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57|回复: 8

回顾左翼内部的口水战和分裂 [zt 1/2]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4 18:40:22 |显示全部楼层
回顾左翼内部的口水战和分裂——从话语经营者、制度设计者和革命实践者之间的差别谈起  
老田  

老田曾经谨慎地避免陷入左翼内部的口水战,也不太主张来一个思想上的分胜负,认为这不是左翼思想进步的可行方法。这一篇文章也只是讨论左翼内部的学风问题,针对一些网络文章中间的倾向,讨论左翼思想和学术突围的可能道路。文章对事不对人,千万不要对号入座。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启蒙时代的思想大师们,也与毛主席这样的革命家一样,期盼着一个新世界。因为有着这样的相似性,曾经有人把卢梭与毛主席进行对比,但无论两者有多少相似性,他们之间有着根本性的不同。卢梭这样的思想家主要是一种“话语经营者”角色,对他而言需要告诉人们一个新世界为什么是可欲和可能的,因此,逻辑彻底论述周延乃至于许诺完美都是绝对必须的;但毛主席是革命家,面对真实社会中间的各种潜在力量和障碍,除了要向人们展望新世界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集结力量克服各种障碍并推动世界的转型,革命家始终要面对现实社会中间力量对比的局限以及必须就有限的力量去应付最紧迫的任务,所以,逻辑严密和面面俱到的周延都是现实世界中间不能成立的。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毛主席说“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弱势敌人”,这不仅仅是一种军事方略,其实也是一种思想进路:始终关注如何经济地使用手中有限的力量去求得逐步的成功,并且还要追求每一份成功的代价都最小化,这种经济地使用力量的方法,就意味着放弃面面俱到的目标设计,不奢望一次性完成革命目标,始终坚持把眼光集中于非常有限的目标上,而整体的进步只能耐心地等待力量对比的变化去逐步求得,持久战思想本身也是一种积累量变为质变的思路。因此,在话语经营者看来必不可少的逻辑彻底论述周延,则意味着四面出击,胡乱地使用有限的力量。毛主席始终坚持“工农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前者是如何建立根据地并逐步凝聚革命的依靠力量,后者是如何避免在力量对比不利的城市及其周边使用有限的力量,决战要留待力量对比已经产生根本变化之后才进行,最后夺取城市的战略不是姑息和纵容敌人,而是等待力量对比发生变化。1927-1938年毛主席与中央主流派的争论,近似于革命家与话语经营者之间的分歧,毛主席与党内大多数高层在观察视野上几乎不能重合,毛主席始终关注革命力量的凝聚和经济地使用,纯粹的布尔什维克们关注革命的主要敌人所在以及关心革命的直线进展,完全不考虑力量对比。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卢梭的言说状态在很大程度上与后来的空想社会主义者相似,只是一个呼吁者,不知道(或者说不太关心)据以推动历史进步实现新社会转型的力量在哪里、又将如何集结起来。而空想社会主义者在制度实践层面,比话语经营者前进了一步,他们设想要找现实世界中间那些强有力的统治阶级某些开明人物,把他们作为呼吁的对象,试图由现实社会结构中间那些既得利益者来实现历史转型。空想社会主义者比启蒙大师进了一步,知道了改变世界需要很大很大的推动力量,对于如何在现实结构之外去寻找变革力量,或者说在现实社会结构中间重新凝聚出新生力量,这是空想社会主义者的盲点。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真正的革命导师,则要超越这两者,不仅要展望一个新世界,还需要解决如何在现存的社会结构中间寻找并凝聚出推动制度变革或者社会转型的力量来,根据毛时代的表达实践,我把这种最终推动社会转型的力量称之为新生力量,而制度变革或者社会转型不能一蹴而就,每一步的变革都意味着一次新旧交替的量变,这个量变成果也按照毛时代的表达实践称之为新生事物。在新生力量推动的无数次量变积累之后,也就是说,一个又一个的新生事物萌芽并成长壮大之后,积累下来才是旧世界向新世界的质变。对那些期待新世界的人来说,新生力量和新生事物是至关重要的。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没有新生力量的凝聚,没有对新生事物的“过渡性”的心理准备,就缺乏持久战的战略耐心,拿很小的力量企图完成一次性的质变推动工作,就不可能超越策略和权宜之计的绝对限制——这种种计谋无不联系着如何调度现存的强大力量帮助完全质变过程。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多个派别,和后来的巴黎公社,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革命家们都有着一个明晰的新世界愿景,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培训出一大批新生力量去催生新生事物,由此逐步积累实现量变到质变,最终实现社会转型。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有且只有培训或者组织了足够的、可资依靠的新生力量,才能够真正实现思想与现实一致,抛弃为了寻求力量而不断地受制于策略和权宜之计的桎梏,推动历史走向思想指引的方向,实现思想与行动的统一。拿中国革命与苏联革命相比较,中国革命的成功是进行了最充分的底层动员,走过了漫长曲折的思想革命和路线斗争里程,改造了革命者本身使其初步满足作为历史推动者角色的最低水准,从而实现了“有可资依靠的新生力量去推动和创造新生事物并最终实现社会转型”的条件。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在“话语经营者”层次上,左翼不可能统一,甚至会自动地符合话语权竞争的规则“文人相轻”,而只有走向毛主席曾经实践过的道路,要把现实的社会结构成为所有左翼的思考起点,才会有着共同的起点和对话的可能,并有可能产生最终的共识。 ...华岳论坛 - "http://hua-yue.net"  

