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655|回复: 12

回应秋火:如何看待和对待目前工人的“落后”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7-15 19:43:53 |显示全部楼层
    原本这个回应(回应泥泞:如何看待和对待目前工人的落后——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394)应该早点就写好了的,实在是最近太忙,所以写的有些迟。
   
    仔细看了几遍秋火的文章,怎么说呢,感觉秋火的文章一方面也有针对我文字的他的一些认识,也有一些就是围绕这个话题的一些发挥,而实际上其实却是没有太多是与我观点对立的(有一些看起来是对立的观点,不过是对我原文的误读)。所以,我就沿着我原文的思路,也围绕这个话题做一些发挥,以作为回应。

    首先,我原文并没有否认工人的”落后“。
   
    但是我认为,不能简单的认为他们”落后“,或者说,我更愿意说一些工人没有觉悟。在这样一种阶级力量对比情况下,工人没觉悟,既是这种力量对比的因,也是果。工人们如果都觉悟了,甚至只是觉悟了其中的1/10,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力量对比。但是,很多工人没觉悟,是有很多因素制约他们的,所以,有一个如何对待的问题。我原文主要反对的是用一种精英、救世主的态度去看待这种”落后“:因为工人落后,所以我就要领导你,你就要听我的;因为你没觉悟,而我觉悟了,你就要听我的,我来解放你等等。这是一种很不好的对待群众的态度,用一种左的精英主义代替右的精英主义,这些”左“的精英就难免不背叛革命。

    而工人的觉悟过程主要是通过斗争实现的,这是不同于一般的革命知识分子的。对于后者,可以通过理论学习、调查实践、逻辑演绎等方式觉悟,但是对于前者,则主要是在斗争中,发现自己的力量,实现自我解放。所以,工人们需要的不是一般的理论灌输,而是具体的如何引导斗争。他们需要一种斗争形式,这种斗争形式他们可以参与,也愿意参与,因为跟他们自身的利益相关。今天中国的现状就是,这些斗争形式都是工人们自己发现、创造的,而且往往他们斗争最艰苦的时候,睡觉都在想如何才能更好的进行斗争。而我们呢?我们高兴的时候,去网络上打打口水战,没心情的时候搂着漂亮女友逛街去了。就这样,对工人们的斗争形式一点不了解,对工人们斗争中面临的敌我状况也不了解,却能站在他们外面一副专家的姿态,以一种先验的标准去品评他们的斗争。在他们看来,工人的斗争是可以按照某个人的主观意志或者工人自己,随意决定斗争的要求和激进程度的。这样的左派或者革命派,言语中似乎他就可以代表整个工人阶级了,言语中他们最革命,实际上仍然是精英思想,主观主义,他们跟工人阶级的解放没有任何关系。

    其次,关于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

    感觉秋火很在意这两者之间的区别,而实际上根本不了解这种区别,或者说,不了解跨越这两者之间的界限的根本内因。我最近写了两篇读书杂记,里面也有涉及到这方面的内容,我先摘录过来:

    “因为中国工人的斗争,尤其是新生代工人的斗争,还处于经济斗争的层次上,于是大部分关注工人斗争的就马上陷入了这样的误区,即以罢工的力量作为判断工人意识的基础,以罢工、维权的成功作为工人斗争的目标。于是,只关注成功的斗争,不关注或较少关注失败的斗争。

    但是罢工的斗争,其实只是一种群众性斗争的形式,是工人斗争的训练学校,是促使工人在斗争中逐步自觉的手段,但绝对不是工人斗争的目的。而且,我们知道,随着资本主义周期波动,在波动的上升阶段,工人就业率相对高,工人的斗争力量相对强一些,斗争也容易取得胜利,而一旦进入波动的下降阶段,工人就业率下降,罢工的斗争就越不容易取得胜利,甚至原本在上升阶段取得的斗争胜利还要连本带利的还给资本家。要跳出这个循环,往往是在危机严重时,斗争屡次失败后,工人们越发认识到必须通过取得政治斗争的胜利,来实现经济斗争的目的。从自发,通过经济斗争自觉,经济斗争的失败促使其政治化,从而成为工人阶级政党的中坚力量。这是工人阶级的形成过程,而很多关注中国工人的,却一头扎进经济斗争的泥潭出不来了。他们把中国工人斗争的未来寄托在具有能对资本主义生产产生巨大破坏作用的,实际上仍然是经济斗争范畴内的,新生代工人的斗争上。把工人罢工的力量当做工人的政治力量。”
   
