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55|回复: 2

杨连旭:如此判决薄熙来有罪,那么同理可判:胡耀邦、胡锦涛、刘延东、江泽民等有罪!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9-22 10:05:59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判决薄熙来有罪,那么同理可判:胡耀邦、胡锦涛、刘延东、江泽民等有罪!
                   杨连旭
               2013/9/16
济南庭审向世人展示出了控方主谋们凭道听途说、光靠生拉硬拽,就以强权政治强奸法律、任意指控他人犯罪的另一个主要手法是:灭绝人伦、无理取闹、小题大做、上纲上线!

                   (一)
给向爱妻表白爱情的人一嘴巴,本为人之常情。否则,岂不成了吃软饭的王八了。
调整涉嫌犯罪下属的工作,本是职责所在、理应如此。否则,岂不成了包庇放纵的渎职行为。
然而,这在济南庭审中却变成了薄熙来涉嫌滥用职权罪的指控。充分显示了控方主谋们灭绝人伦、无理取闹的大逆不道勇气。
其实,济南庭审就是在极力摧毁着我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形成的人伦精华和人类共同形成的基本道德价值观。突出表现在控方所指控和展示的“被告人薄熙来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共计折合人民币443.1432万元事实的证据”之中。
所谓“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也好,收受徐明为其家人购置别墅和其它什么也罢。均是以薄熙来是个大赃官为想定,利用男尊女卑这个传统思想中的糟粕观念进行演义呢!
问题的要害是:如果说被告人薄熙来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需要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的话,那么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必须依靠薄熙来吗?
相信傻子也会说,当然不必!道理很简单。因为谷开来是什么人,魅力如何,世人皆知啊。
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谷开来,不仅是历史名相范仲淹的后人,而且是根红苗正的“红二代”。名人之后、将门美女、高干淑媛、影视明星、北大才女、王牌律师,这样的无形资产,在时下市场经济中所蕴涵着的巨大政治价值和经济潜力,人所共知!
通常,只要具备其中之一,即为官场商界人士不惜重金、趋之如骛。而如谷开来,竟然集诸多能于一身,实为罕见,令人望而生畏。所以,以至于王正刚、徐明们,得以接触即受宠若惊。
也就是说,没有薄熙来,亦或薄熙来只是个平民百姓,谷开来更具大有作为的潜力!
有这样的先例吗?当然。
大名鼎鼎的“贵州第一夫人”阎健宏,就是明证!1995年1月16日10时,16岁参加工作,1952年入党,曾任河南南阳地区行署副专员、河南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郑州铁路局政治部副主任的原贵州省计委副主任、省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董事长、年已63岁的阎健宏,因贪污公款65万元人民币和1.43万美元,伙同他人共同贪污150万元人民币,个人挪用公款200.64万元人民币和5万美元……此外,以权谋私为其子刘博非法获利120万元。被执行死刑。
她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的省委书记夫人。
那么,依济南庭审逻辑,理应指控和判处刘正威通过其妻阎健宏、其子刘博贪污、挪用和非法获利罪。而且,报道也说:
一是、1993年初,车皮供应紧张,一节车皮可以卖到2000元。当时省里正开会,阎健宏拿着一份车皮计划的报告找到休息室,当着丈夫的面,非让省长给批50节车皮。因为不符合审批条件,省长很为难。阎健宏干脆把报告递到省长的鼻子底下,把钢笔硬塞到省长手里,弄得省长不得不批。
二是、1992年7月,阎健宏同丈夫一道参加了昆明召开的“五省七方”协调会。在丈夫的鼎力相助下,她找到云南省领导批烟。拿到批条后,她让同伙到玉溪卷烟厂搞到1000条红塔山香烟供应指标,并就地将指标倒手转卖,阎健宏分得40万元。
尽管如此,刘正威却安然无恙,以至于刘正威同志病重期间和2012年7月9日在北京逝世后中央领导同志以不同方式表示慰问和哀悼
显然,对此,时任总书记江泽民主席等即是犯有徇私枉法罪。
若是刘正威和江泽民主席等无罪,那么谷开来收钱收物,薄熙来何罪之有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9-22 10:08:29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控方指控薄熙来的犯罪金额,主要来自于谷开来从徐明处所得。那么,徐明心甘情愿为谷开来付钱,就是因为谷开来是薄熙来之妻,指望薄熙来对他公事公办吗?或许有,但绝非全部。
其实,仅就徐明而言,他从谷开来那里所得,远远大于付出:
其一、徐明当庭承认,替谷开来保存了150万美元!
其二、“谷开来在英国看到热气球,感到很有创意,就与徐明建议并商办”,由实德公司在大连新建的、也是临海最漂亮的星海广场拉起一个巨大的足球形热气球,成为大连足球城和实德队生动的广告,倍受大连市民和游客的瞩目。球的下面就是大连“百年城雕”。
仅此两项,徐明从中获取的直接经济利益姑且不论,仅就他竟然能获得谷开来的智力支持和经济信任所形成的巨大信誉而言,即足够徐明开一家银行的了。
这对徐明而言,该是多么巨大的品牌效应!
