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5396|回复: 45

致红色中国网友:欠很多朋友一声同志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4:34:50 |显示全部楼层
致红色中国网友:欠很多朋友一声同志

  想要说的话很多,一时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既然专门抽出时间来回应前一段时间的质疑,那干脆将以前想说但没有时间说的话都顺便说出来。内容可能不成系统,想到哪里说哪里,就算是给自己一个自言自语的机会,一边回应网友们的疑问,一边厘清自己的思想脉络。

  说实话,这是我写过最难写的文章,写完上面的那段开场白之后,就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写下去。最近一直在追问自己几个问题:为什么要到红色中国网来当编辑?我想要找回自己来这里的初心;是不是真的是我错了,而红中网上的某些网友是对的?我想用客观的第三视角来审视我自己的心态;有没有可能是我自己变了,工作、生活让自己变得更世故、更圆滑或者更懦弱,不敢面对真正的革命热潮?我需要排除自己在现实中是在“叶公好龙”。这些问题我现在仍然没有答案,估计一时也找不到答案。没有面临末日,就无法得到末日审判,一切都在变化之中,无论是此时“最小资”的“我们”,或者是“最革命”的“他们”,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在未面临真正的生死关头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如何表现。若真正的刀斧加身,枪弹临头,会如无数先烈一样的那样坦然面对吗?我期望自己能够,但无论怎样的追问自己,我都无法在现在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从小就对“死”这个概念感兴趣,而对我影响最大的历史镜头有几个:一个是谭嗣同拒绝避难日本,慨然赴死,“我自横刀向天笑”,何等的豪迈;一个是瞿秋白就义前说“此地甚好”,盘腿就坐,含笑饮弹;严格说来他们两个都是文人,都是书生,他们绝不曾象李逵那样手拿两把宣花大斧在人群中砍瓜切菜,但他们是我心目中真正的英雄。当历史需要的时候,我能象他们一样吗?我不知道。那么,现在那些恨不得现在就拿上宣花大斧冲进特色朝砍瓜切菜的“最革命者”,他们能做到吗?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为了心中的道义,我们能够承受多大的代价?

  “愿嘤鸣以求友,敢步将伯之呼”,这是99年前主席以二十八画生为名征友时引用的一句古诗。主席当时之所以要征友,他在给萧子升的信中写到:“近以友不博则见不广,少年学问寡成,壮岁事功难立,乃发内宣,所以效嘤鸣而求友声”。俗话说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天下事乃天下人之事,只有集众人之智,合众人之力,才可以做众人之事,而众人之事,即是政治。那么为什么我要到红色中国网来当编辑?曾经拒绝过很多网站的邀请,一是时间有限,二是更愿意自己写而不喜欢看别人写,所以都回绝了。之所以来这里,最初是因为对朋友的绝对信任,可以说是在朋友后面“跟到走”;但后来坚持留下来则是因为“红色中国”这几个字,让“特色中国”变回“红色中国”应该是我们所有编辑和大多数红中网网友共同的愿望,因此在红色中国网上汇聚让中国回归红色的“众人之识”和“众人之力”,这就是我留在这里的初心。那么现在这个初心还在不在?应该说还在,之所以对这里有些失望,正是因为红中网上的整体氛围与“聚众”这个目标有偏差。有容乃大,只有包容才能聚众。聚众就得求同存异,聚众就得取长补短,将目光聚焦在“同”上,发现人之“长”,接受人之“长”;反省己之“短”,超越己之“短”,只有这样红中网诸君才会相互提携、彼此促进,才会共同成长。但现实却与之相反,部分网友的行为模式是专寻人之短,一言不合,一语之差,即是敌人;凡是不支持的,则都是在反对;凡是反对的,那都是你死我活的敌人,不看一个人的主要立场和主要观点,专门吹毛求疵,主要精力都用在抓伪共“特务”上,这样怎么可能聚众呢?郭松民在文中依照国内舆论环境的语境,不小心使用了一个“邓小平同志”,于是马上惹来一群人围攻,无限上纲,我真想问问那些批评者——现实中,你们真有这么纯粹吗?在我看来这其实算“最革命者们”的红色“文字狱”,红色中国的网友,不应该这么狭隘。最近在和网友争论的过程中,经常使用“最革命”这个概念,如果没有严格定义那就是一顶帽子,那与我刚才批评的部分网友的行为其实如出一辙。这里就描述一下我所反对的所谓的“最革命者”们,“最”在数学上表现为二阶导数为零;在文学上则是“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总之“最”是某一个范围内的极限值,是曲线中的顶点,因此“最革命者”就是革命群体中的极限值,其他人不是这里太长就是那里太短,“唯我独革”。在他们看来,如果甲是坏蛋,而乙不明确反对甲,那么乙必然也是坏蛋;丙如果不明确反对乙,则丙也是坏蛋;丁如果不反对丙,则丁同样是坏蛋......,以此类推;同样的逻辑,如果甲是“坏蛋”,而“我”反对甲,乙居然不支持“我”,则乙也是坏蛋;丙居然不反对乙,则丙也是坏蛋.....,继续类推,问题二就化归为问题一。在数学上这类函数会急剧收敛,最终的收敛点总是会归结为“我最革命”,这就是我所谓的“最革命”模式。凡是有这种思维模式或者行为模式的人,无论观点是左还是右,都属于“最革命者”,极左和极右是相通的,通就通在他们的思维模式行为模式是一致的。最终都表现为极端的个人主义——“我最XX”,“我”就是“东家之子”。不希望这种风气在红色中国网上盛行,心灰意冷,是因为莫可奈何。

