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42|回复: 3

特色党内又传“政变”消息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15:04:02 |显示全部楼层
九.

特色党内又传“政变”消息
无套裤汉2021-09-18


劲爆!多位高级警官合谋新“571工程纪要”,目标习近平《建民论推墙1392》
Sep 17, 2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Yc0mPNHBTY


森哲深谈(1634):猛料:中纪委内部通报会披露,公安警察高官试图对习近平行刺.(2021.9.18)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nJRUCMnUXo&t=624s

文件披露惊天大案,江苏警察总队长图谋行刺习近平!中央号召全民告密,政法官员多数将遭肃反! (一平论政2021/9/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1ArIqYIEqw


特色党内政变传闻大概每隔几个月就会出现一次,但是这里面没有一次是真实的。所以大家只得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这次的蹊跷处来自传闻是以中纪委内部通报的形式经过私人账号发出警察部门高官向“最高领导人”图谋不轨。其特殊看点在于这次是以内部通报这个形式公之于众的,所以渠道有些不很正常。这个私人账号“商贤老侯”出现在《网易首页》(2021-09-15)。网页说:中央纪委监察部、公安部纪律检查委员会等在京人员关于江苏省公安厅行进纵队原总队长罗文进为首的江苏“司法黑帮”问题进行了通报。罗文进(副厅级,2018年退休)和邓恢林(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赖小民集团(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于2021年1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对赖小民实施的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于同月29日执行注射死刑)有过非法往来。

罗文进为首的“司法黑帮”涉及有三个主要人物:严明(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原常务副检察长,正厅级)、罗文进(见上)、王立科(原是罗文进的领导,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原公安厅长,副省级;曾与重庆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有交集)。

罗文进的罪名如下:他和邓恢林同为湖北武汉老乡,两人互通有无,妄议中央大政方针,辱骂国家主要领导人。甚至于计划领导人在南京举行纪念活动时不轨,被安全部门阻止了罪恶活动。罪行累累,性质恶劣┅对抗审查,辱骂办案人员┅,气焰嚣张,毫无悔改之心。按:南京纪念活动是否指今年九月十八日九一八事变九十周年纪念日采取行动?我们不得而知。

如果按照通报的说法,罗文进领导的组织是所谓反对最高领导人的“司法黑帮”组织,也就是说是纯粹私人性质的“报私仇”黑帮组织,与思想政治意识形态问题完全无关的非法的黑社会。这就十分单纯,司空见惯,了无新意,卑之无甚高论了。

问题是一般黑帮组织都是贪生怕死、贪婪好利、投机取巧、盼望最高领导人赦免其罪或给一条求生的出路的多于置生死于度外、仗义执言、为人民除害的;如果罗文进组织属于前者,何以他们竟然会冒着死刑的危险不但去反对而且要置最高领导人于死命呢?

显然罗文进为首的“司法黑帮”的说法是一种不能自圆其说的疏漏之词。

相反的是:“对抗审查,辱骂办案人员┅,气焰嚣张,毫无悔改之心”的罗文进反对特色党的政治性质极大地盖过并且否定了所谓黑帮性质。

反对特色党的政治路线至少有两条,一条是自由资产阶级的所谓颜色革命,这条路线人民群众拥护的不多、反感的不少;另外完全不同的一条就是众所周知的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路线。罗文进的政治倾向究竟为何,我们暂时无从知晓。

随着案情的进一步发展,我们或许得以看清楚所谓江苏“司法黑帮”反对特色党最高领导人究竟是什么性质的。

至于所谓政变的揣测之词似乎与泄愤的看法之间有所关联,问题在于二者孰重。

[Mark Wain 2021-09-19]

附:

三十一.

再谈政变问题
无套裤汉2021-06-26

習近平向江派和支聯會發出死亡恐嚇,防七一前後政變民變;多地同唱國際歌,打著紅旗反紅旗! (一平論政2021/6/2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YhKC4jUqM&t=1s

Albert Ou 1 day ago
中共已經不是極左派了,本質已經轉變為極保守派、極右派,奉行權貴資本主義。

Blkwqlw Cdwqlidwq 1 day ago
如此邪惡的組織人人得而誅之!中國的悲哀!

