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64|回复: 11

告密英雄与民族主义大旗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21-12-26 10:41: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王克平 于 2021-12-26 10:43 编辑

          告密英雄与民族主义大旗

李雪梅

1976.8

最近的苏联可谓颇不宁静,八月还未过半,接二连三的新闻就像雪片一般飞来,教人应接不暇。诸多新闻都围绕着一个热点——苏联的“伟大卫国战争死难者哀悼日”。前有女子穿丁达尔裙被过路群众抓住扭送警察局,后有苏联摔跤运动员在比赛中对西德选手使用犯规动作取胜不仅未受到谴责反而迎来苏联国内一片叫好,如此种种不一而足。这样狂热的民族情绪,可以说是苏联资本主义复辟以来前所未有的。

而其中最称得上一石激起千层浪的要数“告密英雄”的“英勇事迹”了。事情是这样的,一名苏联大学教师在课堂上质疑罗斯托夫惨案的死亡人数,被一名学生举报。随后教师被开除。在举报者得意洋洋的同时,许多知识分子在报纸上对他展开了声讨,指责他不“尊师重道”,“没有道德底线”;不料《消息报》为他撑腰,痛斥该教师对先烈不敬的行为并称赞学生是“告密英雄”。双方的口水战至今方兴未艾,这一事件也已经被苏联舆论界炒得沸沸扬扬,声浪似乎要掀翻克里姆林宫的屋顶。

为何这一事件受到如此巨大的关注?看似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之下掩盖着什么?这一切都和苏修的资本主义复辟脱不开干系。  

                    资本主义复辟与民族主义

1942年8月11日,德国法西斯在苏联城市罗斯托夫组织了一次大屠杀,几十万苏联人遇难。自从苏联资本主义复辟开始,当局就陆续开展了一些针对大屠杀的纪念活动。勃列日涅夫上台后,对此极为重视,直接将8月11日设为“伟大卫国战争死难者哀悼日”,并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举行全国的纪念活动。前些年,苏修最高苏维埃还专门通过了一项法律,这条法律规定:污辱革命烈士属于犯罪行为。

苏修叛徒集团上台以来,在整个意识形态领域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在文化教育界,他们不仅疯狂地摧残了列宁、斯大林时期的无产阶级思想和文化,而且让糜烂的资产阶级思想和文化到处泛滥。随着对美关系的缓和、国内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和西方的“和平演变”势力的渗透,亲西方的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上层建筑领域渐渐占据了一席之地,怀疑、否定十月革命和卫国战争的声音开始出现,甚至出现了无限度吹捧西方乃至卖国主义的论调。这让许多对列宁、斯大林抱有感情的苏联人包括苏共内部的人员都极为不满。一部分人苏共高层也借此发动过声讨自由主义的运动来反对赫鲁晓夫。相较于赫鲁晓夫时代,勃列日涅夫这样的举措确实赢得了这一部分苏联人的好感。

然而,勃列日涅夫这样的举措仅仅是为了讨好这一部分人,甚至是某些人幻想的“回归社会主义”吗?显然不是的。这背后是资本的逻辑。

资本主义复辟以来,苏修叛徒集团利用政治上的优势地位重塑资本主义经济基础,一方面扶植城乡私人资本,另一方面对国企进行资本主义的改制。在此过程中,苏联社会的阶级结构和各阶级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对外关系也随之发生变化。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国力尚弱,通过向西方出卖经济主权来吸引外资并融入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来发展经济。苏联的官僚垄断资产阶级和新兴私人资产阶级力量也相对弱小,不得不对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献媚来谋取生存发展。赫鲁晓夫的“戴维营精神”,布尔加宁的“苏美国”“苏美夫妻论”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在国际分工中处于利润最低的地位,但是靠着斯大林时代留下的工业基础和人口红利,苏联以质次但低廉的产品、巨大的劳动力供应源头和广阔的倾销市场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也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

之后,1973年的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危机以来,亚非拉国家的人民英勇反抗西方及其走狗的反动统治、西方列强也是国内矛盾频发、以美帝为首的西方世界不断出现裂痕,原有的世界秩序受到冲击。在金融危机导致欧美经济停滞不前的同时,苏修靠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实现了弯道超车,苏联成为了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同时由于国内市场的饱和和人口红利的消退,苏联的资本积极向外扩张。经济领域的巨大成就,也让苏共高层以为,苏维埃巨熊已经有能力与美国一较高下。

