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89|回复: 3

64的主流矛盾是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6-16 16:19:22 |显示全部楼层

64的主流矛盾是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二)

(接一)


11、方励之等人代表已经大量出现的自由资产阶级发出的政治主张。
89年2月4日,方励之等人在友谊宾馆举行“名人名家迎春联谊会”,方励之说:“希望企业家作为中国的新生力量,同先进的知识分子结合起来,为争取民主而斗争。”
12、北京各主要高校师生的政治信仰调查。
1989年4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五校对师生的政治思想和政治态度作了一次调查。调查结果是:学生中倾向于一党多派、两党轮流执政和多党制的占50.2%;21.8%否定社会主义这种社会形态;12.3%的人根本否定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青年人在失去了对马列主义的信仰以后,又转向尼釆,转向萨特,转向弗洛伊德,转向新儒学。接二连三地出现了尼采热,萨特热,弗洛伊德热。
13、北京各主要高校对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态度。
5月6日,23所高校的学生签名,向中共中央、人大常委、国务院递交了《北京高校对话团请愿书》。请愿书中写道:“我们作为北京高校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表,奉着诚恳帮助党和政府改进工作,推进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的基本态度,急切请求尽快同党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就当前的学生民主爱国运动、深化经济政治体制改革、改革的推进、民主法制建设等问题,进行真诚的建设性的公开对话。”
14、青年学生对赵紫阳和邓小平、李鹏的态度反映出来的官僚资产阶级与自由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5月20日,学生由绝食改为静坐,提出了“还我紫阳”的口号,搞人大常委会委员签名,希望能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罢免李鹏的职务。群众大规模游行,口号有“李鹏强奸民意”、“小平下台,回家打牌”、“坚持民主、自由、人权、法制四项基本原则”、“一人掌权、集体负责、群众遭殃”等。
15、自由女神的含义和象征是自由(一般)资本主义。
5月29日,部分学生开始复课,也有很多高校提前放假。但是广场上出现了香港“捐送”的帐篷和民主女神像。
结论。
从以上资料中,我们可以鲜明地得出,决定64性质中的主导成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的阶级地位是小资产阶级。但是,他们代表的是西方自由(一般)资产阶级的思想、信仰、诉求和主张。再加上在80年代前后,在邓小平的资本主义复辟支持下,涌现出来一大批像64风云人物、四通公司总裁万润南那样的所谓的民营企业家(自由资产阶级)。这些自由资产阶级必定要在政治上提出自己阶级的诉求。而以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方励之等为代表的“西化”自由派思想和青年学生的“高自联”的主导思想--自由资本主义思潮,恰恰是代表了自由资产阶级的政治诉求。因此,将64的主流矛盾定性为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是准确的。那种“64中的青年学生是代表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方向”的说法,是拔高、歪曲和颠倒了64的资产阶级性质,是一个原则性的错误。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2-6-16 16:53:47 |显示全部楼层

64的主流矛盾是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一

64的主流矛盾是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为什么说64的主流矛盾是自由资产阶级与官僚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清源



不错,面对官僚资产阶级的统治和压迫,64对无产阶级在政治上和策略上有积极的意义。并且,64中的压迫阶级对被压迫阶级的血债是一定要清算的。但是,绝不能拔高、歪曲和颠倒64的性质。有的人说64中的青年学生是代表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方向,从而说64是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性质。而拔高、歪曲和颠倒64的性质,这绝不是无产阶级革命派要干的事情。

从《64大事记》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从一开始到结束,自始至终,主要的矛盾双方是:以官僚资产阶级为一方,主要是以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学者、青年学生为另一方。那么,这个主要的矛盾双方的性质又是什么?官僚资产阶级的性质就不用说了,当时64事件的主导成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学者和青年学生是代表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方向的?是代表小资产阶级的?还是代表自由(一般)资产阶级的?下面就对这一点进行试分析。



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在社会的阶级地位中的确是属于小资产阶级。但是,他们在各个社会中并不是一个独立的阶级,而是一个依附性的阶层。他们在各个社会中都是依附于各个主要社会阶级的。在64中,他们的这种依附性同样也不例外。在64中他们依附的阶级和要代表的阶级是什么?核心和关键就是看他们在64中的主张,看他们是受什么思想所主导。下面就将这方面的情况列举如下。


------------------------------------------------------------------------------------



(以下资料来源于《中国工人网》“红旗一展满地红”的《八十年代的群众运动》)



