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878|回复: 1

悼念墨茶同志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1-2-20 03:56: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流水 于 2021-2-20 04:04 编辑

墨茶同志是一位信仰马列毛主义的青年,于2021年1月初因贫病交加在凉山会理县去世,死前的他白天在县城里打零工,晚上进行网络主播和视频剪辑工作。

应当承认的是,最开始的报道存在若干与事实有偏差的地方,墨茶同志是因为不愿意接受母亲找的工作,母亲又认为他在网络上的工作是不务正业,二人爆发争吵后墨茶同志离家出走独自生活。 而后生病住院手术也是在家人的照顾下,但墨茶同志始终不愿回家坚持独自生活。(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1348418

但这完全不能掩盖资本主义社会实质上正残酷压迫着墨茶一样的无数青年的现状。诸多忠诚的资本主义卫道士从各种细枝末节处出发进行辩护,什么患病应当注意饮食,食物和药品都有某某渠道获得救济,拼了命要证明他们要比无产阶级更懂贫困,更善于生活,所以墨茶同志的死亡只是个人的意外。然而在他们所谓搜集验证的墨茶同志成长经历中,处处都浸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对一位青年在家庭、教育、工作等方面上的压迫。

墨茶同志3岁时父母离异,先后跟随父亲、母亲一同生活,两人的工作都很繁忙,无暇照看孩子,常用的管教方式是粗暴的打骂,最大的关心可能还是给孩子购买电脑排遣孤独,这便是墨茶同志与家庭矛盾的根源。也是资产阶级社会中,无数家庭所面对的命运:一面是社会上虚伪地讴歌美好的家庭环境,设立“离婚冷静期”等荒诞的法条来“保护家庭”,另一面又是用非人的工作条件,繁重的家庭支出强迫父母与孩子分离。 甚至墨茶同志尚属于境况较好的一部分,父母亲的工作地点离家庭不远,工作收入可以为家庭提供较好的生活条件,能购置电脑,负担墨茶同志读高中、培训学校的费用,而同在四川凉州的无数的留守儿童家庭里,父母亲为养活家庭被迫长期离家务工,所挣得的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家庭生活。

相比于此前自杀的数位大学生青年,墨茶可以说是不被舆论关注的,若不是他生前的网络主播工作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那么他也只不过是千千万万家庭不幸、中途辍学、在社会上漂泊的年轻人中的普通一员。 他没有进入大学,舆论热议的“内卷”话题他连进入赛场的资格都没有。而这绝不是某些人所明嘲暗讽的,是他们“不努力”、“咎由自取”。 家庭本就是教育很重要的环节,家庭教育的缺失势必影响孩子的成长,而且“做题”这种选拔方式所依据的也只不过是某一部分的智力。 更何况这种在教育上失败本就是资本主义所刻意制造的,从前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现在是高中的入学竞争也越来越激烈,部分地区入学率甚至不足50%。 墨茶的家庭经济条件还可以支持他完成学业、上培训学校等,而更多的无产阶级家庭支付学费已经是捉襟见肘,如果孩子不能在资产阶级组织的“做题”竞赛中展现异于常人的天分(还需要面对资产阶级各种美其名曰“教育改革”的“综合素质考察”,以至于拼命“做题”也有可能不幸落选),尽快出来打工可能还是更好的选择。

正如这些青年们一样,墨茶同志在高中肄业后就进入社会打工,相比之下或许墨茶同志的经济压力还小一些,至少不需要负担家庭的支出。但他仍然遭到了深重的剥削,患上了胃病和糖尿病一直没有治愈,最后也是因糖尿病而去世。然而也正是无产阶级的生活让这个初入社会的年轻人开始思索自己的命运,思索自己的现在和未来,而最终墨茶同志得到的答案是马列毛的思想。 这种转变是让人鼓舞而振奋的,墨茶同志的成长中有利于他思想转变的因素并不多。忙于工作的父母不理解他,资产阶级的学校将他拒之门外,媒体用各种民族主义的谎言试图麻痹哄骗他,雇主们更是想要压榨尽他身上最后一滴价值,不会给他多少学习、思考的时间,而墨茶同志仍旧接触并认同了马列毛主义的思想。

墨茶同志没有在网上介绍过他思想转变的经历,从他第一次发布视频内容(回顾工人阶级早期建设苏联的历史)和他的成长经历来看,或许他一开始是被那种集体主义和团结精神所感染,这也正是那些媒体的谎言所不能欺瞒。 外卖员被算法控制,被交警处罚,流水线工人被工厂人事、劳务公司欺骗,正当维权讨薪又被拘留,办公室里996的白领每天提心吊胆竞争,生怕哪天就被“末位淘汰”“优化”了,更不用说处在内卷风口浪尖的青年学生们,日益缩紧的升学率、就业率一次次确证了那句令人惊悚的高考口号“提高一分,干掉千人”。 这种现实中赤裸裸的竞争和对立,恐怕不是资产阶级媒体假惺惺喊几句“民族”、“团结”,画一个虚幻的共同体大饼就能掩盖的。在如今资本主义的异化劳动已渗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的时刻,为数不多能展现人民群众伟大团结精神的地方,除了无产阶级为夺回权益的齐声的呼喊,或许就只剩对社会主义历史辉煌的回顾了。

“赛博朋克”(Cyberpunk),墨茶同志的死讯引发巨大舆论浪潮的时候,有人用这个词语描述那些自发纪念墨茶的青年们,即享有丰富的最新信息科技产品(cyber),而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却条件较差(punk)。 被社会多方面压迫的墨茶的确是非常“朋克”的,贫病交加中的死亡让无数人痛心不已。 但墨茶并不是完全“赛博”的。资产阶级媒体想把他污蔑成“网瘾青年”,打成负面典型,而事实恰恰相反,墨茶同志是关心社会现实并且积极思考的。他利用自己擅长的视频编辑技术制作了若干视频宣传左翼思想,对社会问题进行评论。从左翼网友搜集的墨茶同志在网络上对各种社会问题的评论,应当说他是认识到了社会的性质,认识到了自己的地位,在墨茶同志被贫困和疾病逼死之前,他是看清楚了那双掐住他咽喉,压迫着千万无产阶级的双手的。







最让人悲切的发言是墨茶同志在做一份夜晚仓库看守工作时的感慨:


墨茶同志当时决心离开家庭独自生活,连患病住院之后也是独自出院离开。零工和网络直播的工作都没有稳定的收入维持生活,此时他想到的是千千万万无产阶级同胞们,为共同的命运而叹惋。除了身体的疾病外,也许这种精神上的伤痛也是墨茶同志不幸死亡的原因之一。然而我想应该说的是,无产阶级从来就不曾“没心没肺”地生活过,即使是在层层压迫之下,无产阶级仍然是在顽强地生活和斗争着,要求得解放,应该学习这份战斗的精神。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2-20 09:57:24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6 22:59 , Processed in 0.024046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