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950|回复: 11

黎阳:到了图穷匕现时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1 15:17:17 |显示全部楼层
2012.7.20.


  2012年是杀气腾腾的一年。刚过年《人民日报》就来了个杀气腾腾的总动员:“宁要微词,不要危机”、“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不怕“招惹是非”、不怕“自找麻烦”、对难啃的硬骨头“不能回避也无法回避”、“更要有勇气与担当”、“不要怕冒一点风险”“要完全没有风险不可能,冒点风险不怕”、“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不失时机地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杀气腾腾的号令带来了一连串杀气腾腾的行动:杀气腾腾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世界银行”联合行动剿灭中国国有企业的“联合研究报告”、杀气腾腾的国企私有化强制倒计时日程安排表、杀气腾腾的3.15政变、杀气腾腾的4.10“午夜惊魂”、杀气腾腾的举国官员人人过关宣誓效忠、杀气腾腾的的“军队参与维稳”、杀气腾腾的“确保部队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坚决听胡主席指挥”……

  有这杀气腾腾的大环境,就有“公知群殴吴法天”这杀气腾腾的小插曲——跟“民主了杀你全家”、“杀左族毛”之类杀气腾腾的嗜血狰狞相比,一群“公知”对一个动口不动手的人的一顿拳打脚踢拍板砖的杀气腾腾算老几?不过小菜一碟。
  
  街头流氓打人,打完了也就完了,如果被警察抓住,顶多赖帐不承认自己打了人,或者拼命争辩说自己出手打人事出有因等等,但决不会挑战“打人违法”这条法律。“公知”们就不同,水平高多了,打了人还不算,还要长篇大论群起鼓噪证明自己打人不但不违法,而且是替天行道,打得对、打得好、打得有理、打得轻了,今后不但还要打,而且要打得更重,更要进一步打死为止——这是街头流氓们干得来的么?这还不杀气腾腾么?

  更杀气腾腾的是:“公知”们并不是简单地为一般的流氓斗殴强词夺理。他们“证明”自己群殴吴法天“有理”的根据是不承认现政权合法,因此自己使用暴力合法——现政权是“伪公权”、拥护现政权的人即“五毛”、打了白打、“适度的暴力已是难以避免”:

  ——“由于中国没有正常的民主政治制度,法律并不具有政治合法性”、“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有权管辖人们的行为”、“如果发生了纠纷的人们去找伪执法与伪司法部门解决问题,是至少纠纷的一方放弃了自己的正当权利”、“在中国这种伪公权僭夺了公权力的地方,只能以私法自治看待,即约架合法”、“周燕打吴法天是合法的。因此,警察干涉,将周燕行政拘留,其本质是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吴虽然一直未还手,但此次事件中他挨了周燕打的后果吴应该承担主要责任”、“公开发表艾未未等人是自作自受理应被伪公权侵害的言论,就已经不是普通的言论,而是以言论的形式侵害人权”、“由于吴法天是一位法学副教授,对他的要求与对普通没有法学背景的人的要求不同”、“若对行为五毛进行与其侵害相当的一定限度的武力报复,具有自然正义的属性”、“对行为五毛的民间惩罚,应该视其具体为恶的性质、恶行的程度等综合情况,作出合理的评估,然后以尽可能公平的程序去实施”、“当代中国因为政治制度的邪恶,正常的健康秩序几乎已经荡然无存。因此,除了不指望伪公权能为健康的社会秩序发挥正面作用,还得尽可能抵制伪公权所导致的对秩序的进一步破坏。在这过程中,已经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在有些情况下,适度的暴力已是难以避免”(“法律专家”萧瀚:“秩序与程序正义——兼评周吴约架事件”)

  ——“吴法天副教授之言论,在一定程度上激起了民愤”、“发表的言论不乏让普通民众无法接受的”、“平时的一些言论,早已让不少国人忿忿不平”、“在很多国人的心目中,‘群殴’是颇为给力的教训他人的方式”、吴法天“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五毛’这顶帽子极易引发最大限度的民愤”、“都不是省油的灯”、“客观上都是找事”、“无论谁对谁错,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罗竖一:《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2012年7月10日《人民网》)

