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884|回复: 3

中国特色娱乐偶像产业中的性别政治学分析——以TFboys为例 [复制链接]

Rank: 4

发表于 2023-8-9 20:23:5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辛卯论 于 2023-8-9 20:25 编辑

作者:轲士达

www.bilibili.com/video/BV1Xz4y1p7RB

为便于观看,我将视频文案转译成为了文字


自后疫情时代起,女性主义与女权主义在互联网上成为热点话题。与网络上具有政治倾向的集体诉求与对这种诉求讨论相对应的是2023年第一季度结束后,网民对现实中女权相关事件的关注。红药丸,上野千鹤子,四川大学等关键词也一时成为批判家们的写作焦点,就在人们等待着各种机构对男女议题相关事件的裁决时,tfboys10周年将议题推向高潮。


第一章 女性主义在中国的理论困境

在改革开放以来,西方自由主义女权理论在中国扎根,但这些理论从根本上脱离中国基层女性的实际生活状况,以个人主义为出发点的西方女权理论。忽视了中国存在的尖锐的积极矛盾和贫富差距。对私有财产和消费的过度重视,使得该理论无法代表城市女工和农村妇女的权益,因此该理论向来是小资产阶级内部的思潮,而对工人阶级则是失真的。

一方面,对工人阶级男性纳入到其理论的批判对象“男性”概念中;另一方面,对工人阶级女性排斥,这一点,主要表现于女性主义对精致、脱产、经济独立的追求。但是新自由主义与女权主义在中国并不是一帆风顺,就我们所见,整个小资产阶级在他们称之为内卷的状态下,无法满足那些消费主义的欲望,而国家权力也不可避免地会介入到这种思潮的群众实践中,从而对其利用,使女权主义进一步丧失其独立性和批判精神,并完全阉割了其社会运动的性质,因此国家权力并不完全是推广某种正面女权价值观,做一个简单的考古学工作,就会发现从妇女能顶半边天的标语到铺天盖地的女王节商业宣传,官方对女性群体的定位越来越偏向于满足女性对某种特权的幻想,近几年在处理农村女性的权益保障问题与城市女学生的待遇问题的结果中,我们尤其能看到这种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差异并不只是由于社会阶级的不同收买价值的不同而导致的。在被女性概念所涵盖的群体中,一部分人失去了依附国家机器改变自身现状的能力,也就是说,农村女性与城市女工并没有像小资产阶级女性一样达成利益共同体,即使这共同体来自—种近乎癫狂的释放不满的欲望。我们无法否认那些被赋予的特权一部分是因为在这共同体内部有某些人是实际掌握社会力量的,而不单单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只会在社交媒体上大放厥词。或许有些左派与自由派会声称这种境地是某些历史原因导致的政治冷淡,他们将男女对立问题看作是意识形态的。而非在物质上与观念上都有障碍,例如对无产阶级女性指责其斗争精神不够,这指责是非常荒诞的,因此我认为这些持有政治冷淡说的人是不够了解中国的。

中国人除了一些被歪曲的传统文化的传话者,很少有人会逃避政治,哪怕是郭继承(附:大学鹿克思学院教授,曾说出“马克思是潜藏在西方的纯正中国人”这种神论),这类本应以伦理纲常奴化学生的人,也不可避免地对社会做出评价。

所以,泛泛谈论政治冷淡是没有意义的,谈国事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谈国事在中国确实不同于其他民主国家。巴迪欧批评民主政府时采取“无力的矛盾”的态度,他认为,民主政府虽有左右之分,却同时采取一个全球资本主义的共同根基。我想更进一步阐释,由无力的矛盾而产生的假事件,是对整个社会运动的不断推迟。让我们回想一下歇斯底里的状态,歇斯底里不是舍弃一切的状况,造成矛盾的原点,而是不停地在矛盾中打转,就像是海德格尔式哲学思考的第一步一样,在几个概念中创造循环运动。但中国并不如此,中国人在政治上没有事件,也就是说,全球资本主义最有效的消耗人民的无产阶级革命欲的方法,奇迹般地在中国失效了。中国人紧盯着俄乌战争,却一定要支持一方,绝不是类似于体育彩票的赌博心理,中国群众大多并不会在国际上做利弊分析,但这也不意味着在俄乌中站队就是一种凑热闹感时髦的心理。在佩罗西访台与英国女王去世时期大陆互联网流传这样一个短语——见证历史,而这个短语的来源很大可能是键政一词,你当然可以对键政做很多分析。