春夏风波 6 hours ago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BBC中文专访盖思德: 「中国即将出现政治剧变,极权体制将被终结」- BBC News 中文
59,035 viewsJun 25, 202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w-PDQ9RQ-E

「中国即将出现政变,极权体制将被终结」前英国驻华外交官盖思德(Roger Garside)在专访中对BBC中文说。盖思德于1958年随英军服役香港,开始了与中国的不解之缘——从毛泽东的 「大跃进」到天安门「六四」,这些见证和经历,使他对中国未来的政治与经济互动有「独到见解」。

评:

播主一平先生和盖思德先生认为特色的内部即将出现政变,然后是民变的局面,最后结束特色党的法西斯式反革命专政的伪政权。这一看法颇值得深入研究,因为政变的可能性极低,而且一旦政变失败或反政变势力进行反扑而得势,其后果将不容小觑。

首先,政变作为反抗的手段是一支双刃剑,既有攻击性又有自伤性质(政变后取得的、自己的政权也就具有被政变推翻的可能性存在)。所以政变不是正确的反抗手段,更不是人民革命和起义的正确手段。

其次,资产阶级政变一般是剥削阶级和剥削制度内部分裂之下的派系斗争的产物,是严重脱离群众的、也是非法的和反对人民民主革命斗争的低劣手段。不能为了夺取政权就不顾后果,去使用任何手段而漠视革命和起义的阶级立场与斗争原则与理论等重大问题。错误的策略或手段不但影响反抗的结果,尤其重要的是它将埋下失败的种子,不利于反抗和革命斗争的纪律性、合法性与持久性。

再者,特色党本身就是一个如同当年的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发动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那样,依靠反革命军事政变(1976-10-06)起家的能手,它已经积累了长达四十五年的反革命经验;搞政变与反政变是他们持之以恒的存亡之道,政变与反政变就这个法西斯式专政伪党来说已经深入其政治DNA,任何丝毫的风吹草动都会启动他们搜索和追查到底的反政变措施,也就是使用冷、热“维稳”武器全面和深入地出击;可以这样判断:特色党防止政变的措施与能力和使用伪军镇压人民群众反抗所花费来自人民劳动创造的血汗钱的开支是等值的。因此任何政变的阴谋都处于失败的不利地位。

第四,从反革命历史上看,例如,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那样的反革命集团和伪政权都不是因为政变而垮台的,其原因在于四大家族垄断了政治、军事、经济、财政、社会舆论、意识形态以至于思想文化教育等,此外,他们为了自保就必须互保,只有抱成一团才能寄希望于不败;不要说政变,即便出现丝毫的、微不足道的、小规模的分裂都将不利于这个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共同即阶级利益。德意日三大法西斯反革命、反人民集团也都不是因为政变被推翻的。就纳粹党党魁(一般称为德意志第三帝国元首)希特勒来说,他竟然经历了三十几次政变——暗害他的事件,但是政变无不全盘失败,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当前残存于神州大地的特色党就更为法西斯化了,希特勒不但利用政治警察——盖世太保(即特色党的国安人员)反对政变而且发动迷失了方向的青年群众(即所谓特色党的粉红与小粉红们)发挥社会镇压、胁迫、迷惑、收买、封官许愿和结党营私等作用,以疏导人民群众反对纳粹党(与特色党相对应)的不满、愤怒与怨恨。残存的特色党已经拥有五百多个大家族(与国民党的四大家族相比早已膨胀了百倍以上),其反政变的力度又何止百倍呢?

最后,马恩列斯毛主义主张群众起义斗争与革命,反对使用个人阴谋活动或巴贝夫和邦纳罗蒂(法国大革命期间的革命家,但错误地主张对阶级敌人——皇权、贵族与僧侣阶层实施暗杀等个人恐怖主义)的密谋传统以及十九世纪中叶法国工人运动中的布朗基主义(主张依靠少数革命家的密谋活动进行暴力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少数人的革命专政,立即实现共产主义。)革命如果没有正确的革命理论为指导将会一败涂地,胜利将是无望的。

革命群众必须回到马恩列斯毛主义的理论基础上进行革命,其他所谓之理论都是不正确的。[Mark Wain 2021-06-26]

参阅:《旧文重贴之二:怎样对待政变?》和《美国专家指中共统治进入残局的五大征兆 习或毁于政变》

回复:

照胆之镜
金牌会员

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而是变节的伪共、共贪的伪共、反动的伪共!

(续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15:05:58 |显示全部楼层
旧文重贴之二:怎样对待政变?