  吴法天被称为“五毛”,可见他与现政府立场一致。而群殴他的“公知”们呢?开口闭口“伪公权”、“伪公权僭夺了公权力”、“伪执法”、“伪司法部门”、“对行为五毛进行武力报复具有自然正义的属性”、“对行为五毛民间惩罚”、“适度的暴力已是难以避免”、“‘五毛’这顶帽子极易引发最大限度的民愤”、“无论对错被群殴是必然的”……可见他们与现政权势不两立。然而事情怪就怪在这里:一个人因拥护一个政权挨了反政权的人的痛打,而他坚决拥护的政权却居然并不领情,既不打算有效地保护拥护自己的人,也不打算有效地打击颠覆自己的人——周燕、艾未未聚众群殴吴法天,“普世精英”张鸣、“法律权威”萧瀚、重庆黑社会辩护律师李庄等一大堆坚决主张“改旗易帜”、取缔共产党的“公知”们撕下了一切“法制”、“人道”、“民主”、“言论自由”、“我不赞成你的观点,但我誓死保护你发表观点的权利”等装模作样,异口同声为周燕、艾未未的暴力犯法行为喝彩叫好辩护帮腔。然而除了周燕象征性地被拘留了五天之外,所有施暴打人者都不曾受到过任何惩罚追究;所有公然鼓吹使用暴力、煽动“伪公权”、“伪公权僭夺了公权力”、“伪执法”、“伪司法部门”、“民间惩罚”、“适度的暴力已是难以避免”的人都不曾受到受到过任何谴责清算。不仅如此,官方的《人民网》以公然转载《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的方式变相肯定支持“伪公权”论、“民间惩罚”论、“适度暴力难以避免”论——如今当局当真视为洪水猛兽绝不容忍的东西,譬如老夫的文章,必定删除惟恐不及,怎么可能转载?早被列入“敏感词”严厉封锁了。不封锁而且转载,那就是不反对而且欣赏,就意味着容忍“坚决拥护政府的‘五毛’该打”之类逻辑。既然容忍“坚决拥护政府的‘五毛’该打”,那就等于承认了现政府是“伪公权”、“伪公权僭夺了公权力”、“伪执法”、“伪司法部门”之类提法——哪个不承认自己是“伪公权”的政权会不但不保护拥护自己的人,反而任凭拥护自己的人被反政府的人痛打?更不用说转载替这种痛打辩护的文章了。如此行径实际是在给“公知”们打气助威,惟恐他们气焰不嚣张——看看诸如《凯迪论坛》等网站,铺天盖地的舆论狂潮充满了杀气腾腾的歇斯底里:“公知”们打人有理,打得轻了,挨打的不还手都不但活该而且有罪。照这样发展,“公知”们从此看谁不顺眼,只要扣上一顶“五毛”的帽子就可以不但大打特打,而且可以使用其他暴力任意迫害。

  乍一看,这里的弯弯绕简直让人莫名其妙:一个政权居然会不保护自己,居然会默许被称为“伪公权”、“伪执法”、“伪司法部门”,居然会包庇放纵保护图谋推翻自己的人公然殴打赞同拥护自己的人——喝多了?抽疯了?活腻了?

  然而仔细一分析就不难明白其中的奥妙。以如今中国网络管理的实际原则为例:骂毛泽东可以,骂共产党可以,骂中国革命可以,污蔑中华民族可以,赞美蒋介石国民党可以,宣扬“普世价值”可以,鼓吹卖国可以,瞎编历史可以,怎么胡说八道都可以,唯独不许冒犯胡温等如今正当权的人,只要沾这个边立刻删除封锁,老实不客气。把这一切串起来,大形势立刻一目了然:说共产党的政府是“伪公权”可以,危及自己个人的权力绝对不行——简而言之一句话:要权力,不要“共产党政权”。“改旗易帜”,权力保留,但要去掉“共产党”这个牌号,只是“能做不能说”而已。没看透这个戏中戏的吴法天们傻不楞登“跟现政权保持一致”,挨了一顿臭揍还不落好,现政权的当权派们除了装模作样地来了几句不疼不样的屁话之外什么真格的也没干,更不用说惩罚开口闭口“伪公权”、公然使用暴力群殴吴法天的“公知”们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1 15:18:35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以来,杀气腾腾的反共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既有“公知群殴吴法天”这样直接了当宣布共产党政权是“伪公权”的明目张胆赤裸裸,也有“辛子陵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那样以“救党”的名义循循善诱地劝告共产党自我了断的甜言蜜语假腥腥:“改革苏维埃体制,不仅是救国,而且是救党。首先受益的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的生命有了保障”、“现在是全党大醒悟,废除党国体制的时候了”、“把毛泽东盗走的军权还给国家,实行军队国家化”、“不设党的军委”、“台湾政党将赴大陆参选大中华区国家总统、内阁总理等职位”、“不仅在经济上而且在政治上融入世界民主潮流”……如今反共舆论已经猖狂到连教育小学生“听党的话”、“跟党走”都不能容忍的地步——刘亚伟:“这(教育小学生‘听党的话’、‘跟党走’)算不算‘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实现政治目的’?这种做法‘道德’吗?”……

  据悉,在《炎黄春秋》2012年4月5日召开的有关薄熙来事件和中国政治体制改革途径的座谈会上,几乎人人认为中国已在大变的前夕,人心思变,现今的“维稳”局面已维持不下去了。杨继绳说中国现在处于大变革前夕,民间怨声载道,只待有人登高一呼。今天和一九六六年相比,执政党各级领导人的腐败程度严重得多,特权也严重得多。权钱交易、权权交易、权色交易散发的臭气,弥漫污染著整个社会,老百姓已经忍无可忍了。杨继绳还说:“毛泽东逝世三十六年了,可能这两句话(“打到走资本主义当权派”和“资产阶级就在党内”)今天还有号召力。如果有人登高一呼,回应的人一定不会少。”陆定一的儿子、APEC亚洲院士陆德说,中国经济转型喊了二十年转不过来,当前的问题越积越多越严重,不励志改革特别是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国可能会面临一场革命。北京大学教授钱理群说,现在的形势有点像文革后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能这样继续下去,需要变了。《炎黄春秋》执行主编徐庆全说,现在,所有的人都希望变。

