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670|回复: 7

对欧姆工人斗争的简评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3-20 19:08:56 |显示全部楼层
    2月28日中午,深圳日资企业欧姆电子厂工人在厂工会办公室楼下张贴了一份写给欧姆工会委员会的《罢免欧姆工会主席建议书》。该建议书由22名已经和公司签订了离职协议的工人发起,共有100多名工人在上面签名,要求立即召开欧姆工会会员代表大会,行使会员的罢免权,罢免工会主席。由此,这个从去年3月工人罢工要求重选工会,到被深圳市树为工会直选样板的工会再次进入了公众视野。到今天为止欧姆工会的重选还没有进入程序,那22名离职工人则不得不与欧姆工厂对簿公堂,将资方告上劳动仲裁,3月18号劳动仲裁开庭。到此,欧姆工人的斗争暂时告一段落。而同一天,本田工人造次举行全厂罢工。本田工人曾经在2010年举行了为期近一个月的罢工,罢工期间与当地工会发生严重冲突,并也提出过直选工会的要求。而本人,也曾经亲自与一些同志到全总递交声援本田工人的呼吁书。由于这两个工厂工人斗争,工会因此必然再次成为话题,我也认为有必要很好的分析一下欧姆工人斗争与欧姆工会,所以写下本文。本文采用的材料主要来自秋火的文章《从工人阶级立场谈欧姆工人维权与争取改选工会》(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4b01ad0101jk2h.html),也有一些材料来自一些公开材料以及欧姆工人的微博。而秋火的这篇文章里又提到了我的另一篇博文《从工会谈到民主》(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11579101016ohp.html)。我的那篇博文恰好写在欧姆工人今年提出重选工会之前,其中提出了中国工人并不需要工会这个看似很大胆的观点。这个观点秋火是明显不同意的,所以,这篇文字也算是我对那篇博文中观点的重新阐述以及对秋火的回应吧。



一、资方如何利用工会



    综合材料中资方对工会的作为,基本上可分为以下三个方面:

    1.在直选工会成立之初

    在工会成立之初,资方在满足了工人罢工中提出的部分要求,同时配合地方上级工会对欧姆工会的建章立制,报复打压了多名工人斗争积极分子。作为来自日本,具有丰富玩弄“民主”制度的资方,并没有被“工会直选”样板的名头震慑住,小日本狡猾狡猾的,很聪明的配合地方上级工会对欧姆工会的收编,轻轻巧巧的磨去了工会的斗争楞角。

    2.利用工会完成对工人的分化

    原本,对劳动合同到期需要续签合同的全体工人,出一份文本适用所有工人即可,但是资方却单独找合同到期时间不同的工人,利用工会做掩护,欺骗工人签订不合理的协议书。工人基本被分化成三部分,一部分已经离职的,一部分正在被欺骗签订协议的,以及尚未签订合同的。这三部分工人的斗争要求各有不同,无法形成合力。

    3.当工会单独找资方谈判时

    当工会中在一部分仍然牵挂工人利益的工会委员作用下,工会单独面对资方时,资方的态度则强硬的简单,几乎不跟工会讨价还价。

    由此可见,资方对这个直选工会样板,完全是玩弄于股掌之上,该磨的时候就磨,该利用的时候就利用,该强硬的时候根本不给工会面子,让人不禁怀疑,这工会到底是工人的组织,还是资方的玩具。



二、工人如何看待工会



    去年工人罢工当中提出了要重选工会,但是工人要重选工会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头脑中的工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个人认为,实际上这也是大多数人一直以来的概念,工会是工人的父母官。也就是说,工人在长期的被资方剥夺过程中,感觉到自己力量弱小,虽然集体行动展现了力量,但是惯性意识下,并没有把工人的集体行动当做常规的反抗资方的力量来源,仍然认为需要一个能完全代替工人集体行动的东西。这是很自然的反应,而且具体到欧姆工人,他们罢工时间较短,没有经历太多波折,没有工人努力发掘自身潜力的过程(这是非常重要的经验),就遭遇工会直选。所以,工会实际上成了一种“代议组织”,集合的是与普通工人相分离的“工人代表”。这是一种与工人没有血肉联系的组织,因而工人与工会之间的互动很少。工人会将自己的与资方的矛盾告知工会,但并那种意识,当工会面对资方时,自己需要用行动支持工会。譬如:

    那22个与资方打劳动仲裁的工人,为何会认为工会助纣为虐,所以要罢选工会呢?就是因为他们认为工会应该知道资方应以“2N(员工入职年限)+1”个月的工资进行补偿。

    再来看看,直选工会成立之初的情况,看看秋火的文章:


