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86|回复: 11

马列坨是列宁肚子里的蛔虫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5-15 13:30:18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坨历来说列宁同志没有说过的话 比如解散立宪会议是因为票数算不清楚啦 苏维埃要搞多党制啦 只要不武力反抗 什么言论都不能禁止啦 可惜的是 我们在说到毛的问题的时候 都可以拿出毛的原话 可马列坨居然连一个列的原话都拿不出 所以 我只能认为马列坨是列宁肚子里的蛔虫 否则他怎么能知道这些东西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3:53: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去找,http://www.xici.net/d188341482.htm
再有到列宁全集中去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4:20:38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说过社会主义的必要条件是一党独裁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4:23:48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在十月革命一开始的苏维埃体制中是按照多党制运作的,后来国内外的形势推动着在那个时段只剩下一个党,不是布尔什维克排除了一个党,而是很多党不按照既定的游戏规则做被罚出去了或者自己主动退出去了。
http://www.xici.net/d188341482.htm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4:25:20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政党没有游戏规则吗?不按照这个规则能在美国玩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4:49:50 |显示全部楼层
 专政形式在专政发展过程中的可变性——这是应该确认的第二点。

  从这些已经确认了的无产阶级专政形式随历史发展而变化的观点看,苏维埃政府所实际采取的限制自由、权利的具体措施带有怎样的意义呢?

  前面已经提到,十月革命后剥削阶级的选举权被剥夺。这种做法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引起很大争议。卢森堡批评了这种做法,认为它将影响到中间阶层和无产 阶级本身,进而威胁到社会主义民主。无差别的普选权,是作为巴黎公社三大原则的一部分提出的,列宁对自己的这一做法是如何看待的呢?他在《无产阶级革命和 叛徒考茨基》一文中指出,“剥夺剥削者”的问题“是纯粹的俄国问题,而不是一般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是“某一国家中实行专政的特殊问题,而不是专政的一 般问题。”它是在“研究俄国革命的特殊条件及其发展的特殊道路”时产生的。列宁认为,“预先就担保”欧洲将来的无产阶级革命一定全都会或大部分会限制资产 阶级的选举权是错误的。他预见,在经历了战争和俄国革命后,进行这种限制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但它对于实现专政却不是“必须的”,这种限制不是“专政这一逻 辑概念”的“必要标志”,不是“专政这一历史概念和阶级概念的必备条件。”

  列宁在俄共(布)第八次代表大会上作的《关于党纲的报告》也指出,“对于剥夺资产阶级选举权的问题,我们决没有从绝对的观点来看”,“不剥夺资产阶级 的选举权”“在理论上完全可以想象”。他强调,苏维埃宪法并不是提出来作为“其他国家的模范”,虽然镇压作为阶级的资产阶级是必要的,但“剥夺它的选举权 和平等权利并不是必要的。”

  由此可以确认,在列宁看来,虽然剥夺选举权这种专政形式对于俄国的革命来说是必要的,但对于其他国家则不一定如此。事实上,东欧及亚洲各国的人民民主革命就没有实施剥夺选举权的措施。

  不仅如此,剥夺选举权这种专政形式也不是当时的苏维埃政权早就预定下的措施。正如列宁自己在《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一书中所说,分析十月革命前 夕民主和专政的关系的《国家与革命》“一句话也没有提到”限制选举权的问题,布尔什维克党的纲领和口号也都没有提出这个问题。因此,列宁说,专政的这个组 成部分不是“依照某个政党的‘计划’”产生的,而是“在斗争过程中自然形成”的。用列宁的话来说,使这一措施在苏维埃政权中得到加强的,是资产阶级对作为 “被压迫者的这种独立的和万能的(因为它包括全体人民)组织”的苏维埃的仇视和这种仇视的表现——公开参加科尔尼洛夫叛乱,“极其卑鄙无耻地不顾一切地” 反对苏维埃政权。只要回顾一下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在十月革命前、特别是在七月革命前提出的革命设想,就会清楚地知道,列宁的上述言论绝非妄言。

