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873|回复: 30

红色中国网拒绝发表的壮壮文章合集  关闭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29:4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5-27 17:55 编辑

这个话题长期有效,我争取把红色中国网明确拒绝发表的我的文章整理在这里,让大家看看这个网站的编辑到底拒绝了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35:56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Ve2hBflPnykk8lmRM8ZXjg链接在此:与红色中国网谈谈不等价交换与生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38:19 |显示全部楼层
壮壮 发表于 2021-5-27 13:35
https://mp.weixin.qq.com/s/Ve2hBflPnykk8lmRM8ZXjg链接在此:与红色中国网谈谈不等价交换与生产 ...

目录:
一、劳动价值论关键问题辨析
二、生产视角下的需要与得到
三、生产的发展对人民的意义
参考材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39:28 |显示全部楼层
一、劳动价值论关键问题辨析

不等价交换一直是红色中国网反对“中帝论”的主要政治经济学依据,至少从两年多以前引起左派大讨论的力作[1]到今年与笔者论战的随笔[2]都是这样:“据远航一号估算,中国每年免费向美国输出大约5000万劳动力的剩余价值”[1],“中国每年向美国的净劳动‘贡赋’则至少为3000万人/年(非农劳动力的超过5%)”[2]。

但文章中这类论断都没有事实论据支撑,难以让人信服,所以笔者在与“井冈山卫士”论战的文章[3]中要求他“用大众能读懂的语言讲讲”“研究不同国家间商品交换关系的方法”:“光给结论让别人猜过程”不可取。[3]

几个月前红色中国网在“红色经济观察”系列文章中专门讨论了不平等交换问题,但笔者读了他们的文章[4]后发现缺乏事实论证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对于论证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国际劳动转移平衡表” [4],下面只写着“来源:世界银行” [4],别人根本无从查找核对:文章下面有读者“sxm”“我在世界银行网站上也收不到这些数据和图表” [4]的评论。

更大的问题是这篇文章在政治经济学理论上犯了错误,即便不去质疑文章提供的材料,漏洞也很明显。

等价交换这一概念对文章[4]的讨论意义重大,但“红色经济观察” 却没有对其政治经济学含义的正确认识,文章[4]作者隐约知道等价是指商品包含相等的劳动时间,但却不知道劳动时间的确切含义。

政治经济学意义下用于衡量商品价值的劳动时间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非实际生产该商品的劳动时间;而文章中[4]使用的劳动时间单位是“百万人年” [4],只是一个数量的计量而没有社会必要这方面的考虑。用“百万人年” [4]做劳动时间单位忽视了不同国家劳动生产率和作息时间等方面的差别,采用这样的单位甚至都无法说明贸易中到底哪一方获得了额外利益。

同样长时间的劳动创造的价值也很可能不相同,首先就要考虑劳动生产率的问题。对于生产同样的商品而言这一点很明显:世界上生产1单位的某种商品平均需要1个普通工人劳动100小时(相当于5个普通工人劳动20小时或20个普通工人劳动5小时……),但在某个国家生产同样多的同种商品只需要1个普通工人劳动50个小时,而在另一个国家却需要200小时。政治经济学意义下,这个国家生产该种商品50小时的劳动与那个国家生产该种商品200小时的劳动等价,但仅看劳动时间长度却有高达4倍的差距。

明白了这个道理,不同商品间的等价交换也就容易理解了。某国生产商品A的效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另一国家生产商品B的效率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这个国家里共花8万小时生产的一定量的商品A只能折合成4万小时的世界必要劳动时间,那个国家里共花2万小时生产的另一数量的商品B也能折合成多达4万小时的世界必要劳动时间。这个国家拿8万小时生产的一定量的商品A和那个国家2万小时生产的另一数量的商品B进行交换,是政治经济学意义下的等价交换,但如果按照“红色经济观察”粗糙的劳动价值论[4],就有一个国家通过国际贸易白白占有了另一个国家6万小时的劳动。

显然,红色中国网的看法违背了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原理。

即便不考虑价格波动、垄断效应等因素,包含一定劳动时间的商品也很可能不会交换到包含同样劳动时间的别种商品。考虑到红色中国网用的劳动时间单位是“百万人年” [4]而非直接表示劳动时间长度的单位,问题就更加复杂了。