“从一切国内外工运经验来看,当一个工会宣告成立后,如果不能立即着手逐步地落实工人利益,那么它都必将渐渐失去工人的信任。这种情况下,工人的美好愿望也会慢慢失望乃至绝望,或者消沉,失去对一切工人组织的信心。实际上,工会领导工人维权,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罗里八嗦的规章制度,——我想请问:诸如“财务制度、采购制度、帮扶制度”等与解决之前罢工提出、至今尚未解决的员工诉求问题,究竟有神马联系?其他那些更复杂的员工诉求问题(例如补缴社保和公积金问题)不是公司在新工会选出之前就爽快答应解决了吗,怎么其他相对简单的问题(例如要求员工基准工资和津贴待遇平等、各级工资标准化和透明化、增加生活费和房补、请病假依法支付员工八成工资)反倒还迟迟拖延?

笔者认为,目前深圳市总工会和龙岗区总工会对待欧姆电子工会的既定策略是:把欧姆电子工会的建章立制组织问题作为今后数月内的主要问题。这种既定策略的本质,一句话说:切身利益诉求问题能拖就拖,能磨就磨。具体后果,就是以此拖延工人利用新工会实现更多实际利益的努力,并且以此束缚那些曾经组织了集体行动的积极工人,把他们都框在一个无所作为、磨磨蹭蹭地建章立制的工会里。所谓建章立制,其结果也是要制定一大堆繁文缛节、案牍文件,这有可能将让普通工人会员对依靠工会争取自己利益望而却步。”


    详细分析这段,秋火是很明显看出资方以及地方工会的策略,并且提醒了工人。但是,为什么没有改变结果呢?因为我认为工人们、工会干部们,包括秋火,都对工会的定位存在一个巨大的偏差。他们的意识中漏掉了一个关键的东西——工人的自组织。没有工人的自组织,工会自然变成了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自然就只能指望工会去代替工人们争取他们的利益。没有了自组织,工人与工会之间就缺乏互动。工人不会主动去提醒工会落实全部罢工要求,而工会人员缺乏工人的监督、鞭策,自然容易陷入到文山会海中去。有人会说,这恰好就证明了,工会从开始是黄色工会啊。没错,但是这句话正确的没有任何意义!工人们难道应该要把自己真正的领袖选到工会里,任由资本家去对付么?资本家都知道你的工人领袖是谁了,还会允许工人领袖公开的去组织工人斗争?他们威胁利诱,收买开除甚至栽赃、暗杀工人领袖的时候少么?!

    既然从一开始,工人就把工会当做一种依靠(实际上跟工人组织完全不沾边),而不是一种对资方斗争的工具,现实中的工会其实并不是工人头脑里的那个工会。所以在工会无作为的情况下,自然会失望。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但也是一个宝贵的失败经验。因此要总结经验,仅仅是重选或者改选是不够的,而是学会依靠工人的自组织,同时把工会变作战斗的场所、拆穿资本家虚假嘴脸、玩弄手段的镜子。如果认识不到这点,这个失败就是白白失败,因而还要继续失败。但在秋火的文章里,秋火就完全沦为了工人的尾巴,一方面为工人的觉醒(实际上仅仅是对工会失望)叫好,另外一方面竟然跟着工人后面空喊争取欧姆工会的改选、争取工人自己的工会(依靠什么争取呢?也许有一个主语,但那是一个完全抽象的工人)——等于是跟在工人的屁股后面从失败走向失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3-20 19:10:15 |显示全部楼层
三、到底应该如何对待工会



    前面我分析了资方和工人各自如何对待工会,却没有去分析工会在整个过程中的作为。因为,在我看来,工会仅仅是一种形式,其实什么都不是,它的作为完全取决于对立双方如何对待它。就像恩格斯说“在普选制的温度计标示出工人的沸点的那一天,他们以及资本家同样都知道该怎么办了”一样,当工人的自组织意识成熟时,工会也完全“不能提供更多的东西”,工人和资本家同样都知道该怎么办了。

    工人们一旦进行了自组织,工会就完全变成一种形式。工人肯定不会把自己真正的工人领袖选进工会,但是会选进一些放在公开场合给资本家看的“工人代表”;在工会建立后,工人自组织自然会监督、鞭策工会落实工人们的要求;在需要为工人争取利益时,自组织自然要把所有工人的要求都考虑在内,同时识穿资方分化工人的把戏,不会叫工会被资方利用成为欺骗工人的见证;在需要跟资方谈判时,会事先组织好工人准备罢工,这样工会提出要与资方谈判时,会把罢工威胁放进去,工会就有了谈判的筹码;在对待工会中立场不坚定的干部时,工会不会简单粗暴的把他们推到对立面去,而会采取灵活的策略尽量把他们拉到工人这边来。。。。。。

