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吴为

对“只要中国不妥协,贸易战美国是打不过中国的”的回复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8-28 08:12:32 |显示全部楼层
redchina 发表于 2018-8-28 06:41
Shandong网友的问题是,都今天了,还幻想“中国”(其实是中国资产阶级)不妥协,还幻想中国资产阶级主观上 ...

现在就在打给你看!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8 09:04:0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28 13:23:5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8-8-28 09:04
现在就我的回帖,是讲言论自由的,就此,封建社会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法西斯社会也没有,而资产阶级民主革 ...

整个一个语无伦次,概念不清,逻辑混乱。

因为语无伦次,概念不清,逻辑混乱,为了混淆是非,你在这里又引入一个所谓“自由”的概念。还是前面给你的作业,先把自由和独裁的概念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搞清楚了,再扯它们与自由之间的关系吧。贪多嚼不烂,越乱越扯淡。

举个你自己的例子,你前面在第四楼已经明确的表示,民主与独裁,与执政党的数目无关,这个概念是对的。那么这里怎么又提到“难道一党独裁的毛反而是民主的”了?你自己都承认一党和独裁没有因果关系,怎么这么快就出尔反尔?自己扇自己的嘴巴,看来你很拿手啊。

教你一个乖,民主的形式并不只有普选一种,普选只是民主制度的一种形式,而不是唯一的,更不是民主制度下最平等的形式,因为选举人和被选举人所拥有的社会资源的不同,选举这种形式从开始就是不平等的,无论是普选还是不普选。选举的结果会受到选举人和被选举人所占有的社会资源的制约,这也就是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的所谓普选是假民主的根本原因:无论几多个党执政,执政党代表的都是少数有钱人的利益。而无产阶级专政,却是代表占95%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所以即使是所谓的一党专政,或者说无产阶级专政,也是最民主的制度,因为它代表了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举个例子,被公知们诟病的毛泽东时代存在的票证制度,是为了保障谁的利益?是为哪个阶级服务的?你明白吗?再例如,毛泽东多次强调的要广大人民群众不要“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又是什么意思?代表了统治阶级的利益,还是被统治阶级的利益?你知道哪个你所谓的“民主”政权公开号召广大人民群众“反皇帝”?这不就是民主制度下最有效的监督机制吗?

知道你说不明白民主的形式,再教你一个乖。抓阄也是民主制度的一种形式,而且比选举更体现了平等的原则。你明白为什么吗?

自己认认真真多读点书吧,不要道听途说了些心灵鸡汤,吃了些别人嚼过的馍,拾了点人家的牙慧就急着出来丢人现眼。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1:16:59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29 12:34:01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8-8-29 11:16
我回帖之一就你的只许人民发言,不许反动派发言而发的,这难道不是言论自由问题?

民主和独裁和是几个党 ...

说你不学无术吧,你上面的话还真就是证明了你的不学无术。你能看懂毛泽东的原话话吗?

毛泽东说:“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在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这些阶级在工人阶级及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团结起来,组成自己的国家,选举自己的政府,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

看明白了吗,毛泽东讲说的是“向着帝国主义的走狗即地主阶级和官僚资产阶级以及代表这些阶级的国民党反动派及其帮凶们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帝国主义的走狗可以规规矩矩的说话,但是不许乱说乱动,看明白了吗,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了“不许反动派发言”了?你是真的看不懂主席的话,还是为了邪恶的目的故意栽赃陷害?无中生有?就你这种卑鄙的手段,根本没有资格谈论毛泽东时代。知道那句话吗,手段的卑鄙恰恰说明了目的的卑鄙。

你后面的话,说明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民主和独裁,连什么是民主独裁都搞不清楚,不过是被地摊上的下三滥洗脑了,举起他们招摇撞骗的破烂就敢装大尾巴狼,真的不知天下还有羞耻二字。

你要想继续下去,就把我前面的问题先回答了,先讲清楚什么是你理解的民主和独裁。把这个搞清楚了,才有可能谈后面的什么自由,选举,抓阄,监督等等。

你不是崇尚洋人吗?那就看看洋人是怎么论述选举和抓阄的吧,还“抓阄不是民主,抓阄是赌博”,无知者无畏。孟德斯鸠听说过吗?他(还有许多古今中外的思想家们)可是认为:“用抽签的方法来挑选决策者,就是民主;用选举的方法挑选决策者,就是贵族统治"(《论法的精神》卷2,第2章)”,惊讶吗?还是那句老话,先回答我的问题,搞清楚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独裁吧。