例如,他如何如何与很多谐音的词产生联系,如何如何代表着对政治严肃性解构与政治压抑的心态,让我们把这些工作留给哲学爱好者吧。

这里我更想说明的是,中国青年对政治的关注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哪怕他们是以一种类似1984中对意识形态机器过早干预的结果展现的。

这样的干预绝不是威权主义的体现,毋宁说,中国想以集体主义的方式加入全球资本主义局势中,这里的集体主义当然只是政治家群体的愿望。任何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人民,也无法在私人经济的大背景下做到这一点,国策对个人意识形态的影响是极其微妙的,即使将意识形态机器当作一个实体。我们也无法看清政府的运作逻辑,对群众的哪些方面发挥着作用,因此传统的意识形态学国家机器说依然是过时的,它无法直视集权政府的运作逻辑本身就是在产生意识形态。

回到男女对立问题上来,就结果看来,性别矛盾的升温确实有助于维稳。男女间特权的不断转移,使我们陷入零和博弈的内耗之中。而在对国家,在制定一些规定时,会给予某一性别略多的特权的阴谋论解读中,我们进一步丧失了隐藏在性别对立之下的劳动者权益问题的关注。但这局面并不像是自由主义者认为的那样都是官僚体制的问题,也是不像传统左派认为的那样,是群众没有斗争经验。国家权力与民众的关系在互相纠缠中造就了现在的局面。


第二章 明星消费主义与小资产阶级

在当代中国,娱乐明星已然成为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所谓明星就是通过资本力量批量制造出来的,符合大众想象的拟人化商品。例如,tfboys等组合,他们的形象,饰演角色,乃至私生活中的小故事,都经过娱乐公司精心设计来迎合青少年群体的精神需求。通过高科技手段,如数码修图,营销,包装等明星对资本生产成为大众可以消费的文化产品,这种明星产业链反映了资本主义对文化生活领域的全面渗透。

在后资本主义,社会符号和模拟图像取代了产业,经济,文化本身变成了主要的盈利方式,而明星神话就是资本制造的用于获利的符号。他通过情感化手段塑造星粉的依恋情节,将观众的注意力从社会矛盾转移到明星私生活,以实现娱乐公司资本永无止境的自我增值。更具中国特色的是,这种矛盾转移对于官僚体系也是有助的,因此政府对明星的打压从来就不是彻底的暴力,而是尽力将其保持在可控的范围内。

只是近期过粉丝的集体活动和产业的发展,可能扰乱政府对明星产业发展的预估。明星文化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服务于资本利益的同时,也加强了国家权力的合法性。他将民众的不满导向对私生活的非理性关注,从而缓解了对现实的反思,这种被动的明星消费状态正是小资产阶级意识的典型反应,他通过情感化手段,强化小资产阶级对明星的依赖,迎合并满足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消费心理,在这一过程中,小资产阶级公众的批判意识对明星神话所遮蔽,难以察觉明星产业背后不等的权利关系。而这种被动的消费和崇拜状态虚弱了小资产阶级的公民社会责任,他们更多的沉浸在明星八卦而非公共事务中。


第三章 tfboys与虚假的女权景观

Tfboys的粉丝最初产生于10年前,正值中国市场经济蓬勃发展之际,在此期间,个人主义消费主义思潮日益盛行。而今天,

当初的青少年粉丝已经成长为新一代白领女性,他们的社会属性既带有成长期中国新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印记也反映出如今白领阶层的心理特征。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可以看到,粉丝群体的集体行动并非完全自发,其背后是中国主流意识形态对这一代人长期的影响,以及资本主义通过明星消费主义持续起作用的结果,我们不能将此简单归结为个人的精神寄托,相反,需要审视其深层的社会经济基础。

在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官方意识形态强调共同富裕,但又加强了舆论管控和价值观引导,这使得中产阶级白领心态更加复杂,既期待获得更多经济利益,又面临更严格的思想规范。Tfboys的粉丝就是作为这一群体的代表,在集体行动中既显露出个人主义倾向,也试图按照主旋律要求自我调整。

所以,我们不能单纯归因于商业资本的操纵,还需要关注国家权力在新环境下的意识形态需求。只有符合官方价值取向的明星,粉丝群体才能够获得暂时的空间。这种动态的互动关系,使得tfboys女粉丝的行为既有个体消费主义因素,也带有为权力体系服务的意味。

