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0|回复: 9

吴铭:郭松民同志,话不能那么说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6 21:37:24 |显示全部楼层

郭松民同志,话不能那么说

作者:吴铭(2014年10月16日)

郭松民同志在关于新社会主义研讨会上提出一个问题:如果美国出现一位社会主义的赫鲁晓夫或社会主义的戈尔巴乔夫,并且他真的当了美国总统,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在美国领导一场‘社会主义复辟’,实现走向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

郭松民同志,话不能这么说。

首先,你这话是指中国共产党中央因为出现修正主义,所以,出现了改革开放为名的“资本主义复辟”,所以,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也是有严重问题的,所以,需要你的新社会主义。但你打的这个比方,并不恰当。美国总统和中国共产党中央是没有可比性的。你应该知道,美国总统乃至共和党民主党,都是资产阶级的工具,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权力。也就是说,美国总统、共和党民主党,甚至是所谓三权分立、非政府组织、民间机构、基金会、媒体、法律,都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工具,他们谁也代表不了共产党、民主党的中央。如果说美国的中央,那么肯定不是两党和政府的任何一个部门。美国的中央,应该是美国的资本家集团!这个集团才是美国真正的控制者,至于总统、政府什么的,只是表面上的权威,实质上只是美国资产阶级利益的保安队。因此,美国每四年就可以搞一个大选,换一拨人掌管这个保安队的权利。所以,美国总统和政府,是不可以和任何国家的中央权力机构对等的。

因此,任何国家如果和美国政府打交道,你得明白,你只是和资产阶级的一个保安队长打交道,他讲的什么话,全是不算数的,你根本找不到讲理的对象。

郭松民说如果美国总统出现一个共产主义分子,美国会不会“复辟社会主义”。当然不会,因为,总统根本没有权力。

如果邓小平只是中南海的巡逻队长,华国锋只是礼宾司司长,叶剑英只是个传令兵,你说,他们几个有本事在中国搞资产阶级复辟吗?当然不能。你对美国总统、政府、两党的傀儡性质,认识是不清楚的。

那么,如果美国资本家集团(比如罗斯柴尔德的主要继承人)中出现一个非常强力的、坚定的共产主义者,美国会不会出现走马克思主义道路的可能呢?我觉得是可能的。但是,这种努力肯定会受到这个资本家集团的其他人的不择手段的攻击和迫害,直到他改变立场,或者把他杀死。所以,很难。郭松民同志如果拿这么个人打比方,庶几和邓华叶汪的地位权力相近。

在美国这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它已经建设成了确保美国走资本主义路子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文化、媒体、军事的体系,在这个体系中,一个人几个人(有良知的大资本家,而不是什么总统、国务卿之类)的力量是极难完成向社会主义的和平过渡的。在政治方面,三权分立的政府完全掌握在资本家集团手中,两党同样也由资本家集团控制。经济上,美国资本家集团已经完全控制了金融、经济,总统之类的政客根本无能为力。文化上,美国的大学教育,完全是为了培养资产阶级的接班人,绝对不允许社会主义思想的存在更不用说宣传,完全实现对学生的奴化教育,远甚于中国当前的教育对中国人的奴化教育。所谓的专家、权威,完全是资本家集团培养的鼓吹手,一丝都不会代表人民的利益,更不会让他的学生相信共产主义。媒体同样这样解读社会现象,根本不把阶级斗争、阶级矛盾作为一回事,从来不肯用阶级分析法分析社会苦难的根源。

现在,美国在国际上有金融霸权、知识产权霸权,必要时,可以向全世界转嫁危机,可以把国内人民群众对资本家集团的不满转移到其他国家,以在某种程度上平息来国人民的反抗。美国人民的无产阶级革命成功,自然要认清其受压迫的根源,打破这个强大的国家机器体系。

中国的邓氏复辟,也绝对不是邓一个人的问题。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仅不到30年,存在于中国的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思想残余还十分浓厚,全国人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认识水平,总体上还不高。这也是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建立新的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制度所必须面临的问题。我们不能指望人民群众甚至党员干部都能十分准确地认识走资派及其复辟行为。要肃清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思想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还需要时间,可能更需要历史的曲折,比如,现在走资派这个反面教员的作用。所以,尽管毛主席一生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也超出了他的历史使命,我们不能苛求毛主席把几代人才能完成的任务一下都完成。这个任务得由我们完成,或许还需要几代人。

再说,历史上,复辟只有封建主义对资本主义的复辟,即倒退,而没有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复辟,只有奴隶制对封建制的复辟,也就是说只有倒退的复辟,哪有这种向前进的复辟?这种社会向前进的“复辟”,只能是革命。美国还不曾建立过社会主义制度,他如何“复辟”?你的这个比方,我想是太荒诞了些。陈红兵、巩献田恐怕一下子也搞不懂,你的这个比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相信,即便有美国政府、教育、媒体等充满社会的愚弄、欺骗宣传,美国人民还是会明白过来的,他们的阶级意识是会清醒的。他们会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认识到共产主义的价值,只有共产主义才能让他们翻身,彻底摆脱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让他们成为国家的主人。我不相信资本主义的欺骗会永远成功。

那么,在美国资本家集团内部,会不会出现马克思主义者呢?我觉得是会的。我也不相信那些出身于美国资本家集团家庭出身的人,就不可能接受马克思主义。不过,这相对要难一些。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人物,如果美国的工人阶级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达到一定水平,如果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那么,美国同样会发生无产阶级革命!

