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6240|回复: 1

一帖推文引发的对马克思主义兼及爆料革命意义的讨论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28 09:18: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18-8-28 10:21 编辑

一帖推文引发的对马克思主义,兼及爆料革命意义等的讨论

高寒整理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市场与特权相结合的中国官僚资本主义,是对小农乌托邦空想共产主义罪过的一种惩罚。其互为两极,又互相补充,二者均统一在中国共产党那不受制约、君临天下的特权上。所谓“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这句名言,是穿戴现代服装的皇权复辟。开放党内派别合法竞争,是中共自赎走向宪政避遭清算的唯一捷径。

Hudson Wu

对一条道走到黑的主,自赎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郭文贵爆料革命的压力,正在促进党内分化,增强这种可能性和可行性,它甚至不以左、右、官各方的意志为转移。

Hudson Wu

文贵的爆料革命追求的是大众的解放(铲除中共),而非中共的自赎。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政治较量结果不在动机,而在实力。没有战争诱发暴力革命,“铲除”也罢,“倒共”也罢,均只可能走改良、变革之路!而党内派别合法竞争,才是改良意义上的破中之立,也是郭文贵爆料在非战争时期可达成的最大成果。当然,若发生战争则另当别论。

Hudson Wu

文贵追求的应是非战争的革命,绝非改良。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呵呵,我早说过:是革命意义的改良或改良意义的革命: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7449

这端赖从何种角度去解读罢了。

Hudson Wu

文贵爆料革命的途径与目的,哪是“党内派别合法竞争”(?)可以启及的. 同时也非只是如何解读的问题.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尽管无论是砸郭还是挺郭的中国自由主义者们,都不约而同使劲将文贵爆料革命往倒共、清算的路径上硬推,尽管似乎即使文贵本人也难抵这股压力,尽管此时此刻还有川普世界格局重新洗牌的强劲东风,但是文贵爆料革命的基本点“中心突破,体制内变革”,却无法改变,变了就不是文贵爆料革命了——除非发生战争。

Hudson Wu

认同。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谢谢!真是难能可贵的认同!其实我自信对中共专制皇权复辟政权邪恶的认识,对它不是法西斯却胜似法西斯而带给中国人民之深重苦难的认知,对它没有强大政治压力而绝不妥协退让的清醒,不仅不亚于、甚至还超过了许多的中国自由主义者。革命者从来都既是理想的又是现实的,价值观绝不能直接拿来当功利干饭吃。

Hudson Wu

谢谢. 咱们一起努力。

==================

邱岳首:

高寒兄,党内派别的分化瓦解已成定局,不由得谁愿不愿意。现在的问题只是多党竞争的早或迟,民天下的民主自由新秩序如何能够比较平稳建立。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问题恰在于,在非战争状态下,这个民天下是一步到位,还是分步到位。而这个通过党内派别合法化、竞争最高领导权的方案,却正是迈出其最艰难第一步走向宪政的捷径。当竞争者只能真正诉诸于选票——哪怕它开始时只能局限在党内——上位时,那么这个民天下便初露曙光了。但只有当中共无它路可走又期无清算之虞,它才有可能迈出这第一步。

邱岳首:

这个党太邪恶,罪太重,以至于分崩离析后部分免于清算的党徒也不屑于再沿用其臭名而会另起灶社。供参考。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问题是该“分崩离析”如何发生?有战争引发革命和和平施压变革两途。而若一谈非战争转型却又避谈和不愿正视体制内变革之可行性,并从原功利观(如何走向赢)的思考与讨论上,一下又跳回价值观(太邪恶)的思考与讨论上,那这就与其说在厘清问题,不如说在模糊问题。其实整个中国自由主义者的误区正在这里。

Hudson Wu

跟着大爱大智的文贵走正道。

==================

倚天屠龙:

高先生就是一个马克思毛泽东的崇拜者,就这么一个思想基础,那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讨论什么都是对牛弹琴。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如我说是考茨基、伯恩斯坦、普列汉诺夫的崇拜者,你的感受又如何呢?可他们又都是马克思主义者、是马克思的崇拜者啊!如今的西欧北欧,就是由他们的学生们,即社会民主党人建设成的啊!把第二国际社会民主党人与马克思主义分割开,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正宗,是苏版马列教科书的主张啊,可为何你对此主张却笃信不疑呢?