Tfboys所构建的柔性形象与女权关联,在表面上挑战了传统的霸权男性气质,但实际上这种做法仍然是资本营销的产物。tfboys,展现出的面部保养仪态训练等魅力是娱乐公司根据市场需求精心设计的结果,其目的是与合并刺激女性粉丝的消费欲望,可以说tfboys塑造出了一种虚假的女权景观,满足了女粉丝对新时代男性的想象,但这种景观女权只停留在消费符号的层面,并没有真正挑战性别权利的结构性不平等。

相反,它通过情感化的策略,稳固了既有的权力关系,我们不能对这种表面女权宣传倾心,而要批判其背后商业资本的算计与权力操控。

总的来说,在娱乐资本与权力合谋制造的明星神话氛围中,小资产阶级个体很难形成独立的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更易成为被动的明星消费者和追随者。长期以来的威权已经削弱了公民社会的理性精神,明星文化容易带来粉丝的非理性崇拜和集体行为,如疫情期间兴起的恶俗文化与开盒(即人肉网暴等网络黑社会行为)就表现出失控的网络虚拟暴力,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旦娱乐资本与权力操作结合,轻易就能将粉丝的集体活动导向实际的暴力事件。Tfboys粉丝集体活动就是一个值得警惕的信号。

第四章 权力资本与身份认同

在当代中国,国家权力与娱乐资本息息相关,一方面在过去一实行太空间日益开放的背景下,国家力图利用明星产业来更好地引导舆论和进行新的价值观建设。

比如,借助名人效应进行主旋律宣传或者选择性打压部分明星维稳民心,通过这种方式,国家既可满足民众的娱乐需求,也能加强其意识形态导向。

另一方面,娱乐资本也热衷于向权力靠拢,争取更大的生存空间,资本家会自觉运用明星为某些政策背书,同时也会主动进行自我审查,剔除可能引起舆论敏感的内容,相比与权力对抗,依附权力可以获得更稳定的利润回报,这种国家权力与娱乐资本的互相依存关系,使两者在目标上具有某种一致性。

在这种背景下,明星效应被国家权力所利用,成为政治宣传的工具,而且当粉丝群体一旦形成,就成为可以被利用的力量。

Tfboys这次为我们做了一个展示,通过引导粉丝的情绪,让粉丝处于无理性的状态。而这种被动动员也反映了公民社会的软弱性。

在当代中国,个人的身份认同不仅源自个体内心,而且深受权力和资本的共同塑造。从阿尔多塞的意识形态理论看,身份认同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来源于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的意识形态化灌输,具体到明星文化中,权力与资本联手进行明星意义的生产,明星作为意识形态的载体,对受众进行意识形态化的认同构建,例如某明星被宣传为新时代好青年的正面榜样,而其代言的商品也被标榜为正能量购物的选择。在这种双重意识形态作用下,青少年消费者内化了这一明星符号所传递的意识形态价值,并主动构建了自己作为好青年这个认同。从而完成了权力与资本的共谋换言之,当代青少年的自我认知高度依赖于权力和资本构造的明星话语,很难实现真正的个体独立性,这种被异化的身份认同需要被批判性结构,以唤醒个体的批判精神。


结语

我们看到,明星文化既满足了商业利益,也被国家权力所利用,从而对公众产生消极影响。他模糊了公私界限,异化了身份认同,制造了集体狂热,虚弱了理性判断,面对这一文化困境,我们需要从根本上反思文化生产的环境。不仅仅关注当个事件,应该提高公众的审美能力和理性精神,需要从制度层面约束权力和资本对文化的商业化操控,明星效应需要被引导到一个更加理性的方向,当然,这需要各界共同努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0 09:09:27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推特上有自由左派论证TFBOYS粉丝狂热的自发运动也是反抗政府的一种行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8-10 09:53:52 |显示全部楼层
满目新贵道路衰 发表于 2023-8-10 09:09
我记得推特上有自由左派论证TFBOYS粉丝狂热的自发运动也是反抗政府的一种行为。。 ...

反抗政府?政府支持并引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8-10 10:01:39 |显示全部楼层
红对勾 发表于 2023-8-10 09:53
反抗政府?政府支持并引导!

在某些左派眼中,只要是给警察——这种暴力机器添麻烦的行为,都是革命的前兆,所以值得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21 03:30 , Processed in 0.02079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