政变(法語:coup d'État, 也音译为“苦跌打”、“苦迭打”),指统治集团少数人通过密谋,用政治或暴力手段等非正常途径实现权力转移的行为。政变不改变原有制度或根本政策,一般国民也不参与。常见的类型有军事政变和非军事政变,流血政变和不流血政变。政变的原因是错综复杂的,有不同的社会历史背景。有的纯粹是统治集团内的争权夺利,有的是革新派与保守派的斗争,有的是反动势力的复辟或复旧,有的是国际强权势力通过代理人干涉别国内政、颠覆别国政府。政变的性质不同,对社会发展的影响亦不同。政变一般发生在尚未建立民主政体,或民主政体不够完备,缺乏正常的政府更替机制的国家。(见 https://baike.baidu.com/item/%E6%94%BF%E5%8F%98

一般而言,政变都是在事后人们才得知的,事前知道的政变一般就不是政变而只是传言或好事者们的主观愿望罢了。政权内部权力通过政变私相授受,完全是上层之间的权力轮换,不论如何都是没有社会影响可言的政变,其影响仅止于统治阶级的政治资本分赃多少大小和势力的重新在内部分配,所谓换汤不换药,这种政变没有什么重要性可言。具有实质性和政治社会经济各方面巨大影响力的政变可分为革命政变和反革命政变两大类。前者属于进步范围内的政变,就是使用密谋方式结束专制或封建等私有制度的统治上层,改由进步的社会制度的上层拥护者进行统治,例如从奴隶制改变为封建制,从封建制改变为资本主义制度,从资本主义制度改由主张社会主义的统治阶级上层领导取代等等。后者则完全相反,原先革命进步的统治阶级上层被反革命倒退的统治阶级上层所取代。就近期而言,列宁、斯大林等革命家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就有着形式上的政变性质,可以说是通过政变走上了革命道路;古巴的卡斯特罗也可以说是通过政变,把反革命旧政权打倒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起义;反革命政变的案例就更为普遍,各国几乎都可举出反革命政变事件的发生,因为革命比反革命更为少见和困难,所以后者较为普遍存在。臭名昭著的事件中斯大林逝世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上台,走上反革命道路,虽然不是政变,但是政变的鬼影憧憧,呼之欲出;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反革命分子以赤裸裸的资本主义在1991年底前苏联通过政变结束现代修正主义的俄罗斯政权,并取而代之,就是反革命取代另一个的案例之一。在毛主席时代的革命中国,林彪政变(或说林立果政变)说明革命的统治阶级上层不和引发政变也不是不可能的。革命中国的末期即1976年十月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与邓小平联合起来搞的反革命政变,则是最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一场反革命政变,因为这场政变完全改写了人类进步史;中国社会主义革命路线及其进程被全面终止不说,特别是进行了人类历史上最反动的反革命大倒退。由于这次政变的反革命效果得到了全面的贯彻,若干亿中国无产阶级群众被打进了地狱一般的深渊,从而延缓了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革命的进程,并阻挡住劳动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和解放运动,中产小资及其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的知识分子也同时被迫投入美国资本霸权主义的怀抱,不可自拔;并苟延残喘,更为不可终日。

最近盛传走资派转化而成的盗国集团元老们将要或已经发动政变,意图迫使习近平下台。事实上,盗国集团内部为争权夺利,为资本积累和分赃不均而有所对立甚至斗争都是经常的,也是必然的。但是,该集团虽然不是铁板一块,但他们却靠个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反动黑组织为生,不到政权大势已去,山穷水尽了,谁也取代不了谁,因此大打出手还不到时候,就当前来说,言之过早,顶多小打小折腾。

政权从资本家阶级的左手传到右手是解决不了政权在谁手里这个根本问题的。人民群众必须掌握政权,因此必须从资本家阶级手里夺取政权,而不能听任统治阶级内部搞自相授受的把戏,用政变来愚弄群众的政治觉悟程度,群众必须揭穿他们利用搞改良、改错、改善之名行加强独裁、剥削、压迫之实的骗局。换句话说,人民群众必须把反对的目标从头面人物个人及其作为提升到反对邓小平修正主义政治路线的高度,从根本上拒绝与特色党(假共产党)为伍,坚决清算邓江胡习四修的倒行逆施和祸国殃民的罪行,打倒他们的反动政权后,人民群众才能当家作主。不然的话,各种牛鬼蛇神——假爱国主义之名、行民族利己主义之实的极右分子、打着民主自由法治之名、行华尔街寡头霸权主义指挥下的非特色资产阶级专政之实的自由霸权资产阶级、通过选举“夺取”政权的左翼改良主义等异见分子就会登台亮相,蛊惑群众,导致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路线不能得到贯彻执行,从而无产阶级革命专政不能胜利和人民群众不能掌握政权。(德国的希特勒虽然于1933年经过选举得到了政权,但是由于纳粹党和法西斯主义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基本和长远的利益相冲突而于十二年后以失败告终)。