  把这一切跟今年以来随着“宁要微词,不要危机”而来的一连串杀气腾腾一联系就能明白:一个时代要结束,一个时代要来临。一个时代要结束——“打左灯向右拐”、“能做不能说”、“打着红旗反红旗”、“以共产党的名义反共”;一个时代要来临——“打右灯向右拐”、“能做更能说”、“改旗易帜”、“明目张胆公然铲共”。说白了就是到了图穷匕首现的时候了,“普世精英”们要公开地、正式地变天了。

  荆轲刺秦王,匕首用地图包着,不到紧要关头不亮出来;“精英”灭共党,“反共”用“改开”包着,同样不到紧要关头不亮出来。荆轲刺秦王,一开始恭顺之极,对秦王是想什么就给你什么——又是地图又是秦王仇人的脑袋的,无微不至地“投其所好、送其所要”;对秦朝官员是到处送礼广结人缘:“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到了堂下则满面春风一脸谄媚:“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慑,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直到“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的那一刹那,满面堆笑才突然变成了满脸狰狞,百依百顺才突然变成了杀气腾腾,此时的面目才是真面目——“欲知真面目,需到图穷时”。反过来也一样:“但到图穷时,便知真面目”。“精英”用“改开”反共,一开始也是恭顺之极,一副处处替你共产党的官们着想的样子:阶级消灭了,没有阶级斗争了。共产党不能靠阶级斗争吃饭了,那您今后靠什么继续执政、靠什么维持政权的合法性呢?只有一个办法:大大发展生产力——“发展是硬道理”、“完成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变”;也是无微不至地“投其所好、送其所要”、到处送礼广结人缘:“先富起来”、“MBO”、“代表先进生产力”;也是满面春风一脸谄媚:“腐败是次优选择”、“不争论”、“宽容不规范”……直到中国社会矛盾极端激化、民怨民愤一触即发、“精英”们判定私有化已成气候、自己已羽翼丰满、公开反共胜券在握时机成熟了,以“改开”的名义上演了三十多年的“打左灯向右拐”、“能做不能说”、“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现代版“荆轲刺秦王”(不,“‘改开’灭共党”)的文明戏到了“图穷而匕首见”的地步,于是满面堆笑突然变成了满脸狰狞,百依百顺突然变成了杀气腾腾,此时的面目才是真面目——“欲知真面目,需到反共时”。反过来也一样:“但到反共时,便知真面目”。于是就有了这一切排山倒海铺天盖地的杀气腾腾——发动“政改”政变、“改旗易帜”、取缔“伪公权”、“铲除共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1 15:19:50 |显示全部楼层
    反共“精英”们说,中国的一切灾难都是闹共产闹的。如果不闹共产党或毛泽东取得政权就搞私有制,中国早肥成另一个美国了。实际恰恰相反,如果中国不闹共产党或毛泽东1949年搞了私有制,中国早垮了。中国的公有制是历史逼出来的。从鸦片战争到甲午战争到八国联军到二十一条到九.一八到七.七事变到南京大屠杀,眼看着中国要亡,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了生存危机而奋起参加救国。但救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渐渐地人们从无数失败中发现:只要当官的有私产,救国准失败——只要有私产,绝大多数当官的主要心思必放在自家私产上,必或多或少用权往自家搂。只要主要目标是谋私发财,很快就能发觉救国不如卖国合算:敌人太强大了,搞救国必倾家荡产,当了官再卖国却很容易大发横财。一旦算过来这个帐,当官的说叛变就叛变了。上行下效,只要当官的带头捞,下边立刻群起效仿,队伍立刻没法带,各怀鬼胎,稍有困难挫折立刻土崩瓦解自顾自。只有豁出去不要私产、认同公有制的才坚持得下去——岳飞知道要救国反侵略就必须“武将不怕死,文官不爱钱”,但在私有制条件下,知道归知道,就是做不到——个人做得到,别人做不到;少数人做得到,多数人做不到;你做得到,你的上司、部属、亲朋好友们做不到,谁这么做谁就在体制内落不是、落埋怨、被暗算。只有中国共产党的公有制才使整个系统内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成功,关键在于公有制。连蒋介石都承认这一点:1949年6月8日,蒋介石在日记中细数共产党七大优点,并将“干部不准有私产”作为特别标注。蒋介石一辈子不知分化瓦解收买收拾掉多少军阀政客反对党,他心里最有数:如果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又穷又土的共产党根本不是对手,再来几个也早被搞垮了——只要准许干部有私产,共产党立刻就不再是共产党,而不过是一股名曰“共产党”的军阀土匪。决定是军阀土匪还是共产党的根本不是名字,而是立党为公还是谋私。只要干部有私产,那其真正追求的目标就是谋私。当官的只要谋私马上就有死穴:诱之以利就能收买,胁之以害就能逼其就范。只要准许当官的谋私,马上就使当兵的感到受了愚弄:闹了半天,让我们流血牺牲原来只是为你当官的自己发财。凭什么?要发财老子自己直接发,凭什么给你卖命?就凭这就能让这个党从本质上立刻变成又一股军阀土匪,上上下下立刻离心离德,整个体系立刻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就分化瓦解各个击破。都说蒋介石是共产党的“运输大队长”,但如果不是公有制,这个“运输大队长”就当不成——允许有私产,即便有缴获也一下子就会被当官的卖了换钱入自己腰包,怎么可能原封不动供共产党打天下用?李自成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胜利之后立刻按权分配大抢特抢,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迅速土崩瓦解。国民党没有“干部不准有私产”这一条,抗战胜利之后“接收大员”个个成了“劫收大员”,同样按权分配大抢特抢,同样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迅速土崩瓦解——美国国务卿艾奇逊1949年7月30日在给杜鲁门的信里说:“在那些从日本手里收复过来的地区里,国民党文武官员的行为一下子就断送了人民对国民党的支持,断送了它的威信”、“国民党是削弱了,意志消沉了,失去了民心”。如果毛泽东1949年搞了私有制,共产党一下子就会变成李自成,变成国民党的“劫收大员”,同样按权分配大抢特抢,同样闹得军心涣散人心俱失。中国的那点底子还不够大大小小的李自成刘宗敏们分赃的,还拿什么搞经济建设工业化?早分崩离析了——就算上了“两弹一星”之类项目也必定从上到下层层中饱私囊,最后除了一堆豆腐渣之外什么结果也不会剩下。