摘自王绍光《民主的“四轮驱动”》:

最后,把上述八个特性都归纳起来,可以发现选举有一种自然的贵族倾向。最早发现这一特征的人是意大利人弗朗西斯科•圭恰迪尼(Francesco Guicciardini, 1483-1540),这个人也是最反对民主的。当时是十五、十六世纪,他就赞成选举,不赞成抽签。他认为选举比抽签好,因为不管选民是否与精英加以区隔,选举的结果总会具有贵族制特征。他的判断是,选举(尤其是在广大区域里或广大人群中进行的选举)趋向于将最有德性、最谨慎、最公正(换句话说,也就是最富有)的公民提升到公职。对他而言,选举之所以是个好东西,不是因为它具有任何民主的潜质,而是因为选举必然产生贵族统治,而贵族统治优于民主。他也许是最早鼓吹选举的一个人,因为他反对民主。

另外一位在西方思想史上起了很大作用的人,就是哈林顿(James Harrington, 1611-1677),这也是一位对民主持批判态度的思想家。在他看来,古代雅典民主挑选决策者的方式是愚蠢的,用抽签方法选出的人会比较傻,不会是那么优秀的人。与抽签不同,选举比较好,因为选举会将现有的精英挑选出来,也就是挑选出权贵阶层比较信得过的人。换句话说,反对民主正是哈灵顿支持选举的重要理由。

直到十八世纪,孟德斯鸠对选举的判断也与上两位思想家差不多,他讲的一句话几乎与2000年前亚里士多德讲的话一模一样:"用抽签的方法来挑选决策者,就是民主;用选举的方法挑选决策者,就是贵族统治"(《论法的精神》卷2,第2章)。亚里士多德认为用选举的方法挑选决策者叫寡头制,说法基本一模一样。

这也就是说,在西方思想史上,一直到18世纪末,几乎没有人认为选举是一种产生民主的方式,都认为选举是产生贵族统治、寡头制的方式,而他们认为寡头制、贵族统治是好东西,所以他们支持选举。

也许有人会说,18世纪还没有普选,才会产生贵族倾向。有了普选,这个倾向会不会就消失了呢?我们看看美国第105届国会(1997-1999年)的例子。既美国国会包括众议院和参议院:众议院435人加上参议院100人,总计535多人。在这535人中,225人是律师,还有214个人是商界和银行界的人。把这两类人加起来已经是439人。其余的人也几乎全是精英分子。这种状况不仅存在于这一届美国国会,而是几乎总是如此。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最近一届国会(第112届国会)里商界和银行界背景的人超过了法律界背景的人。我们最近经常批评全国人大工农代表太少,党代会工农代表太少,而美国国会这块基本没有,选出来的结果都是精英。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好事情,认为这些人的能力比较强。如果是挑选能力强的人,比选举好的方式多得是。如果用选举的方式挑选北大、清华的学生,大家会怎么看?

2008年哈佛大学法学院一位讲座教授拉尼•吉尼尔(Lani Guinier)发表了一篇题为"超越选主:反思作为陌生权贵的政治代表"的论文。这位讲座教授的经历不简单,因为她长期担任民权律师,争取平等的选举权,她自己说她早期认为选举权是最重要的东西。她后来在美国司法部任职,为黑人、少数民族争取平等的选举权,花费了很多时间。但是注意她这篇文章的副标题:"反思作为陌生权贵的政治代表"。"陌生权贵"指的是非常有势力但普通人觉得陌生的权贵。在这位哈佛教授看来,现在选举出来的人都是一群"陌生权贵"。这个判断几乎和17世纪、18世纪或者15、16世纪的人的判断一模一样:用选举方法产生的后果就是一批自然贵族;选举不是劳动人民、普通民众参政的平台。

