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92|回复: 2

《长津湖》与公知 —— 为谁而战?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8 23:17:09 |显示全部楼层
《长津湖》与公知:为谁而战?——略论抗美援朝战争的性质问题和反动文人的叫嚣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10-08 · 来源:赤浪青年公众号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照我们看,公知目前不学会低调,反倒像这样公然跳出来对抗人民舆论——这是很不利于继续他们的反动事业的,是蠢到家的表现。

  漫长的70年后,围绕那场战争,还能产生出那么多的奇谈与怪论,以及狭隘认知——究其根源,就是没有搞清楚,或故意搞乱战争的性质问题。

  最近,电影《长津湖》的热映以至热议,已经上升为一个“文化现象”。

  这一现象,看来不能不继续引发我们,对于历史上抗美援朝战争性质问题的思考——以及争论。

  那到底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当年,我们为何而战、为谁而战?今天以至未来,我们又该怎样了解、认识、对待它呢?

  性质决定意义。

  性质也决定我们应该对战争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以及情感。

  (一)

  第一、抗美援朝战争,首先是一场阶级革命战争。

  它,是站起来了的中国工农阶级群众,联合被国际帝国主义侵犯压迫的兄弟民族劳苦大众,反对帝国主义霸权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战争,是一场国际性的阶级革命战争。

  马列主义认为,战争的性质,并不取决于谁进攻、谁防御,并不取决于是谁先主动挑起的。

  所有那些论调,包括极端庸俗的什么“谁发动,谁负责”(不错,这也是一个庸俗的附属于“纯粹”反战主义的论点!),都不过是以战争的表面现象去掩盖战争的阶级实质。

  比如,海内外都有人,以北方首先发起了半岛内战,断言朝鲜战争就是北方以及支持北方的中国的“侵略战争”,断言中、朝双方“不义”……

  我们有的人,也以为:好像承认北方主动进攻,就是陷自己于不义,甚至是犯了滔天大罪。——这说明某些人的脑子,还没有摆脱非马列主义的庸俗战争观。

  按照马列主义观点,如果我们彻底一些,甚至可以说——谁开的第一枪,那根本不是事儿!!

  既然我们并不笼统反对一切战争;既然战争有反革命战争,也有革命战争;那么,就完全可能出现那种,革命人民为了推进革命利益,主动发起革命的战争或起义的情况。请问:那有什么“可耻”的呢?!有的时候,比如在阶级斗争的决战时刻,更是非如此不可,非如此不能完成革命的使命和任务。

  十月武装起义,固然根本是由于统治阶级的压迫,但毕竟也是经过了列宁、布尔什维克党和俄国革命群众的主动行动的——按照某些人的庸俗观念,这是不是也要算“不义”?!

  当然,是不是要开第一枪,这同时也是个策略问题。作为策略问题,这当然是可以考虑的,而且必须好好考虑——这对我有没有利?有多大利?

  当然,是不是要承认开第一枪,在某种条件下,也是一个策略问题、宣传策略问题——要不要承认?何时承认?承认到什么程度?对于成熟的阶级革命家来说,这也是需要好好考虑的。

  话说回来:先不论半岛在历史上长期是一个统一国家、北南双方当时都谋求统一即存在统一政策的事实;北方的主动进攻,只能决定战争怎样开始,决定不了整个战争的性质,因为直接参与战争的主要还有中国、美国、朝鲜南部——难道对这些参战方,对这些参战方对战争的塑造作用,要视而不见吗?

  当然,至于在那个时候,在当时的具体条件下采取进攻行动是不是妥当——这可以单独讨论,这已经是另一个问题。

  影响和决定战争性质的,归根到底,乃是交战方统治阶级的性质。

  我们所说的“抗美援朝”战争,是从朝鲜战争或朝鲜内战演变而来的。

  1950年6月25日,朝鲜半岛内战,或说统一战争爆发。

  在开始时,发起战争并一度势如破竹的一方,是已经完成了土地改革、背靠东方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主义性质的政权;因此,朝鲜战争在最初也带有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扩展的性质。

  接着,美帝国主义的直接武装介入,改变了战争的性质:使战争由一场①同一民族内部的、主要旨于统一的战争,变成了②外部帝国主义直接在场并驱使半岛南部地主资本家政权为走狗的、国际性的地区局部战争。

  在此,不是别人,正是美帝国主义者,扮演了“侵略者”的角色。

  因为,朝鲜半岛的命运,本来应该由谁做主呢?