  毛泽东坚持了公有制,使中国得以奠定了工业化现代化的基础,搞出了以“两弹一星”为标志的现代化国防体系,使中国从任人宰割变为独立自主。这使国家和人民受益无穷,却毁了混入共产党内掌了权、朝思暮想象李自成、国民党“劫收大员”那样用权大抢特抢大捞特捞的人的发财梦。他们当然因此对毛泽东恨入骨髓。等毛泽东一逝世,他们就迫不及待要搞梦寐以求的“以权抢劫”,只是面对深入人心的公有制一时不知如何下手。“改革精英”们看准了他们的心思,不失时机地跳出来献计献策献殷勤——想用权力给自己搂钱?那就得突破公有制,打破“干部不准有私产”的底线。怎么突破?先用“彻底否定文革”给“干部不准有私产”扣上“极左”、“僵化”、“教条”等罪名,再用“发展是硬道理”、“先富起来”把所有的人都拉下水——人人为自己,个个都去捞,发财人人有份,公平吧?谁也别说谁了吧?依靠“先富起来”的烟幕为掩护,终于突破了“干部不准有私产”的底线。然而等突破了这一底线之后人们才发现“先富带后富”的天花乱坠纯粹是胡说八道。说是“先富起来”,实际上是“谁有权谁富起来”——持权抢劫,谁有权谁才抢得着财富,权大大抢,权小小抢,没权的只能挨抢——即便暂时侥幸捞了点汤汤水水,那也是“欲将取之必先予之”,眼下故意放你一马,迟早让你连本带利全吐出来。比如包产到户分田单干让许多农民一开始确实得了点甜头。但这点好处没多久就被飞涨的各种费用、强制征地、价格操纵等等压榨得一干二净。“改开精英”们“先富带后富”之类信誓旦旦不过是大流氓骗小姑娘上床时的花言巧语:“我保证不碰你”、“我保证不进去”、“我保证就这一下”、“我保证到此为止”、“我保证不弄疼你”、“我保证一辈子对你负责”……等得了手了,所有“保证”也无影无踪了。当然,新的“保证”又来了——“改革精英”们的“改革理论”总是随着持权抢劫日益深入、贫富剧烈分化、社会不公平日益严重、人们的疑惑越来越大而接二连三“与时俱进”:“资本家代表先进生产力”、“科学发展”、“可持续剥削”、“稳定压倒一切”、“毛泽东思想破坏和谐、影响稳定,不包括在特色理论中”……

  尽管“改开”的一切花丽胡捎令人眼花缭乱,其实贯穿始终的核心就一条:持权抢劫。只要用“持权抢劫”的尺子一衡量,三十多年来的一切立刻一目了然:一切以权力为中心,靠权力发财,靠权力掠夺,靠权力生存,一切围绕着权力,一切离不开用权力掠夺财富。“先富起来”的“成功人士”们没有一个能不靠权力发财,没有一个能不靠权力维持运转。整个这场“改开”说白了就是历史上李自成进京、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劫收大员”们按权分配、持权抢劫的历史再现。