选举的最后一个特征是其正当性,英文是legitimacy, 它有时候被翻译成"合法性",我认为是不对的,可能翻译成"正当性"或者"认受性"比较好。很多人认为经过普遍的、自由的、竞争性的选举产生的结果,就代表了选民的认可;选民认可的人当然就有正当性、认受性。的确,选举可以给人一种好的感觉:我参选了,所以我就做主了。但是三十年前我到美国留学的时候我碰到一位老师本杰明·金丝伯格(Benjamin Ginsberg),他正好出了一本新书《认可的后果:选举、公民控制与大众默许》(The Consequences of Consent: Elections, Citizen Control and Popular Acquiescence),我当时没读出味道来,因为我那时对选举相当迷信。但这本书我一直保留着,后来再读,读出味道来了。标题很有意思,叫做"认可的后果"。就是通过选举,你好像认可了这批人来治理你,认可的后果是什么?他说实际上的后果就是让大家心理上产生一种虚幻的满足感,好像我做了主,然后把你应该在其他领域参与的很多冲劲消磨殆尽,就不用别的方式参与政治了,放弃了其他的民主参与方式。

现在小结一下。用选举这种方式产生代表、实现民主听起来非常天然、自然,但实际上这三者间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关系。选举的特性,包括目的之模糊性、可操纵性、投票的策略性、不合比例性、有限选择性、容易出错性、选票不宜解读性、自然贵族性、正当性,加到一起就使人不得不问,以选举为支撑的形式性代表体制到底能不能实现民主的理念?这是一个大问号。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9 13:38:41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30 09:28:01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8-8-29 13:38
不能乱说乱动,当然任何人都必须在民主形成的规则下行动,包括毛泽东自己,可以说,毛泽东也不能乱是乱动 ...

怎么说你好呢?整个一个一桶浆糊,浆糊一桶。知道你根本就搞不清楚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独裁,问了你几次,你除了胡搅蛮缠,什么也答不上来,充其量不过是在地摊上捡了些快餐文化的残羹剩饭,就出来招摇撞骗。

其实,在一开始就讲明了,简单的说,民主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独裁就是多数服从少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民主和独裁都是中性的,没有好坏之区别。

既然民主和独裁都离不开少数和多数,那么民主和独裁存在的基本条件就是社会中存在着利益不同,甚至相互对立的群体,民主和独裁不过是处理这些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矛盾的一种手段罢了。因此,所谓所有人都享有同样的民主权利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当所有的人都能享有同样的权利,就没有利益不同的群体了,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多数和少数了,民主和独裁就失去了存在的条件,民主和独裁就消亡了。

民主和独裁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多数人统治少数人,还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具体到前面提到的毛泽东时代的票证制度,保障了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而剥夺了有钱人利用手中的金钱多吃多占的权利,因此是最大的民主。同理,毛泽东时代的广大人民群众,享有反皇帝的权利,而当时的官员们,却被剥夺了随心所欲处罚反对自己的老百姓的权利,这也是最大的民主。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你无非就是装鸵鸟,假装看不见罢了。

至于你对所谓“选举”的一片痴心,就更是个笑话,还什么“普选就是要选出更好地维护本制度(比如无产阶级专政)额精英,也只有普选能控制他们为选民服务”呢,你不觉得自己恶心吗?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无论是苏联,还是新中国,都是“打”出来的,而不是“选”出来的吗?听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

还有你这句话:“为什么要选举,而不是抓阄,因为全体选民不可能个个是政治家,社会还需要分工,而能不能选出代表自己和为自己服务的精英当然和选民的民主意识和素养有关。就是选民有没有为了民主选举不被破坏而全体斗争的素养。”

看来你也是属于“精英”的范畴了,别的都不说,毛泽东领导的泥腿子,土八路,素养怎么样?可他们不但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打败了国民党反动派,还打败了你心目中最民主,最普选的美帝国主义,不是吗?用你所谓的“素养”论,如何解释?

毛泽东主席说,“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这就是对你们这些所谓的“精英”的最好的解释。既然毛泽东领导的军队能够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打败无数武装到牙齿的强敌,还有什么人间奇迹不能创造出来。就你这点学识,比毛泽东差了岂止10万8千里,不知多少个数量级,还好意思反毛,真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30 09:37:03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8-8-29 13:38
不能乱说乱动,当然任何人都必须在民主形成的规则下行动,包括毛泽东自己,可以说,毛泽东也不能乱是乱动 ...