1、魏京生、任畹町等人的有别于官僚资产阶级的、自由资产阶级的政治主张。
2、部分青年学生中的反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主张。
3、温元凯、苏绍智、王若望、刘宾雁等的反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主张。
4、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的“西化”(自由资本主义)主张。
5、方励之和青年学生对自由(一般)资本主义多党制的向往。
6、青年学生借反邓小平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来否定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
7、青年学生突破官僚资产阶级的自由资产阶级的思想主张。
8、主张自由资本主义的代表作《河殇》高调出笼,并受到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的高度赞扬。
9、方励之等人再次借攻击邓小平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来否定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
10、苏绍智、方励之等再一次向官僚资产阶级要自由资产阶级的人权主张。
11、方励之等人代表已经大量出现的自由资产阶级发出的政治主张。
12、北京各主要高校师生的政治信仰调查。
13、北京各主要高校对经济政治体制改革的态度。
14、青年学生对赵紫阳和邓小平、李鹏的态度反映出来的官僚资产阶级与自由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
15、自由女神的含义和象征是自由(一般)资本主义。
结论。


---------------------------------------------------------------------------



1、魏京生、任畹町等人的有别于官僚资产阶级的、自由资产阶级的政治主张。



1979年3月,任畹町等人贴出《中国人权宣言》、魏京生在3月25贴出《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的大字报后,引起当权派的不满。



2、部分青年学生中的反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主张。



1985年在“九一八”学潮中,各地也出现了少数批评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大字报。



3、温元凯、苏绍智、王若望、刘宾雁等的反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主张。



86年前后。温元凯、苏绍智、王若望、刘宾雁等到处散布谬论,要为资本主义平反,宣扬“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已趋同”。这些人受到胡、赵等人的保护,到处作报告,畅通无阻。到各个院校作报告,受到热烈追捧,方励之被称为“中国的萨克洛夫”,刘宾雁被捧为“中国的良心”。有一次刘宾雁去天津大学作报告,可以容纳5000多人的求实礼堂,不仅椅子上座满了,两个椅子之间的扶手上也坐满了,在台上、在走廊,青年们都席地而坐,礼堂外面还挤满了人,不时有门窗玻璃被挤破的声音。在场的人说,国家元首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热烈的欢迎。



4、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等的“西化”(自由资本主义)主张。



1986年10月到12月,清华、北大、师大共举办了演讲、研讨会20多场。在这些演讲中,以方励之最为尖锐。他毫无顾忌地批评马克思主义,批评社会主义制度,认为现行的政治制度是“现代式的封建主义”制度,主张“全盘西化”即“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文化、政治、经济、意识形态、道德所有全部的东西,包括我们的政治体制、所有制”,还提出“政治体制改革的关键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上海老作家王若望提出实行多党政治。刘宾雁认为:“事实上,现行的社会制度是封建社会主义,中国的出路在于私有化,在于‘全盘西化’。”



5、方励之和青年学生对自由(一般)资本主义多党制的向往。



86年12月4日晚,在科大礼堂召开了候选人与选民见面大会。8名学生登台演说,要求把科大办成“民主特区”。副校长方励之在会上讲话说:“关于政治体制改革,讨论已经好久了。有好多人说突破口放在什么地方,我想群众通过这件事表明,我们会找到怎样来进行这场改革的办法的。”他强调说:“民主不是从上到下给予的,是靠自己争取到的。”



6、青年学生借反邓小平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来否定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



86年12月5日和9日,武汉大学、武汉测绘科技大学、中南财大、华中师大等高校学生两次上街游行,并冲进省政府大院。此后,杭州、南京、成都、西安、天津、长沙都发生了规模空前的学潮,其中,不少人矛头指向四项基本原则。



7、青年学生突破官僚资产阶级的自由资产阶级的思想主张。



1986年12月19日下午,以同济大学、复旦大学部分学生为主的游行队伍来到外滩市府大厦。半小时以后又转向人民广场,与交通大学等校的学生队伍汇合。游行队伍打着“自由万岁”、“学生万岁”、“团结奋斗”的横幅。



8、主张自由资本主义的代表作《河殇》高调出笼,并受到时任总书记的赵紫阳的高度赞扬。



拍摄于87年,首播于88年的《河殇》,是六集电视政论片,伴有解说词.在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89年被封播.



9、方励之等人再次借攻击邓小平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来否定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



1988年夏天以后,方励之等人批评政府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方频频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公开批评“四项基本原则”,从一个天体物理学家变成了一名活跃的政治鼓动家和政治活动家。



10、苏绍智、方励之等再一次向官僚资产阶级要自由资产阶级的人权主张。



89年1月28日,苏绍智、方励之等在北京“都乐书屋”搞“新启蒙沙龙”活动。方励之在会上说:“现在中国主要是人权问题,需要行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2-6-17 13:34:36 |显示全部楼层
64是伟大的无产阶级运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2-7-6 07:58:47 |显示全部楼层
64是一场群众自发运动,自发性是运动的主流。反映了广大群众对官僚阶层的强烈不满,所以这次运动得到了群众的衷心支持,小资介入控制不了运动的方向

点评

discuss  是,广大群众对官僚阶层的强烈不满  发表于 2019-12-25 01:27:34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06:11 , Processed in 0.035765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