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553|回复: 2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一个“阴谋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30 00:53:28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基因编辑婴儿的一个“阴谋论”分享到:   

  • 时间:2018-11-29 09:28
  • •来源: 刘仰
  • •作者: 刘仰
  • •浏览:868
  • 评论:0
字号: [url=]大[/url] [url=]中[/url] [url=]小[/url]

在这个差不多近两年的精心设计的周密计划中,核心人员都有谁?哪些人知道、参与?说的再明白点——在这个费尽心机的倒计时计划中,是否有米国人知情和参与?2012年,湖南爆发了“黄金大米事件”,米国某大学制作了用“黄金大米”烹调的食物,偷运进中国海关,由国内相关部门和人员给湖南的孩子做实验。且不说“黄金大米”本身,这一操作过程就违背了中国多项法律以及科学实验的多项原则。那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背后是否有类似的行为?即:贺建奎只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极尽细致的保密工作延续很久,只为了将生米做成熟饭,利用某些中国科技人员的功利心,以一个既成事实而冒天下之大不韪?

11月28日,等待贺建奎进入香港某会场的场景

我一般反对阴谋论,但基因编辑婴儿一事不得不阴谋论一下。

2017年2月19日,贺建奎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安全性尚待解决》。文章的内容是贺建奎刚参加完米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举办的一个基因编辑闭门研讨会后的感想。文章提到:“上周米国科学院发表了关于为人类基因编辑开黄灯的声明……不论从科学还是社会伦理的角度考虑,没有解决这些重要的安全问题之前,任何执行生殖细胞系编辑或制造基因编辑的人类行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意思很明确,在不安全的前提下对人类生殖细胞做基因编辑受到了贺建奎的谴责。

2018年11月26日,美联社发布消息,称对贺建奎做了独家专访,宣布全球首例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双胞胎婴儿已经出生。该消息迅速被国内报道,几乎同时在国内外引起轩然大波。这个消息的发布时间,恰好是在香港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的前夕,贺建奎本人11月28日的确在这届峰会上做了长篇发言。因此,我们似乎可以说,两个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婴儿的诞生,一方面大大提高了这个峰会的知名度、关注度,另一方面也使得贺建奎本人在全球同行面前有了独一无二、鹤立鸡群的特殊身份。可以说,这两个孩子就是贺建奎登上国际峰会核心讲台的重磅炸弹,甚至就是为这次国际峰会准备的。

11月28日,贺建奎在香港召开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编辑国际峰会”上发言一个多小时。没参加讨论。

我们知道,婴儿的出生并非说来就来,至少得怀胎十月吧。我们没有婴儿出生的确切日期。美联社报道时引用贺建奎的话说,是几周前。由此可以估计,这两个经过基因编辑的胚胎正式开始生命的旅程,大致可以判断是在2018年1月、2月间。距离贺建奎写那篇文章的时间大约为一年。据美联社的报道,寻找合适的志愿者作为父母的工作,很早就开始了。贺建奎通过一个艾滋病组织,共联系了约200对夫妻,条件是男方携带HIV病毒,女方不携带但知情。经多次筛选,最后缩小到7对夫妻。贺建奎得到的胚胎共22个,他对其中16个做了基因编辑,用11个胚胎做了6次妊娠尝试,最后一对双胞胎成功怀上。

去掉怀胎、等待降生的日子往前倒推,要完成上述工作,也需要较长的时间。的确,逐渐披露的消息显示,贺建奎在2017年3月就开始立项。网上披露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项目起止时间”是2017年3月-2019年3月。批准日期是3月7日。

假设3月1日申请,到7日批准,去掉两个休息日,只有4个工作日,速度实在惊人。也许在2017年3月以前就提交了申请,那么,这个日期与贺建奎写那篇文章的时间可能就更近了。当然也不排除写那篇文章之前很久就已经申请了。这有待调查,但结果似乎不算很重要(深圳和美医院称,这份批准文件涉嫌伪造,11月27日已向当地警方报案)。寻找志愿者夫妇的工作也在2017年3月开始。相关报道还指出,那时候贺建奎还没有拿到医学伦理的审批同意书。但贺建奎向对方声称:放心,一定会很快拿到。