  本来应该由刚刚从日帝压迫下获得解放的、半岛民族内部的政治力量自己做主,暂且不管是工农阶级还是地主资产阶级去完成统一。

  换言之,美帝国主义的战争介入举动,等于在朝鲜问题上继承了日帝的反动衣钵,直接干涉甚至决定了朝鲜半岛人民的命运;也迫使半岛人民或朝鲜民族的一部分,不得不向其他大国求援,这就势必进一步加剧战争的复杂性。

  必须始终记得:先有的美军入侵,才有的志愿军入朝。

  顺便说一句,新中国始终是尊重朝鲜民族独立和主权完整的。这突出表现在,朝鲜战后不久,我们就从半岛撤走了全部军队(1958年);而美帝则在半岛南部保留驻军至今。

  不管怎样去粉饰或自我麻醉,美帝在半岛驻军等做法,实际构成了对于朝鲜民族主权尤其是军事主权的侵犯。这一“历史尾巴”,在我们看来,恰恰是历史上到底谁是“侵略者”、谁是“解放者”这一问题的最好的现实注脚。

  谁赖着不走,谁才是“侵略者”。

  新中国的出兵,是否改变了战争的性质呢?

  设想一下:假如毛泽东、新中国没有出兵,那么,战争就必然完全沦为半岛南边的地主资产阶级政府在美帝国主义直接军事支持下的、在半岛扩展资本主义制度的、反动的统一战争。

  而我们的出兵,则使战争最终变成了一场中国和北朝鲜工农阶级联合起来进行的、遏制帝国主义侵略扩张即把战争停止在三八线的革命战争,宣告“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不错,我们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对手,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迫使不可一世的侵略者于1953年7月27日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换言之,中国的出兵,以及随后中朝双方的一系列军事胜利,最终决定了战争的性质,塑造了战争在历史上的最后形态。

  这才是胜利,这就是胜利。

  这是真正属于朝鲜人民、民族自己的胜利,也是伟大的解放者——毛泽东领导指挥下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胜利。

  (二)

  第二、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必然要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新民主主义的革命政治、革命政策的继续。

  它,是毛泽东同志领导下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革命和人民解放战争的继续、扩展和深化,是为保卫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成果、保卫向社会主义发展的革命前途而进行的一场革命战争。

  马列主义认为,战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是截然孤立的怪事物,而是从和平转化而来的,是和平时期某种特定政治、特定政策的继续。比如,帝国主义战争,就是战前和平时期帝国主义政治、帝国主义政策的继续。

  朝鲜战争,对于半岛北、南双方而言,是战前统一政策的继续;对于美国而言,是战前帝国主义“冷战”扩张政策的继续;对于新中国而言,是战前必然要向社会主义转变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政策的继续。

  毛泽东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革命,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在世界东方的继续。

  正如俄国在革命前是世界帝国主义链条上最薄弱的环节一样,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近代中国,是帝国主义在东方统治链条上最薄弱的环节,是近代东方即半个世界一系列矛盾的焦点。

  正是这一点,决定了在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中心继续东移,逐渐从俄国转移到中国。

  在朝鲜战争爆发前夕,这一共运中心的转移,虽然还没有最后完成,但已经由于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一重大事件而显露出了曙光,或说具备了基本条件。

  正如列宁领导下伟大的十月革命,一举斩断了帝国主义世界统治的链条一样;毛泽东领导下伟大新中国的成立,一举斩断了帝国主义东方统治的链条。

  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在一开始即具有若干社会主义的性质;它一定要向社会主义发展,否则便是失败、便是半途而废——大家都知道,在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下,我们战胜了先锋队组织内部以“巩固新民主主义秩序”论为表现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路线,确实及时把这个革命转变为比较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并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既得条件下继续深化这个社会主义革命,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达到了它在20世纪的最高潮。

  弄清楚了以上这些后,我们再来设想一下:

  假如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的朝鲜南部的地主资产阶级极右翼政府,最终统一了整个朝鲜半岛,最终在半岛彻底扑灭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革命的烈火;那么,新中国将面临什么样的形势呢?

