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03|回复: 6

柴晓明失去自由已三年时间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2-3-23 03:46:42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3月21日,柴晓明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带走,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9年7月31日,柴晓明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正式刑事拘留,羁押在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

2019年9月4日,经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罪名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羁押在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

2020年8月14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提起公诉,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此案。开庭地点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没有当庭宣判

法院开庭结束后继续羁押在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后来以江苏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装修为由将柴晓明转移到南京市第二看守所

时至今日,柴晓明已经被带走三年,法院仍然没有判决结果。柴晓明家属每次询问,法院都以“案情特殊”为由不给其他回复。

2017年在古巴大驻中国使馆外纪念格瓦拉遇害50周年

作者/张伢子


柴晓明是谁?

柴晓明,上海人,马克思主义者,专于国际共运史和工人运动研究。曾就读于上海理工大学,后留学英国获得硕士学位。在英国留学期间参加国际共产主义组织——工人国际委会(CWI),并积极参与欧洲多国的工人运动及其他社会运动,批判全球资本主义对各国无产阶级造成的剥削压迫。归国后持续关注中国的工人级状况,撰写评论文章。曾因现场观察工人罢工事件被上海国安拘捕,勒令停止从事劳工观察、发表评论等相关活动。2014年柴晓明在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下属继续教育学院任教,主讲英语和国际贸易。在此期间柴晓明所写文章多是关注国际政治局势社会运动,少有关于中国大陆的评论。2015年初,柴晓明老师参与声讨太原警察打死讨薪农民工事件,为农民工的悲惨境遇鸣不平。2017年柴晓明和笔者共同经历了北京驱逐“低端人口”事件,收集整理影像图片资料。2017年营救左派读书会八青年事件,柴晓明参加了北京大学《致广州番禺警方的公开信》联署。2017年底从北京大学辞职,2018年初回上海做结石手术。其后在南京工作,直到2019年3月被南京市国安带走。柴晓明是谁呢?工人阶级立场的马克思主义者。


柴晓明为何被捕?

虽然转眼快四年时间,但大家应该对2018年佳士工会事件记忆犹新。这次由工人抗议劳动环境恶劣、非法削减社保、非法罚扣工资、无理开除要求组建工会工人的事件因为众多大学左翼学生的积极参与,刺激了官僚统治集团。这导致此后对高校的管控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社会舆论环境进一步恶化。柴晓明便是在南京和左翼学生来往交流中被国保盯上。在出事前几天,他预感到最近可能要被国保约谈。但没想到,2019年3月21日被国安带走,一走就是三年时间。

那为何是负责“国家安全”的国安单位把柴晓明带走?柴老师交往广泛,除了中国大陆的左派同志,还不乏欧美港台的左翼学者和活动家。以佳士事件为代表的劳工事件以及学生对工人事件的关注本是社会阶级矛盾的体现,这是接受过马克思主义教育的人都可以看清的事实。但我国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的统治官僚向来在每一次发生群体事件时都试图把舆论引向境外势力,从而否认事件来自资本主义下必然存在的结构性社会矛盾的事实。对处理相关案件的具体单位来说,找到“境外势力”就是他们希望的最好结果。这样,有过欧洲留学经历,在国外参加过工人运动,和国际工人左派有联系的柴晓明理所当然是一个“理想目标”。但柴晓明并非佳士事件的核心参与者更不是策划者,甚至在佳士事件发生期间还劝说深圳前线的年轻左派同志应该放慢脚步。

为柴晓明提供法律援助的郭海跃律师阅卷得知在监视居住的4个月里,南京市国安对柴晓明进行了130多次提审。笔者还了解到南京国安还在全国多地约谈与柴老师有过来往的左派人士。南京国安甚至要求别人做伪证来证明柴晓明从事“非法组织”活动,但笔者所认识的人都拒绝了他们的威胁性要求。佳士事件到底是不是境外势力所为?柴晓明是不是佳士事件的组织者?柴晓明有没有从事非法组织的活动?经过南京国安长时间的调查、高强度的审问,他们应当已经非常清楚。不然柴晓明的罪名就不会从“颠覆”改为“煽动颠覆”。

南京国安不会承认自己抓错人,他们把柴晓明多年以来公开发表的评论文章当做罪证,把2012年以前上海国安已经处理过的事情再翻出来送去重新审判,就这把人关了三年,还不确定会再关多久。笔者甚至怀疑,法院面对这些所谓罪证不知所措也不敢主动去承担政治责任,只好等待上级指示。但因为这个案子实在没有找出上级领导想要的东西,时间又已经过去三年之久,上级单位是不是已经把这个案子忘记了?那么,法院迟迟不敢宣判是在等一个已经被遗忘的指示吗?这个猜想或许有些荒诞了,像传说多年的“吃饺子不蘸酱油”案。


