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556|回复: 18

“小城做题家”之死,理想主义还是内卷?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21-2-10 00:05:15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激流网, https://zhuanlan.zhihu.com/p/349976633

2020年12月15日,北京交通大学大三学生,一个左翼理想主义青年,在极端严重的内卷学业中,丧失了灵魂的动力,选择了自杀。他的遗书转载在知乎上,引发了舆论热议。他的理想主义情怀以及对资本剥削压迫的痛恨也引起无数共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这样一个美好青年的逝去?

三联生活周刊试图给出自己的答案。在《北交大学生坠楼事件:“做题家”群体的困境》文中,作者描绘了吴磊大学生活的轨迹。吴磊出身于一个四线城市,父母属于工薪阶层,在一个还不错的高中上学,一直都是“做题家”。但他绝不是一个只知道应试只顾个人前途不顾社会命运和他人的”做题家“。恰恰相反,他乐于助人,保持着浓郁的军事爱好,也具有着强烈的共产主义信仰,是一个热心的左翼网友。大一他参加了非常多的社团活动,有丰富的校园生活。但也消耗了过多的精力,再加上初入大学在学业上的不适应,他大一的成绩并不理想。这时,一股强大的生存危机意识将他拉回到极端内卷的专业学习中。他放弃了丰富活泼的校园生活,进入了日复一日的刻苦学习生活中。极端刻苦的学习并没有给他带来期待的成绩和人生的快感,相反却逐渐磨灭了他对人生的热情。这种磨灭到了极点,便带来了生命的消亡。

文章描绘了一位试图“全面发展”的网左青年被绩点为王的内卷体系围困,进而否定自身价值的过程,但对于为何现实不能让吴磊“全面发展”,这样的内卷游戏是否合理都恰好避开了。另外,究竟什么导致了以吴磊为代表的”做题家“的困境,作者没有直说。作者引用某位学者对左派做题家的看法来说明这个问题。“他们极其容易钻牛角尖”,“他们也容易把对这些问题的应激状态和无力感,带入到和自身切身利益相关的考试、专业、排名等事情上来。而一旦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就势必带来双倍的挫败”,“我认为他们(主要指在校大学生)不是左和右的问题,而是知识结构残缺,脱离现实”,“他们已经陷入这个圈子无法自拔,陷入某种臆想中”。所以,这些左派做题家的困境不在于“做题家”所面临的内卷,而是由于陷入“左派”思想的臆想之中,“钻牛角尖”,给自己带来“双倍的挫败”。所以,不是作为社会现实的内卷在害人,而是作为社会思想的左翼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思想在害人。

我们不禁要问,这一答案正确吗?我们更要追问,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做题家“的困境,他们的出路又在哪里?

下面将从“全面发展”与“做题家”的矛盾、左翼理想主义思想的影响、“做题家”的出路几点谈论这个问题。

一、 “做题家”无法摆脱的被定义的人生

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在手记里写到:“如今,各行各业都在‘内卷’,很多人都不会一下子找到理想的工作,会面临来自社会价值的否定。但真正重要的是,永远不要把自己放在某个单一的价值体系中,工具性地衡量自己。”

但是社会的力量是强大的,要摆脱社会价值评价体系对自身的束缚,不是单靠个人主观意愿就能做到的。只要仍希望获得主流的认可,就无法避免“工具性”地衡量自己。事实上,他们除了把自己放在单一的价值体系中,变成单一的人,成为“做题家“之外,别无选择。一方面,对于“小镇青年”来说,依靠题海战术,投入比别人更多的时间、精力,努力考上一所好大学,毕业后在大城市找份体面的工作,是最为稳妥、体面、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的选择,成为“做题家”也就变成了阶级跃升的最佳路径。从这个意义上说,比起那些没有成为“做题家”的“小镇青年”,“做题家”已经足够幸运了。