我们当然希望建立美国那样的且又属于社会主义的制度,以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难道毛主席不是这么做的吗?所谓的制度,所谓的宪法,所谓的文化教育,所谓的反抗精神,都是阻止资产阶级在中国复辟的重要保障,难道毛主席不是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并努力在实践中作这方面的工作吗?文化大革命不是想培养千百成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吗?文革中建立的革委会,不是想分政府的权力吗?鞍钢宪法,不是想分企业领导的权力吗?对走资派的多次教育而不是一棍子打死,难道水是想教育全中国人民:党内的大官也不可以轻易相信盲从吗?

现在提到忠于党的问题。忠诚于党,本质上就是忠诚于党的性质——无产阶级先锋队,而不是资产阶级先锋队;忠诚于党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忠诚于党的路线,既站在广大劳动人民的立场上进行无产阶级革命的路线。甚至,盲目听从党中央的指挥、生硬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也未必是忠诚于党,很可能是对党的不忠诚。

我们不是不注重制度,我们更注重人的教育,让人真正树立了无产阶级革命思想,做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个工作,可能相对于资产阶级把人培养成自私自利的人,培养成资产阶级的奴才,要难一些。但是,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多次爆发,我相信,这个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教育工作,会成功的。我们还是相信反面教员的作用。

郭松民的意思是说,毛泽东社会主义在具体制度上有问题,所以,才是邓氏复辟的根源,进而需要新社会主义。我觉得你只是看到表面的现象而没有看到本质。邓的复辟不是他一人完成的,而是一个隐藏在党内和社会上的潜在的资本主义、封建主我集团势力完成的。也就是说,邓的复辟绝对不是邓一个人,也不是邓华叶汪陈几个大官的问题,这个复辟是有其社会基础的。毛主席生前已经发现了这个复辟的社会阶级基础,所以,他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为了瓦解这个社会基础。应该说,他取得了很大的胜利,他教育了人民群众,即便当时人民群众不明白,我想现在,他们已经清醒多了。

社会主义是否能够和平演变资本主义呢?我觉得不能,但是,和平演变在推动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发展的过程中,会发挥重要作用。难道文化大革命期间,中国对美国黑人的支持,没有使美国发生变化吗?但是,资产阶级是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所以,光有马克思主义对它的理论批判,还不足以使资本主义退出历史舞台,因为他们会垂死挣扎,运用掌握的资本主义国家机器,对工人的革命运动进行镇压!对占领华尔街这种相当温和的反抗,不是就镇压了吗?

那么,资本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的复辟会不会受到工人的反抗呢?当然会,尽管复辟者开始十分狡猾,善于伪装,但是,他们的本来面目总会暴露,所以,工人阶级、农民阶级的反抗也会十分激烈。这也是中国的走资派不敢轻易丢开毛泽东思想的原因。他们只敢一会拿孔子、一会普世价值,一会儿“特色理论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撒谎欺骗,就是不敢直接拿出资本主义这个招牌。因此,在他们的复辟过程中,马克思主义这个他们打的遮羞布,反而又成了紧箍咒!所以,他们的复辟不得不慢愣是进行,至今也不敢彻底。这是因为他们的善良吗?这难道不是工人阶级反抗的结果吗?

社会主义的建设发展,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进难而退易。所以,资本主义在社会主义里复辟是很容易的,相反,防范资本主义的复辟则是十分艰难的革命任务。郭松民同志,你的这个比方,打得不伦不类。我想,巩献田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你。你的知识水平,应该不至于打出如此荒诞的比方。

我们吃这种比方的亏已经很多了。记得一开始“政经分开”“党政分开”时,他们打了个比方,“不能既作裁判员又作运动员”,巧妙地把党政和经济企业的关系由领导帮助性,改为对立斗争性。为什么不可以打另个一个比方,“既作导演,又作演员”,不可以吗?如果用这个比方,还能搞“党政分开”“政经分开”吗?显然不能,所以,走资派只打前一个运动员和裁判员的比方,根本不打导演和主演的比方。于是,就搞起了改革,把共产党的经济基础改没了。