如果左翼理论始终原产于许多个“聪明的头脑”,估计山头林立、派系纠葛不休的局面就很难告别。反过来,如果认为自己的头脑不够聪明,而把理论创新建立在前人的实践之后,这就需要站在老前辈的肩膀上去,需要认真地调查研究、学习历史同时大批量地读书,这种新社会主义理论的产生过程,将不是智慧的自发延伸,而是对于前人经验教训的总结,而且这种理论肯定也缺乏纯粹性和逻辑周延,但是,优点在于:站在前辈的肩膀上,对曾经在历史进程中间起作用的各种社会思想态度,及其背后的利益纠葛和群体力量都有所认知和识别,也因为如此,就肯定与曾经的社会实践一样,对各种利益诉求和力量,充满着妥协、退缩和让步,彻底放弃逻辑周密和论述周延的话语经营者特色,就只能看到一条弯弯曲曲、朦朦胧胧的历史进路。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4 20:40:01 |显示全部楼层
责任编辑:左向前(生成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5 00:01:40 |显示全部楼层
老田错之甚矣!

事关真伪左派与中国无产者的未来,岂是一个“口水战”了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5 01:27: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看老田的第二篇文章。上一篇是编辑介绍的,关于反驳杨继绳饿死3600万的文章,写实的。这一篇务虚。两篇都仔细看了。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5 06:21:4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7-25 06:38:01 |显示全部楼层
群策群力而非树立“个人思想权威”的前景确定与路径探索,都必不可少

对照当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的示范意义,两者不能偏废;没有鼓舞人心的奋斗目标和清晰图景,或者忽视老田所强调的“学徒自我培训和经验积累期”,力量对比无法自动完成有利于重建社会主义的转换。

在簿公被整肃前夜,在相关左翼思想圈内部,曾经发生过有关“用“五有之乡”替代“乌有之乡”之名称和思想定位”的重要建议和激烈辨论。建议者的目的,就是要按老田此文的中心思想,切实有效解决革命动力的来源问题和最大程度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令人奇怪和发人深省的是,在最近围绕“新社会主义”展开的方向性道路性大论战中,却没有一个人触及这一最实际的话题和亟需进一步深化的讨论。是高度健忘还是有意选择回避?

显而易见,如果“重庆模式”明确以“人人有工作、人人有房住、人人有医保、人人有学上、人人有养老”为号召,“乌有之乡”等各大左翼网站,均以“新五有”作为中国左派的核心主张和主要宣传内容,并且以此为工作纲领全面广泛深入地组织发动群众,中国的现状就会有很大不同。

个人曾经在《红色中国》网作过公开承诺,一定会把就此话题跟韩德强、张宏良、孔庆东、郭松民、雨夹雪、李民祺、范景刚……等进行的“系列通信交流”之原版,公诸于众,作为自己退出中国左右思想界之争的一个最后交待。

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就用对老田评论左翼争论佳作的这个短评,作为迟到的弥补和替代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7-25 06:49:09 |显示全部楼层
勘误:群策群力而非树立“个人权威”之意的制度设计与探索实践,都必不可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7-25 15:59:12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有这样的一批“左派”,左派还需要敌人吗?

阿早  07/24/2014

张宏良发表了一篇名为“别再幻想靠官僚集团内部好转,除非发动群众“

(见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77&extra=page%3D1)

一位红中网朋友这么批评着:

【初一看文章题目还以为张宏良思想有好转,看文章第一段,就看出张宏良还是把地方的官僚集团跟中央的官僚集团分开来看,似乎中央的官僚集团是好的,地方的官僚集团出了问题。张的顽疾没救了。】

张宏良不但是个伪左,还是个伪君子!

他的写法无非也是给当权者洗地,一如秋石客艾跃进刘金华等等一大批”左派“,这批人写起马屁文章来无不洋洋洒洒,善于引经据典长篇大论累牍连篇,但已经失去了真正的社会正义感和良心。

他们明知目前他们的邓腐党头头“习总”无时无地不在非议毛主席包括指出毛主席的“错误”跟狠搞私有化卖国自肥,以及破坏毛主席毕生努力的社会主义,但仍然视而不见,还要伪装是毛主席的信仰者,这是他们最无耻的地方。

他们已超出写手的范畴,干着类乎妓女买卖的勾当,是的,他们猛在像是做妓女卖身,可仍然要盖贞节牌坊,所以我常说:中国有这样的一批“左派”,左派还需要敌人吗?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7-26 06:43:25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2 06:01 , Processed in 0.019972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