。这还有疑问么?我想是毫无疑问的。

  如此看来,高居矛原本指望通过打倒修正主义的共产党,避免出现前苏联党垮塌国解体的局面,殊不知,高居矛主张的策略,和“把希望寄托在党内‘毛派共产党人’身上,依靠‘更新共产党’,通过和平改良的途经来‘回归社会主义’”竟然是一个结果。看来,新建无产阶级政党,打倒变修的共产党回归社会主义的主张,也是行不通的。

  下面看第三种主张,“依靠广大民众,争取无产阶级的民主权利,在新建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领导下,对于执政的共产党采取帮、促、逼、联的策略,通过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彻底铲除官僚资产阶级,纯洁党的组织,革除党国官僚体制,把连同共产党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这也是我一贯的主张。这样做的理由是:

  1、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一手缔造的原本革命的共产党也是党国官僚体制的受害者,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仍需被拯救,而不是被打倒。

  2、中国共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变,马列毛的旗帜还依然举着,至少现在声明还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尽管加了一个特色,尽管是假惺惺地,但是,毕竟还没有改旗易帜。这是共产党不能被打倒,且可以为无产阶级革命左派所充分利用的一个重要原因。

  3、中国共产党内有一大批真正爱马列毛主义、真正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真正共产党人。他们是中国革命左派的重要联合对象。

  4、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大国。今日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最大的政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不可替代。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政治,忽视不得。

  5、目前,已经走了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道路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走不下去。当局想继续保持现状,那是办不到的。在不远的将来,要么左转,回归社会主义;要么彻底右转,全盘西化。倘若彻底全盘西化,必然重蹈前苏联覆辙。只有左转,才是唯一的生路。问题是,中国共产党早已经不再是工人阶级的政党,而是被官僚特权阶级和官僚资本阶级所绑架的修正主义党。倘若指望依靠其自身的力量实现浴火重生,已经绝无可能。执政的共产党要想成功实现回归社会主义,必须依靠无产阶级左派,必须借助重建的马列毛主义共产党。由此看来,共产党当局的觉悟,是无产阶级革命党组建起来的重要的外部条件。

  6、继那位大领导数次谈政治体制改革,刘源亲帅五位将军助阵张木生大作发行仪式,支持张木生抛出“重返新民主主义社会论”,到茅于轼先生召集举行重庆模式、广东模式座谈会,再到胡德平先生亲自出马,召开八二七北京座谈会,这一连串动作,标志着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活动”正在加紧。说山雨欲来风满楼,大体如此。资产阶级民主派的加紧“活动”,将进一步促使当局的觉悟。

  7、国际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的大爆发,不仅教育了世界无产阶级,中国无产阶级,也教育了执政的共产党当局。让他们充分认识到资本主义这一条道路的没落和腐朽。

  8、经过三十多年的修正主义路线,修正主义的本质暴露无遗,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得到了极大地提高。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已经形成并日渐得到广大无产阶级的认可。在这样的情形下,无产阶级有能力、有信心,组织起来,挟持执政的共产党,共同开启中国的二次革命并最终取得革命的胜利。这是组建无产阶级革命党的重要内因,也是第三条策略可以尝试的重要依据。【待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7 07:04:47 |显示全部楼层
六、谈谈左派的帮、促、逼、联

  所谓帮,首先要从理论上把社会主义的道理阐释清楚了。这是新成立的马列毛主义共产党的当务之急;其次,帮助执政的共产党纠正错误路线,革除官僚特权阶级、官僚资产阶级、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官僚黑恶势力,纯洁共产党的组织,使其实现浴火重生;第三,帮助共产党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宪政,根治官僚主义;第四、帮助共产党坚决消除腐败;第五,帮助共产党坚决击退帝国主义从各方面对中华民族的大肆进攻;第六,帮助共产党重树共产主义信仰,重建社会主义道德。

  所谓促,亦即彻底批判修正主义的特色路线,批判党国官僚体制,敦促其继承马列毛主义,高举马列毛主义旗帜,立足现实,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做起,实行宪政民主;

  所谓逼,就是依靠群众、深入群众、组织群众、发动群众,和执政的共产党进行有理、有利、有节地斗争,挟持其不得不朝着正确的路线迈进。

  所谓联,帮、促、逼的目的,是为了共产党实现历史性大逆转,以便于重建的马列毛主义共产党与其紧密地联合,实现中国革命的历史性大逆转,最终和执政的共产党一道,带领人民向着社会主义阔步前进!