    当然,资方也同样并不会如工人所愿,对工会毫无动作,所以,工会实际上就是战场,在这个战场上,工人训练自己如何与资方战斗。这才是工人真正应该在这个失败中总结、揣摩的经验教训。



四、对工会主义的总结



    这种把工会当做可以用来组织工人斗争的工具,认为今天工人的斗争需要争取直选、改选工会或者搞独立工会、自主工会等等的思想,我统称之为工会主义。持工会主义的人,把斗争力量的来源寄托在某种空洞的形式上,而不是工人自身的力量上。这反映的是他们的制度崇拜,所以实际上,是“二次革命论”——认为当前的革命需要有一个争取资产阶级形式民主的过程,先要搞“民主革命”才能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在工人工作中的反映。这种思想,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的思想倾向,一旦任由这种倾向发展下去,就必然得出结论:不需要暴力革命,只需要议会斗争,就可以进入共产主义。因为,既然工会可以完成组织工人斗争的作用,那么议会也同样可以组织无产阶级斗争,进而通过议会斗争就可以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于是斗争的全部内容就变成了争取一种完美的形式,而完全忽略了壮大无产阶级的力量——秋火不是就是跟在工人后面空喊改选工会么(从这点上看,他完全不是一个托派)?

    任何一种制度形式,都不过是对立双方力量对比的结果,工人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只有自己。工人在力量对比处于劣势时,要考虑的不是依靠某种形式,而是尽力挖掘自身的潜力(当然,也需要与其他工人力量的联合),同时打破工人们对制度形式的幻想也有利于凝聚工人的力量,这样才能真正壮大工人的力量,改变力量对比。这个过程也许很曲折,也许会经历多次惨痛的失败,但是,这是必需的过程,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会教育工人,工人阶级意识才能成熟。国企老工人,也是这样走过来的。

    在我的博文《从工会谈到民主》发表后,很多人都提出了意见,大多是不同意的,这完全是我意料之内的。而我自己也深感那篇博文确实存在不足,很多东西都没有论述完整,所以就着这个机会,补充一些论述(当然,也仍然没论述全面,以后肯定还要写续篇)。这些不同意的意见里,其中有一个是这样的:现在左翼里关注工人斗争的本来就不多,不要矫枉过正。这个我完全不同意。正因为左翼里关注工人斗争的不多,才需要纠正他们的错误倾向,因为按照这种错误倾向滑下去,最后必然变成机会主义分子,而且是很熟悉工人、在工人当中有一定影响力的机会主义分子。我们倡导左翼与工人阶级结合,真心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走到工人中间,了解他们、向工人学习。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陷入到工人斗争中去,成为工人的尾巴,而是让他们坚定自己的立场,真正树立起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理解我们的事业需要依靠工人阶级来完成,认识到怎样依靠工人阶级来完成。但是,工人日常争取具体经济利益的斗争,只是工人的斗争,这种斗争并不需要我们去参与,工人完全可以比我们做的更好,工人也需要在这个过程中锻炼自己。无产阶级革命派与工人结合,当然需要走进工人、向工人学习,但是最终还是要走出来,提出工人目前无力提出(但是工人必然会认识到)的革命要求。最终的目的是要依靠工人去革命,而不是跟在工人后面空喊争取一个组织形式,一个资产阶级统治秩序能够允许的、空洞的、只会蒙蔽工人的组织形式。当然也不是包办代替工人的日常斗争,剥夺他们自己训练自己的过程。



    欧姆工人的斗争还没有结束,工人们能不能启动工会罢选,目前还不知道,工人们会不会经过这次失败吸取到教训,总结出经验,也很难说。南海本田的工人也又一次起来进行罢工斗争,目前似乎已经有了结果,但是具体过程还不清楚,我仍然会一如既往的关注。而且我深信,工人不管失败多少次,总能最终打破一切幻想,识破资产阶级玩弄的花招,真正成熟起来,成为一只打不垮的战斗队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1 06:59:01 |显示全部楼层
宣武同志的这篇文章与以前几篇文章一样,是高水平的!是活学活用马列主义,而不是死啃书本。是对中国工人运动长期观察了解的结果,而不是无缘之水、无本之木!所以才是实事求是的,而不是主观臆断的;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而不是走马观花、肤浅表面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1 09:40:52 |显示全部楼层
宣武同志的文章很有意思,我同意其指出的,认为中国工人运动存在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工会组织阶段这种观点,其实就是二次革命论的反映。但是另一方面,我想,在相当的程度上和范围内,工会斗争仍然可能是一个重要的进步手段。