    “在这里我着重强调一下,我简单归纳的经济斗争,包含了工人为实现其”改善劳动条件、提高劳动报酬的斗争“而提出的要求相应政治自由(建立自主工会、要求集体谈判权等)的斗争,因为这样的斗争,仍然是在资本主义统治秩序内的。。。
   
    所以,我的观点是:工人的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是工人斗争的两个拳头,是互相补充的关系,两种斗争只是工人斗争的不同形式,因此表现为不同的分工,不可混淆。前者是后者的高级形态,而后者是最能调动普通工人参与斗争的形式。工人的经济斗争,原本是资本主义条件下的一种常态,不觉悟的工人通过这种经济斗争自觉,在斗争中(尤其是必然的斗争失败)最终发现这种经济斗争并不能改变工人的根本地位,从而进一步参与政治斗争。所以能代表工人阶级斗争方向的,必然是政治斗争,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两者的关系就好像,即使在一个斗争的工人集体内部,也必然有先觉悟的,有后觉悟的,有觉悟多的,有觉悟少的一样,但是他们联合在一起才形成了战斗力。”
   
    所以,秋火所列举的:
   
    工人斗争的许多具体诉求往往包含有政治性的萌芽(尤其在专制国家)。还有些诉求既不是政治性的、也不是经济性的,而是谋求争取更体面的社会地位、尊严(比如反对搜身、反对进出车间时繁琐的安检),或者争取平等(同工同酬不只是经济诉求,更触及工人尊严),或者争取知情权(如反对迁厂时不与工人商量、暗箱操作工人待遇问题引公愤)。。。2010年5月爆发的南海本田罢工以及不少罢工中,工人都提出改组工会,改组工会难道是纯经济性的诉求?本田罢工以及不少罢工中,工人还提出诉求“不许开除罢工者、恢复因罢工被解雇者的工作”,这其实已经很接近“要求罢工自由”这一政治诉求了,因为罢工自由的关键内涵之一就是不许资方打击报复罢工者。。。
   
    在我看来,这些仍然是经济斗争,而且秋火特意强调的“中国这个专制国家”的背景,实际上就是“工人的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的背景,而这种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仍然是工联主义范畴内的,在我看来仍然是经济斗争。甚至如恩格斯所说:“因此,普选制是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不过,这也就足够了。在普选制的温度计标示出工人的沸点的那一天,他们以及资本家同样都知道该怎么办了。”也就是说,在恩格斯看来,普选制就是一个工人阶级是否要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标志,在普选制以内,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所以工人斗争争取的,都不会对资产阶级统治造成根本的破坏;而工人一旦要求普选制以外的东西,就意味着工人要推翻整个资产阶级的统治了,这才是跨越到更高层次的斗争。
   
    这前后两者是有本质区别的,而且造成这种跨越的,必然是工人们经济斗争的失败,因为失败才容易让工人们看清楚,资本主义本身并不能给与工人真正想要的,而欧美西方国家,尤其是二战后到70年代中,工人们的斗争之所以并不能对资本主义世界造成严重的破坏,就在于这些国家工人们的经济斗争往往会获得一定程度的胜利,于是左翼的政党等等以为这种斗争就可以达到想要的一切,工联主义就导致了修正主义。因此,混淆经济斗争跟政治斗争的区别,以为工人的工联主义斗争就可以发展成为最终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恰恰是托派最喜欢批判的修正主义,而对这种思想的批判,就不是教条,而是坚持马列的基本原则。
   
    而产生工联主义、修正主义以及精英主义的根源,还是立场决定的,是取决于我们到底站在什么立场。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就不会否定工联主义斗争的必需性,同时也不会仅仅满足于工联主义的斗争要求,不会认为这种斗争要求会最终导致资本主义统治的颠覆。一旦你没有站到工人阶级的立场上,无论你是研究者还是领导者还是参谋者等等,自然会产生出各种小资产阶级的倾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7-15 19:48:45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我讨论一下,工人阶级内部的小资产阶级倾向。
   