  七、左派要和孙悟空一道大闹天宫

  过去,袁世凯当皇帝,逼出了个蔡锷造反。后来,蒋介石违背孙中山的遗嘱,背叛革命,顽固执行“攘外必先安内”的剿共政策,结果,逼出了个张学良、杨虎城发动的“西安事变”。一九六六年,毛泽东说:“我历来主张,凡中央机关做坏事,就要号召地方造反,向中央进攻。地方要多出几个孙悟空,大闹天宫。”那么现在,中国地方的孙悟空安在?会出么?

  我想,会有的!如果HW不纠正修正主义路线,不改革党国党国官僚体制,这个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必然会出现!对此,我坚信不疑!许多左派同志承认共产党已经变质,但是,否认共产党内存在一个社改派,我以为这是不对的。也不符合辩证法。受过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并经受过文革洗礼的泱泱大国,在共产党内怎么可能只有资改派而没有社改派?!怎么可能只有反动派而没有革命派?!怎么可能只有白骨精而没有孙大圣?!关键是,这个大闹天宫的革命的孙大圣要炼得火眼金睛。这个个火眼金睛就是吃透马列毛主义,掌握其精髓。不惟其如此,还得手持金箍棒。这个金箍棒在现在来看,就是宪政新民主主义。反过来,无产阶级的革命左派也要练得一双慧眼,及时发现这个大闹天宫的革命的孙大圣,联合他,帮助他,和他一道大闹天宫,回归社会主义。

  现在,中国就像一个烧得通红的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鲁东在其《第一次敲响的是警钟第二次敲响的就是丧钟》的最后大声呼吁:“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勇于担当的政治家们,行动起来!全国各族人民,联合起来”!是的,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左派要义无反顾地担当起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


  附:

  《高居矛:无产阶级迫切需要马克思主义政党》
  http://bbs.youmeworld.com/showtopic-6784.aspx
  《高居矛:张宏良的“保皇党”理论》
  http://bbs.youmeworld.com/showtopic-7030.aspx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5-8 07:38:15 |显示全部楼层

就左派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策略再与高居矛商榷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5-8 07:38 编辑

我已经在《略论左派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策略兼与高居矛商榷》这篇文章中,谈了我的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策略问题,谈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与高居矛的分歧。就在9月23日,看了《高居矛:当今中国政治派别的格局及相互间关系》,发现在这个问题上,我俩分歧依旧。高居矛还是主张“革命派的斗争目标是必须打倒修正主义共产党,重建无产阶级革命党,夺回政权、重建无产阶级专政,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而我主张“革命派要打破党禁,重建无产阶级革命党,逼迫执政的共产党、牢牢地牵着他的鼻子,重建无产阶级专政,回归真正的社会主义”。因为问题重大,情况似乎也很紧急,所以,不得不再就这个问题说一说。

  一、要全面了解执政的共产党

  尽管目前是最坏的资本主义,尽管执政的共产党从总体上已经变质,但是,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还举着,不敢放下;共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没有改变;共产党内尚且有一大批忠于人民、忠于社会主义的真正共产党人;共产党的变质,乃是党国官僚专制体制使然,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已经走了三十多年了,现在,已经如强弩之末,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共产党是当前乃至今后中国最大的政党等等,这些就是共产党自身的特性。我们必须全面了解和把握执政的共产党的这些特性。

  因为目前是最坏的资本主义,执政的共产党从总体上已经变质,说明了执政的共产党的反动性;因为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还举着,不敢放下,共产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还没有改变,说明了执政的共产党的虚伪性;因为共产党内尚且有一大批忠于人民、忠于社会主义的真正共产党人,说明了共产党尚且具有一定的革命性;共产党的变质,乃是党国官僚专制体制使然,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说明了党国官僚体制导致共产党变质的必然性;因为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已经走了三十多年了,现在,已经如强弩之末,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说明了共产党的可变性;至于共产党是当前乃至今后中国最大的政党,说的是共产党在当前的无可替代性。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共产党自身特性的多样性,复杂性。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要用策略的多样性来对待执政的共产党。任何简单的措施,都是不对的。具体来说:对于共产党的反动性,无产阶级必须采取坚决斗争的态度;对于共产党的虚伪性,无产阶级可以采取积极利用的态度,高举义旗,坚决打假;对于共产党的革命性,无产阶级必须要采取联合的态度;对于导致共产党变质的必然因素,无产阶级则要采取釜底抽薪的改革态度,努力使共产党“一网改净”;对于共产党路线的可变性,无产阶级则是要采取因势利导的态度;对于共产党在当前的无可替代性,无产阶级则要采取四两拨千斤的策略,牵着他的鼻子,使其回归社会主义。

