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5232|回复: 21

我们对于「占领中环」的基本立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8:33: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14-10-10 04:44 编辑

香港左派:我们对于「占领中环」的基本立场
作者:《跨时》编委会 发布时间:2014-10-07 来源:跨时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hidai/2014/10/329845.html

  2014年9月22日,学联发动大专生罢课,抗议人大常委提出的2017年香港行政长官选举框架「不符合国际标准」,要求设立公民提名特首候选人机制,为「占领中环」运动打开序幕。2014年9月26日晚,学联和学民思潮联合发动群众冲进政府总部东翼广场;9月28日凌晨1时半,戴耀廷宣布启动占领中环,要求人大常委撤回政改决定、香港政府将政改咨询推倒重来。

  从9月27日开始,数以万计的民众上街游行示威、占据交通要道,政府派遣警察驱散群众,拘捕多人。9月28日,职工盟以声讨警察暴力镇压为由号召全港工人在9月29日举行大罢工,要求释放所有被捕示威者,并要求政府和警察致歉,人大撤回政改决定和梁振英下台。教协宣布罢教,学联宣布无限期罢课。泛民阵营总动员,展开同特区政府的全面对决。

  在「亚太再平衡」的背景之下,街头运动如果持续发展,迟早就会提出「影子特首」和「影子政府」,要求「国际社会」承认。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终于全面爆发了。北京官僚政权纵容港英技术官僚和香港资产阶级十多年来的失败统治,香港反帝反资社会主义政治传统的失落——即「一国两制」累积的各种矛盾的爆发,正使香港陷入异常危急的情势之中。

  面对这种非常的情势,为了向读者提供一种工人阶级社会主义的思考资源,本志编委会谨发表以下声明:


  香港政局的基本形势和劳苦大众的困境

  香港同台湾一样,是高度依赖国际金融资本的、具有新殖民地性质的、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它们都在实行某种资产阶级民主制。我们认为,香港并不存在所谓「民主化」的问题,而只有走不走向社会主义的问题。

  无论是泛民对建制的斗争,还是台湾泛绿对泛蓝的斗争,都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斗争。泛民派和建制派都不反对金权政治、都不反对在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它们对于特首普选办法的唯一分歧,就是可否让反共反体制的政客有参选、甚至当选的资格。

  目前香港劳苦大众面对的真正问题,是自己没有独立于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政党,没有统一的、反对资本主义的工人运动,因此要么没有理由参与政治、要么就成为资产阶级民粹政治的玩物和炮灰。

  泛民以通过公民提名让反体制政客获得特首候选人资格为由,发动街头运动,说到底就是为资产阶级的一翼争权夺利的策略,并为帝国主义张目。这不会增进劳苦大众的任何民主权利,甚至只会使反共反中成为香港社会的绝对共识,实现右派政变。这种运动,是同工人阶级的利益和社会主义的事业对立的。

  在「一国两制」之下,北京官僚政权延续香港资产阶级和港英技术官僚的统治,使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下越加严重的矛盾和社会问题,被反共阵营描述成是回归和「政制不民主」的结果。这种说法其实不堪一击,资本主义制度并不会因为任何选举制度而不产生矛盾、不发生危机,更不会因为反共人士执政而竟然令「权贵」失去统治地位。

  然而,在「爱国左派」和香港资产阶级的「统一战线」之中,效忠帝国主义的泛民及其「左翼」,得以将自己打扮成「弱势」、「基层」和「小市民」的守护者。在1990年代世界共产主义运动走进至今还没有超越的低谷的大环境,和香港反帝反资社会主义传统被淹没的小环境下,泛民的反共民粹和建制的保守维稳,成为了香港政坛的两大潮流。这样,香港的殖民体制和历史不但没有被清算,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还成为了两大党派的「共同价值」。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的面前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建制派政治破产,只能期待占中自行溃散或军警镇压;泛民通过街头运动获得巨大的政治能量,宣布将会发动群众攻占政府机关。这场闹剧和悲剧,若按照其逻辑发展下去,将会对香港、全中国、东亚甚至整个世界的劳苦大众,造成无可限量的伤害。

  我们迫切的需要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政治力量。


  科学社会主义对资产阶级普选的基本分析

  马克思认为,资产阶级宪政的意义,就是将资产阶级的统治,说成是普选制的产物和结果——也就是通过普选给予资产阶级专政「合法性」和「认受性」。马克思认为,通过资产阶级普选「授权」的共和国,是资产阶级「统治的最强大最完备的形式」。当工人阶级获得阶级觉悟、形成强大的革命力量,社会进入阶级对决的革命年代之时,资产阶级普选制就完成了「教育」劳动人民(即揭露金权统治的虚伪)的使命,「它必然被革命或者反革命所废除。」