再多说几句抓阄,希望你能认真看完,重要的是,能够看懂:

同样摘自王绍光的《民主的“四轮驱动”》:

很多人第一次听说用抽签的方式挑选人民代表都可能觉得不可思议。那么抽签这种方式背后的假设是什么呢?与选举一对比其实也很简单。选举最早的支撑者以及现在的支撑者,只要你一逼问他们,他们就会说选举可以选出最能干的人。这背后有一种假设,就是这个世界只能由能干者来统治。高贵者可以统治世界,而愚蠢者则不能,选举可以把他们排除出去。不太好看,不太聪明,没有好的学历,没有财富就选不上。抽签的基本假设则不同,它假定任何人只有愿意参与抉择,都有能力在其中做出贡献。这与精英政治选举政治的假设是背道而驰的。这就像毛泽东的一句话"高贵者最愚蠢,卑贱者最聪明。"虽然这说得有点过,但是我们可以说,他们是一样的聪明或是一样的愚蠢。这是基本假设的差别。

抽签不是一个新东西。20世纪以来对抽签在政治中的运用讨论不多,但在此之前情况并非如此。例如19世纪末叶还有这方面的书籍出版,1884年出版了一本题为《用抽签的方式挑选--治理政治腐败的唯一方法》的书,几年后,在1891年又出版了一本历史书:《雅典时期的抽签选举》。

的确,用抽签方式来实现民主,是一种更公平的方式。我前面讲到选举目的的模糊性,用抽签就不模糊了,这种方法尤其适用于挑选作为人民代表的决策者。实际上早在古希腊时期的民主,抽签就是选取官员的主要做法。大部分官员和议员是用这种方式选出来的,其基本假设是每个人都有管理城邦的能力。那时只有少部分需要特殊技能的职位要用选举方式产生。实际上,如果选能是目的,这还不如中国的科举方式。

雅典时代的抽签就具有一些技术含量,现在希腊的碑铭博物馆(Epigraphical Museum)还保留着那时的抽签仪,石头做的。

大家熟悉的思想史上两位巨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谈到过抽签,不过他们都不喜欢民主制。比如柏拉图讲:"民主制度是党争结果,平民获得胜利,他们把敌党一些人处死,一些人流放国外,其余的公民都有同等的公民权及做官的机会-官职通常抽签决定"(《理想国》第八卷)。这就是柏拉图对当时民主的概括。亚里士多德说的也大体一样:"用抽签的方式产生执政官被认为是民主,用选举的方式产生官员被认为是寡头政治"(《政治学》卷四、章九);"平民政体有这样一些特征:所有官员从全体公民中选举产生;全体公民统治每一个人,而每一个人反过来又统治全体公民;所有的官职或者是所有不要求具有经验和技术的官职,都应通过抽签来任命"(《政治学》卷六、章二)。由此可见,古希腊民主中抽签的地位。

与人们普遍的误解相反,抽签制并不仅仅体现在雅典民主中。在发明代议制之前,大多数公民行使权力的政治制度都在不同程度上、实行过不同形式的抽签制。古希腊以后,罗马共和国时期,大量运用抽签方式来任命官员。到了后来意大利半岛的那些城市共和国也是这样,如威尼斯大公国。

威尼斯大公国的长期稳定曾引起观察者极大的兴趣。在一千多年里,大公是威尼斯的首席执政官。从1268年到1797年,威尼斯大公是通过抽签与选举搭配的方式产生的。这个过程的复杂性超过了现代人的想象。第一步,用抽签的方法挑选出30名成员;然后再用抽签的方法在30人中挑出9人。第二步,这9个人选出40个人来,再用抽签的方法把这40个压缩为12个人。这12个人再选出25个人来。第三步,用抽签的方法把这25个人压缩为9个人,这9个人再选出45个人来。第四步,用抽签的方法将这45个人压缩11个人,这11个人再选出41个人来。最后,这41个人选出一个人来,他就是大公。程序如此复杂,就是为了防止有钱有势的家族控制大公的挑选过程,使任何一个有势力的家族都不可能把握最终结果,因为他们也许可以操控选举,但无法操控抽签。