  ——美帝势必要在整个朝鲜半岛,包括半岛北部维持军事力量存在,即驻军和建立军事基地。由此,新中国将不得不与美帝国主义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反动军队,隔鸭绿江而相望,尚且稚嫩的新中国将直接面临美帝国主义长期的、近距离的反动暴力的威胁。

  事情就是这么严峻。

  那样,新中国就不得不抽出一部分精力,而且是很大的一部分精力,用于防备美帝国主义随时打过来、随时搞破坏,以及与此相适应的、更加复杂的国际政治斗争或外交斗争……

  整个中国周边、整个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太平洋地区、整个世界的战略格局和战略态势,将为之一变,将跟今天大相径庭。

  局面就是这么被动,而且当时还是“冷战”方兴未艾的阶段。

  作为战略大家,毛主席不可能没有想过这些。

  作为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阶级政治家”,毛主席也不可能不想到:上述可能的被动局面,同时又不能不对新中国国内政局产生微妙而深远的影响。

  那,不是危及政局稳定那么简单。

  须知,在新中国内部、在先锋队组织内部,此时,随着向社会主义转变问题日益提上日程,新一轮激烈的两条路线之争,正在酝酿,甚至已经开始浮出水面。

  在此情况下,一旦出现上述被动局面,新中国国内的社会主义过渡、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都会受影响甚至被迟滞,至少面临更大更直接的外部压力——我们必将在“冷战”条件下,面临更大更直接的社会制度被颠覆的威胁。

  无疑,这也将给我们内部天然亲资、亲帝、亲美的右倾保守势力,以更加便利的活动条件,使得复辟力量更加猖獗。

  换言之,放任美帝侵朝不管,就无疑是将中国、东方和世界的社会主义进步事业,置于完全暴露的、极其危险的境地。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从儒家那里出了许多反动的话,但这句话,在叙述这段历史时,看来还是用得上的。


(接下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8 23:20:07 |显示全部楼层

  (三)

  第三、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新中国“保家卫国”即捍卫自己的战争。

  它,是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为保卫自己的主权、安全与国内和平、周边和平而进行的一场反对和防止侵略的自卫反击战。

  这一点,大家都比较熟悉了。我们也决不能否定战争的这一层意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帝在侵略朝鲜的同时,多次轰炸我东北边境地区,更派遣第七舰队侵入台湾海峡。

  从这个角度看,整个朝鲜战争确实还包括一部分,那就是中、美双边的直接冲突。

  这,当然也构成毛泽东同志决策出兵朝鲜的有力理由。

  第四、抗美援朝战争,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一冲破世界帝国主义东方阵线的重大世界历史事变的继续。


  它,是新民主主义中国在世界东方为保卫社会主义阵营、反对美帝国主义“冷战”扩张政策而进行的一场国际战争,使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的革命事业受到极大鼓舞。

  正如当年毛泽东同志主持下“九评”系列文章所认为的,“二战”后形成的社会主义阵营,不是哪一个大党、哪一个大国的私有物,“是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斗争的产物”,“不仅属于社会主义各国人民,而且属于国际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

  正因如此,任何站在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立场上的人,对于社会主义阵营及其团结,都应当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去爱护,都应当力求在马列主义原则的基础上巩固之、加强之、发展之。

  历史上,通过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新中国确实承担了一部分社会主义阵营成员国所应当承担的国际主义义务,确实改变了苏联领导人此前对我们的某些刻板印象,确实巩固了形成不久的中苏同盟关系,确实加强了在社会主义阵营乃至整个非西方世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如果从革命左派的立场看,这些,当然是好事,不是什么坏事,恰恰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稳稳屹立于世界的表现。

  经过抗美援朝,社会主义阵营,更加与中国革命人民的斗争和牺牲分不开了。

  这里再啰嗦几句:有时候,人们对事情的看法并不是有多么不同,只是因为阶级立场不同,所持的态度和情感有很大差异。

  比方说,那些一口一个“交投名状”的人,当他三句话不离“投名状”的时候,恰好暴露的是他对社会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社会主义阵营、中苏同盟等等事物“不感冒”,甚至是敌对的态度,可能恰好暴露他的反共心理。