  二、全面了解西化派

  西化派,亦即全盘资本主义派,经济实行私有化,政治实行宪政。他们不仅反对特色社会主义,也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反对党国官僚专制体制,主张打倒共产党。他们是当前中国政治舞台上又一支重要的力量。西化派的这些特性,决定了无产阶级也必须要用多面的策略对待之。任何简单的措施,都是不对的。

  因为他们反对特色社会主义,也反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使得无产阶级有了和执政的共产党的联合性;因为他们反对党国官僚专制体制,实行宪政,使得无产阶级存在了和他们的联合性;因为他们主张打倒执政的共产党,使得共产党产生对于无产阶级的依赖性。可以说,西化派的存在,为无产阶级驾驭形势,逼迫和牵制共产党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无产阶级可以利用和执政的共产党的联合性来反击西化派走资本主义道路;无产阶级可以利用和西化派的联合性,反对特色共产党的专制性,争取无产阶级民主;无产阶级可以利用执政的共产党对于无产阶级的依赖性,逼迫和牵着执政的共产党回归社会主义。

  三、不能忽视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

  三十多年的资本主义改制,不仅催生了一个官僚资产阶级、一般资产阶级,还引进了一个国际垄断资产阶级。他们一边大肆侵蚀、祸害着中华大地,一边虎视眈眈,意欲肢解中国,一次性地永久地解决中国。其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打倒执政的共产党,使得中国发生内乱。对此,特色派是要极力避免的。在这个问题上,无产阶级和执政的共产党的愿望也是一致的。这也为执政的共产党和无产阶级左派进行联合提供了又一种可能性。

  四、无产阶级自身的特性

  经过三十多年的资本主义改制,经过法西斯的肆意摧残,经过世界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震荡,中国的无产阶级已经开始觉悟。无论是对特色社会主义派的揭露,还是对于资产阶级派的批判,都表现出了中国无产阶级巨大的革命性。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中国的无产阶级还一盘散沙,没有组织起来。各地风起云涌的群众斗争,还都是一种孤立的事件,没有形成统一的合力,对于扭转形势,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第三,中国乃至世界无产阶级对于马克思主义揭示的历史发展规律,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

  无产阶级的觉悟性、革命性以及被马克思主义揭示的历史发展规律,决定了中国革命领导之重任必将落到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无产阶级的一盘散沙,决定了他们此时还不足以担当起这个重任。在无产阶级尚且不足以担当领导重任时,贸然提出打倒执政的尚且可以为无产阶级所联合、所利用的共产党,那是不可取的。倘若如此,无异于揭开了潘多拉匣子,让一群乌龟王八蛋趁机逃出,然后,摇身一变,继续危害人民大众,同时,引狼入室,祸害中华,不惟其如此,也使得无产阶级的对执政的共产党的“一网改净”、瓮中捉鳖的计划彻底泡汤。这样,势必大大增加无产阶级继续革命的难度。

  至于有网友反对我的意见,提出“如果按照李文采的主张,实际上是等于放弃无产阶级的革命领导权,是要走到陈独秀的被屠杀的老路的。失败是一定的。要有革命的领导权,就必须有组织,有军队,只有通过过无产阶级军队打胜了,无产阶级才有说话的权利,才能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国家”和“如果按照李文采,什么小萝卜头的主张行事,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会遭到灭顶之灾。把领导权交给资产阶级政党,希望通过逼迫就能回归社会主义,这是白日做梦,怎么能连最基本的马列原则也弄丢了呢?”我则完全不能苟同。马列主义斗争原则的根本就是依靠无产阶级,壮大无产阶级力量,争取中间力量,分化反对力量,孤立并打击顽固力量,通过无产阶级坚持不懈的斗争,最终取得无产阶级的胜利。我的所有思考,都是遵循了这个原则的。至于说我“放弃无产阶级的革命领导权,是要走到陈独秀的被屠杀的老路的”,也是不正确的。因为我提出的对待执政的共产党的联,帮、促、逼这一套组合拳,恰恰不是放弃无产阶级的革命领导权,而是坚持了无产阶级对于革命的领导权。这也绝对不是陈独秀的投降主义路线,恰恰是遵循了西安事变时毛泽东提出的对待蒋介石的正确的革命路线。相反,高居矛及其追随者提出的打倒共产党的策略,则是王明式的左倾路线。按照这样的策略走下去,必将给中国革命带来巨大的难以估量的损失。这是毫无疑问的。

  综上所述,我以为高居矛此时提出的打倒修正主义共产党的主张,是坚决要不得的。目前,无产阶级唯一要做的,就是和执政的共产党公开对话,要求落实宪法赋予无产阶级的各项民主权利,坚决组织起来,同时,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逼迫当局,回归社会主义。