  恩格斯在德国社会民主党开始成为议会最大党之时,明确地指出:

  「普选制是衡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不过这也就足够了。在普选制的温度计标示出工人的沸点的那一天,他们以及资本家同样都知道该怎么办了。」

  恩格斯的意思十分明确:首先,就是资产阶级普选制顶多是一种「民意调查」,展示工人阶级有多支持自己的革命政党,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即「现今的国家」),它「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其次,就是当资产阶级普选制不能再维持资产阶级宪政的运作、革命形势出现的时候,它就会被工人阶级革命或资产阶级反革命所废除。

  众所周知,列宁在其批判社会民主派投降资产阶级建制的经典著作《国家与革命》中,就复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以上的观点,并据理驳斥社会民主派关于资产阶级普选制「没有阶级性质」,而是「超越阶级」的「民主体制」的谎言。

  换言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主要生产资料私有制的最佳政治外壳,就是资产阶级民主制;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中,资本就是权力,选举就是各个资本集团较劲的舞台;工人阶级的革命政党,可以利用选举制度批判揭露资本主义,但一旦资产阶级认为工人阶级对其构成严重威胁时,资产阶级民主制就会被废除、普选制的外壳会被褪去,换成赤裸裸的军警独裁——反过来说,工人阶级推翻资本主义,也要废除资产阶级普选制,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无产阶级民主。

  历史进展到21世纪的今天,资产阶级普选制已经成为了帝国主义彻底羁縻劳苦大众、为其永远巩固统治的意识形态武器。

(之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8:36: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5txlr 于 2014-10-7 18:42 编辑

  「国际标准真普选」的现实

  泛民「左翼」特别强调,「无筛选」的「真普选」是「公平制度」,可以抗衡商界、得到各种福利,甚至,可以「废除资本主义」——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是荒谬的。在2008年开始的这一轮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此时,这种说法是特别的荒谬绝伦。

  比方说,在欧洲,以德国帝国主义马首是瞻的欧盟委员会,正在对整个欧盟,特别是其南方诸国断行紧缩政策:通过大规模削减公共开支、大幅度降低工资待遇、制造大量失业和破产,以提高资本的利润率。美国帝国主义政权在挽救破产的金融资本之后,也实行了类似的政策,造成了类似的后果。面对要求改革政治献金制度、结束金权统治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联邦和各地方政府实施了断然的镇压。

  当然,以美国为首的各个帝国主义军事联盟,除了正在侵略中东和非洲各地之外,也正在通过「亚太再平衡」围堵中国。对于揭露其战争罪行、外交阴谋和联同信息科技大企业秘密监控全世界的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美国政府的响应,是监禁和通缉。

  帝国主义统治阶级的这一切暴行,都由资产阶级普选所「授权」的国家机器断然执行。缺乏问题意识和社会主义组织的劳苦大众,面对整个资本主义建制及其媒体的合谋,根本就无力抗拒,而资本主义国家对有组织的工人抗争的态度,就是严打。

  我们还可以补充,泛民阵营不少支持者十分仰慕、甚至要求香港复归其统治的英国的体制,到底是怎么样的「国际标准民主」。在英国,军警法官乃至全体公民效忠的对象,是英王,而不是宪法(英国没有成文宪法)、更不是民选的下议院(即「平民院」);上议院即「贵族院」的议员,则是由政府推荐、英王委任的。这种制度的设计,就是为了选举制度一旦因阶级斗争激烈而「失效」之时,军警司法机关(即国家机器的内核)可以用英王的名义发动政变。

  在1970年代英国工人斗争炽热的时候,就有军队将领放言宣称,会像美国支持的皮诺切特在智利发动政变一样,粉碎左派。最后,英国统治阶级通过民选的戴卓尔政府,用大裁员的威胁迫使英国工运的先锋队矿工工会罢工,经过一年的政治和军警围剿之后击败矿工,促使整个政坛全面右倾,和工党党内右派的崛起。

  当然,这不只是欧美的问题,在我们所处于的东亚,比方说,菲律宾的政治体制是美国的拷贝,台湾、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等等统统都实行资产阶级普选,然后呢?