    秋火着重强调了,民族主义对工人阶级的影响,认为这是造成工人阶级“落后”的很重要的因素,也列举了在沿海地区外资工厂里更容易发生工人斗争。对此,我感觉有些牵强,当然民族主义对工人有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是在工人斗争中,我看到的倒并不是很严重的影响。相反,民族主义等等这时倒成了被工人利用的手段(“打倒汉奸”这样的口号被民族主义利用是另外一回事)。就像本田工人的斗争,工人网是基本上跟了全程了,工人们是有提出民族主义的口号,但是也提出了“日本是资本主义,中国是社会主义,日本老板来了中国就要遵守中国的社会主义”等等的言论。实际上,民族主义、社会主义等等概念,在这些工人的头脑中,并不是十分清晰的概念,不过是拿来斗争的手段而已。同样的,在我看来,目前争取工会的斗争,工会在新工人头脑中,也同样并没有很清晰的概念(关于工会,这里就不做讨论了)。
   
    当然,民族主义仍然是工人阶级意识中的一个祸害(而且我不喜欢跟毛派、左派有任何关系,就是不喜欢一些民族主义的如张宏良之流自称什么毛派、毛左,我跟这些民族主义者要划清界限,这个界限就是是否要求无产阶级革命)。但是,目前工人意识中更大的祸害是资产阶级自由主义思想。而且这种自由主义思想不仅影响了工人,还影响了很多的左派、革命派,他们都把争取政治自由的斗争放在了一个极重要的位置,而忽视了这种思想对工人们的腐蚀、拉拢作用。工人阶级要求的民主自由,可不是自由派念念叨叨的那种自由民主可以容纳的。专制的资本主义政府当然是要推翻,但是“民主”的资产阶级政府就不要推翻了么?自主工会、集体谈判权等等可以与资产阶级统治并存的形式民主就能满足工人阶级的民主自由要求?难道还有比运用自己的阶级力量亲自去推翻一个压迫自己的阶级的统治更民主的吗?对,革命就是民主,革命才是民主。自由派实际上是害怕革命这个词的,而一些左派、革命派也在有意无意的淡化这个词的真正含义,掉进了一个又一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制造的民主概念中去了。甚至,他们可以把民主凌驾在革命之上。
   
    如果说,工人阶级内部的小资产阶级倾向,造成了工人的“落后”,那么工人阶级就恰恰是在战胜这些倾向而走向成熟的。
   
    那么,这些小资产阶级倾向会不会导致工人的分化?或者说目前已经导致了分化?
   
    毫无疑问,今天中国工人阶级是分化的,不过仅仅是分化,并没有对立(个别个体的对立是有的,但是整体上没有形成什么对立)。而这个分化的原因是资产阶级的一种刻意,跟小资产阶级倾向无关。事实上,今天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资产阶级只有依靠小资产阶级倾向来分化工人阶级才能统治。那么,一些所谓研究者对工人的划分,划分出来再去比较,就只能是“研究”性质,或者说纯粹社会学性质的,跟工人阶级整体的斗争没有任何关系。
   
    相反,我看到的是工人阶级的斗争的走向联合、统一。这种联合,也不是石秋那种基于血缘、个体之类的联合(当然那种联合可能存在,不过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而且也产生不了本质的影响)。工人阶级的联合,必然是基于资本的,而且至少目前也只有资本有这种力量去联合工人阶级。我原文提到的通钢工人的斗争,那就是老工人和新工人联合斗争的典范。是的,我提到了吴敬堂老工人,他在这场斗争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组织、动员工人、做思想工作、提出斗争目标等等,但是实际斗争中。当标语逐个高炉走下来,工人井然有序的实现一个高炉一个高炉的停产,这恰恰是在岗工人(因为目前国企在岗工人和沿海地区新工人的劳动条件、劳动关系是完全相同的,年龄也在一个层面上,所以他们都是新生代工人)创造出来的伟大的工人阶级斗争的景象。难道到目前为止,还有比这更典型的新老工人联合斗争的例证吗?当国企改制导致国企资本从旧有的生产关系中退出来,又在新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剥削新的工人时,这同一资本下,一个被消解的工人群体与一个新生的工人群体,就实现了联合。09年到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多这样的联合的斗争。在这样的联合斗争面前,分化不过是对工人阶级缺乏了解的刻舟求剑罢了。
   