  《西游记》里花果山上的群猴第一次进水廉洞时曾有一番大抢:“一个个抢盆夺碗,占灶争床,搬过来,移过去,正是猴性顽劣,再无一个宁时,只搬得力倦神疲方止。”抗战胜利时国民党“劫收大员”的抢劫水平比花果山的猴子们自然高级得多:“大官大捞,小官小捞,无官不捞”、“三洋开泰”(开洋荤、发洋财、出洋相)、“五子登科”(金子、票子、房子、车子、女子)、“盼中央,望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失地收复,人心丧尽”……然而所有这些抢劫跟“改开”的持权抢劫相比简直望尘莫及——你能“几十年如一日”地抢劫吗?你能一抢成百上千亿吗?你有让十几亿中国人举国为奴、给国际垄断资本白打工、换取今日“南宋小朝庭”偏安一隅这种抢劫国家的本事吗?

  要说“改开”的真正“成果”,那就是通过持权抢劫在中国重新造就了官僚垄断资本主义——毛泽东1947年12月25日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精辟描述了的官僚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垄断资本,和国家政权结合在一起,成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垄断资本主义,同外国帝国主义、本国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密切地结合着,成为买办的封建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个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不但压迫工人农民,而且压迫城市小资产阶级,损害中等资产阶级。”“这个资本,在中国的通俗名称,叫做官僚资本。这个资产阶级,叫做官僚资产阶级,即是中国的大资产阶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1 15:21:10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决定意识”。“靠‘改开’持权抢劫大发横财当了大资产阶级”这样的存在会决定出什么样的意识?反共意识——怕被共产的意识,一听“共产”二字就心惊肉跳如同遇到洪水猛兽的恐怖意识,看到“共产党”这个名字就一肚子不是滋味、惟恐老百姓有样学样、如同当年跟共产党打土豪闹共产一样对付自己的惶惶不可终日的尴尬意识。就凭这,就不由自主要产生把“共产党”从地球上抹掉的冲动——不信调查调查,坚决主张“改旗易帜”去掉共产党招牌的,有几个不是在“改开”的名义下用权力抢劫国家抢劫老百姓发了横财的,或跟这种发了横财的暴发户关系非常的?坚决主张恢复毛泽东的公有制的,又有几个参与了借“改开”名义用权力抢劫国家抢劫老百姓的?这就是“存在决定意识”,这就是“阶级地位决定阶级立场”。

  明白这就能明白“改开精英”们为什么要那么杀气腾腾反共,为什么要那么热衷于捏造“饿死三千万”之类妖魔化毛泽东——利益需要。只有捏造“饿死三千万”、妖魔化了泽东,才能把共产党定性为“纳粹党”,才能名正言顺设立“共产罪”、“毛泽东罪”,才能严禁“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才能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严厉镇压老百姓对自己持权抢劫的任何反抗,实现“只许我压迫,不许你反抗”,才能确保自己利用“改开”持权掠夺的全部财富——有一条必须牢记:公开宣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万恶公为首,百善私当先”的“普世精英”们绝对不会替别人着想,他们所主张的一切永远是为了自己的私利需要。他们永远只有借口,没有理由。他们的一切“理由”都是借口,只不过被这群搅屎棍用一番胡搅蛮缠搅得似乎是“理由”而已。他们满嘴沁人心脾的“民主”、“宪政”、“人权”等等等等永远只能当狗屁听,一个字都信不得——要想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就必须明白他们的私利需要,只有明白他们的私利需要才能明白他们的真正目的。

  希特勒说:“我将提出发动战争的宣传上的理由——不必管它讲得通,讲不通。胜利者在事后是没有人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实话的。在发动战争和进行战争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心要狠!手要辣!……谁强就是谁对……心要硬,不要发慈悲!要心如铁石,不要有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的话,谁就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

  “改革精英”/“反共反毛精英”们的逻辑跟希特勒其实没什么两样:“我将提出‘改革’/反共反毛的宣传上的理由——不必管它讲得通,讲不通。胜利者在事后是没有人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实话的。在‘改革’/反共反毛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心要狠!手要辣!……谁强就是谁对……心要硬,不要发慈悲!要心如铁石,不要有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的话,谁就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

  “改开”改出今天的反共杀气腾腾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改开”真正的内涵就是“反共”,只不过一开始不直接叫“反共”而叫“私有化”而已。然而“私有化”本身就意味着“反共”——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公有制。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搞公有制的——《共产党宣言》说得明白极了:“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不搞公有制还算什么共产党?冒牌货而已。只要搞起了私有化,就不可能不反共,剩下的只是方式和方法问题。

  看到了这一点,就能看到“改革精英”在过去几十年里循序渐进地给共产党精心安排的两大死亡陷阱——“私有化”与捏造“饿死三千万”。

  “私有化”:彻底摧毁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公有制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唯一保障。只有在公有制条件下共产党一党执政才站得住脚:公有制下所有人的经济地位一致,利益一致,一个共产党就足以代表所有人的根本利益。搞私有制的政党无数,而搞公有制的政党只有共产党一家。只要是公有制,那执政党就非共产党莫属。这就是共产党执政最强最有力的合法性。共产党只要不搞公有制,政治生命就到头了——私有制下人们不仅分成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而且有产阶级内部又按占有财产的情况进一步细分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此社会的每个利益群体都要求有自己利益的政治代表,要求多党是必然的。共产党一旦搞私有制就既代表不了无产阶级的利益,也代表不了各个利益阶层的有产阶级利益,就没有理由继续执政——搞私有制轮不着你,比你更有资格更内行的有的是。要谋私发财,哪个政党不能执政?凭什么非你共产党不可?