但另一方面,当“做题家”进入大学后,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除了“做题”技能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因为和在优越环境成长的同龄人相比,他们可能没有高超的才艺、广阔的视野、超凡的领导力、竞争的勇气,而这项“做题”技能甚至也不能给自己带来一贯的好成绩。当他们发现到这些问题,并开始拼命地改造自己的时候,又会意识到改变的艰难,因为他人多年的耳濡目染、积累练习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追得上的。就像吴磊所说的,那所谓的“全面发展”也不过是“某些自由派的鬼话”。在当下这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主导的机械化大生产的社会背景下,社会分工不断细化,对附属于物下的人的能力的要求正在变得愈来愈单一,劳动力市场上对职位的要求大都是专业技能方面的。比起不切实际的“全面发展”,“做题”显然更加符合现实的要求。当认清这些后,他们大抵只能继续走“做题家”的道路,用熟悉的方式生活,哪怕这个看起来较为合理的选择也不一定能换来一份体面、高薪的工作。就像北交大坠楼学生吴磊那样,在意识到自己被自由派“全面发展”的“鬼话”“蛊惑”后,转身扎进题海里,抓住自己唯一的优势——做题。

而最近一年,内卷话题在精英大学生群体中逐渐流行,与内卷有关的段子,只要有些新意,往往就能很快在学生圈子里流传。一方面,这些词汇的出圈和流行可以侧面印证精英大学生群体地位的衰落。随着高校扩招和市场竞争加剧,大学生不再是精英的代名词,985毕业也不一定就有着光明的未来。近年来经济形势下行更是加剧了这一状况。而机会越是缺乏,人们也越是焦虑,所以在另一方面,许多精英大学生在自嘲越来越卷的同时,拼命往自己身上加砝码,以便在未来就业市场中占据优势地位。知识越增加而精神越虚无,明知内卷无益成长但又无法自拔,这是许多小镇做题家面临的困境。这不是靠个人的阿Q精神就可以走出来的。

二、是脱离现实后陷入臆想的无法自拔还是认清真相后的消极反抗?

另外,文中还引用了某位学者的观点:“我认为他们(主要指在校大学生)不是左和右的问题,而是知识结构残缺,脱离现实……他们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不生活在现世,而是生活在一个不存在的世界里……让我担忧的不是他们的立场,而是他们很难接受不同的想法,换句话说,他们已经陷入了这个圈子无法自拔,陷入某种臆想中。”

不禁想问,这位学者所说的不同的想法是什么呢?真正难以接受不同的想法又是谁呢?

笔者认为,与其说他们脱离社会现实,不了解自身困境,不如说他们已经接触了社会上广泛存在的“内卷“,对自己所处的困境有了一定的了解,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认清了社会现实。也或许正是因此,他们才会对理想世界和共产主义抱有如此大的热枕。

在这个不断加速的内卷化时代,巨大的阶级差距、难以实现的阶层跃升、原先预想的可能性的破灭……,“做题家”的迷茫与困惑、愤怒与焦虑、怀疑与反思都在促使他们慢慢揭开覆在社会现实上的面纱。

我想,这位北交的同学在痛斥他所痛恨的“资本家、官僚、白匪军、保守主义的老棺材瓤子以及它们的走狗们”的时候应该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清了社会现实吧。这些学者口中的“在现世中生活”是否就是让人对社会现实放弃反思和批判,对资本的力量妥协,蒙上自己的双眼,假装看不见丑陋一面,在这虚伪的“盛世”之下为资本的增殖开疆拓土呢?

三、个人之错还是社会之罪?

对于此事,还有一种流行的观点,即认为吴磊同学自杀是因为自己内心脆弱,而我们每个人都应当与自己和解,认识并接受自己的平庸。

首先,近年来精英高校里的跳楼事件层出不穷,并且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如果自杀只是因为个人内心脆弱,难道当代社会正在培育越来越多“内心脆弱”的学生吗?吴磊同学自杀一事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和共鸣,就可以说明吴磊同学面临的困境不是个例,是当代大学生共有的问题。其次,“与自己和解”虽然确实可以让个人更为平和地面对打击,毕竟安心做条咸鱼比在夹缝中挣扎更容易。但说实在的,这种说法最多也就安慰下自己,是向现实妥协的无奈之举,难道一个正常的社会是让每个人都要被现实打击,最后自我安慰吗?