不同地方劳动条件相差很大:在条件恶劣的国家,每年工作时间可能超过3000小时;而在条件比较好的国家,可能还不到1500小时。即便认为单位时间的劳动强度相同,也不能把这两种条件下的劳动时间“人年”等同起来。如果考虑劳动强度,差别可能更大。

若要使用“人年”这样还算比较方便的单位,就一定要折算成某种标准意义下的人年,可能是中等劳动强度每年劳作2000小时之类的。某个发展中国家的1人年可能相当于标准意义下的2人年,某个发达国家的1人年可能相当于标准意义下的0.8人年。“世界银行”有没有进行类似的操作呢?在文章[4]中没有提到,在这一点上,红色中国网至少是不严密的。

哪怕仅仅考虑前面提到的两种因素,也能发现:至少不等价交换的程度没有从数字上看到的那么严重,甚至没有不等价交换或存在反向不等价交换。

下面笔者把撒哈拉以南非洲当做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根据文章[4]中的表格,2018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出口商品包含劳动31百万人年,进口商品包含劳动17百万人年;文章用这两个数字相减,算出2018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净劳动转移15百万人年。白白转移出去的劳动成果都差不多和进口的一样多了,是不是亏大发了?

但仅仅读过前文的论述也能明白:即便在平均意义下,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百万人年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百万人年也很可能存在明显差异,两者不能直接相减,需要换算到同一标准才能比较。

不妨都换算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百万人年,假定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劳动者每年的劳动时间是世界其他地区的2倍:

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劳动生产率落后世界其他地区2倍,那么进口商品就包含劳动17÷2×2=17百万人年,这时劳动的净转移为31-17=14百万人年,这种情况下南非洲真的是亏大发了,且只有在这种极特殊的条件下,直接相减的结果才歪打正着地符合严密考虑劳动价值论以后的结果;

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劳动生产率落后世界其他地区3倍,那么进口商品就包含劳动17÷2×3=25.5百万人年,这时劳动的净转移为31-25.5=5.5百万人年,虽然这种情况下南非洲的劳动成果仍然在白白向外转移,但程度却比较轻;

如果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劳动生产率落后世界其他地区4倍,那么进口商品就包含劳动17÷2×4=34百万人年,这时劳动的净转移为34-31=3百万人年,这种情况下南非洲不是向外转移劳动成果,是有劳动成果转入,尽管程度不大;

可以想象,如果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强度的关系恰当,南非洲在贸易中可能既不亏也不赚。

仅仅依据红色中国网给出的材料,甚至连政治经济学意义下某地区在国际贸易中是亏了还是赚了都无法判断,就别提准确计算亏多少还是赚多少了。

也许世界银行在给出材料时已经把劳动时间折算成某种标准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强度下的了?但文章中的内容已经否定了笔者的这种猜测:“中国一年对外的劳动净转移有3700万劳动人年,大约相当于中国工业部门劳动力总数的18%”;“美国在一年中通过不平等交换可以从世界其他国家获得高达6200万人年的劳动净转移。这个数字,相当于美国劳动力队伍的39%”[4]。这明显只是和本国情况相比,没有给劳动时间确定一个共同的标准,真的违背了马列主义的劳动价值论,犯了明显的错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40:40 |显示全部楼层
二、生产视角下的需要与得到

但笔者并不想仅仅局限于揭露红色中国网在劳动时间核算上的错误。就算世界银行真的统一了衡量劳动时间的标准——文章[4]中关于劳动净转移的计算是正确的:2018年中国出口商品包含标准劳动85百万人年,进口商品包含标准劳动48百万人年,由这些算得对外劳动净转移为37百万人年——就能得出“如果不是因为不平等交换,这部分劳动力就可以节省下来,生产中国人民所需的各种工业品,中国人民得到的工业品就可以比原来增加大约三分之一”[4]这样的结论吗?