  捏造“饿死三千万”:彻底摧毁共产党存在的合法性——“饿死三千万”成立了,共产党的“反人类罪”的帽子就戴定了,“纳粹党”的待遇就跑不了了——犯罪组织,永远取缔,绝不允许存在:“反人类罪是任何人都不可赦免的,没有追究期限的,也不是任何政府、或者任何国家的法律可以庇护的”、“将机构的组织确定为犯罪组织,这样就可以抓住身分较低的战犯,只要证明党卫军是犯罪组织,就不必去大海捞针逐个证实每个成员都是罪犯,进行几乎不可能的工作。”“纽伦堡审判的规则并不仅仅针对纳粹,它指向所有与战争罪有关的罪犯。”“今天,当我们回顾纽伦堡审判的时候,我们更多的应该是记住它的精神,对于东方这片土地,我们还有无数的事要做。”“至少3000万人死亡的档案上被似是而非的天灾盖棺论定了,这样的方式是否可以对照一下纽伦堡审判?”(萧瀚:评纽伦堡审判)“政治人物犯下的罪恶是不能宽恕的”、“他不是开国元勋,而是害国元凶”、“他是一个制度化犯罪集团的主犯,应该为这个犯罪集团所有罪恶承担领袖罪责”、“必须要坚持不懈地清算他们”、“他们的罪行是不可以被宽恕的。”(萧瀚:答毛崇拜者及部分毛同情者)

  胡德平说:邓小平要救党,我父亲要救民——显然以为只要赞同共产党下台就能保住自己的不义之财。这不免令人想起《三国演义》第一百零七回描述的那个蠢货曹爽:一听“太傅指洛水为誓,并无他意。有蒋太尉书在此。将军可削去兵权,早归相府”,立即拱手投降:“我不起兵,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结果呢?“押曹爽兄弟三人并一干人犯,皆斩于市曹,灭其三族;其家产财物,尽抄入库”——想当富家翁而不可得。古代尚如此,如今就更没门了:当过共产党还想当富家翁?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且看看这个——“基于‘杀人偿命,父欠子还’的中国优良的习惯法传统,中共的大量官员的子孙后代,都应当杀绝;毛泽东的后代,统统杀绝!邓小平的后代,统统杀绝!王震的后代,统统杀绝!薄一波的后代,统统杀绝!彭真的后代,统统杀绝!刘少奇的后代,统统杀绝!陈云的后代,统统杀绝!宋任穷的后代,统统杀绝!……如此算起来,中国至少应当杀掉两亿劣种!只有杀掉这两亿劣种,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才能实现!”(周亚辉:杀掉两亿中国人才有自由民主制度,2010/06/07)“对毛左的处置,到时候了,一定要干净利落!”“处置毛左,一定要用最严厉的手段,不能再让毛左有春风吹又生的机会!项羽族秦,是个好的榜样,起码2000年内,残暴如秦始皇的一个也不敢有!”“这些人,应该像对待法西斯分子一样立刻狙杀!”(凯迪网络zumao)

  “改开精英”们安排这些死亡陷阱、说这些咬牙切齿从来没有受到如今的当权派的任何制止。这就足以证明他们实际上是一气的。或者说实际是如今的这些当权派授意的——想想也是,胡温二人对毛泽东缔造的共产党能有什么好感?尤其是跟共产党有家族血仇的温家宝,你能指望他当真保卫共产党的政权和共产党的存在吗?就凭这,出现如今的反共杀气腾腾也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共产党的后代里居然有那么多曹爽一样的糊涂蛋,居然不懂得“改革精英”们早就憋足了劲,不但要打共产党政权的主意,要打共产党人和共产党人后代的性命的主意,更要打共产党的叛徒用权力聚敛的巨额财富的主意,面对图穷匕首现时的如此杀气腾腾居然还心存侥幸,居然还以为覆巢之下能有完卵,只要同意共产党下台就能逃过反共还乡团的屠刀,保住自己的财富安然当个富家翁。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1 15:23:04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决定意识”。“靠‘改开’持权抢劫大发横财当了大资产阶级”这样的存在会决定出什么样的意识?反共意识——怕被共产的意识,一听“共产”二字就心惊肉跳如同遇到洪水猛兽的恐怖意识,看到“共产党”这个名字就一肚子不是滋味、惟恐老百姓有样学样、如同当年跟共产党打土豪闹共产一样对付自己的惶惶不可终日的尴尬意识。就凭这,就不由自主要产生把“共产党”从地球上抹掉的冲动——不信调查调查,坚决主张“改旗易帜”去掉共产党招牌的,有几个不是在“改开”的名义下用权力抢劫国家抢劫老百姓发了横财的,或跟这种发了横财的暴发户关系非常的?坚决主张恢复毛泽东的公有制的,又有几个参与了借“改开”名义用权力抢劫国家抢劫老百姓的?这就是“存在决定意识”,这就是“阶级地位决定阶级立场”。

