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艾兴锋

为什么同志们对马列毛主义的真正发展视而不见呢?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29 04:58:29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写短文。只要有内容,说出观点就行。要整顿学风,大家的时间都有限,毕竟都不是社科院的学究派。这样也容易与工农大众相结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29 09:58:31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对民族资产阶级是有政策的,那就是团结、利用、限制、改造,团结利用他对社会主义有利的一面,限制改造他对社会主义不利的一面。
现在的国企已经不是过去的国企了,过去的国企工人还有发言权,批评厂的领导,国企的积累用于人民;今天的国企和国家的性质一样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成为压迫、剥削人民的工具,他在某些方面比私营企业还要坏,垄断性、亏了是国家的,赚了是自己的,分配权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工人只是他们使唤的工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3-5-29 11:39:57 |显示全部楼层
艾兴锋同志,如果半社会主义就是半资本主义的话,那么这种“理论”纯属谬论,跟马克思主义半点关系没有!你如果总是宣传这种东西,那么你不是没看清楚,就是别有用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5-29 15:46:04 |显示全部楼层
艾兴锋 发表于 2013-5-29 00:40
反毛者乃畜生同志您好,我现在在一个很有名的资本家的资本主义企业当一名普通的叉车工人,对资本主义有亲身 ...

我不知道你以前在什么样的国有企业工作。我父亲是国有企业(准确的说是国营企业,因为在改制之前)的一名普通工人,什么官都不是,也不是党员。但是我亲眼见到他们开会时民主讨论,可以批评领导,可以参与制订生产计划。以前我家的邻居是副厂长,和我们家这样的普通工人住在一栋楼里,也许他家要大几平米,但是真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所以我觉得你说的国有企业实际上是被资本化的所谓国企,并非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国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18:52:32 |显示全部楼层
掏光养秽 发表于 2013-5-29 11:39
艾兴锋同志,如果半社会主义就是半资本主义的话,那么这种“理论”纯属谬论,跟马克思主义半点关系没有!你 ...

您不妨看一下半论,看看他究竟讲的是什么主义。半社会主义起主导的是社会主义,另一半是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对待封建主义的残余,要把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的历史任务完成到底,对待资本主义要把两面性的资本主义的历史主义发挥到底,规定和限制其活动范围,发挥其积极的一面,限制其消极的一面,大胆地进行社会主义的管理,而不是放任自流。对待修正主义,要高扬起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的大旗,反对修正主义,反对修正主义的主要的方式就是建设实质是无产阶级专政性质的社会主义宪政民主,用制度反修,调动工农阶级的阶级力量反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19:34: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兴锋 于 2013-5-29 19:35 编辑