人民群众必须揭穿特色党企图搞政变即利用“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戏法来麻痹和换取民心的阴谋诡计。任何脱离、违反、背叛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专政路线的政变都是非革命的政变,或反革命自相授受的政变,也就是骗人的诡计。那种意图利用敌人营垒里面发生窝里反来削弱敌人力量的想法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少是不可靠的主观意愿。应该切记:“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的名言和教训,被动等待这一派或那一派掌权、这部分或那部分人上台是永远不能取代广大人民群众联合起来在一个先锋党的坚强正确的领导下主动出击的革命斗争事业的。人民群众的革命起义不能靠巴贝夫或布朗基主义的密谋而必须依靠社会动员并在强大的组织能力的基础上开展社会规模的阶级斗争。

*

陷于风雨飘摇之中的特色党在政治舞台上从所谓“奇迹的”(实际上利用劳动力赌博的、以最大赌徒邓小平为首的)时代角色衰败到一个没落时代的角色,上演了四十年的这出改开闹剧终于进入尾声了。然而一定要看到这样一个事实: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也就是说,特色党虽然衰败而且越来越衰败,但是它的嗜血本能还要维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最终被劳动人民遏制住,在这之前,它的困兽之斗及其垂死挣扎是不可避免的。绝不能一概轻视敌人,而必须在战略上轻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我们尤其需要善于向群众学习,关注他们的利益和愿望;另一方面,他们在斗争中会创造出许多斗争形式和组织形式,大家应该加以整理,让他们的经验结晶得以系统地运用到斗争中去,并得到推广,做到毛主席教导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既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也要善于斗争善于胜利,“不打无把握的仗”;更要学会善于利用敌人内部矛盾,以减少敌人对革命斗争的损害。举例来说,如果特色党真地发生了政变,那就说明该党内部矛盾升级,出现具有自损力度较强的内斗。我们要借助它作为反面教员来教育群众,告诉他们特色党经过1976年反革命政变取得的政权是可以被推翻的,也是可以被取而代之的,只要大家团结起来进行毛主席发动的继续革命。[Mark Wain 2018-07-16]

美国专家指中共进入残局五大征兆 习或毁于政变
2015年3月6日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David Shambaugh)2015年3月6日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文章说,共产党在中国统治的残局(endgame)已经开始,习近平的无情手段只能让国家更加靠近崩溃点。

盛世表象下压力重重

这位权威的中国问题观察家在文章中说,虽然中国正在召开的两会场面盛大,各方纷纷“表态”效忠,但在表象之下,“中国的政治体系严重失灵,没有谁比共产党本身更了解这点了。”他写道,中国的强人领袖习近平决心不要成为坐视共产党瓦解的戈尔巴乔夫,但其强势做法的最后效果可能是一样的。“他的专断给中国的体系和社会造成严重压力,让其更加接近崩溃点。”

沈大伟说,“中共的统治不大可能宁静结束。单一事件不大可能触发政权和平内爆。它的覆灭可能是漫长的、混乱的和暴力的。我不会排除习近平将在权力斗争或政变中被推翻的可能性。”

五道越来越明显的裂缝

作者提出了他所认为的反映中共统治进入残局的五大征兆。

第一,中国的经济精英已经把一只脚放到了门外。他们把资产和孩子送到国外,如果系统真的开始崩盘,他们随时可以大举出逃。

第二,习近平上台以来在全国各界加紧政治压制,清除西方“普世价值观”,而一个更为安全和自信的政府是不会实行如此严厉的打压的。

第三,即使很多效忠政权的人也只是在那里走过场。沈大伟提到,他在北京参加了一次官方智库的“中国梦”研讨会,二十来名御用学者无精打采地做着讲座;在中共党校的书店,有关习近平群众路线的小册子堆在那里无人问津。