  明白这就能明白“改开精英”们为什么要那么杀气腾腾反共,为什么要那么热衷于捏造“饿死三千万”之类妖魔化毛泽东——利益需要。只有捏造“饿死三千万”、妖魔化了泽东,才能把共产党定性为“纳粹党”,才能名正言顺设立“共产罪”、“毛泽东罪”,才能严禁“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才能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严厉镇压老百姓对自己持权抢劫的任何反抗,实现“只许我压迫,不许你反抗”,才能确保自己利用“改开”持权掠夺的全部财富——有一条必须牢记:公开宣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万恶公为首,百善私当先”的“普世精英”们绝对不会替别人着想,他们所主张的一切永远是为了自己的私利需要。他们永远只有借口,没有理由。他们的一切“理由”都是借口,只不过被这群搅屎棍用一番胡搅蛮缠搅得似乎是“理由”而已。他们满嘴沁人心脾的“民主”、“宪政”、“人权”等等等等永远只能当狗屁听,一个字都信不得——要想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就必须明白他们的私利需要,只有明白他们的私利需要才能明白他们的真正目的。

  希特勒说:“我将提出发动战争的宣传上的理由——不必管它讲得通,讲不通。胜利者在事后是没有人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实话的。在发动战争和进行战争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心要狠!手要辣!……谁强就是谁对……心要硬,不要发慈悲!要心如铁石,不要有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的话,谁就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

  “改革精英”/“反共反毛精英”们的逻辑跟希特勒其实没什么两样:“我将提出‘改革’/反共反毛的宣传上的理由——不必管它讲得通,讲不通。胜利者在事后是没有人问他当初说的是不是实话的。在‘改革’/反共反毛时,是非问题是无关紧要的,紧要的是胜利。心要狠!手要辣!……谁强就是谁对……心要硬,不要发慈悲!要心如铁石,不要有怜悯!谁若是仔细想过这个世界的道理的话,谁就懂得它的意义就在于优胜劣败,弱肉强食……”

  “改开”改出今天的反共杀气腾腾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改开”真正的内涵就是“反共”,只不过一开始不直接叫“反共”而叫“私有化”而已。然而“私有化”本身就意味着“反共”——马克思主义最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公有制。共产党是干什么的?搞公有制的——《共产党宣言》说得明白极了:“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不搞公有制还算什么共产党?冒牌货而已。只要搞起了私有化,就不可能不反共,剩下的只是方式和方法问题。

  看到了这一点,就能看到“改革精英”在过去几十年里循序渐进地给共产党精心安排的两大死亡陷阱——“私有化”与捏造“饿死三千万”。

  “私有化”:彻底摧毁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公有制是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唯一保障。只有在公有制条件下共产党一党执政才站得住脚:公有制下所有人的经济地位一致,利益一致,一个共产党就足以代表所有人的根本利益。搞私有制的政党无数,而搞公有制的政党只有共产党一家。只要是公有制,那执政党就非共产党莫属。这就是共产党执政最强最有力的合法性。共产党只要不搞公有制,政治生命就到头了——私有制下人们不仅分成有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而且有产阶级内部又按占有财产的情况进一步细分为不同的利益群体。如此社会的每个利益群体都要求有自己利益的政治代表,要求多党是必然的。共产党一旦搞私有制就既代表不了无产阶级的利益,也代表不了各个利益阶层的有产阶级利益,就没有理由继续执政——搞私有制轮不着你,比你更有资格更内行的有的是。要谋私发财,哪个政党不能执政?凭什么非你共产党不可?

  捏造“饿死三千万”:彻底摧毁共产党存在的合法性——“饿死三千万”成立了,共产党的“反人类罪”的帽子就戴定了,“纳粹党”的待遇就跑不了了——犯罪组织,永远取缔,绝不允许存在:“反人类罪是任何人都不可赦免的,没有追究期限的,也不是任何政府、或者任何国家的法律可以庇护的”、“将机构的组织确定为犯罪组织,这样就可以抓住身分较低的战犯,只要证明党卫军是犯罪组织,就不必去大海捞针逐个证实每个成员都是罪犯,进行几乎不可能的工作。”“纽伦堡审判的规则并不仅仅针对纳粹,它指向所有与战争罪有关的罪犯。”“今天,当我们回顾纽伦堡审判的时候,我们更多的应该是记住它的精神,对于东方这片土地,我们还有无数的事要做。”“至少3000万人死亡的档案上被似是而非的天灾盖棺论定了,这样的方式是否可以对照一下纽伦堡审判?”(萧瀚:评纽伦堡审判)“政治人物犯下的罪恶是不能宽恕的”、“他不是开国元勋,而是害国元凶”、“他是一个制度化犯罪集团的主犯,应该为这个犯罪集团所有罪恶承担领袖罪责”、“必须要坚持不懈地清算他们”、“他们的罪行是不可以被宽恕的。”(萧瀚:答毛崇拜者及部分毛同情者)