马克思主义和人类出路

近来乌克兰战火纷飞,世界局势风云诡谲。统治者们再一次为了他们的野心和贪婪把人民带到战争之中。俄国的统治者正试图维持区域霸权,而美国的统治阶级则要维持全球的霸权。处于帝国主义冲突夹缝中的乌克兰人民成为最严重的受害者,俄国人民也要为不是他们发动的战争遭致“国际”制裁。大多数统治者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除了泽连斯基要更加卖命的表演。而所谓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在现实国际政治前面是最平庸的外交辞令,这些东西从没让人民相信过。当前的国际秩序是没有道义可言的野蛮,人类的祖先们走出了丛林又从没有真正的走出丛林。似乎确如悲观主义者所说的,人类自古就是这个样子,但又不完全是这样。几千年来人们进行战争的最大动力是因为物质匮乏而争夺生存空间,而我们时代的战争动机则完全不同于之前。

工业革命以来生产力的巨大进步像魔法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物质奇迹。机械化的普及让纺织业飞速发展、农业产量提升、交通便捷性不断进步、一栋栋高楼在极短的时间拔地而起,互联网让跨大洋的即时通讯充满了各种可能。似乎人类已经从低效率的生产劳动桎梏中解放出来,似乎人类已经摆脱了物质匮乏带来的生存威胁,似乎这是人类彼此联系最紧密的时代,似乎全世界人民大团结已经没有了技术阻碍。但不幸的是这些生产力的进步并没有为人类社会整体负责,也不为减少战争负责,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力进步首先为少数人的资本积累负责,那是一个个资本集团的大统领们。这个世界的主要矛盾都是来自他们的利益划分,而他们的矛盾表现为了民族国家的矛盾,因为他们和各自国家的关系是最密切的。各国被雇佣的产业奴隶们之间并不存在实质的矛盾,我们被资本集团裹挟参与到无休止的竞争之中,为资本集团和特权阶层的财富和地位消耗生命,拿到手的只是维持继续出卖劳动的基本保障,即便是这一点点的东西也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绝大多数人活在动荡之中,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无法得到自由发展的权利,人的创造潜力被严重约束。前所未有的发达和相比之下极度的匮乏形成人类历史以来最让人困惑的场景。那么历史会在这里终结吗?还有没有其他出路呢?如果还有出路的话,出路在哪里?

曾经进步的资产阶级革命家们为了推翻国王皇帝们的绝对权力向所有人许诺“自由、平等、博爱”,但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压迫下都成了空中楼阁。自由属于少部分人,平等只写在法条里,博爱则被战争碾压得粉碎。他们会兑现承诺吗?马克思会说:永远不会。

当年那些自认为开明的资产阶级革命家们向所有人许诺的时候或许是真诚的。然而很快就会发现社会矛盾并不会因为他们把平等写进宪法就彻底消失。每一个消灭了国王的资本主义国家都号称“国家权力来自人民,并为人民负责”。他们拿出选票:“看吧,这是民主的证据”。选票确实是普劳大众斗争而来的政治果实,保障了形式的平等。形式也并非完全没有意义,但这个世界是劳动者创造的,劳动者不会满足于形式的平等安心于匮乏的生活,劳动者有随时把世界置于自己统治之下的权力。这不是异想天开,而是早晚要兑现的事情。曾经列宁同志在俄国前进了一大步,他领导的布尔什维克政党建立了工人阶级的政权,工人苏维埃不仅要投票选举政治领袖还要实际地参与到生产分配的各个环节,那些关于社会离开了资本家和他们的政府就无法运转的神话被彻底打破了。

1917年列宁在《给瑞士工人的告别信》中说:“俄国是一个农民国家,是欧洲最落后的国家之一。在这个国家里,社会主义不可能立刻直接取得胜利。但是…我国革命变成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变成进到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一级阶梯。…俄国无产阶级单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能胜利地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但它能使俄国革命具有浩大的声势,从而为社会主义革命创造极好的条件,这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意味着社会主义革命的开始。这样,俄国无产阶级就会使自己主要的、最忠实的、最可靠的战友——欧洲和美洲的社会主义无产阶级易于进入决战。”列宁和他的同事们希望无产阶级以并不发达的俄国为跳板引发欧洲的社会主义革命直至完成世界革命。但在他死后这一宏伟的计划被“修正”了,列宁同期的布尔什维克委员们要么被流放、枪毙,要么承认斯大林是党的唯一领袖,斯大林的意志就是党的意志。列宁时期党的民主气氛和政治活力被窒息而死,沙皇时期的独裁专断和沙文主义也得以复活。

乌克兰的法西斯分子痛恨列宁。普京同样痛恨列宁,声称是列宁制造了乌克兰民族主义问题。俄国资产阶级的大统领开战之前在电视上用很大篇幅批判了列宁的民族政策,而“斯大林的实践完全不是列宁的构想”。但正如乌克兰共产党所反驳的,如果不是列宁社会主义的民族政策,乌克兰人民在1918年就应该和俄罗斯的统治分道扬镳,是列宁的社会主义民族政策保障了乌克兰工人和俄罗斯工人团结在民主的工人苏维埃政权之下。普京以及他的官僚前辈们早就背叛了真正解决民族矛盾的阶级解放事业,瓜分了苏联的遗产。然后一边咒骂着列宁,一边叫嚷着要教给乌克兰“真正的去共产化”,还一边无耻的把苏联红旗挂在侵略的战车上。

