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93|回复: 0

从我们的时代,再看毛主席的信仰与坚守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9-21 22:44: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9-21 23:51 编辑

留学生周炎:从我们的时代,再看毛主席的信仰与坚守周炎 · 2021-09-21 · 来源:作者投稿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有篇乌有之乡文章说,毛主席是极端孤独的,没人理解他。是的,他就像约伯一样孤独:不仅没人理解他,他自己也面对着自己内心的怀疑,他却战胜了这些怀疑。他为了捍卫自己坚信的为人民服务的正确道路,不惜与所有曾经的战友反目。

  从我们的时代,再看毛主席的信仰与坚守


  作者:周炎

  之前,我是一名认为共产主义固然好,却不现实,无法实现的“右派”,对毛泽东的看法与许多海外华人类似:他为了权力,固执己见,走极端路线。

  然而越到后来,认识着世界各地的历史、现实,我的思想经历了一场巨大的转变。

  现在说来,对毛泽东思想看法最深刻的一次转变,却是有一次我与朋友一起读圣经《旧约》中的一篇叫《约伯记》的经书时,感到这故事与毛泽东与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史真正的内在共性,使我理解了那些我曾经不理解的事情。

  这本经书是一首古代中东地区(大约公元前800年左右写成)的长诗。他描写一名义人乌斯地的约伯(约伯这个名字的含义是“被仇视者”)的故事。他是当地一名富有的人,十分秉持公义,但他的子孙和人民们却不道德,欺侮人民,四处犯罪。他为他的这些人民们发愁,破费家财想要帮助和改变他们,做了很多事情。

  上帝非常为他而自豪,有一天撒旦(魔鬼)来到上帝面前,上帝说,你看到我的仆人约伯了吗?他是个非常公义的人。但是魔鬼说,你把他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夺走,再看看他会怎么样,看看他还会信你吗?上帝允许魔鬼把他一切的东西都夺走,让他不名一文,但他仍然坚持自己做的是对的。

  魔鬼又说,那么你把他的家人都杀死呢?于是他的子孙都被杀死了,约伯虽非常难受,仍然不为所动,说:“上帝能给予,也能收回一切”。魔鬼最后说:那么你现在让他全身生病,看看会怎么样呢?

  于是约伯浑身生疮,只好拿着瓦片在灰烬堆里刮挠着皮肤。他的妻子见状就说:“诅咒上帝,然后去死吧!”约伯十分难受,却一言不发,也拒不承认自己错了。

  他的人民也恨他。其他地方的人民,见状就笑话他、侮辱他,朝他身上扔垃圾、吐唾沫,因为他们看到他受苦,就幸灾乐祸。

  于是他的三个朋友们(他们也是秉行公义的人,平日看起来和约伯一样,也做不少好事)从其他各个地方过来到他身边,看到他这样,就放声大哭,因为他们能看到他受着非常大的苦。

  约伯在他们面前,痛苦地质疑自己人生的意义,质疑为什么这世上如此多的人行恶而不受惩罚,自己问心无愧,却要受人嘲笑,问正义的法则,是否真的还在这世上存在?朋友们想要安慰他,就先后也说了话。

  头一个朋友只是不断地机械重复那地方流传已久的道德说教:上帝的正义法则是真确的,你做好事就会有好报,那些坏人别看现在猖狂,早晚也会下地狱。但这显然无法安慰约伯,因为他看到的事实不是这样子。

  另一个朋友说:看你现在受惩罚了,你肯定有哪里做错了。上帝这么伟大,不会判断错事情的,所以肯定是你哪里做了不对,犯了罪恶,所以赶快忏悔吧。但约伯坚持,说我没有做错,我凭啥认错?

  第三个朋友说,你在这里说着质疑上帝公正的话,是大罪,你快停下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没有罪也算成罪了。约伯说,即使如此,用最后一口气,我也要说出我的抱怨,因为我相信我没错,即使是天王老子,也得聆听我的控诉。

  这时三个朋友都停下、放弃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说不动约伯,他继续抱怨。最后,有一个年轻人路过,他停下来说,上帝的作工高深莫测,你这样的区区凡人,怎么有抱怨的资格呢?

  于是上帝亲自出现了,向他展示了自己的伟大,与洞察一切、安排一切的能力。他向约伯承诺,他的忠诚,必有回报。约伯见到上帝的真身,震惊了,同时也放心了。

  他说:“我曾经风闻有你,今天亲眼见你,我即使坐在灰烬与尘埃里,也满足了。” 因为他终于安心下来:他做的一切,都没有错。上帝重重地夸赞了约伯,并认为他有资格抱怨自己。

  最后,上帝惩罚了约伯的三个朋友,因为他们说了假话;他还给了魔鬼从约伯和他身边夺走的一切东西,又数倍地加赠于他,满足了他帮助他的人民的愿望。

  我读完这个故事,心中深受震撼。过去,我们谁不是站在约伯的三个朋友的立场上思考问题呢?毛主席那时,党的干部们,都多少站在约伯的朋友的立场上啊;除了真正与他同甘共苦的周恩来,没人体会到他那种被抛弃的孤独感。

  有谁会把约伯当做一个人,站在约伯自己的立场上想问题呢?在这之外,更别说还有更多幸灾乐祸的人!约伯自己如果不是那么坚强,他可能也就顶不住压力,害怕了,懦弱了,认错了,闭嘴了。

  后来,当我看到毛主席在反右时,集体化稍微产生一点不良后果就有大批党外知识分子唱衰革命事业与社会主义路线,他不得不奋起反击;大跃进时由于干部的普遍不负责任,而产生大量的虚报、过度生产,昔日战友彭德怀之类的人也否定了他坚持不放松的集体化路线,他路过彭德怀还说,“彭老总,我们谈谈”,想要彭德怀理解自己,彭德怀却说,“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谈的!”拒绝与他对话,他不得不把彭打倒。