  因此,这种无产阶级专政应该与历史条件的变化一同变化。列宁认为,在俄国共产党的纲领中特别有明确记载这一点的必要。在《俄共(布)纲领草案》的“党 纲政治部分补充”中,列宁说,为了防止对“暂时的历史必要性做不正确的概括”,必须向劳动群众说明下列事实:剥夺一部分公民选举权的措施只是针对剥削者, 即针对那些违反苏维埃共和国的根本法,“顽强地维护自己的剥削地位并保持资本主义关系的人”而采取的。因此,一方面,“随着社会主义一天天地巩固,随着那 些客观上有可能继续做剥削者或保持资本主义关系的人的数目日益减少,被剥夺选举权的人所占的百分比自然也会减少”;在另一方面,“在最近的将来,外国侵略 的停止和剥夺者的完全被剥夺,在一定条件下会造成这样一种情况: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会选择另外的方式来镇压剥削者的反抗,并实行没有限制的普遍选举权。”

  选举权的问题是如此,那么,所谓出版限制的专政形式又是如何呢?如前面已经说过的那样,《关于出版的公告》曾明确宣布,对报道机关的出版限制是暂时性的,随着新秩序的确立将予以废止。在《普列汉诺夫论恐怖》(1918年)一文中,列宁还这样写道:

      “对于社会主义的敌人,在一段时间内不仅可以剥夺他们的人身不可侵犯自由,而且可以剥夺他们的普选权。”


  这表明,剥夺选举权、出版自由以及侵犯人身权利都是暂时性的专政措施。

  在新经济政策时期实行的检查制度也是如此。教育人民委员卢那察尔斯基曾不止一次地谈到这一点。例如在《书刊的自由与革命》中,他写道,“革命对于有意 从事反革命活动的人和由于误解、胆小、受他人挑动而参与反革命阴谋的愚昧分的知识分子和愚昧的农民取得的胜利越大”,“言论完全自由”的理想“就会越早地 成为现实”。

  因此,也绝不能用绝对的观点来看待早期苏维埃政府所采取的出版限制和检查制度这种对表现自由的限制。如果把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具体、特殊形式的对阶级 敌人的言论压制本身看作是特定社会条件下的具有历史性、过渡性的政策,那么不言而喻,随着造成对人民内部言论必加限制的各种因素的减少和消灭,这些限制也 就会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幅度被解除。不需要妨碍和限制任何人的言论权利,谁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愿望在印刷品上发表并分发自己精神果实的那样一种自由(如果 说它的实现还有困难,那也只是由于还不具备物质条件)在不远的将来应为苏维埃国家的人民所享有——列宁和卢那察尔斯基的上述言论根据革命初期党和苏维埃政 府的政策,展望到了这一前景。

  最后来谈一谈除此以外对阶级敌人采取的最严厉的压制形式——即称为恐怖的、对生存自由的侵犯措施。在革命成功后,列宁还没有想到要对阶级敌人实行恐怖,他在革命后第十天的一次讲演(11月17日)中这样说道:

      “有人责备我们,说我们逮捕人。是的,我们是在逮捕人,今天我们还逮捕了国家 银行的经理。有人责备我们,说我们采取恐怖手段,把赤手空拳的人送上断头台,我希望我们将来也不采取这种恐怖手段。我不希望采取这种手段,是因为我们有力 量。我们每逮捕一个人,就对他说,如果你保证以后不再怠工,我们就释放你。他们都照办了。”[50]


  这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列宁还不打算实行恐怖手段(只用拘留就能解决问题)。然而在实际上,苏维埃政权却剥夺了一部分阶级敌人的生存自由。但这同选 举权问题一样,是在斗争过程中得到加强的。列宁在《答美国记者问》(1919年)中谈到了这个问题。他指出,在革命后,“谈不到”采用恐怖手段,苏维埃政 府不仅释放了克伦斯基的许多部长,甚至释放了用战争进行挑衅的克拉斯诺夫。只是在剥削阶级展开了有系统的反抗后,苏维埃政权才开始对抗这一反抗,甚至采取 恐怖手段。