  那么有没有可能就是我错了呢?中国的现状已经到了临界点?而此时此刻社会正剧烈塌缩,社会巨变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我的信息有限,我不知道其他地方如何,反正在我生活的范围内完全感受不到那种气氛。去年和一个左翼朋友见面畅谈之后,我送他去地铁,然后一个人站在天桥往下看,密密麻麻的的人群从下面穿流而过,那时薄事件正是热点,我当时琢磨在这么多的人中间,会有人为了薄受到的不公正而驻足停步改变他们当天的日程安排吗?看稀奇瞧热闹的也许会有,但该回家的会回家,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赶路的会继续赶路,有的三朋四友约着要吃火锅喝啤酒,有的精心打扮之后要去约会见网友......,人潮是汹涌,但每一个大脑中都装着他们各自的目标,都有各自的计划,要将这汹涌的人潮汇聚成社会历史中的滚滚洪流,需要什么条件呢?要将这“万头攒动”的混沌变成方向一致的有序状态,一定有内在的规律。当时在天桥上我没有找到答案,后来经常琢磨这个问题,逐渐就有了一些自己的看法。看过一本叫《协同学》的书,其中对于秩序的突然涌现有专门的研究,当“相变”发生时,系统中会出现所谓的“序参量”,在序参量的作用下其他的参量会消失,最后只保留很少的几个参量。社会状态的改变,实际上也是一个“相变”的过程,要让混沌的人群出现秩序,至关重要的是必须有“共同的目标”(也就是物理现象中的序参量),而“共同目标”要取代个人目标,有两点很关键,一是个人目标模糊不清,二是共同目标简单明确。如果一个社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清晰明确的个人目标,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路可走,那么人群是很难形成秩序的,用更通俗的话说,但凡人民群众还有路可走,那么社会“相变”是很难发生的,除非共同目标的诱惑力足够大,大到可以让群体成员舍弃自己的个人目标。所以,按照老百姓的说法,只要还过得去,很少有人会去折腾那些“公平、正义”的社会概念的,只有当人们走不下去了,生活无法继续了,才会将目光集中到这些事情上来。以这次香港占中事件为例,本来“普选”确实是香港几乎所有人的共同诉求,甚至包括特区政府里面的高官,甚至连梁振英都可能是赞成普选的,“普选”的本质是特区政治从中央独立出来,这对地方领导人来说是很有诱惑力的,所以香港民主派占中向中央要普选权是有坚实的民意基础的,但可惜的是大多数人要“普选权”的诉求远远比不过他们诸如上班、赚钱、娱乐、跑马、泡妞等个人诉求来得强烈,所以一旦香港人发现争取普选权的代价太高,影响到他们的个人目标,民意马上转向,不然一开始时怎么没有听见有“反占中”人士的声音呢?他们不出声的原因是学生们占中要普选这本来就符合他们的心意,学生若能要到普选权他们是会乐享其成的。说句题外话,对于香港社会整体而言,现在反占中人士的声势越大,他们收获的政治利益、经济利益就会越多,特色中央的一贯行为模式都是大棒之后给糖吃,这样占中、反占中两派人士分别在不同的时候扮黑脸红脸,联手从特色中央手里要糖吃,这才是香港人的最大利益所在。回到正题上来,现在中国社会到了相变点了吗?我个人的判断是保守的,现在老百姓是有各种各样的诉求,但大多数人的生活都还能继续,有班上、有钱挣,虽然不公平,但日子都还能过,那么每个人头脑中的个人目标就是最优先的目标,所以在大家都忙于生活的状态下,要提出一个能置换老百姓生活目标的共同诉求,这很难。所以,现在中国社会总体还是稳定的。那么什么时候会失衡呢?我个人还是倾向于外来因素将导致国内人民失去个人目标,最大的外来因素将是美国。现在美中关系其实很诡异,美国重返亚洲压迫中国的生存空间,最可能发生的事情是引爆国内的地方债务危机,地方债务危机会演化为中国的金融危机,而中国的金融危机则会通过天量美国国债作用到美国金融系统,于是美国的货币信用危机被引爆,于是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美国为了挽救他们的美元地位,开始在亚太挑动热战,于是中日危机演变成西太平洋的局部战争。于是,中国就必将再次走到生存还是死亡的临界点,国人的个人目标被群体生存目标所取代,社会将再次来到了相变点。所以,我个人的判断是现在大多数中国老百姓的日子还能过得下去,目前也没有谁提出一个能让大多数老百姓接受的共同诉求。因此,现在就想要过“革命瘾”的网友们恐怕得失望了,目前社会变革的条件还不具备,要么去好好的过自己的小日子,要么就踏踏实实的在道义上做准备,当历史时刻来临时才有人能够担当。要立马就卷起千堆雪、翻起万重浪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基于以上对社会现实的判断,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因为生活而变得圆滑、世故、软弱。是不是叶公好龙也得等到了那个时候才能确定。