倚天屠龙:

西欧北欧有健全的民主制度,有良好的经济社会基础,它们的发展和考茨基、伯恩斯坦没有多大关系。西方社会民主党搞的高税收高福利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共产邪恶主义的东西,他们的政策已经使西方社会百病丛生,难以为继,使西方社会焦头烂额,走向没落,成为西方社会的毒根,并没有多少借鉴和效仿的价值。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查查社会民主党史即可。至于白左将价值观走过头,那是另外一回事。况且,走得最过头的默克尔本人,恰恰不属于社民党。但我这个马克思主义者今天倒是很认同川普和班农对白左的纠偏政策。不过,中国问题与西方的问题不同,是低了整整一个时代文明的问题,是当代史前文明的问题,是中世纪文明复辟的问题。

倚天屠龙:

我说的是普遍现象,不是具体个例。社会民主党左倾难道不是事实?这谁能够否认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8-8-28 09:19:18 |显示全部楼层
倚天屠龙:
高先生,我看过你很多文章,对你坎坷人生也有所了解。你有很多值得我尊敬的品质,但你的观点和政见我不敢苟同。都知道马列主义是共产邪教,你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打上一个马克思和毛泽东的烙印呢?贴这么一个标签有多少人会认同?你在马毛两魔头的框框里打转,就是入死胡同钻牛角尖,永远得不到历史正解。

倚天屠龙:
说白了吧,社会民主党绝大多数都是西方社会的白左和左棍,治国无能,祸国有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正因为对你的尊敬,我才给你留言,希望你不要在歧路上痛苦的探索和挣扎。有句话赠送给你: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希望我的谏言能对你有所参考。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无论左或右若让政治正确走过了头,哪怕多走一步,便会成为谬误。宪政民主制度能够得以发展,就是因为它有着自身的纠错机制。任何意识形态,任何党派,只要是追求在竞争中生存和发展,那就与其要别人相信自己的价值观,不如让自己的价值观具有公平机制下的竞争力。我们今天反中共专制的根本意义正在这里。

倚天屠龙:
高先生,恕我直言,我看过你的很多文章,你的思维有很大误区,你总是喜欢玩概念,总是喜欢谈理论,总是一大推名词,总是喜欢争辩,总是在哪里空谈玄论,以玄为高为荣,而根本看不到事物的本质,根本不顾最基本的常识。事实上那些理论和概念你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昏昏,如何使人昭昭?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罗卜白菜,各有所爱。何况鼓动、宣传与研究针对的是不同的对象。但不过问题似乎并不在这里,并不在于我们互相持有不同的价值观以及相应的理论探讨。而在于,也仅在于对“求同存异”的理解:中国的社会民主主义、中国民间的马克思主义愿意在未来的中国宪政中接受自由主义的竞争和挑战,反而中国的自由主义却无此雅量和心理准备。

倚天屠龙:
你愿意一条道走到黑,那是你的自由和选择,我没有什么话可说,彼此尊重吧。我也不是自由主义,我不懂主义,对什么主义都不敢兴趣。如果非要说主义那我就是正道主义。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还是求同存异好!只要承认他人、其他群体有持“异端”的权利即可。

======================

Kevin Jefferson Kwok:
联邦自治提供安全秩序,宪政民主护卫人权自由,新教伦理涵养资本精神。
一条破损严重的裤衩,不要寄托哀思或念想,扔掉就行。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人家在说成败输赢的功利追求,你跑来说终极价值观追求,将二者一锅煮,分不清二者细微差异,仅就讨论而言,这属问牛答马,属跑题,属未保持论题的同一。宗教自由的前提是异端的权利,多元共存的权利,政教须分离。这些是宪政的基石。再想一想导致中世纪黑暗与十字军远征的是什么教,就明白你偏颇何在了。

Kevin Jefferson Kwok:
教分离属常识,已寓于三大条之中。无须多言。十字军东征,也许见仁见智。美利坚二百年来立国,新教世界一新人类历史,可有读懂Max Web ?

倚天屠龙:
所谓的欧洲中世纪黑暗的说法完全不是事实,很多人都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事实上那个时代宗教全盛,人类道德水平很高,社会也很和谐安定。十字军东征是基督教世界对伊斯兰圣战扩张的反击,是正义与邪恶之战,是文明对野蛮之战。伊斯兰扩张是因,基督教反击是果,分不清因果,就分不清是非善恶!