我们这些占社会绝大多数的普劳大众并没有什么利益要通过跨国战争的方式去争取,而和我们利益发生最直接矛盾的是本国的资本家和腐朽官僚。战争要么为了他们永无止境的对利润的渴求,要么为了输出本国矛盾延续垂死的腐朽统治,而每次战争造成的损失则都要底层人民来承担。人民厌恶战争,而战争的支持者不把人民拉下水就不可能发动战争。所以他们不能不以“为了和平”的借口,宣扬“以战止战”。战争真的可以带来和平吗?让马克思列宁主义告诉他们怎么才能真正地实现和平和解放。

《共产党宣言》——“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

“随着资产阶级的发展,随着贸易自由的实现和世界市场的建立,随着工业生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条件的趋于一致,各国人民之间的民族隔绝和对立日益消失。无产阶级的统治将使它们更快地消失。联合的行动,至少是各文明国家的联合的行动,是无产阶级获得解放的首要条件之一。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民族内部的阶级对立一消失,民族之间的敌对关系就会随之消失。”

“如果说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一定要联合为阶级,如果说它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那么它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也就消灭了阶级对立和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从而消灭了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的统治阶级之后,无产阶级便也消灭了自身,一个没有阶级矛盾也就没有战争动力的社会才是人类文明下一步的前进方向。不知道还留着苏共党员证的普京先生是否读过这些振奋人心的宣言?在列宁时期,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团结在一起为消灭阶级真正实现永久和平而斗争。恰恰是在普京的统治之下,乌克兰和俄罗斯人的民族矛盾尖锐起来,以至于发展成战争。

马克思主义者不是和平主义者,尽管我们爱好和平,但我们深刻的理解资本主义的野蛮。为了永久真正的和平,我们只支持一种战争,那就是以消灭各国腐朽统治阶级为目标的革命战争。我要再次引用列宁同志在1917年对瑞士工人说的话“我们一定会进行这种战争。我们不是和平主义者。我们反对资本家为分赃而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但是我们一向认为,如果革命无产阶级断然拒绝对于社会主义可能是必要的革命战争,那是荒谬绝伦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这是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的以战止战,我们坚信这才是人类真正的出路。而普京以及他的同类们所谓的“为了和平”发动战争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此刻,乌克兰仍然弥漫着战争的硝烟,数百万的难民背井离乡。乌克兰曾是许多共产主义革命先辈的故乡——

十月革命的总指挥、红军缔造者:托洛茨基。

二月革命后和列宁一同返回俄国,后来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季诺维也夫。

在军事工程学院拒绝宣誓效忠沙皇,指挥了攻入冬宫逮捕临时政府,并在爱森斯坦的史诗电影《十月》里出演自己:安东诺夫-奧弗申柯。

17岁参加革命工作两次流亡,创建马克思恩格斯研究院并担任第一任院长:梁赞诺夫。

以及曾经布尔什维克的革命战友,后来因拒绝整编被红军剿灭的无政府主义农民游击队领袖:马赫诺。


此刻,马克思主义者柴晓明在一个自称马列主义理论指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里已经被关押整整三年。去年10月郭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柴老师和他聊了一个多小时文学,据说精神状态还不错。看守所不可能改变他的观点和信仰,也不能摧毁一个共产主义者倔强又顽强的精神。我不知道他还要被关多久,但愿“漫漫冬夜终有尽,东方破晓日又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2-3-23 03:47:07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07:47:43 |显示全部楼层
“恰恰是在普京的统治之下,乌克兰和俄罗斯人的民族矛盾尖锐起来,以至于发展成战争。”这一观点似乎有失偏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12:03:32 |显示全部楼层
蒸馏水 发表于 2022-3-23 07:47
“恰恰是在普京的统治之下,乌克兰和俄罗斯人的民族矛盾尖锐起来,以至于发展成战争。”这一观点似乎有失偏 ...

你只看前半部分了解一些事实就行了,后半部分内容与柴晓明完全无关。
像是把两篇毫不相干的文章硬是凑成了一篇。

点评

蒸馏水  我也纳闷  发表于 2022-3-23 12:49:3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12:24: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2-3-23 12:27 编辑

好多年前我和柴晓明可能见过面,只是当时考虑到安全,我们见面联系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和其他信息,只是相互交流一下思想,对时局的看法等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3 12:56:59 |显示全部楼层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2-3-23 12:24
好多年前我和柴晓明可能见过面,只是当时考虑到安全,我们见面联系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和其他信息,只是 ...

真的吗?
看来你也不是只会在网上放嘴炮,竟然还敢在现实中有所串联,失敬失敬。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3-24 03:06:35 |显示全部楼层
有国内网友说,柴晓明就是红色中国网的编辑燧鸣,有时也用赤旗的网名。他是托派。马列托主义者,也叫仗义执言,跟柴晓明有联系见面不奇怪。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8-10 12:37 , Processed in 0.019557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