用“个人内心脆弱”解释原因或者用“与自己和解”作为办法,都无益于问题的根本解决,只是把责任全转交给个人。在这种逻辑体系下,真正的元凶——不合理的社会结构便被忽视了。

四、“做题家”的命运

内卷游戏正在加速进行着,我们每个人都身处这场游戏之中,避无可避。有人选择接受平庸,与现实妥协;有人选择自杀这种消极的方式对悲惨的社会现实做反抗;但内卷游戏终究是不可持续的,除了前面两条路,我们还可以质疑这场游戏的规则,反抗不合理的秩序,探寻可能的出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1-2-10 00:10:37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主义的教育逻辑就是不断制造竞争和失败,以此筛选合乎心意的打工人,去领受996的福报。“做题”则是一种成本低,欺骗性强的执行方式。由此催生了高中题海沉浮,大学为考研挣扎,研究生被导师压榨的无数做题家们,而当他们终于毕业后,甚至还要与无数同龄人竞争一个996的机会。

文中的提到学者的评价“他们不生活在现世,而是生活在一个不存在的世界里”,某种意义上,这又是一个马云的福报论——难道高校里那些凭着拥有影响学生录取,决定学生毕业的生杀大权,肆意压榨的学阀们,不正是现行研究生制度的拥护者和受益者吗? 善良的吴磊同学死前尚未认清真相,还觉得是自己“不够努力”,“虚度年华”,而他的死亡,只怕又助长了学阀们的几分气焰:机会来之不易,还不好好卖命?

这位学者实在是应该庆幸和吴磊一样的同学们大多还处在“臆想”阶段,尚未步入“现实”。当青年学子真正从努力“做题”的骗局中醒悟走向现实的时候,第一个要反抗的就是残害了无数人的高校官僚和导师学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2-10 00:13:13 |显示全部楼层
人人都在说“内卷”,到底什么是内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0 01:06:24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2-10 00:13
人人都在说“内卷”,到底什么是内卷?

“内卷化”是近几年来中文网络上特别流行一个词,一般用于形容某个领域中发生了过度的竞争,导致人们进入了互相倾轧、内耗的状态。典型的内卷现象包括高考,大学录取的名额有限,家长又都希望孩子上好大学,大家只好没日没夜地备考,形成恶性竞争。再比如说房价,世界其他地方的房子并没有那么贵,就是因为中国非得买房的人太多,把房价推到了离谱的程度。“内卷”这个词如此流行,以至于现在只要看起来是让人难受的竞争,就被称为内卷:程序员 996 加个班,也叫内卷。
-------https://zhuanlan.zhihu.com/p/25047421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2-10 01:10:20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1-2-10 01:06
“内卷化”是近几年来中文网络上特别流行一个词,一般用于形容某个领域中发生了过度的竞争,导致人们进入 ...