  这种人,往往就是社会主义新中国价值观教育的漏网之鱼,很可能就属于毛主席说的思想需要改造的右派。他不是用维护自己这一方利益的态度,去看待社会主义阵营和中苏同盟,而是怀疑动摇乃至反对,这种人至少是分裂主义的机会主义者。

  至于后来——不是我们闹分裂,是赫鲁晓夫闹分裂;不是我们不珍惜,是赫鲁晓夫不珍惜——这个账也不可以不算清楚,当然已经是后话了。

  (四)

  今天,“主流”舆论将抗美援朝战争的意义局限于民族主义,不能全面、准确把握抗美援朝战争的性质——这,才是造成郭松民老师所批评的相关影视作品中“朝鲜缺位”现象的深层次、真正原因。

  郭松民老师指出:“去年上映的《金刚川》,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即完全摈弃了朝鲜因素,影片既没有朝鲜人民军,也没有朝鲜老百姓,志愿军简直是在一个无人国度里和美军作战。

  《长津湖》中,也沿袭了这一先例,没有朝鲜军民的影子。

  由于无法通过和志愿军和朝鲜军民之间的互动来阐释抗美援朝的国际主义动机,志愿军似乎成了一支只为自己打仗的军队。

  这就构成了一种‘历史的缺位’,极易导致对历史的错误解读。”

  毛主席,不是苏联某些领导人那样的大国沙文主义者,或说社会帝国主义者。

  领袖的这种特质,又在实际上根源于刚刚通过1949年革命胜利摆脱了帝国主义压迫的,刚刚站起来的以劳苦大众为主体的中华民族的特质——不希望帝国主义时代的任何弱小国家、弱小民族,也经历中国的悲剧命运。

  因此,一方面,新中国不可能坐视整个朝鲜半岛被美帝国主义完全侵占;另一方面,新中国只能在接到朝鲜党和政府请求后,再正式解决是否出兵的问题。

  马列毛主义的“国际主义”,恰恰是当年抗美援朝战争最重要的正当性来源之一。

  这种国际主义,恰恰根植于被压迫民族、被压迫劳苦大众的超越传统国家民族界限的兄弟情谊。

  淡化或否定抗美援朝的国际主义正当性,恰恰是什么呢?——恰恰是自己对自己的历史搞虚无主义,恰恰是跟敌对势力一样在矮化抗美援朝!

  同样,也是因为不能估计到这些思想政治层面的问题,创作者某种意义上不是在拍共产党领导下的志愿军,而是很容易按照拍旧军队,尤其是美军的套路来表现人民子弟兵……同时,又对帝国主义支配的反动美军有所美化。

  从《金刚川》到《长津湖》,我们都能发现这种问题,只不过程度有所不同。

  这不能不构成一种莫大的讽刺。

  (五)

  当然,至于某些附属于右翼公知舆论的极端庸俗的反战主义,和反动的反共主义的声音,也不是因为电影《长津湖》才存在的。

  庸俗的、迎合小资产阶级“怕事”心理的反战主义者,就是不明白:

  人类历来就有两种战争;

  有反革命的战争,也有革命的战争;

  马克思主义者并不笼统反对一切战争;

  对于革命战争,马克思主义者不但不加以反对,还要加以欢迎;

  因为,“在阶级社会中,革命和革命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舍此不能完成社会发展的飞跃,不能推翻反动的统治阶级,而使人民获得政权。”(毛泽东:《矛盾论》)

  不管人们多么厌恶,苍蝇总是要嗡嗡叫的。姑且让它们叫上一阵吧。

  嗯,如罗昌平之类——跳出来好啊。

  正好,让大家别忘记了:原来还有反动公知那一类蛇鼠。正好方便我们再倒个垃圾。

  照我们看,公知目前不学会低调,反倒像这样公然跳出来对抗人民舆论——这是很不利于继续他们的反动事业的,是蠢到家的表现。

  这样的蠢公知,还是多一点好。他们要是都学会伪装起来,在人民当中长期潜伏不出……那倒麻烦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0-8 23:22:05 |显示全部楼层
罗昌平公开侮辱冰雕连,中国社会太宽容了!徐吉军 · 2021-10-08 · 来源:汉唐荣耀公众号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我们不仅要戳穿他的面具,更有必要将他的后台查出来,彻底将中国社会侮辱烈士的这种恶土净化!

