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20|回复: 2

也谈游戏与鸦片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21:11: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9-19 21:24 编辑

游戏博弈一个在虚拟世界就被认为是鸦片,现实世界其实也是游戏博弈
各自有自己的游戏规则,现实世界是实利,虚拟世界呢?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或许搞革命也是在实际游戏规则不利的世界寻找出路而已
在电子游戏中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赢,所以进入后也可能出来去寻找其他的他们认为有意义的东西
我晚上去游泳发现很多人在钓鱼,蚊子这么多,坐在哪里几个小时钓鱼,我感觉一点意义都没有,钓到的鱼还不如买的大,或者按照成本算,花这么多精力和时间钓鱼比市场上卖鱼还贵
远航反对游戏,但是却支持躺平,游戏不就是躺平吗,退出实际的竞争(一个不利于他们的现实游戏环境,比如搞政治,搞经济都搞不过那些占着茅坑的人,只能去搞电子游戏,搞电子游戏也未必搞得过其他人,可能也会退出)
凭借马克思的头脑,如果单纯从实利来说搞其他的可能真的比他搞革命强,从某种意义上,人生如戏。马克思他的自我实现恰恰在于搞革命和革命理论研究
其实搞什么应该个人自主,最好的就是自我实现,共产主义就是让人人自我实现的社会。自我实现不在于做总统或者亿万富翁,而是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最大,哪怕你只是做到了一个业余的水平(相对别人来说)
而资本主义的现实就是不让你自我实现而是不断的否定自己异化自己。比如明明我有能力读个高中,却没钱读,明明我可以学个乐器,却没有时间学,明明我可以搞研究却不给你研究的经费等等。
游戏本身不是鸦片
至少不是马克思意义上的鸦片,马克思意义上的鸦片是在异化物质环境下精神的异化,在共产主义社会,如果你真的认为游戏最有意义,完全可以把游戏当职业。
所谓异化,马克思的意义是,自己的行为带来的结果是弱化了自己加强了对立物对自己压迫剥削的能力

电子游戏也好还是现实的世界也好,人们喜欢找存在感,比如我写这个帖子也是某种意义上找存在感,因为其他方面无法找到相应的存在感,而逃避在这里而已。在共产主义世界,同样找存在感,和资本主义世界的异化存在感不同。资本主义世界本质是异化的存在感,但是你可以尽量去减少这种异化性,这就是资本主义世界我们存在的一种斗争意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22:28:35 |显示全部楼层
理想情况下,躺平以后不打游戏搞革命,自我实现

我赞成社会主义游戏,棋类为止,还有运动类游戏,都有利于体力智力发展

资本主义的游戏为消费主义服务,消费主义(什么自动车、外卖)不是把人变懒、身体功能退化,就是“省出”时间来供剥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19 23:22:49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博弈游戏”是游戏的引申定义,远航说的“游戏”是游戏本来定义的一部分。现在对于电子游戏通常的看法是以电子产品为媒介的,以获得虚幻满足为目的的信息集合。马列托的“博弈游戏”实际上指的是由一切由不确定和确定的必然性以及人的主观能动性共同决定的过程。这两者是不一样的。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4 01:18 , Processed in 0.01609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