还有一个比方,说私有财产神圣不能侵犯,要搞法治,叫作“风能进雨能进,皇帝不能进”,打完这个比方,开始搞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物权法,结果呢?此法刚通过,却到处强拆人民的住房,法院却按照中央的通知,对于拆迁官司不予立案。我的天,这就是法治。

你的这个比方,同样荒唐无比,你似乎站到了资产阶级立场上了。

一种新的理论,只能在实践斗争中产生,而不是凭空从书斋里产生。

这几天事很多,不能深入地回复你。希望你和秋石客老师、卢麒元同志,再审视一下你的新社会主义,我觉得荒诞不经,绝大多数朋友是反对的,似乎没有必要再坚持了。还是团结起来,把精力集中放在和帝国主义及其豢养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作斗争上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6 23:48:08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确出现过“一位社会主义的赫鲁晓夫或社会主义的戈尔巴乔夫,并且他真的当了美国总统”,那就是富兰克林·罗斯福。据说,他要在美国实现计划经济原则,也就是说,要“在美国领导一场‘社会主义复辟’,实现走向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这,可能吗?——这是1934年英国作家赫·乔·威尔斯向斯大林同志提出的问题。

  请看斯大林是怎样回答的吧:

  我相信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不可能实行计划经济,但这个信念绝不意味着怀疑罗斯福总统个人的能力、才干和勇敢精神。但是一个最有才干的统帅,如果环境对他不利,他就不能达到你所说的那种目的。
  只要罗斯福或现代资产阶级世界的任何其他首脑,采取任何认真的办法来反对资本主义的基础,那么他就不可避免地要完全失败。要知道银行不在罗斯福手中,工业不在他手中,大企业、大农场不在他手中。要知道所有这一切都是私有财产。无论是铁路也好,商船也好,都掌握在私有主手中。最后,熟练劳动者大军、工程师和技师,他们也都不在罗斯福手中,而是在私有主手中,他们都是为私有主工作。不可忘记国家在资产阶级世界中的职能。这是一个组织国防、维持“秩序”的机关,征收捐税的机构。真正的经济是很少与资本主义国家有关系的,它并不在资本主义国家手中。相反地,国家是掌握在资本主义经济手中。因此,不管罗斯福有多大的精力和能力,我担心他不会达到你所说的目的,要是他真有这个目的的话。
  …………
  但是在为社会主义而斗争方面,我却有一点经验,这种经验告诉我,如果罗斯福真的企图牺牲资本家阶级的利益来满足无产者阶级的利益,那么资本家就会拿别的总统来代替他。资本家们会说,总统可以上台下台,我们资本家还是资本家;如果某一总统不能保卫我们的利益,我们就另找一个。总统能拿什么来反抗资本家阶级的意志呢?

(斯大林《和英国作家赫·乔·威尔斯的谈话(1934年7月23日)》。《斯大林选集》下卷第353-355页)

“总统可以上台下台,我们资本家还是资本家;如果某一总统不能保卫我们的利益,我们就另找一个。”——这就是美国资本家对“新社会主义”创始人之一郭松民梦呓一般愚蠢问题的回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10-17 00:30:52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这样固步自封, 那么如此的左派, 只能被历史淘汰! 在这个问题上建议广大自认为是左派的人, 把眼界放宽放远, 仔细梳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以来, 每一个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 不要把眼睛只盯在斯大林时代, 赫鲁晓夫, 文革, 改开, 要看一看十月革命发生前后的时代背景, 阶级力量对比, 找出历史的根源, 制度的根源. 我想斯大林主义的诞生地苏联, 斯大林体制走向修正主义, 最终彻底复辟资本主义的历史是不可否认的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1:35:28 |显示全部楼层
【郭松民的意思是说,毛泽东社会主义在具体制度上有问题,所以,才是邓氏复辟的根源,进而需要新社会主义。我觉得你只是看到表面的现象而没有看到本质。邓的复辟不是他一人完成的,而是一个隐藏在党内和社会上的潜在的资本主义、封建主我集团势力完成的。也就是说,邓的复辟绝对不是邓一个人,也不是邓华叶汪陈几个大官的问题,这个复辟是有其社会基础的。】

郭松民固然是在乱弹,“吴言同志“也是在胡扯!

中共国际派搞了两次怀仁堂事变,取消了毛主席带领下的中国共产党在中国所做的一切努力:

第一次在67年二月,腰斩了毛主席文革的进程,毛主席当时愤怒地公开说要带领江青跟林彪重上井冈山。

第二次在76年10月,颠覆了毛主席一生为中国人民所做的一切努力跟牺牲,邓腐党伪共“改开”后三十多年来的种种恶劣后果,说明了一切。

因此,什么【也就是说,邓的复辟绝对不是邓一个人,也不是邓华叶汪陈几个大官的问题,这个复辟是有其社会基础的。。。】的胡话,不外是把邓腐党搞政变的过错都巧妙地转移到群众头上去了,这叫做“长着眼睛说瞎话”!