“3700万劳动人年,大约相当于中国工业部门劳动力总数的18%” [4],可以算得中国工业部门每年生产的工业品价值总量约相当于劳动时间206百万人年。在这么多工业品中,有多少是“中国人民所需的” [4]呢?在因为不等价交换而损失的价值37百万人年的产品中,又有多少是“中国人民所需的” [4]呢?是所有的都需要吗?一定要回答这样的问题,才能对取消不等价交换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好处有科学的认识。

但作者“红色经济观察”显然没考虑过这种问题,就别说给出科学的结论了。要研究人民需不需要的问题,就不能只看产品总的交换价值了,还要看产品到底是什么:至少要在大体上给产品分类。但红色中国网没有这么做,文章[4]中没有讲中国出口和进口的商品包含哪些大类:特别是工业品的价值占比各有多大,就直接讲工业品可以增加多少,这还是“光给结论让别人猜过程” [3]。

但就算进行对文章[4]计算有利却不合理的假设,不顾中国进口大量农产的事实,认为进口和出口的完全是工业品——否则无法计算可以得到的工业品增加了多少,结果也不是“大约三分之一” [4]。中国总共生产了价值206百万人年的工业品,流失出去的有37百万人年,那么还剩下的工业品价值169百万人年,流失的产品价值占留下产品的1/5~1/4。如果没流失掉,且假定生产出来的工业品中国人民都需要(其实并非如此),得到的工业品也只能增加1/5~1/4而绝对不会是“大约三分之一” [4]:很可能作者在计算上也犯了错误。

当然,关键问题还是出在对生产的认识上:显然,现在中国的生产不是为了满足人民的需求,而是为了给资产阶级创造利润;这就无法避免带有盲目性,很多劳动力用在了生产民众不需要的工业品上——就算认为在生产生活中用到的都是人民需要的,也有一些产品是他们不需要的。

下面以水泥为例来说明问题:尽管一直讲要去产能,尽管大搞基础设施建设搞出了许多鬼城,但中国生产的水泥也还是过剩的。是否可以靠某种拉动内需的方法使水泥不过剩呢?最直观的是民众消费能力有限,再怎么刺激也有限度,目前房价居高不下且还有很多房子卖不出去,靠民众消费来解决问题不现实。那么靠政府呢?要解决水泥的消费问题,能否都像贵州省独山县那样不惜大举借债用于过度建设以至于连利息都还不起呢?[5]

问题的根本还是在生产上,资金问题和消费能力都不是使用水泥的最终约束,生产能力才是。建筑业的工作能力和发展速度都有限,这对当下与未来的水泥使用量来说是硬性约束,再考虑水泥这种产品的保质期,可以说:如果某段时间内中国生产的水泥超过了一定数量就必然过剩。这种生产结构性问题所带来的过剩不是靠刺激需求就能解决的。

即便留在国内,过剩的工业品水泥对提高民众的生活水平也没有帮助,想发挥作用的话那些水泥只能出口。即便我们把这类工业品的外流看成是不平等贸易带来的劳动成果净转移——相当于白送,也不会降低民众的生活水平。在中国生产出的一些工业品中国人民并不需要,至少像超过建设所需的水泥那样过剩的那一部分产品不需要。

与水泥明显过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些产品极度短缺。有一些人民真正需要的产品生产得很少,可能包括治疗某种常见病的廉价药,还可能包括自动化程度很高的工业流水线:这种流水线会真正减轻劳动强度而不是因为劳动强度过大、操作过于单调而把人变成机器。

民众获得不了这些产品不是因为不平等交换,而是因为资本的逐利性导致生产畸形发展:一些产品真正对民众有利,但由于生产过程利润率较低,资本集团根本不会考虑组织生产,尽管在技术上没有问题。没有生产出来的东西民众就获得不了,这不是不平等交换的后果。

即便没有不平等交换,考虑到目前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水平:“中国人民得到的工业品”也不是“就可以比原来增加大约三分之一”[4],那三分之一很可能是像水泥那样对民众来说早已过剩的产品;“劳动力”也不是“就可以节省下来,生产中国人民所需的各种工业品” [4],因为现实中很可能没有生产某些廉价药品或高自动化工业流水线的工厂。

要想生产出民众真正需要的产品,就必须首先花费大量劳动建立能够生产出那些产品的机构,如生产廉价药品的制药厂或先进的流水线生产厂。而红色中国网的写手们却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天真地以为想生产什么就可以把劳动力转移那方面:“劳动力就可以节省下来”“生产中国人民所需的各种工业品” [1],可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生产活动绝不是这样简单地安排的。

前面曾假定在生产生活中用到的都是人民需要的,但这样的说法太含糊,特别是在分析人民得到了什么的时候。研究这样的问题时有必要知道具体生产了什么以及这些产品的社会意义,至少需要粗略地给工业品分类。好在马克思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把生产分为两大部类:一个部类生产生活资料、另一部类生产生产资料,并做了深入研究。