谷开来本人的智力支持和经济信任给徐明带来了如此信誉,其事业和生活因此而蒸蒸日上,他给谷开来报销些许差旅费,实属礼尚往来的小意思。
这本来与薄熙来无关。可控方却非要强加于人!并采取了最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方法,悍然将徐明所说2008年“瓜瓜喜欢一个电动车,大约8万余元,也是我给其买的”列入指控中,以薄瓜瓜为人质,实现迫使薄熙来和谷开来乖乖就范之企图。
那时,薄瓜瓜还是名在校生。依常理,对工作着的大人们来说,他还是个孩子。而8万多元,对一般人来说确实是个大数,可对出手就是几十万的大亨来说,也就相当于工薪阶层的几百块钱。所以,作为从薄瓜瓜10余岁时即相识、相交的徐明,他给瓜瓜这么个大小孩买个电动平衡车做玩具,如谷开来所言,给个奖励,这本是极其普通的人之常情。
在我国,几千年来,几乎每个大人都会根据自己的经济状况,给左邻右舍、同事好友家的孩子买过相当价值的玩具。
更何况,这8万元,在控方指控的多达2000多万元的金额中,又无足轻重。
即便如此,控方主谋们居然也是要把这样的事列入起诉书并在公诉意见中强调,真乃无视人伦、灭绝人性!与恶霸土匪和日本鬼子何异。
其欲加薄熙来之罪,用心之歹毒,由此可见一斑。同时,这也证明:控方主谋们尽管举全国之力、耗时5百多天、全球搜查也根本就没有查出薄熙来有什么贪墨行为。
薄熙来,清廉堪比老一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3-9-22 10:10:04 |显示全部楼层
          (三)
不仅如此,所谓“被告人薄熙来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共计折合人民币443.1432万元事实的证据”,绝大多数是薄瓜瓜做“文化交流”的费用
早在2009年5月21日下午,面对记者的提问,薄瓜瓜坦言:我还没有想好某个具体的职业,现在我感觉,教育和文化方面的事情更有意思。外国的朋友来北京,我还要一大早领他们去天安门看升国旗,现在就开始做“文化交流”了(薄瓜瓜:希望被理解,享受被误解)
时下,商界赞助有关文化体育活动,以至于公开竞价冠名权早已成惯例。以至于街头巷尾的群众性文艺和健身活动,都有商家出资。薄瓜瓜搞国际“文化交流”,组织什么学校的副校长、老师全家,还有国外的朋友、同学40多人、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访问团等人来北京旅游、看升旗等,受邀请参与,那是商家求之不得的好事。
然而,这些本来合理合法的事,竟然就成了指控“被告人薄熙来通过薄谷开来、薄瓜瓜收受徐明为其家人支付相关费用共计折合人民币443.1432万元事实的证据”。
如此罪名如若成立,那么胡耀邦总书记、胡锦涛主席、刘延东副总理、江泽民主席等皆在劫难逃!
其一、1983年访日时,“代表中国人民与青年,向贵国的各友好青年团体发出邀请,明年九十月间,我国秋高气爽时节,请你们派3000名青年朋友,来我国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成功地举行了友好大联欢,但在1986年底却被指责为是一个错误。
又岂止如此呢?作为中共总书记,未经全国人大、国务院授权,即擅自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1984年来中国访问一周,而时任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在1985年却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而后猖狂反华的野田佳彦又曾是是1984年3000名日本青年访华团中的一员。
由此,依济南庭审逻辑,理应指控和判处胡耀邦犯有滥用职权罪!
其二、据介绍,接待3000日本青年访华活动从前期准备到日本团员安全出境,前后用了将近一年时间。为了搞好这次活动,中央成立了筹委会,中日友好协会名誉会长王震任主任,团中央第一书记王兆国任副主任,全国青联主席胡锦涛、副主席刘延东分别任秘书长、副秘书长。当时日本220个团体、单位派遣了3017人,组成了217个代表团,包括63名新闻记者来到中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参观访问。中方安排3000名日本人分4路前往南京、西安、杭州、武汉等地参观,每一路都访问3个城市。在国庆庆典前一天,又分别从南京、西安、杭州、武汉等四路汇集到北京。9月29日,中方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欢迎宴会。
中方派专门人员和专机到日本去接,全部费用也由我们负担。对此,有估算:相当于当时120,000中国人不吃不喝的全部收入!
显然,以清廉著称的胡耀邦肯定是支付不起这笔花费的,只能由王震、王兆国、胡锦涛、刘延东,他们去找地方报销。
那么,依济南庭审逻辑,理应指控和判处胡耀邦犯有通过由王震、王兆国、胡锦涛、刘延东收受为其支付相关费用的受贿罪!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4 19:35 , Processed in 0.02547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