  刘少奇忽视干部队伍里的严重问题,认为正视问题代价太高,就不如忽视问题,弄得他也不得不打倒刘少奇;甚至在最后,他以一己之力,发动向整个腐败的官僚体系宣战的文化大革命时,在他身边,他以为是自己战友的林彪,却竟想杀自己!在这之后,他得了一场大病,肺感染、水肿、休克,接近死亡,再也无法下水游泳。

  所有“征兆”都“证明”他错了。所有失败,在别人看起来都是“报应”。这打击着他,所有干部都叫苦连天,要么逢迎讨好他,要么组成反革命集团针对他——然而,这一切结果,都并不因为他自己做错了。而是像他说的:事物发展有它自身的规律,结果到来前,一定有曲折。这曲折,主要就来自党内和党外,其他人的软弱、背叛。

  有篇乌有之乡文章说,毛主席是极端孤独的,没人理解他。是的,他就像约伯一样孤独:不仅没人理解他,他自己也面对着自己内心的怀疑,他却战胜了这些怀疑。他为了捍卫自己坚信的为人民服务的正确道路,不惜与所有曾经的战友反目。

  所有所谓他那样做是为了权术斗争,把中国数亿人民拿起来当他的人肉盾牌之类的谬论,那时在我心中不攻自破。他做那一切,只是为了坚守初心而已;而他在世界范围内,更别说在他自己的党内,被仇视,被污名化,被称为比希特勒还大的“屠夫”。

  共产主义难道是能证明在这世界上可行的道路吗?我们经常能听到这个反驳。所有经验、所有实践好像都在说着:不可行,共产主义者的信仰,无法被一下子强行推广到其他人身上。

  但是,在我们的这个时代,读着毛主席的故事,我们能懂得这个最重要的珍贵道理:信仰毛泽东思想,不意味着背诵一些几十年前人们背诵的语录,而意味着理解、明白毛泽东对共产主义路线无理由、无条件的坚守。

  在各种极端不利的、各种千夫所指条件下的坚守;等待时机,团结起觉醒的人民做工作;即使工作失败了,一切看起来毫无希望,也得明白,我们需要的其实只是等待和坚守,而不是油滑地放弃我们的初衷,改变我们的路线,轻易地以“不现实”为借口放弃路线。

  就是一句话:我们,没有错;即使毛主席说“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也是因为那些“法”和“天”,都是约伯三位朋友们口中的假玩意,而不是共产党人应为之奋斗的真理想。

  文革后期,很显然大部分当权干部们都觉得,坚守的代价太大,被谴责的压力太大;不坚守,看起来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反而会成为“发达国家”,我们干脆放弃算了。于是,他们把“凡是”改成“求是”,在明明知道真理和道路通向何方的时候,还要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他们把文革造反派和几乎所有涉及“左”的人物抓起来;来自社会的反抗,就称为境外势力干涉。那之后,中国因为放弃社会主义路线导致的国内一切问题,人们就都不自觉地把它怪罪到境外势力头上;一切看起来好的数据和“发展”,就都归结为党内新生买办阶级的英明领导。

  到我大学时代,出国之前,与高中同学一同坐出租从网吧回来时,出租车司机师傅开着车,痛陈社会的腐败、官商勾结、买办集团食利的问题,痛骂很多当权者已经丧失了初心。

  我那自己作为“官二代”的同学,居然毫无愧疚感地对这劳苦终日的司机师傅说:“你这说的不对,腐败对经济具有刺激作用。要不是腐败,经济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那位司机愤怒、绝望,可一看到这车是开到市委大院的,便一言不发了。我们一下车,车就一溜烟开走了。

  走在这条建立在剥削之上的发展道路上,发展就不是发展了,而是诅咒。钱越多,人越邪恶悖逆;走得越远,就越难回头。价值观、认知的扭曲,远比其他后果来得严重。

  到现在,全球化红利已经将尽,虚假的繁荣难以为继。全球资本主义体系,这个利益与价值观的庞氏骗局里,对新成员们的掠夺越来越白热化、赤裸化、丛林化,大有崩盘之势。这条路越走越窄,成了死路,再没什么借口可找;以剥削为基础的发展模式,捆绑在其中的中国,社会危机不会越来越少,只会越来越多。

  被紧紧地捆绑在资本主义的锁链中的年轻人,生活痛苦却找不到原因;几乎所有中国人,现在都在这扭曲的历史认知造就的迷雾中,看不清本质问题;即使社会危机来了,除了炮轰“境外势力”,人们也想不到其他的什么原因。长此以往,人们越来越盲目、反智。

  到现在,看到毛主席当年的坚守,真想大声疾呼:中国人,你们被自己骗了!

  现在大热的关于共同富裕的话题,早晚都要追溯到1978年那场所谓“真理标准大讨论”上:再次看看,我们到底是要魂,要信仰,还是只要油滑主义、实用主义,后者又把我们引向了哪里,变成了何等狰狞的样子。

  这关于共同富裕的讨论,最终要指向的是我们信仰的丢失和再得。我们总谈国家需要信仰,人民需要力量,可是这信仰,是我们自己丢掉的;承认错误、明白错误,才是找回信仰唯一的道路。否则,所谓的信仰,就是连烧香拜佛都不如的空谈。

  明白这错误,就要纠正错误!现在我们的最大优势就在于,所有人都看到了不坚守的后果,都能渐渐懂得这个坚守的道理。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我不知道要多久,但我相信,各位同道们都在心中明白,我们需要的,只是坚持。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0 21:08 , Processed in 0.01696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