我觉得宣武对于工人自组织说的有些理想化。什么叫工人自组织?难道工会就不能是自组织的一个形式?而且更重要的是,自组织未必就一定是阶级的自组织,比如工人可能是以哥们,老乡,技术身份等等来进行小团体组织,这种自组织强调的是跟其他工人区别开来,而不是工人阶级的一般组织。所谓工会,是历史上工人经过长期的斗争形成的组织形式,它当然是一个形式(我同意宣武),但是是一个经受过考验的形式。没有必要说工会的局限性特别大。

而且,工人总有个学习的过程,现在他们把工会当成青天大老爷,吃过亏之后是不是还这么认为呢?这是不是革命很必要的一个训练呢?自己不吃亏,就不能认识到工会的局限性(就像老工人不吃亏就认识不到改开的问题),任我们怎么说也没大用。建立工会的过程,以及与资本家斗争的过程(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工人阶级宝贵的学校。

说到底,就如宣武说的,“工人不管失败多少次,总能最终打破一切幻想,识破资产阶级玩弄的花招,真正成熟起来,成为一只打不垮的战斗队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3-21 10:58:54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不觉得宣武所说“自组织”是理想化,我理解宣武所说自组织,是两个方面,第一,就经济斗争来说,现代工人的经济斗争是不需要革命知识分子从外部灌输的,是可以独立、自主进行的。第二,工人的自组织指的是来自工人自身愿望、反应工人自身真实能力的组织活动,而不是由外部强加的、用法律在纸面上规划出来的,也不是哥们、老乡、技术身份等非阶级的身份认同方式。实际上宣武在该文第二部分已经说的很清楚。宣武并不反对利用官方工会,也不反对利用形式上是选举出来的、公开的黄色工会。但是工人真正的组织并不在那里,而是来自反映工人实际力量的东西,往往是工人在斗争中实际形成的东西。对此,我们不能仅仅从以往的、外国的经验或者根据书本上的东西,就认定工人斗争必须采取工会的形式,或者必须以建立固定的、形式化的工会为目标。如果实践证明,在中国当前具体条件下,工会对于工人阶级即使在经济斗争中也不是一个有用的工具,那么我们应当尊重实践。至于政治斗争方面,工会主义可以说只有失败的教训而从无成功的经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3-21 13:29: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了个概念,自组织。这个词我用的不准确,但是我现在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这个概念主要指的是工人基于运动自己形成的,譬如一场罢工,就会形成工人的组织。在罢工进行中,工人实际上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站在罢工工人一边,要么站在资方一边,有工人要复工,就会有罢工工人去阻止,所以不能有第三种选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水边所说的排他性。也许罢工只是少数几个积极分子发动的,但是所有参与罢工的工人,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就形成了组织,这就是工人的自组织。有自组织,才谈得上有工人领袖。欧姆是去年经过罢工才搞工会直选的,所以,当时欧姆工人实际上是有自组织的。当然,珠三角的问题是,工人流动性太强,所以,一场罢工结束后,这种自组织可能就逐步消散了,但是工人的运动必然会朝着形成固定的自组织的方向发展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2 17:23:58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组织工会存在于传统官僚主义相同的误区——即建立所谓代议制的工会,选代表来代表自己。而代表本身却成了官僚机构。第二国际的修正主义,本身就来源于官僚化——工会领导人员乃至党的领导在斗争谈判中获得了地位,成为资方座上宾,既得利益者。这就产生了与工人本身不同的利益,成为资本主义的一个组成部分——官僚化的工人组织和政党是不能领导革命的。他们本身就是在垄断劳动力商品,进行劳动力商品生意。纯粹为谈判而存在的工会,本身就是个资本主义垄断集团之一,它出售特殊商品,即劳动力。
目前已经到了互联网时代,且传统组织的官僚主义也已经非常明显。那么现在要“工人自组织”,实际还是建立“工人委员会”,作为工人的企业政权存在的工会。不是与资方谈判待遇问题为主要任务,而是以掌握基层权力为主要任务,而工人自组织,就不宜代议制民主,而是轮选轮换。让每个工人都参与进来——把工会变成工人直接民主的形式。
文革时期曾经广泛出现群众的批斗会,这是直接民主组织,新时代的工会应当效仿这种组织形式,实现直接民主,掌控基层权力。能够架空企业管理层更好。实现对工厂的实际控制权。这有必要工人建立武装或者纠察队,对抗工厂保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3-22 17:28:49 |显示全部楼层
工人罢工,资方可能考虑全部开除,换一批。倘若工人已经有了能掌握基层权力的直接民主组织,那么工人无需罢工,以此威胁到自己的饭碗。而是架空资方,或者说将资方开除,截留资本。就不需要它了。这就如同佃农抗租,地主就赶佃农走一样。当佃农控制一切,地主不过是个寄生虫。关键是谁实际控制着田地。是佃农,工厂的实际控制者,是工人在直接控制。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02:15 , Processed in 0.06682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