以此逻辑,中国共产党从前革蒋介石国民党的命也是大错特错的了,因为国民党余孽们现在也可学步这位“吴言同志”理直气壮地说:“造成国民党当年腐败的不是蒋介石一伙,而是也有什么“社会基础”的啦!“

有意歪曲,荒谬绝伦,莫此为甚!

郭松民跟这位曾经跟红中网编辑新愚公合计整肃阿早的“吴言同志“其实在拥邓腐党伪共的立场上是一致的,因此这个鸡蛋是同时地扔给他俩!

不想新愚公刚刚回潮就立马推出“吴言同志“的大文并且头条置顶,个中奥秒,呼之欲出!

红中网远航一号版主加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0-17 02:28:44 |显示全部楼层
05的例子真精彩,也正好回答郭松民的問題。但是,如果反過來問呢?為什麼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特別是搞了文革的中國,在修正主義上台後,人民沒有說領導人可以換,我們是國家的主人不能換。如果領導人不能保衛我們的利益,我們就另找一個。我還是多次說的意見,答案在歷史唯物主義,列寧說的理論化、原則化,毛主席說的有理論有具體。簡言之,一切幾乎都是必然的。我們是在落後的東方的俄國和中國搞跨過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很難。這不是說補課論對,但是,這個難度至少要看到。怎麼解決,不容易。列寧是反復講這一點的。毛主席講得少一點。列寧一再說俄國落後。大家去看列寧選集第四卷。10。1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6:45:46 |显示全部楼层
ahjoe 发表于 2014-10-17 01:35
【郭松民的意思是说,毛泽东社会主义在具体制度上有问题,所以,才是邓氏复辟的根源,进而需要新社会主义。 ...

可能搞错了, 本文作者是吴铭, 不是吴言, 也不是吴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6:59:06 |显示全部楼层
ahjoe网友:第一,本文作者是“吴铭”,不是你说的什么“吴言同志”;第二,新愚公作为编辑,有权力编辑和置顶他认为有价值的文章,你也可以就文章本身提出你的观点,但你无权就此攻击编辑本人;第三,“红中网远航一号版主”并未编辑此文,而且到目前为止,也为对本文表态,你在跟贴中攻击新愚公编辑后突然加上一句“红中网远航一号版主加油!”句子,涉嫌挑拨编辑部内部的成员的关系。

这是本编辑对你的第一次善意提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9:45:17 |显示全部楼层
郭松民的问题是有积极意义的。
如果美国出现一位社会主义的赫鲁晓夫或社会主义的戈尔巴乔夫,并且他真的当了美国总统,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在美国领导一场‘社会主义复辟’,实现走向社会主义的和平演变?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原因起码有两点:
一、化公为私易,化私为公难。搞社会主义是化私为公,复辟资本主义或封建主义是化公为私。
二、资本主义国家的领导人容易换,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不容易换(社会主义体制下的权力约束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14-10-17 10:58:27 |显示全部楼层
吴铭同志的原帖和05txlr同志的跟帖结合起来,就是对郭松民网友的谬论的完整批判。郭松民网友如果真的有种,就请写文章反驳这两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18:51:11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复辟,就是被推翻了的东西,又出现了,这才能称复辟,在美国资本主义社会里,压根就没有出现过社会主义,当然也没有被推翻过,何来复辟?社会主义以前的社会都是私有制社会,这是他们共同的本质,在奴隶社会里可以产生封建社会的经济,在封建社会里可以产生资本主义的经济,而社会主义社会本质是公有制,在本质上和以前私有制的社会是对立的,社会主义经济不可能在资本主义的社会生长。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复社会主义根本不存在这个条件,因此也没有这个假设。在水火不相容的两个社会里,不是火烧干了水,就是水破灭火,要他们和平地长出来,可能吗?

  时势不是一个英雄可以造出来的,事时势是由经济、政治、人民的思想以及外部环境等等各种因素决定的,现在有的人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这注定要失望的,因为一个人改变不了今天已经形成的一个现实,这个现实许多人有共同的利益关系,有广泛的社会基础,为了缓解矛盾做些改良是可以的,要改变方向是不能的,有人如果想要怎么做,他的官也当到头了,像文革没有打败走资派一样,原因对方有雄厚的社会基础。

  人的传统思想是为私,为公就较困难,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跟着邓小平跑,不是说,邓小平的本领大,而是邓小平给大家有个发财的希望。所以搞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难得多,斗私批修,消灭资产阶级法权,做起来比邓小平的“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不知难倒哪里去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8 20:35 , Processed in 0.02687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