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953|回复: 0

三十年來的港事國事 [复制链接]

Rank: 2

发表于 2012-7-29 16:01:21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年來的港事國事

文革後,中國大陸流傳一種論調:我們不要打仗,要學李嘉誠。打仗有甚麼好,為甚麼不學李嘉誠,李嘉誠那麼有錢,而且那些錢永遠也是屬他。李嘉誠只不過小學畢業,中國人人人能學。其他人卻不是中國人人人能學的。

這是當時聽到的一種說法,這種說法是對是錯是另一回事,但無疑很能觸動中國人的心。但我認為宣揚這種「哲學」,是在鼓動中國人巧取豪奪。關鍵不在於學誰,而在於這種哲學反對學習「難學」的,但是,社會公義與非凡價值,哪一樣不是由難學的人創造出來的。我認為這種捨難取易的市儈哲學必會使中國人變成「邪惡社會、低等民族」。

後來聽到的這類很能表現「香港精神」哲理就更多了,例如「殺人放火、逆取順守,男盜女娼、發財立品」等等。對於這種理論,我三十年前就提出了「赤子之心、體育精神、善性社會」以作批判,用「赤子之心」來安頓良知、用「體育精神」來安頓良能、用「善性社會」來安頓善惡果報。

對於香港的回歸,我在三十年前有一種看法,認為要麼不回歸,要麼就要回歸社會主義制度。但這種想法卻受到各種法西斯勢力的反對,他們想要香港回歸中國、但卻要維持現有的生活方式不變。我當時反對這種想法,其原意並不是要反對香港的生活方式,而是認為兩種制度不應並存於一國之內,因為這會使香港像吸塵機一樣吸走中國改革開放的所有成就,而大陸則會道德淪亡無可救藥。由於我的反對,鍾士元叫人襲擊我,霍英東叫人向我下毒,有些潮州人將我軟禁。據說,當時已經有位潮州人加入了共濟會,這位共濟會潮州人包庇他的同鄉,睜著眼騎劫了香港的公權力而將我軟禁。我在香港遭遇到的,是比納粹邪惡萬倍的反人類罪行。

通用公證行的人告訴我,曾慶紅指使人綁架、虐殺了我的祖母。快順製衣廠的主任楊世昌告訴我,我沒有任何權利。

我當時認為香港會成為全世界各國的間諜基地、策反基地,以及大陸貪官污吏的洗錢基地、叛逃基地,現在是否應驗了?

我當時認為香港七十年代的經濟起飛是歐美資本主義陣營「縱深防御」的策略,這種策略一旦擴大到整個中國大陸,就必然尾大不掉。現在大陸的內債山積,美歐的外債山債,正是縱深防御策略尾大不掉所造成的兩害局面。

我當時相信大陸改革開放不是不可,但是卻不能同時有香港的原狀回歸,否則,大陸的社會敗壞與社會危機將會無可救藥。大陸的官僚資本主義必會與帝國主義合流,國企工人大量失業下崗,公檢法腐敗,遍地貪官、黑社會,黃業泛濫。

三十年來,對於社會的腐敗現象,大眾也曾有過很多反抗,但為甚麼都失敗了呢?終根究底,就是中了「反對制度,不反對個人」的毒。

誰宣揚「捨難取易」、誰宣揚「逆取順守、發財立品」,你不去找他們出來辯論,卻不著邊際地講甚麼「制度」有甚麼用?

那些「殺人放火、逆取順守,男盜女娼、發財立品」的信徒卻從來都是「表面反對制度,實際反對個人」。那些口口聲聲「民主」者,究竟是誰的打手呢?香港那麼多的甚麼民主鬥士,你何時見過他們站出來反對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李長春?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5 07:18 , Processed in 0.02631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