    那么,再来谈谈新老工人之间的关系。
   
    我简单的介绍了通钢工人斗争中新老工人之间斗争的联合,当然,因为关于通钢事件完整的调查文章还没有出来,所以我无法说的更详细。但是,却足以说明了这种联合中,新老工人之间的关系。当然,由于目前由国企改制而分离出来的资本与沿海地区新工人之间的资本,没有直接的联系,所以体现在斗争中,也没有形成联合的斗争。但是,我相信,随着工人阶级斗争的发展,那部分的新生代工人,除非是与国企老工人产生了对立,否则他们跟后者之间的关系,仍然是通钢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新老工人之间的那种关系。原因,我在前面讨论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中所引述的那段文字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老工人的斗争目标就必须是一种社会制度才能给予的。而且就一个同志告诉我的国企老工人的新动向(本人未证实)来看,老工人政治化后自己会主动向左翼的政治势力靠拢,如果确实,那更会强化这种关系。
   
    说到这里,确实不得不讨论一下我跟秋火之间的重大分歧。
   
    我看了秋火推荐的《“老工人最革命”的毛左神话与中国工人阶级的辩证发展》(简称吴文)一文,说实在的,我很奇怪,这样水平的一篇文章,这样文风的一篇文章,还值得置顶在工先网劳工讲坛版。而我并不奇怪,你说的所谓毛派会无人回应。原因太简单了,此文章文风不是一般的差。都说托派的理论都是从逻辑到逻辑,但是真没想到可以无视事实到如此程度。吴文通篇文章,虽然是批判毛派,但是没有列举毛主席时代的任何事实作为证据,文章从开头批判工人网编写的《改开年代》开始,列举的事实都是引述工人网的材料,再么就是被作者贴上毛左标签的贝特兰的文章中的片段,凡是说到毛主席时代的事实,都用一个简单、武断的“工人不民主”之类的结论作为代替。这样的为批判而批判的文章,倒是写的很长,却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要不是写本文,像吴文这样文风的文章,我是懒得去看的,更别说回应了。不过就此,也能理出一个大概脉络,就是文章的立论就在于否定毛主席时代的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否认毛主席时代工人享有的权利和当家做主的地位,从而老工人的斗争不过争取丢失的所谓工人贵族特权而已,所以别说是先进的,甚至可以说是反动的。我不知道秋火是不是认同这个理论演绎,如果是,那么单靠吴文这样文风的文章来立论,实在不足为道。



    说到最后,我认为秋火文章里写的最好的就是最后一段,我认为只有这段才切合了我原文的主题:革命派怎样跟工人阶级结合。革命派跟工人阶级结合,到工人中间,一方面是要学习,学习工人阶级身上的优点,学习工人阶级的斗争经验,学习一切跟工人阶级立场、意识相关的内容;另一方面是帮助,工人阶级当然有“落后”,不觉悟的是大多数,所以要帮助,先要了解造成他们不觉悟的原因,然后帮助他们消除这些原因,从而觉悟。实际上,更多的时候,是帮助我们自己改造世界观。我们深信,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谁也不是谁的救世主,谁也不是什么精英可以主宰其他人。而这个社会恰恰制造着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所以我们要反抗,我们要改造这个社会,但是我们个体的力量是微弱的,我们只有融入一个强大的群体,融入工人阶级,才有能力改造这个世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16 16:24:43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释放渠道只有革命暴动,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历史告诉我们:资产阶级专政就是修正主义复辟再次成功的写照,阶级剥削和压迫,穷人吃老实人,女人找有钱的,穷人强奸发泄。一切都是资产阶级复辟带来的不平等。中国只有革命才能释放无产阶级压抑的不满和怒气。大乱才能大治!别无它法!
左翼工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2-7-16 22:22:37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 社会主义革命 是 多数人的共同事业,

那么 现在群众处于 愚昧落后的状态,短时间是 不可能 发动起来的。

对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17 01:21:32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加入qq群231484095
.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12:13:5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12:44:2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16:15:0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16:26:5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20:12:02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19 01:26 , Processed in 0.046991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