  由于对红色中国网上狭隘的讨论气氛不满意而心生去意,后来在主编、代主编以及部分网友的劝慰下决定留下来。这次离开的诱因是“ahjoe”网友的一篇《别矣!红中网编民柳实/新愚公和“吴为同志”们! 》(http://www.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1476),这样一篇在我看来明显是胡搅蛮缠、而且威胁网站编辑的帖子,居然得到了很多红色中国网网友的支持,这让我非常失望,网友之中,如果只有派性标准,没有是非标准,那么我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为他们耗费我宝贵的时间呢?另外,上网十多年,经历过大大小小的网站也算不少,但从来没有遇到像是在红色中国网上这样的情况,更可悲的是我自己是这个网站的编辑。后来主编远航一号告诉我要习惯做少数派,那么我就用一种全新的心态回到红色中国网来,原来我是将红中网当成自己的精神家园,这里的每一个网友都是我的论友,但我估计对现实估计得过于乐观,所以今后难免会将部分网友当论敌,尽管我一再对自己说要团结,可如果有些人的目标就是要在网上制造分裂,那么团结这样的网友就是自寻烦恼。所以,今后在我当值的时间段中,对于破坏网站团结的那极少数网友,我会带上我自己的倾向管理帖文及其发言,这是作为编辑的权力也是编辑的职责,希望这点能得到大家的尊重。

  这一次让我深受感动的是laobing网友的一段话:
【laobing 2014-9-11 00:31
    首先由衷地感谢红中网编辑们用自己的业余时间给大家一个可以发表意见、探讨学习的地方。
    我是搞技术的,现在主要写程序,虽然也算写作,还有几十个程序员的写作班子,但是对政治、经济、历史、文学确实外行。我在倒薄时开始上红中网,除了个人经历,也因为对诸多问题的“不确定”,来学习交流思考,“弥补自己的视觉盲点,从而取得进步。” 期间从网友身上受益不少,比如跟这帖的几个下过乡、当过兵的网友分享亲历的文革进程,帮我澄清了不少云里来雾里去忽悠人的说法。其它的我就不说了,作为多吃过几年高粱米的个人,以为在虚拟空间见识一下现实中难能一见的行为,对今后的工作、生活,再往大了说,革命,应该有好处。
    所以从个人角度说,您的 “这些期待基本” 没有 “落空”,所以作为一个网友,说声“谢谢”,所以作为一个有点农村、连队、技术经历的、自认为屁股坐在人民群众、信仰共产主义的人,非常欣赏您一篇时评中的句话,大意是像愚公那样一点一滴地为人民服务,总有一天会感动人民群众这个上帝。
    除了在步兵连当战士时互相称同志外,只有原来所在研究所的技术领导一直称我XXX同志,革命同志,深刻也温暖。今天我把自己从网友身份上拔高一下:感谢新愚公同志 。。。】