不提这种最基本的分类,就不可能讲清楚“需要”与“得到”的关系。生活资料当然是人民需要的,且这种需要必须得到以后才能满足,也就说作为生活资料的那些工业产品:服装、药品、家用轿车、加工后的食品……必须落到具体的个人手中才能发挥作用。生产资料也可以说是人民需要的,当然这种需要是集体使用的意思,机床、厂房、载重卡车……这样的产品只有社会性地使用才能发挥作用——即便它们可能属于某个资本家,不可能被个人得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41:52 |显示全部楼层
三、生产的发展对人民的意义

文章[4]中的“需要”与“得到”到底指什么呢?也许作者“红色经济观察”也不清楚吧:改造生产关系、提高生产力水平的艰苦努力,他却简单地用“就可以” [4]概括了。实际上主要的问题不是计算错误:不知道为什么把通过劳动量计算得到的增加1/5~1/4算成了“增加大约三分之一”[4],但若考虑工业的发展趋势,得到的很可能不到1/5,且现实中以价值衡量人民获得的增加意义不大。

以价值或劳动时间衡量,工业品中生产资料所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大,到今天生活资料只占一少部分。笔者没掌握具体统计数字,在这里只能做一些合理假设:在中国耗费劳动206百万人年(假定劳动量不变)生产的工业品中,生活用品价值62百万人年;经过不等价交换后,留在中国的工业品价值169百万人年,其中生活用品价值50百万人年。

假定当今中国生产出来的工业品都有用:人民需要或能用于交换需要的产品,且当今中国人民需要的工业品中国都能生产或通过交换得到,那么在没有不等价交换以后,中国人民得到的工业品的确会增加1/5~1/4,单看其中生活用品的增加也在这个范围。但前面已经讲过这样的假设并不成立。

很多中国人民需要的工业品并没有被生产出来,甚至都没有生产那些工业品的能力,要想让人民获得这些工业品,必须变革生产关系、提高生产力水平。就算真的通过取消不等价交换节省出来37百万的工业劳动力,也应该首先用于制造生产工具:能造出人民需要的工业品的那些。

如果把全部生产生活用到的工业品都算作中国人民的获得,增加的确会达到1/5~1/4。但如果只是把生活用品算作获得,就很可能没有那么多。

近现代生产发展有一个规律:生产资料相对于生活资料增加得更快,马克思和列宁都指出过这一点。根据笔者的假定,中国生产出的生产资料价值为144百万人年(206-62),生产资料比生活资料为2.32:1,新发展出的生产力中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比一定高于这一比例。

如果这一比例为2.7:1,那么37百万劳动力中就有27百万用于生产生产资料,10百万用于生产生活资料。中国人民多得了价值劳动10百万人年的生活资料,原来获得的是50百万人年,这种情况下多获得了1/5:已经是最小的临界值了。

其实目前生产资料比生活资料为2.32:1是多年积累的平均值,最近一两年创造的生产力中生产资料必然更多一些,很可能生产资料比生活资料已经达到甚至超过2.7:1,假定未来新创造的生产力中也是这一比例很可能不合理。为了方便计算,不妨假定这一比例为3.625:1,这样可以算得在新生产的价值37百万人年的产品中:生产资料有29百万人年,生活资料有8百万人年。

改变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比例对工业品总的增加没有影响,按价值算增加都是1/5~1/4,但对中国人民获得的工业品的增加却有影响:这里只把消费生活资料算获得。中国人民多得了价值劳动8百万人年的工业品,与原来的50百万人年相比增加了16%,还没到1/6,只是文章许诺“增加大约三分之一”[4]的一半。不了解情况还是不要轻易许诺为好。

如果假定新创造的生产力技术水平更高,那么中国人民获得的生活资料的增加会更少。若假定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比例为4.92:1,37百万人年的产品中就只有价值劳动6.25百万人年的生活资料,中国人民获得的生活资料的增长就只有1/8;若假定这一比例为6.4:1,生活资料的增长幅度就低到只有1/10的程度。以价值计量,留在国内的工业品当然还是增长1/5~1/4,但生活资料的增长可能明显低于文章[4]的估计。

以价值计量,即便生活资料真的增长了1/6或1/8,这样的计算结果也没有什么指导意义。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的发展是极度不平衡的,很可能严重过剩的产品仍然大量生产而人民需要的产品却一点儿也不生产,想要达到生产的相对平衡,社会主义社会中生产的发展也必须是很不平衡的。只看价值增长了多少就抹杀了这一最基本的情况:在不同时间段或不同部门中,发展都是极度不平衡的。