无独有偶,同样在意大利半岛,佛罗伦萨的执政官长期也是用这种方式选出的。在很长时期里,佛罗伦萨是人文主义与共和复兴的知识中心。在中世纪与文艺复兴时期,Signoria是佛罗伦萨的市政府,它由9位成员(the Priori)组成,在城市的行会成员中产生。产生机制很复杂,最终所有30岁以上行会成员的名字都可能被放入8个叫做borse的皮革包中。这些皮革包通常被存放在Santa Croce教堂中;每两个月举办一个简短的仪式,从中随机抽取出9人。如果被抽中的人没有负债,最近没有担任过Signoria成员,且与已经抽中的人没有关系,他们便有担任Signoria成员的资格。他们的任期不长,任期一到,又按前述方式来一次抽签。下图就是佛罗伦萨的抽签包。看来这个包也不太高级,与现在时髦的香包差远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30 09:38:24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会有人说,管理古代社会比较简单,抽签也就罢了,现代社会不适合用这种方式挑选人民的代表。此言差矣!在不少国家,长期以来,法院的评审员便是从老百姓中随机挑选出来的,他们的任务是决定庭审被告是否有罪,手握生死予夺的大权。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又有了一些新的试验,如规划单元(planning cell)、市民团(citizens' jury)、共识会议(consensus conference)、商议性民调(deliberative polling)等等。

比较大的试验2004-05年发生在加拿大的英属哥伦比亚省。他们那儿的选举法有问题,需要修改。然而如欲让被选上的议员改选举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是与虎谋皮,因为他们是现行选举法的受益者。所以英属哥伦比亚省换了方式,就是从该省79个选区的每个选区随机抽取一男一女,再加上原住民中抽取的2人,共160人,他们组成市民议会,由他们提出选举改革的建议。这些人都是各行各业的普通人,请专家给他们讲解各种选举制度的异同后,他们都变成了选举制度的专家。他们再经过反复讨论达成方案,用这个方案来改造选举制度。但方案变成法律要经过全民投票批准,门槛是60%的全省选民以及60%选区中简单多数支持。最后功亏一篑,79个选区中77个选区过了门槛,但全省只有57.7%的选民支持,虽然是大多数,但可惜没有通过设定的门槛。尽管没能成功改革这个省的选举制度,这项试验意义重大,引来了不少学者与其他人的关注。加拿大最大的省安大略省后来也采用了这种方式来改善他们的选举制度,不过也没成功。

在大西洋对岸,法国2006年总统大选的时候,有一个社会党人候选人Segolene Royal提出了一项大胆的修宪建议。她许诺,如果当选,她组建一个由抽签产生的市民议会;市民议会将与现存的国民议会一道参与修宪的讨论,最后拿出草案提交全民公决。

2011年剑桥大学出版社出了一本新书我觉得很重要,书名叫做《马基雅维利式民主》,值得译成中文。这本书改变了以往人们对于马基雅维利学说的解释。一听到马基雅维利中国人首先想到的是韩非子,是个玩弄权谋的大师,目的是用强大的国家让臣民屈服。但这本书完全改变了这种解释,,很值得一看。这本书最后一章有个建议,希望美国成立一个类似罗马共和国时期的保民院,由51名公民组成,经抽签产生,任期一年,不得连任,不得重复担任。对其成员的激励措施包括,对他们发放一年的薪酬补偿,保证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免除子女大学学费,免税一年。而政治和经济精英没有资格进入保民院,这是指一生当中已连续两任担任市镇、州或联邦民选官职的任何人,以及净家庭收入等于或超过34.5万美元的任何人(比如美国最富有10%的家庭成员)。考虑到美国的独特历史,应该赋予非洲裔美国人和美国土著公民更多机会担任保民官。保民官有权以多数表决方式否决国会立法、行政命令和最高法院的判决;可以召集全民公投;如果51票中最少有38票赞成,保民官在其一年任期内有权对现任联邦官员启动弹劾程序。

我上面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列举现实中的试验与理论上的建议,是想告诉大家,许多关心现代民主的人已经跳出了选主(即以选举为特征的制度)的束缚,用抽签的方式来产生人民是值得考虑的选项之一。