关于执政党的监督问题
        

        实践证明,靠发动群众揭露贪官污吏的办法,和靠行政机关查处的办法,都有其局限。前者可能动荡太大,后者不能彻底。最好的办法还是在制度上改革,创造一种有利于监督的制度。现在的问题是,立法在人大,却不行施执政的管理权、生产资料所有权的代表权;行政在政府,却集执政的行政权、所有权的代表权、甚至包括监督权于一身。立法和权力没有结合,行政和监督混在一起。实际上,立法和行政之外, 又多了一个既立法、又行政、又监督的党,所以有“党政不分”的批评。
        这就违背巴黎公社的原则了。巴黎公社创造的原则是人民群众管理国家。马克思说巴黎公社的秘密就是“是工人阶级的政府”。这有两个意思。一个是,这是整个工人阶级的政府,是工人阶级选出,权力在工人阶级手中,为工人阶级服务的政府。不管它多么不完备,但有一条可以肯定,就是权力在工人阶级手里。二是,巴黎公社克服了资产阶级政府的缺点,把立法和行政统一了起来。这是个创造。公社是工人阶级选出的,有立法权,同时,又是政府,有行政权。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继承了这个原则。
        后来出问题出在哪里呢? 出在没有有力的监督机构。不管是巴黎公社,还是苏维埃,还是人民代表大会,没有把监督机构设立起来。在短暂的革命时期,在人民群众实际还有监督作用的情况下,例如可以随时罢免公社委员,这个弊端不明显,因为立法有人民群众的参予,然后立即去执行。但是对于长期的稳定的执政,没有相应的监督机构,弊端就会表现出来。更何况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最后形同虚设。
        在这个问题上,仅仅靠巴黎公社、苏维埃和人大的经验已经不够用。实践在发展,实践中的挫折证明,现成的理论不足以应对政权变色的问题,理论必须创新、必须发展。   
        列宁是极其敏锐的。经过短短的几年的政治统治,他已经看到政权变色的危险, 他动的脑筋就是设立监察委员会。这是非常伟大的思想。可是,列宁之后的领导人都没有看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尤其没有认识到确立制度的重要性。
        托洛茨基批评官僚主义,但离开了马列主义。斯大林也批评官僚主义,但没有制度建设。逐步走向封建性的专制。
        毛主席不止一次发动群众解决官僚主义的问题,而且提高到反对修正主义的高度去认识这一问题,甚至晚年冒险发动文革,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但是,波动那么大,斗了那样多的老同志,而且大家也检讨了,认错了,或者叫认罪了,但是,最重要的一步没做,没有搞制度建设,尤其没有搞监督机制的制度建设。结果,人亡政息。
        这似乎不是偶然的。他自己就没有接受监督。常常一个人说了算。等他点头,等他批示,等他拍板。他有时也对不合党的纪律进行批评,但是,没有对整个体制的弊端提出过否定。 哪些属于个人的职权范围,哪些要经过民主形式,这在制度上缺少足够的建设,有时,甚至较之革命年代有所倒退。  
        而我们作为普通群众,至少在1968年已经感到制度建设的重要。可是,上面不理解。这再次证明,下级有时高于上级。
        邓小平等老同志通过毛主席的专断独行的错误以及终于发生、而党不能抵制的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的教训,也感到要改革制度,这才有了废除终身制等等,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制度问题。到最后,例如他南巡,以一个卸任的普通党员,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简直无组织,无纪律,这就是无制度的典型的恶果。   
        这是今天进行政治改革必须解决的问题。人大的权力必须加强。人大的常务委员会,可以分工,分设立法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把现属国务院的反贪局、监督局并为监督委员会,属人大。也可把国资委从国务院分出,属人大,设国有资产委员会。以明确人大代表全民的立法权,监督权,对国有资产的所有权。
        如果共产党坚持领导一切,那就通过选举,进入所有委员会,把自己党的大政方针,变为人大接受的政策,有权付诸施实的政策。任何政党,不能在人大和政府之外行施权力。
        现在的政协,已经失去了往昔的意义。各民主党派,本来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政党,现在国内阶级情况已经发生变化,民主党派的情况也已经发生变化。政协这个形式也要改革。完全不必和人大并列再设政协。政治协商应在人大进行。各民主党派应该通过竞选,争取进入人大、人大的各委员会,参与制定政策和监督政策的执行。  
        这是在巴黎公社、苏维埃、人民代表大会基本原则的基础上前进。在立法、行政之外,加一个监督。立法监督放一边,行政放另一边,前者体现权力的掌握,后者体现权力的运用。既避免了扯皮,又避免了失控,既有效率,又有制衡。这是社会主义宪政的双轨制,无论从内容还是从形式,都和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不是一码事。这是对社会主义遭受挫折的历史教训的总结,也是人民群众的政治要求的反映,应该也可能自上而下,从整个制度上体现这个双轨制。  
        这里有一个问题要弄明白。就是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形式能不能继承的问题。我看能,而且必须。不少领导同志一再说,我们不搞西方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这个话在原则上不错。但是,没有回答应该不应该、要不要批判地继承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 也没有回答我们要不要立法、行政、监督相互制衡。
        其实,把西方的政治制度说成都是三权分立并不确切。三权分立的形式,主要在美国,其它国家主要是议会制。这还是有区别的。议会制在立法和行政上相对统一。 就是议会制,在各国实行的情况也不一样,体制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我们的确没有必要照搬,但是也不能一概拒绝。恩格斯说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这就说明了政治制度形式继承的可能性、必要性。形式可以继承,内容可以改变。而且,这是恩格斯晚年的说法,是在有了巴黎公社经验之后的说法。
        有一个事实必需承认,就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在权力制衡和监督方面,没有超过资产阶级政治制度,而走向了一党专制。这个教训,告诉我们,至少在权力的监督和制衡上,有向资产阶级学习的必要。否定资产阶级的三权分立的局限性,并不等于说,我们可以不搞监督,不搞权力制衡。资产阶级政治制度有益的地方我们还是要学习。可以设想,我们搞社会主义的立法、行政、监督三权、甚至更多的权力分立,实际是必要的,只是机构不一定那样设立,权力不一定那样制衡。
        这里提出的双轨制就是一种设想。双轨制是实践提出的要求,能够体现立法、监督和行政的正确关系,能够保证人民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利,是人大权力至上制度的发展,也是人民民主专政制度的发展。应该可以理解为我们政治制度改革的基本思路、核心思想。当然现在它只是我们的一个意见。
        我们相信,在马列毛主义的指导下,在已往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依靠人民群众,继续进行自由创造,就一定能够不断发展我们的人民民主专政制度,不断根据发展变化了新情况,找到新的更有力的适合人民民主专政需要的政治制度形式。

《半社会主义论》有关社会主义宪政的节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19:45: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兴锋 于 2013-5-29 19:46 编辑
反毛者乃畜生 发表于 2013-5-29 15:46
我不知道你以前在什么样的国有企业工作。我父亲是国有企业(准确的说是国营企业,因为在改制之前)的一名 ...


反毛者乃畜生同志国营和国有一字之差,工人的地位完全翻了个个。说国有是官僚特权资本主义性质应该大体合适的。这一点您可以问前朝遗民同志。他在国有企业呆过,看看他的感受如何。我的观点一直没有改变,解决国有企业的问题绝不是进行私有化,而应该管理民主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20:07:52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再谈一点资本主义企业,通过我的打工实践,同时向工友们(他们大都有很丰富的打工经历)有意的调查了解,我觉得资本主义企业分三个层次,欧美的资本主义企业层次最高,里面夹杂了很多社会主义的元素,国内的大多数民营资本主义层次最低,在对工人的经济压迫上最为野蛮和残酷,工人一般都要工作12个小时,基本没有休息,没有加班费,很少有企业给工人交社保。台湾和香港的资本主义企业介于两者之间。而如何解决中国资本主义野蛮和残酷的问题,靠工人阶级的武装斗争显然是不现实的,最为现实的是争取工人阶级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罢工的民主权利。工人阶级只有获得这些权利才能够有效的开展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当然也包括官僚特权资产阶级。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20:12: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兴锋 于 2013-5-29 20:13 编辑
老汉 发表于 2013-5-29 09:58
毛主席对民族资产阶级是有政策的,那就是团结、利用、限制、改造,团结利用他对社会主义有利的一面,限制改 ...


老汉同志,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9 20:19:30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欧美的企业到中国来也学会了野蛮,甚至更为过分。例如我们本地的沃尔玛,发给工人的工资才1500元左右,而工人只要违反了一点内部规章制度最少罚款5000元。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17:34 , Processed in 0.025371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