  这些地方实际上都由亲帝的大资产阶级所统治,完全不存在强大的工人阶级社会主义政治力量(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还用这样那样的方式迫害他们认定的反体制左派),劳苦大众都处于被资产阶级所统治、剥削和压迫的处境,他们有形式上的公民权利,但完全没有实际的政治权力。

  资产阶级普选除了是强化统治秩序合法性和调节社会矛盾的工具之外,什么都不是。

  彻底一点的说,资产阶级议会是资产阶级国家的外壳,资产阶级政府的首长是资本主义的大管家,资产阶级军警和司法系统是资产阶级维持统治的暴力内核——有没有普选、实行怎么样的普选、选出了那个党派的人当政府首长,都不会改变这些基本事实。

  无论在理论上还是事实上,工人阶级都没有可能通过资产阶级普选夺取政权、向社会主义过渡,这是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所反复证明了的。资产阶级面对国内外的工人压力,会使用福利措施缓和局势,但当工人组织构成政治威胁、财税政策影响利润率之时,就会收回改良措施。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福利措施最后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成为它们的相反。

  总言之,那些宣称选他们出来当议员当官,甚至资产阶级普选本身,就可以实现「社会公义」的政党政客,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宣扬资产阶级普选万能论,在舍本取末、自欺欺人之余,还完全无助于反抗剥削和压迫,反而会通过加强右派意识和选举民粹、使劳苦大众更加难以翻身。


  街头运动的逻辑

  华人民主书院用以训练占中运动领导者的「经典」——吉恩·夏普(Gene Sharp)等人的颜色革命战略战术著作之中——多次论述使用青少年学生包围/冲击政权机关的重要性。

  在这种场景下,军警不动手,就可以大肆宣传政权自知理亏/胆怯无能,壮大反对派声势、鼓动更大规模的冲击行动;军警动手,如出现大量伤亡,则可以大肆进行舆论攻势,呼吁「国际社会」制裁政权、甚至承认反对派为唯一合法政府。而即使伤亡不大,在宣扬政权镇压青少年残暴不仁之余,也可以为被捕的领袖们实行政治资本的原始积累。如此通过舆论作战,不断滚大反对阵营,直至政权瓦解为止。

  换句话说,当颜色革命的领导者宣称他们「不相信暴力」的时候,他们在撒谎。

  夏普本人就强调,他们传播的技术尽管号称「非暴力」、但绝非「反暴力」,而是以颠覆目标政权为目的的「政治挑战」(political defiance)。根据夏普的说法,「政治挑战」的终极任务,就是在推翻目标政权之后,用一个「小政府、大社会」(即公共权力被亏空,政治日程由帝国主义和买办资产阶级饲养的「公民团体」所支配)的「民主」体制取代之。

  夏普本人也意识到,这个过程必然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暴力。对他来说,这并不是要不要暴力的问题,而是要为反对派最终夺取政权创造民意条件。号称「非暴力」的「政治挑战」,就是这种战略的核心技术。戴耀廷从7月就开始讲的「爱与和平可以穿透坦克车的装甲」,只有在夏普的战略的语境之下,才可以得到正确的理解。

  夏普传授的技术的一个核心,就是占据具有象征意义的广场或重要街道,挑战军警执行任务的能力、进而挑战军警对政权的效忠。使目标政权失去管治能力,令社会政治经济秩序瓦解,让民众以为选举反对派可以解决所有问题——这就是颜色革命的推动力。

  劝谕不行,就用盾牌驱赶;盾牌驱赶不行,就用胡椒喷雾;胡椒喷雾不行,就用催泪弹;催泪弹不行,就用橡胶子弹;橡胶子弹不行,就用水炮、音波炮;接着,就很欧美的直接抡起特制的棍子,冲进人群之中直接打,甚至仿照美国的做法,用阻击手击倒示威领袖。

  镇压示威的「普世逻辑」,就是这样。

  夏普就是要用徒手群众的躯体,测试军警部队的底线、测试政权的底线,并以此实现政权更迭。换句话说,参加夏普式街头运动的群众,是反对阵营领导者和他们背后的帝国强权进行政治赌博的筹码——这是不以个别参与者的主观动机、甚至「左翼诉求」为转移的。


  运动所处的国际情势

  有所谓社运分子很兴奋的说,香港现在是2005年年底反世贸以来第一次出现催泪弹横飞的情况,是很厉害的抗争。行动很成功,暴力要升级。

  但他们有没有想到,九年前的抗议,反对的是帝国主义羁縻压杀劳动人民的「国际标准」;而九年之后的今天,他们正在兴高采烈地要求的,正正就是同一个帝国主义羁縻压杀劳动人民的「国际标准」?