  附:《高居矛:当今中国政治派别的格局及相互间关系》
  http://97.74.28.120/?action-viewnews-itemid-4755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6-24 07:28:49 |显示全部楼层

了解现代战争的基本特点 准确判断当前主要矛盾

本帖最后由 xiaoliwencai 于 2018-6-24 07:29 编辑

第一、中国现实社会性质及其主要矛盾是什么?2016年底,我在《我对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十大问题的回答》中是这样总结的。

【答:中国现实社会性质是官僚资本主义。国体是官僚资产阶级专政。政体是党国官僚专制制度。掠夺性、垄断性、反动性、专制性、贪婪性、腐朽性、残忍性、虚伪性、欺骗性、买办性、卖国性以及短命性,是它的几个基本特性。这就是主席所说的最坏的资本主义。以无产阶级为主体包括农民阶级、中小资产阶级在内的人民大众和官僚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

现在,随着中美贸易战、金融战的不断升级,感觉情形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近日,我写了《了解现代战争的基本特点 准确判断当前主要矛盾》,自己拿不准。拿在这里,供大家讨论批判。

当前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究竟是什么?这是我们必须正视并予以正确回答的问题。为此,我们有必要认真学习《矛盾论》关于主要矛盾的论述,深入了解现代战争的基本特点,然后,再结合实际,得出准确判断。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这样谈论主要矛盾:“半殖民地的国家如中国,其主要矛盾和非主要矛盾的关系呈现著复杂的情况。

当著帝国主义向这种国家举行侵略战争的时候,这种国家的内部各阶级,除开一些叛国分子以外,能够暂时地团结起来举行民族战争去反对帝国主义。这时,帝国 主义和这种国家之间的矛盾成为主要的矛盾,而这种国家内部各阶级的一切矛盾(包括封建制度和人民大众之间这个主要矛盾在内),便都暂时地降到次要和服从的 地位。中国一八四零年的鸦片战争,一八九四年的中日战争,一九零零年的义和团战争和目前的中日战争,都有这种情形。

然而在另一种情形之下,则矛盾的地位起了变化。当著帝国主义不是用战争压迫而是用政治、经济、文化等比较温和的形式进行压迫的时候,半殖民地国家的统治 阶级就会向帝国主义投降,二者结成同盟,共同压迫人民大众。这种时候,人民大众往往采用国内战争的形式,去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阶级的同盟,而帝国主义往往 采取间接的方式去援助半殖民地国家的反动派压迫人民,而不采取直接行动,显出了内部矛盾的特别尖锐性。中国的辛亥革命战争,一九二四年至一九二七年的革命 战争,一九二七年以后的十年土地革命战争,都有这种情形。还有半殖民地国家各个反动的统治集团之间的内战,例如在中国的军阀战争,也属于这一类。

当著国内革命战争发展到从根本上威胁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国内反动派的存在的时候,帝国主义就往往采取上述方法以外的方法,企图维持其统治;或者分化革命阵 线内的部,或者直接出兵援助国内反动派。这时,外国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完全公开地站在一个极端,人民大众则站在另一个极端,成为一个主要矛盾,而规定或 影响其他矛盾的发展状态。十月革命后各资本主义国家援助俄国反动派,是武装干涉的例子。一九二七年的蒋介石的叛变,是分化革命阵线的例子。

然而不管怎样,过程发展的各个阶段中,只有一种主要的矛盾在起著领导的作用,是完全没有疑义的。

由此可知,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著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 是存在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去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结解了。这是马克思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告诉我们的方法。”

那么,我国现在究竟是何种状态?请听毛泽东的有关论述:  “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域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和井冈山的追求。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所利用。四分五裂,危险得很。”反观现实,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真真切切地走了一条资本主义的道路。多年以来,中美夫妻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成为国家意识。我们是否由此可以得出中国已经沦为半殖民地国家的结论?

第二,现代战争的基本特点:非线性、非接触、非对称(戴旭总结)。了解和掌握这些特点,对于我们认识现代战争,进而确定当前斗争的主要矛盾,意义重大。今日,如果我们还是用对传统战争的认识界定主要矛盾,那就落伍了,就会犯大错误。现代战争,是杀人于无形,掠夺于无影。信息战、贸易战、金融战、生物战、网络战、舆论战等等,它们都是现代战争的惯用形式。依据我们对于现代战争这些特点的基本了解,是否可以得出我们已经进入战争状态的结论?

如果以上两点都是肯定的,是否可以得出我国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和我们国家之间的矛盾的结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7-27 02:00:23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无私分享与辛苦付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8 05:49 , Processed in 0.034247 second(s), 9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