  胡德平说:邓小平要救党,我父亲要救民——显然以为只要赞同共产党下台就能保住自己的不义之财。这不免令人想起《三国演义》第一百零七回描述的那个蠢货曹爽:一听“太傅指洛水为誓,并无他意。有蒋太尉书在此。将军可削去兵权,早归相府”,立即拱手投降:“我不起兵,情愿弃官,但为富家翁足矣!”结果呢?“押曹爽兄弟三人并一干人犯,皆斩于市曹,灭其三族;其家产财物,尽抄入库”——想当富家翁而不可得。古代尚如此,如今就更没门了:当过共产党还想当富家翁?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且看看这个——“基于‘杀人偿命,父欠子还’的中国优良的习惯法传统,中共的大量官员的子孙后代,都应当杀绝;毛泽东的后代,统统杀绝!邓小平的后代,统统杀绝!王震的后代,统统杀绝!薄一波的后代,统统杀绝!彭真的后代,统统杀绝!刘少奇的后代,统统杀绝!陈云的后代,统统杀绝!宋任穷的后代,统统杀绝!……如此算起来,中国至少应当杀掉两亿劣种!只有杀掉这两亿劣种,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才能实现!”(周亚辉:杀掉两亿中国人才有自由民主制度,2010/06/07)“对毛左的处置,到时候了,一定要干净利落!”“处置毛左,一定要用最严厉的手段,不能再让毛左有春风吹又生的机会!项羽族秦,是个好的榜样,起码2000年内,残暴如秦始皇的一个也不敢有!”“这些人,应该像对待法西斯分子一样立刻狙杀!”(凯迪网络zumao)

  “改开精英”们安排这些死亡陷阱、说这些咬牙切齿从来没有受到如今的当权派的任何制止。这就足以证明他们实际上是一气的。或者说实际是如今的这些当权派授意的——想想也是,胡温二人对毛泽东缔造的共产党能有什么好感?尤其是跟共产党有家族血仇的温家宝,你能指望他当真保卫共产党的政权和共产党的存在吗?就凭这,出现如今的反共杀气腾腾也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共产党的后代里居然有那么多曹爽一样的糊涂蛋,居然不懂得“改革精英”们早就憋足了劲,不但要打共产党政权的主意,要打共产党人和共产党人后代的性命的主意,更要打共产党的叛徒用权力聚敛的巨额财富的主意,面对图穷匕首现时的如此杀气腾腾居然还心存侥幸,居然还以为覆巢之下能有完卵,只要同意共产党下台就能逃过反共还乡团的屠刀,保住自己的财富安然当个富家翁。

=======================================
  
  黎阳声明:本人放弃对此文的版权。只要不违背本文主旨,任何人均可转贴,可散发,可抄袭,可复制,可被冒名顶替,可被任何媒体拿去用,可被任何人引用到任何文章中且不写出引文出处,本人分文不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7-21 16:29:01 |显示全部楼层
共产党这个羊皮脱掉就很好,让狼还其真面目,你黎阳担心什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7-21 16:31:08 |显示全部楼层
黎阳你说的这些公知不过是不披羊皮的狼,你说的伪共政权是批着羊皮的狼,你认为谁对羊(人民)更有危害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2 03:03:09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加入红色qq二群适合纯左派杜绝右派:25051131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12-7-22 07:45:01 |显示全部楼层
黎阳先生在国外,有人说其是太子党,如果属实的话,这篇文章包括黎阳先生的其他文章都是太子党内部争斗的鼓噪。不要忘了,以往,黎阳先生是要坚定地“救党保国”的,与张宏良先生是同一路的人士。黎阳先生的背景不能不使人生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7-22 08:35:4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个人理解“救党”是呼吁把党板正回正确航线,真正为人民服务,为工农大众,国家是人民民主当政的国家,
  无论哪种形式的人士(太子党或平民等),只要反对卖国者和走资派和私有利益集团,提倡为为人民服务等,在当前形式下,都应成为广泛的统一战线,一致对卖国者和走资派和私有利益集团等,如同抗日战争,成立相应联盟。
   如果什么都生疑,不团结,其结果,那是现在一大帮坏人高兴的,他们目标分化瓦解红色中国。一大帮论坛坏人,有迹象表明,由国内向国外网络发展,进行网络战。逐个攻击左派,大家要警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6 06:25 , Processed in 3.29997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