  这种建立在群众的政治无意识之上的街头运动,到底会对什么政治势力有利?

  运动领导的短期目标,是实行使香港形同独立政体的「真普选」,使香港正式成为反对中共政权的基地;而长期目标,就是联同所有反共者「推翻一党专政」,实现他们在1989年确立的政治纲领。

  这些目标,高度配合冷战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在世界各地用金钱、暴力、媒体推行的「反共·反独裁」大业。比方说,学民思潮的《破折号》和号称「左翼」的《全球化监察》,都呼吁支持者到美国白宫网站上参加要求美国阻吓中共不要在香港实行「第二次天安门屠杀」的联署声明。占中支持者这种自发而自然的行动,很纯粹的证明了他们的世界观——一个美国是世界警察的世界观。同一批人同时高度评价美国近年对叙利亚、利比亚、埃及和乌克兰的「民主介入」,也视那些国家的街头运动为榜样。

  可见,占中,一直都不只是「香港自己的事」。

(之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8:39: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05txlr 于 2014-10-7 18:43 编辑

  「不应袖手旁观」?

  不少人因为警察镇压示威群众,觉得不应袖手旁观、要「做一些事情」而上街。我们认为,这种感情因素是可以理解的,但更重要的是,运动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而「人民胜利」了以后,到底那一些人会得益?他们有好处,是否就意味着劳苦大众也会有好处?

  任何挑战政府统治的群众运动,警察都会因应运动的发展而作出不同程度的打压。运动的领导者,打从一开始就完全清楚、并预料到警察会用那些手段对付示威者。但警察一使用武力,泛民就矫情的要求警察不要动武,鼓励人们上街「守护学生」。这种「道德感召」,令不少通常自认对政治冷感的民众,忽然感到莫名的「社会责任」,相信自己必须参与。但这恰恰只能为泛民造势。

  警察本来就为当权者服务,警权也不是一夜之间变强的,使用催泪弹,不是因为香港的自由收窄了,而是因为过往的运动未演变到这个地步而已。既然反抗必须面对打压,就该慎重地想想,自己是为了什么而牺牲。

  比方说,泛民上台,会不会就带来更多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不会。因为资本主义制度根本没有改变,只是换了个代表不同资本集团的代理人而已。而且,基于泛民的意识形态,他们一旦上台,社会舆论只会更加右倾、更加亲帝。更彻底一点的说,当香港有经过普选授权的政府之后,泛民执政之下的香港警察,在处理游行示威时,因为没有了现在的政府所遭遇的「认受性」限制,只会同他们推崇的欧美国家「看齐」,完全没有忌讳地镇压他们认为有问题的那些社会抗争。

  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这个官僚畸形的工人国家、全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战略遏制的首要目标,将会往何处去?会走向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香港的劳苦大众应不应该支持颜色革命,帮助帝国主义一统天下?还是联合大陆的劳苦大众,保卫公有制、清除官僚特权,建立工人阶级的民主制度、争取世界社会主义?

  追求社会平等的人们,必须使用自己的智慧和行动,拒绝颜色革命的民粹谎言,拒绝颜色革命撕裂社会、促成亲帝政变的逻辑,不要让悲剧发生。这样才能真正守护青年,为真正符合劳苦大众利益的运动、为社会进步的未来,保存宝贵的种子。


  我们的任务

  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各种问题、以至制度本身,只能够通过工人阶级的自我觉醒、自我组织和自我解放的运动,才可以得到解决。

  要结束极少数资本家对绝大多数劳动者的统治,要实现以工人阶级为核心的所有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对社会的主权,就必须打倒资产阶级的政治和思想影响,建立工人阶级自己的社会主义政党,通过阶级斗争积累工人阶级的政治和组织力量,最终炸毁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使社会的主要生产数据成为公有财产,建立无产阶级的民主制度,实现民主的计划经济,推动世界革命、走向社会主义。