如果我们参照近日在香港召开的第二届基因编辑峰会,就会发现,从2017年开始,贺建奎在这件事情上的工作进度几乎完全就是非常紧张的倒计时安排。2017年3月初非常神速地“完成”医学伦理的申报申请和审批两个重要步骤,甚至让我们怀疑,这个计划在米国加州的闭门会议同时或之前就已经有了。因此,2017年2月贺建奎在博客上说在不安全的前提下从事人类生殖细胞基因编辑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之类的话,基本可以判断是言不由衷,或者就是他认定自己已经很“安全”,或者就是一个烟幕弹,以避免外人的怀疑。贺建奎作为科学家的诚信,或者说做人的基本诚信,值得打一个大问号。

(接下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30 00:54:43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个倒计时计划中,庞杂的工作很多,涉及的人也很多,但贺建奎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可以说是鬼子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最后中心开花,一炮而红。我的阴谋论核心是:在这个差不多近两年的精心设计的周密计划中,核心人员都有谁?哪些人知道、参与?说的再明白点——在这个费尽心机的倒计时计划中,是否有米国人知情和参与?提出这个猜测的理由有以下几点:

1、贺建奎在米国读博士,进米国的博士后工作站;

2、贺建奎的美国导师以及米国其他此领域的专家担任贺建奎在国内多家科技公司的科学顾问。这么重大的事情难道会瞒着公司顾问?若真瞒着,这种顾问又有何价值?


3、贺建奎的米国导师曾与贺建奎合作开展疫苗研究,他认为基因编辑同疫苗差不多。而贺建奎让志愿者填写的“知情同意书”也是把这一项目称为“艾滋病疫苗”计划。

4、最新披露的“知情同意书”是英文版。我不知道是否有中文版没拿出来,还是根本没有中文版。美联社报道说最初共联系了约200个家庭,一步步筛选到7对夫妇。我不太清楚在哪个环节要向他们提供“知情同意书”。他们都有很好的英文水平吗?根本不需要中文版来帮助理解“知情同意书”中权利义务的复杂法律关系吗?或者,这个“知情同意书”就是从米国借来并修改的?

《知情同意书》局部

5、贺建奎的几家公司得到大笔融资的时间是2017年和2018年,资金来自哪里?我没查。贺建奎得到大笔融资与他悄悄进行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是否有关?这也有待于相关部门的调查,我在这里不做判断。但我想说的是,贺建奎放出这个“大卫星”后,国内股市相关领域的股票一片绿色,而米国股市相关领域的股价居然上涨了。这说明什么?

贺建奎宣布后,国内股市相关板块一片绿油油

米国股市相关板块反应与中国国内很不一样。

6、最初报道贺建奎的是米国媒体,不管是贺建奎主动联系,还是米国媒体有其他渠道得知后主动联系贺建奎,引发轩然大波后,贺建奎从容不迫地抛出了几个视频,显然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关键是,这几个视频都是英文的。这也说明,在引爆此事的过程中,贺建奎基本没把中国放在眼里,他只关心他心目中的说英文的对象。那么,如果此事没有米国人知情参与,贺建奎此举只是他一厢情愿或是陶醉于说英文的高雅吗?

2012年,湖南爆发了“黄金大米事件”,事件的过程大致是,米国某大学制作了用“黄金大米”烹调的食物,偷运进中国海关,由国内相关部门和人员给湖南的孩子做实验。且不说“黄金大米”本身,这一操作过程就违背了中国多项法律以及科学实验的多项原则。那么,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背后是否有类似的行为?即:贺建奎只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极尽细致的保密工作延续很久,只为了将生米做成熟饭,利用某些中国科技人员的功利心,以一个既成事实而冒天下之大不韪?

由此,我们再联想到2017年2月贺建奎的那篇文章。虽然在文章里贺建奎做了一些自律的表述,但提到米国科学院的决定时,贺建奎这样写到:“上周米国科学院发表了关于为人类基因编辑开黄灯的声明”,为何用“黄灯”一词?“红灯”是禁止,“绿灯”是允许。“黄灯”介于两者之间。这是米国科学院的本意,还是贺建奎的个人理解?贺建奎的“妄为”是否就是想把米国“黄灯”明确成“绿灯”呢?如果是这样,他这么干,是他作为一个中国人独立作为,还是背后有某些米国人的推动?

【刘仰,察网专栏学者,著名作家、评论家,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刘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2-1 02:00:54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贺建奎就是看到美国开黄灯了,早有准备的他就抡了个绿灯!如果这个实验在美国率先成功,国际與论可能就是一片欢呼之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8-12-17 02:11 , Processed in 0.03011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