  因此,这种称为恐怖行为的镇压形式是暂时性的。1920年2月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报告中,列宁声明,在取得了对邓尼金的决定性胜利、占领了罗斯托 夫后,废除死刑。同时,列宁指出,苏维埃政权采取的恐怖是“协约国的恐怖手段所强加于我们的”,在刚刚取得决定性胜利而战争尚未结束时,苏维埃政权就放弃 了使用死刑,只要镇压剥削者的任务能够解决,“就不再使用任何非常手段”。他希望中央执行委员会承认上述措施,用“在俄国不准采用死刑”的方式解决镇压剥 削者的问题。[51]

  可见,对于苏维埃政权来说,像恐怖行为(死刑)那样的镇压形式是由于特定情况才加强了的暂时的手段。

  1919年的党纲进一步发展了列宁上述文章的内容。党纲明确指出,限制自由的这种暂时性不仅适用于限制选举权,也适用于其他专政形式:

      “无产阶级政党的任务是要坚决镇压剥削者的反抗,同那种认为资产阶级的权利和 自由是绝对的顽固偏见进行思想斗争。同时,要明确指出,剥夺政治权利以及任何对自由的限制只有作为同剥削者维护和复辟其特权的企图进行斗争的暂时手段才是 必要的。随着人剥削人的客观可能性的消失,这一暂时手段的必要性也就消失了。党要为减少乃至完全取消这些手段而努力。”


  如上所述,从列宁和布尔什维克的立场观察问题,无产阶级专政的各种具体形式是由各个民族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各种历史的、社会的因素决定的。早期苏维埃 政权实行的剥夺选举权,限制结社自由和表现自由、恐怖行为等侵犯人身自由的种种具体专政形式,不仅对于整个无产阶级专政不是必不可少的,甚至对于当时的苏 维埃政权也仅仅是暂时性的措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5-15 17:08:00 |显示全部楼层
请直接回答我 列宁在那里说过解散立宪会议是因为票数算不清楚啦 我们先把解散立宪会议搞清楚 好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5-15 18:02:19 |显示全部楼层
列宁解散立宪会议完全(也就是无可辩驳不能质疑的)正确是符合民意(类似于三个代表)虽然违背了资产阶级程序(这个程序还是我列宁组织实施的如果当选的话就不用违背了)(或形式)或形式民主,列宁通过实践(布尔什维克落选了)正确地认识到只有真正代表民意的工农兵苏维埃(由我一党独裁让我来代表才最正确)这种民主(要反着领会)形式才能真正代表(这是强奸的意思)民意而资产阶级形式民主最终只能得到一个违背民意的结果(苏维埃形式独裁得到了尊重民意的结果,虽然还要靠步枪)。苏维埃同样是多党制(叫起来不像鸭子跑起来不像鸭子一定还是鸭子)的
我再发两句列宁讲话:到现在为止,欧洲小资产阶级责备我们最厉害的一点,是说我们实行恐怖主义,说我们粗暴地镇压知识分子和小市民。我们要回 答说:“这都是你们、你们的政府逼着我们做的。”人们叫喊我们实行恐怖,我们回答说:“拥有全世界的海军和比我们大一百倍的军事力量的列强攻打我们,并迫 使所有的小国同我们作战,这不算是恐怖吗?” 你看 马列拖 人家列宁根本都不否认粗暴镇压和恐怖主义 这是都是帝国主义逼得 就像张天师说的一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5-15 18:03:4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3-5-15 14:25
美国的政党没有游戏规则吗?不按照这个规则能在美国玩吗

你的意思 列宁是和美帝国主义学的 解散立宪会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15 19:30:19 |显示全部楼层
amiredman 发表于 2013-5-15 17:08
请直接回答我 列宁在那里说过解散立宪会议是因为票数算不清楚啦 我们先把解散立宪会议搞清楚 好吗  ...

票数问题是我讲,我没有说列宁说过,列宁不过是认识到资产阶级议会不能代表民意,对于这一点,即使看现在的美国资产阶级议会就能知道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30 15:01 , Processed in 0.030213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