  我们清楚的知道,这是一个艰苦而长远的工作。当下我们可以做到的,就是耐心宣传我们的主张,让关心社会问题的民众得到思考的资源,在世界资本主义危机、帝国主义力图通过政治和军事作战维持其统治地位的纷乱时势之中,破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迷思,开辟工人阶级自我解放的道路——只有走这条路,才能破除迷信:不靠帝国霸权,不靠运动英雄,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追求社会进步的朋友们,要摆脱街头运动的迷思。资本集团之间的政权更迭,从来不会改变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的处境。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一起讨论和思考,怎样才可以开始重新树立社会主义的旗帜,让主观上渴求社会进步的那些青年工人和学生,不致于沦为街头运动和民粹政治的新血和炮灰,而得以成为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反对官僚独裁,争取社会主义民主的中坚力量。

  为重建工人阶级的意识形态、组织和斗争力量而奋斗!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跨时》编辑委员会

(全文结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11:45 |显示全部楼层
该文的最大问题就是不分法西斯和形式民主,只看到两者的统一性看不到两者的不同性,包括其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话语中包含着这种生动的矛盾性,而该文作者只看到统一性,看不得对立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13:21 |显示全部楼层
该文作者的意思就是普选和法西斯是一样的,形式民主和法西斯是一样的。甚至认为形式民主比法西斯还不好,这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意思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14:44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该文作者,你这个帖子在香港能通过网络发表,你在大陆网络上就要被删除,是一样的吗,或者还要不如吗

点评

海岩  这篇文章发表在乌有网刊,在红歌会网置顶。不是像你说的,在大陆网站不能发表,造谣会影响你的发言信誉。  发表于 2014-10-7 19:34:5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16:27 |显示全部楼层
民主分形式民主和经济民主
形式民主同样是群众斗争获得的,现在普遍在欧美发达国家确立起来了,形式民主对资本主义也有一定的监控警告作用,但是主 要集中在政府部门,而资本主义社会一方面主张小政府,所以政府基本上不干涉经济,对于经济没有很大的配置权,但是现在不同了,资本主义政府其实越来越干预 经济,但是资本主义形式民主下,产生的领导大多数是资本家或其代理人,因为竞选需要大量的资金,那么为什么西方国家的群众还能满足于形式民主呢?主要在于 西方国家在国外获得超额剩余价值可以减低本国的剥削率,导致人们有种错觉,似乎民主给他们自己带来了这种结果,不过实际上是两个方面带来的,一是形式民 主,其次是这些国家对外能获得超额剩余价值。
中国有形式民主吗?,没有
经济民主,一方面社会(国家或政府)层次的领导人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其次生产单位的领导人也是民主选举产生并受到民主控制和管理的。竞选的费用本身就是民主方式分配的,消灭了资本家在生产上(经济)的独裁,同时消灭资本家在政治上的独裁(资本家通过金钱来竞选上台)
中国有经济民主吗,也没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24:40 |显示全部楼层
形式民主(群众的斗争)可以让帝国主义国家(可以通过国外获得超额剩余价值的国家)减低本国的剥削率,一旦帝国主义国家无法从外部获得超额剩余价值时,形式民主就会结束,要么革命推翻帝国主义,要么帝国主义走上法西斯道路,但是帝国主义国家能够从外部获取超额剩余价值的情况下,也未必会减低本国的剥削率,而形式民主能够做到,就是如果没有形式民主,帝国主义不但加强对外剥削也会强加对内剥削,如果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不能从外部获得超额剩余价值(如中国),如果没形式民主,它对内剥削会加大,而有形式民主的国家,稍微要好些,但是印度这些国家的问题不在形式民主,而在于极端低下的生产力水平。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0-7 19:31:2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7 19:38:51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说形式民主总体上对本国的工人阶级有利,是本国工人阶级斗争的成果之一,但是在帝国主义能够外部获取超额剩余价值的情况下,双方不得不妥协,帝国主义者会降低本国的剥削率,但是因为帝国主义可以资本输出去获取超额剩余价值,所以工人阶级也无法彻底斗争,首先帝国主义还有市场空间,就是帝国主义还有力量,帝国主义不会完全妥协,更加不会退出历史舞台,所以光靠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斗争也是不能战胜帝国主义的,需要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你不能责怪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有了形式民主具有了一定的抗争强度和烈度而对帝国主义妥协,你发展中国家,自己受到如此大的剥削率居然斗争强度和烈度还不如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的斗争强度和烈度,你能说什么呢?当然真正要比较的不是这种强度和烈度,而是斗争水平,形式民主下的斗争水平高,这你不能否定,法西斯统治下的斗争水平低,群众缺乏组织性,斗争知识难以传播,这些都是法西斯的不利局面。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6-29 03:02 , Processed in 0.02197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