从学理的角度看,抽签具有一些优势与劣势。学政治学或是哲学的学者可能会听说过叫埃尔斯特(Jon Elster),他是清华大学崔之元教授以前的导师,现在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和法兰西学院院士。我自己在抽签研究中受到纽约大学曼宁(Bernard Manin)教授《代议政府的原则》(The Principles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一书的影响。前年在巴黎见到埃尔斯特时,我跟他提到这种影响。他说曼宁的著作当然很重要,因为他是我的学生。原来他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随机性在政治中的运用。在埃尔斯特看来抽签有几大优势。第一,它可以避免策略性投票,因为在抽签中,策略性投票既无必要也无可能。第二,它可以避免选票浪费问题。如果有些人得到的选票超过当选的门槛,就会出现选票浪费。抽签解决了这个问题。第三,抽签可以避免少数派永远得不到代表的问题。第四,抽签可以防止出现一个专业政客集团。第五,特殊利益集团对立法机构的压力会大大减小,因为它们不再能操控选人的过程。第六,不断加入的新鲜血液有利于代表对人民的需求与要求有更深切的感受。

如果让我来概括的话,我会强调抽签在公平与效率两方面的优势。如果抽签和选举都有公平性的话,那么两者的公平性不在同一个量级上。选举保证每个人都有选别人的平等权利,而抽签保证的是每个人都有当选的平等机会,选举则没有这种可能性。这样一比,两者的公平性高下立分。除了更公平外,抽签很可能也是更有效率的。2011年一份非常有影响科学刊物Physica A发表了一篇非常有意思的论文,标题是"偶然的政客:随机挑选的立法者如何能提高议会效率?"(Accidental politicians: How randomly selected legislators can improve parliament efficiency)。作者用数理模型证明,假如一个议会有两个政党或两个政治联盟,这时如果在议会中增加一部分通过抽签挑选出来的成员,议会制定法律的效率就会提高。他们衡量立法效率的标准有两个:一是通过法律的数量,二是平均社会福利。所以用抽签来改造选举制度不仅从公平角度看是可欲的,从效率角度看也是可欲的。

许多人可能还是不相信抽签比选举可靠。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美国的老百姓如何看待抽签。2012年2月,与盖洛普齐名的调查公司"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在美国进行了一次全国性民调,问题是:如果从电话簿中随机抽选一部分人来做国会议员,他们会不会比现在的国会议员做得更好?结果,43%的人认为抽签选出的人会做得更好,38%的人不同意,还有19%的人不知道怎么回答。以前的调查结果比43%还要高。

当然抽签不是没有劣势。埃尔斯特列举了两条,一个劣势是代表不太可能连任,既然他们不断轮换,就难以积累立法经验。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太大的劣势。埃尔斯特自己在前面讲到,如果常换的话,他们与人民的关系就更为紧密。似乎这里面有点内在矛盾。另一个劣势是,假如代表都是抽签挑选出来的话,官僚的权力可能会变得更大,因为他们此时成为了制度中的稳定因素。如何避免或缩小这个劣势需要认真思考。

可能还是有很多人会认为选出来的人水平可能会高一点,但我刚刚看到一个报道:美国独立调查研究机构阳光基金会(Sunlight Foundation)2012年5月的最新报告称,目前美国国会议员的平均讲话水平连高中毕业生都不如,与高二的学生处在同一个档次。看来选出来的人也许社会地位比较高、拥有资源比较多,但真实水平就让人难以恭维了。抽签挑选出来的人水平未必会比他们差多少。

如果比较选举与抽签这两种方式的话,很明显选举的那些特性,如目的之模糊性、可操纵性、投票的策略性、不合比例性、有限选择性、容易出错性、选票不宜解读性、自然贵族性、正当性,抽签几乎可以避免所有这些问题,只有一点:老百姓接不接受抽签挑选出来的人?他们会不会缺乏正当性或认受性?如果看上述美国民调,美国老百姓可以大致接受,我不知道中国人现在能不能接受。也许现在的关键是没想到,认真想一想,也许中国人也会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当然还有一种方式就是选举与抽签混合,但混合也有不同的搭配,大家可以设想一下用什么样的方法搭配出来的鸡尾酒最可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30 11:57:34 |显示全部楼层
抽签叫做“公平”,不叫“民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9 19:11 , Processed in 0.028242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