  10月7日一大早,忽然发现著名公知罗昌平公开诋毁抗美援朝战争,同时用极具侮辱性的词汇长津湖英勇牺牲的“冰雕连”。

  罗昌平何许人也?

  罗昌平,1980年12月生,祖籍湖南,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2级EMBA学员,历任《中国商报》首席记者,《新京报》核心报道记者、深度报道部主编,《财经》杂志副主编兼任《LENS视觉》杂志副主编。

  2015年起,罗昌平创办优恪网。2019年创立天椒法务集团,同时是法经网、法律先生、丁丁律师、万泉知本、中芈投资、中欧法律基金会的发起人或投资人。

  2012年12月6日,罗昌平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刘铁男落马后,罗昌平成名。

  但是,罗昌平一直在网络上猖獗至极,视国法为无物,视良知如粪土!

  罗昌平曾经用“蛋炒饭祭日”等羞辱性词汇侮辱志愿军烈士,曾经羞辱毛主席、周总理等历史伟人,曾经发布辱华、反华图片等。

  随着电影长津湖的上映,“冰雕连”已经成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悍不畏死卫国牺牲的精神符号。

  面对美军的钢铁洪流以及空中优势,志愿军战士以血肉之躯冒着零下40度的严寒,顶着饥饿,与强敌奋勇厮杀十几天,已经达到了人类体力和精神的极限!

  在长津湖战役中,三支连队一百多人为了成功伏击美军,在阵地上全员化作了晶莹的冰雕。

  但凡有中国情怀的人,都会对他们肃然起敬!

  今天,人民异口同声将他们尊称为“冰雕连”,展现的是今天中国人对爱国主义精神的敬仰!

  罗昌平作为一个著名公知,在国庆期间如此羞辱抗美援朝,羞辱烈士,性质极度恶劣,带有极强的寻衅滋事性质!

  钧正平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报社的互联网平台,公开批评罗昌平侮辱冰雕连的行为!

  如今,“冰雕连”已经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不可磨灭的符号,亦是志愿军捍卫祖国和人民利益、国家和民族尊严的象征。“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英烈不容戏谑!不可污名!不能侮辱!我们决不能让那些恶意诋毁英烈的人肆无忌惮、为所欲为。(@钧正平)

  英烈保护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禁止歪曲、丑化、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受法律保护。

  钧正平作为军方平台,不仅应该在良知道德层面批判罗昌平,还应该主动捍卫《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并依据相关规定对罗昌平侮辱烈士的恶劣行径给予应有的惩罚!

  中国互联网阵地失控现状非一日之寒,罗昌平这类资本包装出来的公知一贯善于招摇撞骗!

  罗昌平这样的丑类成为中国社会的成功人士,才是社会的悲剧!

  侮辱烈士践踏良知的言论反复出现并在大量传播,这是中国社会的羞耻,是社会正义感沦落的标志,是中国人民共同的耻辱!

  一个不尊敬为国牺牲的烈士的民族,没有资格生存在猎食者遍布的世界!

  毫不夸张的说,罗昌平的言行,比起潘二世侮辱中印冲突中牺牲的烈士的言行更加恶毒。

  有关单位既然顶着资本的压力办了潘二世的案子,对于罗昌平这种无耻行径更不能手软,手软意味着纵容!

  多年以来,罗昌平背靠亲美势力上蹿下跳,仿佛正义就在他手中!这种虚假表象欺骗了多少人民群众!

  如今,罗昌平丑陋的伪装被撕掉,欺骗人民的小把戏再也玩不下去了!

  我们不仅要戳穿他的面具,更有必要将他的后台查出来,彻底将中国社会侮辱烈士的这种恶土净化!

  人民群众都在拭目以待,看看法律面前,著名公知是否高人一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6 09:47 , Processed in 0.02000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