就是各自追求私利,结果反而对每一个人都有害

也可以说不团结、一盘散沙,结果被各个击破

按马克思来说就是“异化”,人自己创造出来的力量不受自己控制,反过来支配自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10 01:51:46 |显示全部楼层
做题家系列文章真是深合我意。我补充几个想法:1,做题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独特的问题,是因为中国大部分人都生活悲惨,且大家总被教导从自己身上找问题,而教育被赋予了过高的改变命运的期望。家长往往认为孩子学习好就有好出路,学习不好就要扫大街;混得不好的人往往会觉得如果自己当年好好学习就能摆脱目前的困境。然而对于985毕业生,他们几乎已经站在“努力学习”的顶点了,却依然可能混得不好,而他们没法归因于“当年没好好学习”。而近年清北毕业当快递员之类的事显然越来越多了。(另外例如生化环材之类专业前途冷淡受到广泛“劝退”,但同时也有人写文称“大牛组的学生企业抢着要,比如北大xxx(教授的课题)组、人大xxx组毕业的硕博都被猎头高薪争抢”,相当于在“北大”之上又搞了一个“大牛组”来让做题家继续内卷。可以看作做题家问题的。。。白热化?)我认为现在的“高知识低生活”本质上是原先统治阶级要靠科举来作为被统治阶级的胡萝卜,搞几个典型赐予荣华富贵,一方面给底层以跃升的希望,一方面吸收底层有能力的人进统治阶级帮助维稳。而这些年中国被统治阶级表现得太过温顺了,以至于统治阶级现在觉得根本没必要拿出这么多利益去收买底层能人,反正他们也闹不起来。如果反抗程度还不提升,恐怕未来大牛组打杂的也得毕业即失业了,只有“北大xxx组的小组长”才能找得到好工作。
2.做题家不仅被社会强奸,往往还要受愚昧父母的加压。父母这代人本来学识、修养就不足,又整天加班无力终身学习提升自己,又经过一辈子“多找主观原因”的教育,在子女有困难时首先会不自觉的先想把自己的责任摘掉,然后把责任都甩到子女身上,“你不成功肯定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你看人家小张怎么就成功了,人家小王一天才睡几个小时”。在这些跳楼的学生、病死的墨茶等案例中,其家庭似乎都未能提供任何帮助,反而有份参与逼死子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1-2-10 10:19: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年国内高校跳楼的事件,估计是最近十几年最严重的时候,我记不清多少次看到这种报道了,这种压力以及异化,学生们不可能承受得住,gm爆发估计还是发生在学生群体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1-2-10 22:15:27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2-10 00:13
人人都在说“内卷”,到底什么是内卷?

具体的定义sxm同志已经解释了,这个词语的流行反映了青年社会生活条件的一些变化。 近年高考的普通本科录取率和重点院校录取率似乎并没有出现特别大下降的情况,而研究生报考人数却在近几年明显上升,录取率也相应下降。(http://114.xixik.com/gaokao/  https://zhuanlan.zhihu.com/p/42361339   https://m.yanxian.org/kydt/35930.html
或许情况是,当大学生们本科毕业之后,发现就业并不能获得一份满意的收入,所以有很多学生选择考取研究生,这种压力层层传递到高校本科生甚至是高中生上,就愈加催动了教育上的竞争。

研究生报考人数自2017年来大幅上升,17年的学生按一般的三年制应该是在2021年毕业,这七十多万学生的就业形势应该不会比17年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1-2-10 22:39:53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1-2-10 01:51
做题家系列文章真是深合我意。我补充几个想法:1,做题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独特的问题,是因为中国大部分人都 ...

确实如此,通过教育实现阶层上升的窗口越来越小,很多毕业生并不是失业,而是不能找到一份可以完成劳动力再生产,为自己的子女创造一个能达到自己的阶层或更高的环境。这也是内卷的恶性循环,教育的竞争越激烈,成本就越高(学区房、各种补习,或者是送子女留学逃避内卷),而这些成本又给了学生极大的危机意识,开始拼命竞争进一步加剧内卷。  今年公安部报告的人口负增长应当说也是用脚投票,对内卷的无声抗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2-10 23:35:21 |显示全部楼层
sxm 发表于 2021-2-10 01:51
做题家系列文章真是深合我意。我补充几个想法:1,做题家之所以成为一个独特的问题,是因为中国大部分人都 ...

是中国的劳动人民太温顺了(我不同意)?还是中国资本主义矛盾加深、统治集团自身更加腐朽,导致资产阶级丧失建立新的妥协秩序的能力?

一是劳动人民的要求已经超越了资产阶级妥协的能力,就是我们一贯的观点:中国资本主义不具备搞自由民主、福利国家、八小时工作制的条件,现在又把血汗工厂模式延伸到小资。二是中国资产阶级可能没有能力为了其整体长远利益约束个别成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1 18:20 , Processed in 0.02769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