即便以五年计划的规划期限为时间单位,且只把社会生产划分为生产生产资料与生产生活资料的两个部门,这样最粗糙地看来也是如此。

在没有不平等交换的头一个五年计划里,37百万的劳动力很可能都用于这类事情上了:生产制造廉价药品的机器、建造生产高自动化流水线的工厂……在这五年里,中国人民获得的消费品并没有增加——虽然分配可能变得相对合理,在现有工厂中的劳动强度也没有减轻——虽然工人的劳动积极性可能变得很高,连顽疾患者获得的药品也没有增加——虽然他们可能获得了更好的照顾……像文章那样空头许诺“就可以比原来增加”[4]多少没有什么意义,甚至还可能因为不讲信用而失去威望。

虽然第一个五年计划里人民的生活水平没有提高,但经过他们的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生产力水平却有了很大提高。在第二个五年计划中,生产廉价药品的工厂已经开始正常生产,廉价药品的产量会变为原来的10倍,其他生活用品的产量也有大量增长,民众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特别是顽疾患者的处境有了巨大改善。但生产高自动化流水线的工厂却还在建设阶段,生产流水线的机器还没有研制成功——别指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会卖给你,所以一般工人的劳动强度很可能并没有降低。但这种差异是人民内部矛盾,这时候讲“就可以比原来增加”[4]多少同样没有什么意义,甚至有挑拨离间的嫌疑。

第二个五年计划完成后,可能高自动化流水线的数量会变为原来的100倍,工厂工人的劳动条件改善了很多。但其他方面的问题,比如食品问题和环保问题,又会凸显出来,又要在第三个五年计划中重点解决这类问题……总之,可预见的未来不会有比较均衡的发展,因此简单地讲“就可以比原来增加”[4]多少真的没有什么指导意义,只能让人抓不住重点。

从长远来看,关键更不在于获得产品的价值“就可以比原来增加”[4]多少,而在于改造生产关系和提高生产力水平以后劳动产品的极大丰富。这时工业品中生活资料的价值可能会下降,比如从笔者假设的包含劳动50百万人年下降到40百万人年,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下降,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导致可以用更少的劳动生产出同样甚至更多的产品。从中国人民获得的实体生活资料的数量和质量看,他们的生活水平的确在明显提高,在这个意义下,“中国人民得到的工业品就可以比原来增加大约三分之一”[4]这一论断也不见得一定是错误的,不过这里的增加指的是产品实体而不是产品价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42:54 |显示全部楼层
红色中国网的写手们,你们想到本文所讨论的这些问题了吗?

你们依据不等价交换否定“中帝论”,但到头来交换到底等价不等价都弄不清楚,真该反思一下对“中帝论”的看法了!

更大的问题出在对生产的忽视上,你们根本不了解生产的基本分类和发展模式,又怎么可能对国际贸易和人民需要有正确看法呢?

真该好好研究一下生产了!





                              日期:2020年9月1-2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44:13 |显示全部楼层
参考材料

[1] 井冈山卫士.从“贸易战”看“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兼论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 [2018.6.29].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5785

[2] 井冈山卫士.与壮壮朋友谈垄断.[2020.3.1].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511

[3] 壮壮.与“井冈山卫士”谈谈政治经济学研究.[2020.3.17].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511

[4] 红色经济观察. 中国和不平等交换,1990-2018年. [2020.6.14].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2320

[5] 慕容小九. 一个贫困县烧掉400亿的背后,其实内有玄机. [2020.7.14]. https://mp.weixin.qq.com/s/U1l07ixOmFFp4iBDqwsW0A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5-27 13:45:38 |显示全部楼层
总算发完了,欢迎大家讨论有关不平等或不等价交换的一切有关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5-27 17:49:25 |显示全部楼层
壮壮 发表于 2021-5-27 13:39
一、劳动价值论关键问题辨析

不等价交换一直是红色中国网反对“中帝论”的主要政治经济学依据,至少从两 ...

一 你混淆了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强度
二 南非出口的商品不会是进口的商品,所以二者各自包含劳动的差别不可能用同一种商品个别劳动与社会必要劳动的差来解释。
三 你不懂怎么样把理论概念转化为可观察可测量的实证概念,所以你的讨论无价值无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6-27 00:45 , Processed in 0.02043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