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963|回复: 2

2020,不为民族主义者,枉为中国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9-13 23:25:07 |显示全部楼层
冼岩:我的思想变化历程冼岩 · 2020-09-13 · 来源:乌有之乡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此刻,现在,2020,不为民族主义者,枉为中国人!

  我的思想变化历程

  冼岩

  大约2000年前后,我在价值观念上还是一个完全的自由主义者,相信西方普世价值,相信西方制度模式终将一统全球。实际上,曾受顾准思想熏陶、经历中国改革开放、苏东冷战失败的我们这一代知识分子,很难不接受自由主义、并视共产主义为空想。

  但是,我的自由主义信仰有点不够“纯粹”,因为我同时认为,自由民主的实现还需讲条件、顾现实,需要循序渐进,不能不顾客观条件急于求成;也不能说,只要有了自由民主,就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一切好东西都会水到渠成。我当时认为,宪政民主确实是最好的政治制度,中国最终也要走到那一步,但这种制度的有效运行,须以一定的社会经济条件为前提,即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国民收入普遍增加导致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由金字塔型变为橄榄型,中产阶级成为主导性力量,社会矛盾大为缓和;不具备这种条件而拔苗助长,很易淮橘成枳;同时,不发达国家在走向中产阶级社会的过程中,为了促进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权威和中央政府——就是因为这种思想的不“纯粹”,我与不少“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发生争论。在多次争论过程中,思想逐渐变化。现在自我审视,从那时到现在,大的思想调整有三次。

  第一次是2004年顾郎之争前后,看了黄纪苏先生的文章《高高低低话平等》,很受触动,发现原来嗤之以鼻、视之“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社会主义,也是存在合理性的,于是思想开始有所左转。黄文的主要意思是:确实,社会主义平等理想就现状而言是难以实现的“空想”,但平等毕竟是一种好的价值,本身是可欲的,而现状又已如此不平等,那么现在,我们不要求马上达到多么平等,只要求比现状相对平等一些,这个要求总是合理的吧?如果说社会主义经典意义上的平等现在不可能实现,那么,一万年之后总是有可能的吧?我们从现在开始,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努力,也是可以的吧?——这种承认现实、立足现实的论证方式,具有一种特殊的说服力。更重要的是,黄文中提出了两个重要概念:“比较意识”和“比较性竞争”,可以说是解读人类历史奥秘的一把钥匙,其要旨大约为:人始终处于与他人的比较之中,一是希望自己比他人更好,二是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当与其他人差距过大时,就会心生不平,希望抹平差距;所以,一个人与其他人时刻处于“比较性竞争”的漩涡中。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马克思唯物史观的左翼理论,我认为,它揭示了人类历史发展、变化的最大心理动因。

  这一次思想调整,并没有使我否定自由主义的基本价值,只是让我在原来右的价值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左的价值因素,对自由主义有了更多的反思能力。

  第二次是2008年发生的西方危机,使我开始怀疑西方普世价值及其社会模式的“最终性”:今天世界各国,是不是都必须走向西方式宪政民主?历史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出口?因为与马克思主义一样,西方的普世价值理论同样宣称自己的绝对性,所以,它同样必须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作为其自证前提;一旦在实践中遭遇挫折,其理论本身就面临危机。结合中国以不同方式、不同路径,保持长达30年经济高速增长与社会不断进步的事实,显然,西方模式已相形见绌。在这种经验事实面前,有理性能力的人不得不进行反思:是不是必须不顾眼前事实和客观趋势,先验地将西方模式设定为未来唯一的正确出口?虽然上一次20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主义运动的蓬勃发展现在看来只是昙花一现,但难道因为如此,就必须判定这一次的“中国模式”也一定是昙花一现?毕竟,人们对西方模式的信任,最大原因还不是自由主义理论家的舌绽莲花,而是近代以来西方世界一直高歌猛进的事实。然而现在,西方的这种进步势头似乎正在发生逆转。

  进一步思考可发现,历史经常变向,而不是奔向原来以为已经确定的出口。不妨假想一下,如果盛唐时期中西交流很充分,相对落后的中世纪欧洲认为,盛唐的发展代表了人类历史的发展方向,并从中提炼出一些普世价值,以之改造自己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那么很可能,工业革命不会在西欧发生,人类今天的历史也会截然不同。

  所谓理论的适应性,不仅包括对现在国情的适应,也包括对未来可能变化的适应。既然历史经常变向,那么,谁也不可能真正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因此,就没有任何一种理论所描述的前景是必然发生的,不管它是马克思主义,还是自由主义。所以,中国完全可能从自身的优势和经验出发,走出一条新路,为人类历史找到新的出口。说到底,自由主义也只是西方局部经验的产物。如果说,自由、民主、人权等都是好东西,在价值和感情上不愿舍弃,那么,可以把它们整合到新的价值体系中,但是,不一定还让其占据优先、核心的位置。毕竟,自由、民主、人权的优先性,是由西方话语体系所论证和赋予的,它既非与生俱来,也非天赋、神授,所以,绝不是不可改变的。

  如果说第一次思想调整只是量变,第二次堪称质变,它彻底动摇了我原来的价值根基。但与中国学派一样,我对于新价值的深度构建,还有待时日,只能说自己是个完整意义上的邓小平主义者。

  第三次调整始于2016年特朗普当选。自由主义思潮在西方模式强势扩张时期,为了将西方的政治、经济制度和意识形态推向全球,曾极力贬低民族主义,称之为“坏蛋和无赖的最后庇护所”。受自由主义思潮影响,我一直认为民族主义格调不高,觉得中国民族主义代表人物如王小东先生等,虽不乏真知灼见,但其观念难免狭隘,效果难以普世。