竞争带来的垄断,是资本主义的固有弊病,在苏联这个官僚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更是如此。在复辟初期“不开放就不能生存”“租比买好,买比造好”的口号下,苏联原有的科技和重要工业陷于停滞。随着国内资源的枯竭,苏联在生产的上下游都逐渐严重依赖世界市场。这对于资本扩张来说是极为不利的。同时,在资本主义复辟的苏联,资本主义造成的巨大的过剩产能和债务负担,导致矛盾进一步积聚:贫富差距世界前茅,阶级固化,大大小小的社会矛盾一触即发……在国内遏制不住的阶级斗争面前,民族主义成为了唯一能把社会粘合起来的黏合剂,也是唯一能做“发达社会主义”的遮羞布的旗子。原有的类似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时期的政策已经不能再适应苏联资本主义的发展。相应地,勃列日涅夫甫一上台,就提出“斯拉夫民族伟大复兴”的概念,强调爱国主义也就是民族主义,并强调“民族文化自信”:鼓吹苏联企业“走出去”的同时极力强调“苏联人要有自己的高端科技”,等等。苏共当局扯起民族主义这面旗子是毫不意外的,这符合苏联资产阶级的利益。

曾几何时,在“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西方资产阶级自由主义的思想还占据着舆论制高点,可是就在苏共“二十四大”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在舆论场上,之前指点江山批评苏共,风光无限的自由主义学者们及其拥趸被晾在了一边,甚至遭到封禁,唱赞歌的御用学者们登上了历史舞台,民族主义代替自由主义站在了舞台的中央。苏联对外关系部一改从前只会“抗议”的做派,表现得异常强硬,多次叫嚣:“我们就是一头北极熊,谁敢来招惹我们就咬谁。”这样巨大的变化,正是苏联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罗斯托夫惨案倒并不是苏修的“发明”,只是之前是在反帝的话语体系中叙述的。而今天的大肆纪念,是在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渲染斯拉夫民族悲惨的过去,挑起对西德以至于整个西方世界的仇恨,试图让人们忘记国内阶级斗争的事实,将矛头转向与之争霸的美帝和西方国家。卫国战争的死难者固然是值得纪念的,但是纪念是有阶级性的。勃列日涅夫在谈及卫国战争的意义时长篇大论“保家卫国”“捍卫民族尊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却丝毫不提卫国战争是社会主义苏联战胜法西斯主义的德国,丝毫不提卫国战争也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这充分体现了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反动本质,决不是某些人幻想的“回归社会主义”,正如毛主席所说,自从赫鲁晓夫上台以来,“列宁主义就基本上丢掉了。

苏修在提出反动口号时还遮遮掩掩,羞羞答答,大谈“爱国”却连“帝国主义”这个词都不敢提。国家,是有阶级性的。“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是使一切被支配的阶级受一个阶级控制的机器。[ii]说的更彻底一点,国家无非就是统治阶级手里的军队和警察。统治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国家只能是统治阶级的国家。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里所说的“工人阶级没有祖国[iii]就是这个道理。爱国主义,同样是有阶级性的。毛主席教导我们:“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看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之下来决定。[iv]在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资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是民族主义,强调民族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打着维护民族利益的旗号维护和扩大资产阶级的统治地位;无产阶级的爱国主义是国际主义,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互相支援推翻资产阶级反动统治,最终解放全人类。民族主义,只有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才具有一定的进步意义,因为本国无产阶级需要联合民族资产阶级进行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在正常发展的资本主义国家,是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在美、苏这样的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则是更为反动腐朽的。勃列日涅夫借苏德的宿仇和与西德的领土争端,绑架广大人民群众,在国内煽动人们抵制西德进口的货物,冲击西德商店企业为苏联资本在竞争中开路,就是最好的证明。