倚天屠龙:
所谓中世纪黑暗之说主要就是哥白尼和布鲁诺事件,他们宣传日心说,否定了基督教地心说的理论,被视为异端学说,被宗教裁判所判处了死刑,这就是中世纪黑暗的起源,这就是宗教愚昧反科学的证据。事实上宗教中说的地心说是对的,地球就是宇宙的中心,这是神的境界的认识,和人的科学的认识是两码事!

倚天屠龙:
杀哥白尼和布鲁诺当然都是不对的。这说明当时的基督教也理解不了耶和华地心说的真正含义。如果他们能从法理上讲明白地心说是怎么回事,当然就不怕哥白尼的日心说了,也可不用宗教的名义杀人了,这是基督教的耻辱。

Kevin Jefferson Kwok:
路德改宗后,新教与天主教之道不同,不相为谋。中世纪的账与新教无干。更何况是非善恶,见仁见智。新教建立了山巅之国,建设美丽新世界。教政从权力结构上分离,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意识形态上,新教伦理深植于美国人民心中,牢不可破。形散而神聚。法律意义上无国教,价值取向上信靠主。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说得好!既然在基督教中将新教与天主教、东正教一锅煮是件荒唐的事,那么,在马克思主义中将斯大林主义、苏版马列教与马克思主义一锅煮不也是一件荒唐的事?既然当年路德可以树立起宗教改革的大旗,为基督教带出新气象,那么为何就不允许别人今天也树起马克思主义改革的旗帜,为马克思主义带出新气象?

倚天屠龙:
宗教是善,马克思是恶;耶稣是神,马克思是魔,这两者有可比性?比方宗教是糖,而马克思是毒药,你能把毒药变成糖?痴人说梦吧!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可别忘了:逻辑只讲形式,不管内容。正如数学只讲形式,不管内容一样。这里用内容中的一元化正邪,来反驳逻辑上立论的正误,似有点文不对题吧!

Kevin Jefferson Kwok:
马主义在理论上已经彻底破产,在实践上被证明为奴役专制,在宗教意义上被钉在邪恶的耻辱柱上。包括改头换面的各个变种。建议阅读,哈耶克,自由宪章,通向奴役之路,秦晖相关的论述。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呵呵,在宗教意义上被钉在邪恶的耻辱柱上的,可不仅仅是马克思主义,还囊括一切无神论吧!可在宪政体制下公民却有着不信神、不入教的权利,这又该作何理解呢?至于你说的那些个论述,我算略知一二,包括牛皮哄哄的波普尔。但其均构不成对唯物史观的反驳,无法驳倒这一作为马克思主义之质的规定性的理论。

Kevin Jefferson Kwok:
建议阅读,论宗教的宽容。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共勉吧!

(邱岳首喜欢了你的回复)

Kevin Jefferson Kwok:
曲偏独和寡,其行何踟蹰。倚天屠龙有肺腑之言,西哲先贤著汗牛充栋。不走邪恶的路,不走撒旦路西法的道。善哉!

==================

Tigerwu:
不清楚自赎唯一捷径。但我认为要民主法制唯一不可取的就是武力和战争。这是普世价值。关注高先生有一段了。先生的温和,渐进,反思都深得我心。六四后哀莫大于心死,不再关心政治尤其很不了解海外民运。文贵爆料得以看到先生高论,只是有人说你是特务,不知先生有否让人信服的有说服力的自证理由。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特务特务,有务才有特,不干特殊任务何来特务?本人从当年民运两栖战将,冲在民运理论与实践前沿,大败发起“扫荡民运”理论擂台牛皮哄哄的芦笛;海内外联手发的数起大型活动的幕后发起人和操盘手,到后来自绝于民运,谢绝任何会议邀请,拒绝出任社民党主席(建议),躲进书房成一统已逾十年。请问,无活动如何一个特务法?

Tigerwu:
令我尊敬的高寒先生:
真没想到我这无名之士的冒昧唐突提问您竟然义正辞严迅速回复, 在下肃然起敬,无以言表。送您四个字“高风亮节”!

高寒(民间马克思主义者,反思的毛派):
谢谢!

原载:https://twishort.com/mTinc
参见: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08166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9 16:50 , Processed in 0.02080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