(接下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9-13 23:31:09 |显示全部楼层

  但历史总是吊诡,曾几何时,作为自由主义圣地、大本营的美国,突然奏响了民族主义大乐章,而且迅速得到大多数美国人认同(不如此,主张“美国第一”的特朗普不可能当选)。对照这种诡异的事实,中国那些“纯粹”的自由主义者可能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现实抽了一记耳光,但像我这种早已不“纯粹”、甚至与自由主义“脱钩”的人,不可能不感觉到这一点:原来西方的意识形态完全是根据现实需要而变化的,当它需要扩张时,就说全球化是历史潮流;当它害怕被全球化浪潮冲走时,又说民族主义是个好东西、美国优先。而且,西方意识形态的盟主美国,不但根据一己需要一会这样说,一会又那样说;而且在同一时间内,它可以在国内这样说(“美国第一”大旗飘飘),在国外又那样说(普世价值彩旗不倒);甚至它还可以对别人这样说(不许行政干预),自己却那样干(现在美国政府大幅增强了对国内多个行业、企业的行政干预)。奇怪的是,中国那些脑袋被洗得干干净净的自由主义信徒们,却觉得人家怎么说怎么有理,永远代表了真相、真理与历史潮流。

  事实证明,民族主义所谓“原罪”,其实是“莫须有”,是自由主义对其的“欲加之罪”。民族主义是中国最深厚的历史传承之一。所谓中华文化,无非“家国”二字。有人说,中国人缺少西方宗教信徒那种对信仰全身心给予的精神,中国人信佛、道,更多是索取,就像买彩票。但在“家国”问题上,中国人却更多是给予和奉献,所以,中国才能强大,才能延续,才能一直走到今天。可以说,中国没有宗教,“家国”就是其宗教。而“家国”既不是单纯的国,也不是单纯的家,更不是个人,她很大程度上就是民族,家、国都在其中。

  自2018年以来,随着美国逐渐加强对中国打压,中美冲突已成为全球所有事务、进程中最重要的背景因素,更是中国社会七十年未有之最大危机和挑战——第一次,中国终于要直接与世界霸主“单挑”。此前的几十年,中国不是个子小、不显眼,就是可以借力于左右,总之无需单独面对。现在,中国自己已成“全球老二”,身高再也藏不住,也难以从旁借力,只能靠自己硬杠。当此之时,身为中国人,如果真正把自身的利益荣辱与国家联结在一起,不可能不倾向民族主义。作为中国的人文知识分子,危机当前,既不需要你扛枪打仗,也不期待你攻克科研难关,只需要你管理好自己的嘴和笔,利用自己仅有的优势——话语能力,为中美冲突尽话语上一份力,这应该是基本之责吧?知识分子原来面对国内诸多问题时,可能因观念、立场的分歧而经常相互争论、彼此攻击,但现在,在全中国都要面对、应对前所未有最大对手——美国,集中力量抗美的大前提下,其他分歧又有什么不能暂时放下的呢?即使放不下,在对美发声这一件事上,中国的知识分子总应该能够发出目标相对一致的声音吧?要知道,刚刚捡起民族主义不久的美国,其声音可是高度一致的。

  此刻,现在,2020,不为民族主义者,枉为中国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7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 ... p;extra=&page=2

当中国这个被压迫民族被帝国主义(例如抗战期间日本帝国主义)侵犯和欺凌的时期,民族主义产生过积极的反帝任务;但是到了现在,特色党又把民族主义拿出来当枪使,以便掩饰其与民为敌的反革命实质,更将大汉族主义公然大力炮制以掩盖日益严重的阶级斗争局势,造成人们视听上面出现巨大的混乱。

与爱国主义相类似的民族主义也是同样不容许撇开历史和阶级观点以及阶级斗争学说,空谈民族主义的。民族主义的进步性和落后性处于对立统一关系中间,彼此不断斗争,不断分化和发展,并且对立面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

杰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前苏联共产党领导人斯大林认为:“民族必须具备四个特征,这就是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民族是一个历史范畴,有其产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民族消亡与国家消亡大体同步进行)。中国幅员广阔,民族众多,历史悠久,其民族主义成为历史上各统治阶级不可忽视的政治项目。当前由于特盗集团是官买资产阶级利益的政治代表,特盗集团的民族主义必然反映出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特征、观点和政策——抹杀阶级矛盾,以全民族的代表自居,把本民族(汉族)的利益(其实是本民族中资产阶级的利益)置于其他民族的利益之上,要求本民族的一切阶级(包含工人阶级、农民、小资产阶级在内)和阶层(包含小生产者阶层、中产阶级、知识分子阶层在内)去反对以至压迫、掠夺其他民族,企图以民族斗争掩盖阶级斗争,维护和扩大其统治。因此特盗集团实行的民族主义是必须被推翻的反动的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不但如此,特盗集团的反动民族主义还认为本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是天然的统治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都应享有特权;强制实行民族同化、民族迁移与民族拘留政策。这种反动的大民族主义(即大汉族主义)思想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根本对立。正是由于特盗集团民族主义的反动性,台独、港独、藏独和疆独四独攻心的被动与危险局势才得以成型和不停地发展。特盗集团及其代表的官买资产阶级不单是阶级敌人而且是民族罪人以及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最凶恶的死敌,一句话,是对历史发展规律的无情劫持、颠覆和破坏。[Mark Wain 2019-12-15]

参阅:《基层之声》(62)爱国、民族和人民民主专政下继续革命
无套裤汉2019-08-30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2NDYw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927

点评

龙翔五洲  基本认同此文的观点  发表于 7 天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4 02:42 , Processed in 0.038512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