赫鲁晓夫有一句“名言”:“难道祖国是抽象的吗?不爱苏联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的苏联,爱什么呢?”这句话可谓是用心险恶了。国家的确不是抽象的,赫鲁晓夫还装模作样地沿用一个社会主义的党和国家的名字,还“高举列宁的旗帜”,那么按照赫先生的理论,俄国只有一个,不爱罗曼诺夫王室领导的俄罗斯帝国,爱什么呢?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发动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俄国和俄罗斯共和国,那列宁是不是一个“不爱国者”呢?说对了,在我们看来,列宁就是“不爱国者”。因为对于无产阶级来说,封建贵族和资产阶级的国家没什么好爱的。试问,难道一个囚犯会去爱关押他的监狱吗?对于无产阶级来说,爱国不是维护资产阶级政权的统治,而是推翻它,建立无产阶级当家做主的政权。只有社会主义的国家才是值得他们去爱,去用生命捍卫的。

而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在捍卫本国利益的同时,会积极践行国际主义义务,支援被压迫民族国家的解放斗争,决不会强调狭隘的民族利益,更不会和别国反动统治集团勾结共同剥削压迫别国无产阶级。勃列日涅夫打着“苏非友好”的旗号,用金钱贿赂非洲官员以获得在非投资建厂的权利,掠夺非洲的资源,剥削压迫非洲人民,以“维护治安”“履行大国义务”为名镇压非洲人民革命。世界上有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吗?这充分说明了苏联不仅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且是地地道道的社会帝国主义国家。苏修叛徒集团拼命抓住民族主义这根救命稻草,正是反映了他们腐朽反动的事实。

                  大狗小狗,饱狗饿狗的争斗

虽然当局一直标榜自己是“言论自由的国家”,但是人们都知道,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现在的苏联,已经沦为了资产阶级的一言堂,广大群众道路以目,敢怒不敢言。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说苏共一句坏话,都会被抓进警察局甚至是疯人院;称呼勃列日涅夫必须使用尊称;就连唱什么歌都有人管,不“积极向上”的一概不许唱。高压的言论控制之下,竟然能够出现民间如此激烈的争论,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场争论是官僚资产阶级默许的,两方都是官僚资产阶级的传声筒,它实质上是官僚资产阶级内斗的反映。

美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阵营面对苏联的现实,哀叹其“失去了民主化的机遇”。是在“倒退回斯大林时代”。许多美国学者和媒体认为“勃列日涅夫是罪魁祸首”,是他让苏美关系大不如从前那样和谐。勃列日涅夫在西方瞬间变成了不受欢迎的“独裁暴君”。资产阶级学者们这样唯心的看法当然是错误的,虽然苏联国内充斥着对勃列日涅夫肉麻的歌功颂德,但是苏联的做法绝不仅仅是勃氏个人的意志,而是整个苏修官僚集团的意志。勃列日涅夫无法做到一手遮天,苏共更不是铁板一块。目前苏共的内部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是以柯西金、谢列平为首的自由主义派,主张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缓和关系,政治上向西方看齐实行民主宪政,经济上实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扶持私人资本的发展,主张放开国有企业垄断,“一私就灵”,总之是继续赫鲁晓夫时期的政策——“厚积薄发”,“厚积”不够才在美帝面前失败,所以要继续“厚积”。他们同时也是私人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另一派则是以勃列日涅夫为首的国家资本主义派。主张与美帝和西方国家进行包括军事对抗在内的对抗以获得更多资源,政治上坚持苏修一党专政的官僚主义制度,经济上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政策,打击私人资本,增加国有企业的控制力,“国进私退”。

本来,自由主义派力量是相对弱小的,他们在赫鲁晓夫时期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在现在应该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苏修在苏美争霸中的铩羽而归,给了这些人可乘之机。这一部分利益集团不满于勃列日涅夫的政策,认为他与美国关系搞僵造成了经济衰退,他们幻想回到赫鲁晓夫时代,那时他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获得暴利,用私人资产阶级的白手套将财产转移到国外,退休后可以到国外去养老,子女可以做外国资本家或是在国内参政,而勃列日涅夫借党内运动清洗政敌断了他们财路,引起了他们不满,于是他们借机发难。这些勾当,勃列日涅夫集团的人一样也没有落下,仅仅是他们的政策有所不同。毛主席教导我们:“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v]自由主义派的代言人打出的旗号“民主宪政”“言论出版自由”看起来是诱人的,许多小资产阶级和落后群众出于对高压政策的不满,也对此表示赞同。但是两派的斗争归根结底是资产阶级内部的利益之争,是大狗小狗,饱狗饿狗之争。在维护苏修官僚集团的统治,剥削压迫苏联人民,对外进行帝国主义争霸和侵略扩张这一方面,两个集团的利益是一致的,只是具体操作方法有所不同,他们都是苏联人民和世界劳动人民凶恶的敌人。