第四,充斥党政军的腐败也弥漫着整个社会,习近平的反腐运动不可能清除腐败,而且他的选择性反腐、特别是对仍然健在的老领导人江泽民的旧部的打击具有“高度风险”,另一方面,跟他政治联系密切的“太子党”这代人则深受中国民众憎恶。

第五,中国经济陷入一系列体制陷阱,没有容易的出路。习近平的经济改革方案遭到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群体、包括国有企业和地方干部的阻碍。

沈大伟认为,中共控制力出现的这五个越来越明显的“裂缝”只能通过政治改革来弥补,如果习近平和中共领导人不放松控制,可能恰恰会加快他们想要避免的那种命运的到来。

习从江胡路线倒退

沈大伟认为,习近平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了避免重蹈苏共覆辙,落实了一些开放政策,包括小心翼翼的有限政治改革,而习近平却收紧控制。某些观察人士说,习近平以暂时的铁腕手段巩固权力后会大力推行改革开放,但沈大伟不这样认为。

沈大伟在文章中写道,“我们不能预测中国共产党将在什么时候崩溃,但很难不得出结论说,我们正在目睹它的最后阶段。中共是世界上统治持续时间第二长的政权(仅次于朝鲜),而没有任何政党可以永远统治下去。”

2015年1月底,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麦克尔·奥斯林曾为《华尔街日报》撰文说,中共已经进入迟暮之年。他说,在华盛顿的一次私人晚宴中,一位权威的中国问题观察家说,“我无法给你它垮台的确切时间,但是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迟暮之年。”奥斯林没有点出这位专家的姓名。他说,在场的其他专家没有反驳,甚至有人赞同。

奥斯林在他的文章中说,中国的残局或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显现,但西方官员、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应当走出“四环路”,更多地与中国民间接触。

西方学者有关中国崩溃或中共垮台的预言屡有出现,激起几波涟漪后,最后都归于沉寂。沈大伟在这篇文章中承认,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以来,好几名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都因为预言中共垮台而危及自己的学术声誉,他和其他的专家则较为谨慎。不过他说,“中国的时代变了,我们的分析也必须改变”。 [按:这里的“中共”和“共产党”不是毛主席的真共产党而是假共产党即特色党叛徒复辟盗国集团或称CSP,Chinese Special Party][Mark Wain 2021-02-0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17:38: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照胆之镜 于 2021-9-19 18:49 编辑

反动的特色党没有光明正大的反对派,只有你死我活的暴动的阴谋的煽颠的寻衅滋事的反对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20 05:46:52 |显示全部楼层
照胆之镜 发表于 2021-9-19 17:38
反动的特色党没有光明正大的反对派,只有你死我活的暴动的阴谋的煽颠的寻衅滋事的反对派 ...

希特勒国社党也同样不允许光明正大的反对派,所以几乎所有的反纳粹党的力量都潜入了地下(包括被看重的、被提拔的、授勋的军事将领在内)。结果就出现了混战状态,敌我斗争游击化及戏剧化,彼此都无法一劳永逸地解决矛盾,对立面的转化出现极端困难。

对抗特色党的地下力量必须采取不同于以前的失败战略,根据实际情况与条件,下决心成立有组织、有纪律、有理想的地下游击队和半军事化组织,隐蔽精干,长期斗争,而不斤斤计较于一时一地的胜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条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用来指导反特战略、战术、组织等路线。

路线决定了,接下来就是成立由少到多、由小到大的、老中青三结合的革委会这个极端重要的组织任务。

社会运动在反特斗争中必然会受到极大的重视。在当前人心思变的优势条件下,反对美特争霸战争(包含反对“武统”在内)、反失业、反饥饿、反996、反官商勾结、反贪污腐化、反维稳、反对反动的民族主义和伪爱国主义 ┅ 都属社会运动的范围。大中小学生需要一个校园里的社会运动,要动员被剥削、被压迫教师们参与运动和斗争。社会化的活动成为一场越来越具有斗争形式的运动之后,作为指挥部的革委会的从无到有与建设事业就会得到保障并得到公认的合法性以至权威性。

江苏刑警反特斗争的出现,虽然显得突兀和孤立(类似杨佳孤军奋斗事件),但是,其斗争精神仍然值得推荐,尽管只手空拳是没有杀伤力的。[Mark Wain 2021-09-19]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8 13:59 , Processed in 0.02152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