苏联的处境,可以说极为尴尬。帝国主义的争霸是不可避免的。苏美关系早就从“夫妻关系”变成了同床异梦乃至形同陌路,现在的美帝视苏修为头号劲敌,纠集西方的喽啰们极力在世界经济的各个范围打击苏联。而现在全球资本主义走向衰落,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陷入经济困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即使自由主义派掌权,向美帝献媚,搞私人资本主义,也扭转不了苏修的窘境,只能是有限地延长死亡的过程。而国家资本主义派如果选择继续对抗甚至是战争来缓和经济危机,对于各方面都处于劣势的苏联来说则无异于自杀。无论苏修使出怎样的招数,资本主义的衰落、帝国主义的灭亡都是不可避免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1-12-26 10:42:24 |显示全部楼层
     勃列日涅夫的“爱国青年”们

出了这样一位“告密英雄”,说明勃列日涅夫的政策效果还不错。这位“告密英雄”在苏联青年人中间视为杰出代表。谴责他的主要是一些在赫鲁晓夫时代得利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坚持自由主义立场。也有一些青年人表示反对,但只是少部分。“爱国青年”在苏联青年人中已经占据了大多数。1973年,列宁共产主义青年团(应该叫“苏修青年团”)中央煞有介事地在《共青团真理报》上介绍了“爱国青年”在各加盟共和国,各州的分布情况,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爱国青年”的出现不是偶然,是苏修社会制度的产物。

在存在阶级的社会里,教育作为上层建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总是为一定阶级的政治路线服务的。它是阶级专政的工具,是阶级再生产的场所。在苏修叛徒集团的统治下,苏联教育领域资本主义已经全面复辟,资产阶级专了无产阶级的政。苏联学校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苏联青年们很难摆脱学校教育的影响。学校里,为了考试升学,在应试教育下,学生被唯分数至上的教育模式剥夺了辩证思维的能力,也少有时间去阅读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书籍,不得不或是被动或是主动地接受官方意识形态的灌输而接受官方的说法,这会使他们潜移默化地成为民族主义者。

而且,苏联青年普遍出生于赫鲁晓夫时代,成长于勃列日涅夫时代,他们看到的都是苏联的“大国气象”“经济奇迹”,很容易滋生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学生,属于小资产阶级,而“小资产阶级由于自己的经济地位,比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更加爱国。”[vi]为什么小资产阶级最容易感染民族主义呢?列宁说,因为“大资产阶级比较国际化,小资产阶级不大活跃,同其他国家很少联系,也没有卷入世界范围的商业周转”[vii],所以小资产阶级“同无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比较,小资产阶级是最爱国的。”[viii]鉴于已有的巨大经济成绩,部分小资产阶级自然会幻想着随着苏联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地位不断提高,自己的社会和经济地位也可以水涨船高。

这些处在学校象牙塔中的青年人,脱离社会生产,对社会的认识仅限于抽象的、间接经验的认识。很容易被当局的政治宣传蛊惑。小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又使得他们最能够接受民族主义的宣传。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自说自话,漏洞百出的“理论”,他们不感兴趣,但是不管什么“主义”,拥有一个强国是他们的共识。他们往往成为苏修当局无条件的拥护者。在面对批评当局的声音时,他们经常会这样说:

“怎么,你可是苏联人,你难道要反对国家吗?”

谁的国家呢?反正不会是他们的。

同时,借“爱国”打击身边的人,往往成为了高压下发泄、报复、排除异己的手段,“告密英雄”或许也正是如此。

人云亦云或保持观望的中间派永远是多数,在青年中也是如此,“爱国青年”就是中间派或中间偏右。真正认同拥护官僚资产阶级反动统治,做帝国美梦的是少数。但是让娇生惯养的他们去上战场做勃列日涅夫的炮灰,他们大抵是不愿意的。勃列日涅夫的宣传还披着“社会主义”的皮,这是好事也是坏事。一些青年情感上抽象认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崇尚平等、民主的社会,只是他们中许多人受了蛊惑,认为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斯拉夫伟大复兴”就是国际共运。如果这一部分青年接触了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到了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事实,他们将会成为反抗苏修统治的重要力量。

勃列日涅夫曾经得意地说:“青年兴旺,国家就会强大,就会战无不胜。”但是请不要忘了,希特勒当年组建“希特勒青年团”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事物总会走向反面。这些青年们看似是狂热的支持者,但这只是一时的,待到他们走向社会,在生产生活中深切地体会到残酷的阶级压迫和尖锐的阶级斗争,他们中的许多人将和前辈们一起,投入埋葬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的行列。

                              结语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现在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毛主席教导我们:“各国的人民,占人口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大众,总是要革命的,总是会拥护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们不会拥护修正主义,有些人暂时拥护,将来終究会抛弃它。他们总会逐步地觉醒起来,总会反对帝国主义和各国的反动派,总会反对修正主义。”[ix]现在苏共上层的内讧,正是折射出了苏联的困境。国内萧条的经济形势和日益激化的阶级矛盾不可逆转,苏修已经是回天乏术。无论它怎样开足马力进行宣传,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与苏修叛徒集团的斗争的广大工农阶级都是不会上这个当的。在这场口水仗闹剧中,无论是自由主义派还是国家资本主义派的声音,都只能是“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x]最终和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一起被历史车轮轧得粉碎,埋没在历史的尘埃里。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修正主义者也是纸老虎。”[xi]“无数事实证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xii]虽然社会主义和全世界人民的力量看起来暂时弱小,但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反动、腐朽和没落,决定了它必然灭亡于人民革命的汪洋大海之中。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苏联人民一定会再一次举起十月革命的旗帜,举起列宁,斯大林的旗帜,推翻苏修叛徒集团的法西斯专政,摧毁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光复社会主义,重新做国家的主人。

[i] 毛主席《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1970)

[ii] 列宁《论国家》(1919)

[iii] 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8)

[iv] 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1938)

[v] 毛主席《列宁主义,还是社会帝国主义?》(1970)

[vi] 列宁《关于无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态度的报告》(1918)

[vii] 同上

[viii] 同上

[ix] 毛主席《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

[x] 毛主席《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1963)

[xi] 毛主席《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1964)

[xii] 毛主席《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197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6 10:54:31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又是假托批判苏修的借古讽今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6 11:07:4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26 10:54
这又是假托批判苏修的借古讽今文

好在现在还没有人敢于为赫鲁晓夫正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6 16:00:0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26 10:54
这又是假托批判苏修的借古讽今文

该文总体还算正确,不过有二个问题
一是把假自由派当做自由派
二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民族主义有一定进一步性,但是多走一步就是谬误了,而毛建政后也通向斯大林的民族主义了,这个民族主义同样反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6 20:41:31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26 16:00
该文总体还算正确,不过有二个问题
一是把假自由派当做自由派
二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民族主义有一定进 ...

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白求恩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毛泽东《纪念白求恩》

反动在哪里,请具体分析批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7 16:05:21 |显示全部楼层
曲项向天歌 发表于 2021-12-26 20:41
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 ...

你这个是半殖民地半封建事情毛的言论
其次你是只缘身在此山中,认识不了毛也是民族主义,民族主义和官僚主义是斯大林主义的重要特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7 16:07:12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自由派不管他以后是不是会转变为法西斯份子,她作为一个自由派的时候肯定是反法西斯的,否则定义上他不是自由派,这点毛派一直搞不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27 16:09: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27 16:10 编辑

中共体制内或许存在假自由派,但是不能说他们是自由派,楼文中提到的所谓中共内的自由派,其实不是自由派,当然你把自由派定义为主张市场经济自由贸易,那么他们是自由派,关键目前的自由派主要定义为主张民主自由的派别或者说他们必须同时主张政治民主自由和经济自由市场经济才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27 20:58:31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记错的话,智利“自由化浪潮”中被吊直升机的是智利左翼而不是自由派吧,倒也不见得自由派开直升飞机吊死左派的时候就有多么反法西斯了,可以说,自由派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对无产阶级的法西斯专政罢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27 15:36 , Processed in 0.03376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