  laobing同志,您的问候和那一声同志我收到了,我也接受了。谢谢您。我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我对“同志”这个称呼看得很重,志向相同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在某时某刻的同路人,虽然大家在一个方向上努力,但彼此的志向也不一定是相同的。所以,同路,还能同志,这是难能可贵的一种状态。这里也要特别向一位左翼前辈道歉,他可以算是整个中文互联网非常早的左翼网友,并且一直坚持,当时对他称呼的那一声同志,我没有接受,现在想来我是过于矫情了,世界上没有永恒的东西,此时此刻大家志向相同,心灵相通,那么我们就是同志。另外,对于很多将我当同志的朋友,我也很少回应他们同志的称呼,这里我也想向他们道歉。同志,对不起啦。谢谢laobing同志,是你让我心里的这扇窗打开了。我会秉承我自己到红中网的初心,嘤鸣以求友,步将伯之呼,提高自己,成就别人,不辜负同志们的期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5:34:10 |显示全部楼层
度尽却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梁山伯好汉不打不相识,如果大家真的奔着为红色中国而奋斗,一点磕磕碰碰不过是滔滔云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5:38:26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不能否定这里的网友虽不多,可能什么角色什么企图都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6:40:00 |显示全部楼层
新愚公编辑想离开红色中国的那段时间,我正巧因为有事不能上这个网站。直到现在,我才知道,ahjoe网民还给我发了一封公开信。对于没能及时地了解当时发生的情况,同时也没能为他分担他当时承受的压力,我感到很有愧于新愚公编辑。现在,看到新愚公的这样一封公开信,不禁感慨万分。老朋友,你真的很不容易!

既然我的名字也被提到了,在此也简单表个态吧:我的工作风格和新愚公略有不同,第一,我不会轻易辞职;第二,作为编辑,我的职责是维护网站的正常工作秩序和健康的讨论环境,对网友没有个人的好恶,因此,一切都会按网站规则办事;第三,对需要处理的人和事,在和编辑部其他同仁沟通后,我会提出三次警告,然后会一次性永久封掉ID,而不会搞什么禁言三天;对于继续不合作者,我会封掉他(或她)所用过的所有IP。请不喜欢这样风格的朋友多多担待。

柳实编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7:36:18 |显示全部楼层
爱我中华99999 发表于 2014-10-17 05:34
度尽却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梁山伯好汉不打不相识,如果大家真的奔着为红色中国而奋斗,一点磕磕碰碰 ...

谢谢。您的批判我也接受了。当时我确实小资矫情了。真正同志似的批判会帮你提高,您的批批评对我来说是良药。诚挚的感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8:50:10 |显示全部楼层
新愚公同志写得很用心,很真诚,内容也很丰富。新愚公同志参加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工作,是红色中国网的荣幸。希望各位网友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所有值班编辑的工作,与红色中国网一起走向祖国山河红灿灿的那一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4-10-17 08:54:53 |显示全部楼层
序参量就是跑龙套的参量,是一个寿命长、数量少的慢变量,没有跑龙套的,马列毛佐罗就是一个一个的,就不会成为佐罗们。快驰豫参量是做不到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9:00:32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很受感动。
忍不住想公开吴为走之前给我留的私信: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对于老兄说的左翼,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定义。多少年来,我一直是被多个网站公认的左派,文革派,极左派等等,但是在这里,在这个自称的“左翼”网站,却被打上极右,邓腐党的标记,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派了。我以为是判断是非的标准问题,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则为标准,还是以人划线,例如,支持薄,支持习,支持或反对某个具体的人,而不是他们的观点,意见等等。想来老兄也深有体会,一直记得老兄所说的“主队友”。所以,使用的标准不同,结论自然不同。其实结论不同也无所谓,关键是网站的风气不正。。。”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抱歉没有征得他的同意。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新愚公和吴为表达出了我的个人感受。谢谢你们!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9:01:28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4-10-17 08:50
新愚公同志写得很用心,很真诚,内容也很丰富。新愚公同志参加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工作,是红色中国网的荣幸 ...

远航主编言重了也见外了,能与红色中国网各位编辑一起为红色中国的回归尽一份力量,是我的荣幸。在这个过程中我付出得很少,但得到的很多。最大的收获是将自己身上的小资元素晒了一遍。另外,非常感谢你在关键时候对我的开导——坦然的做少数派。
凭什么我就不能是少数?别人不理解说明我没有将自己的见解解释清楚,问题还是在自己。另外凭啥别的网友就一定得接受你新愚公的观点?事情发展总是有一个过程的,做少数派,得需要对自己有强大的信心。这点得向你和其他同志学习,我确实意志薄弱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0-17 09:04:54 |显示全部楼层
柳实 发表于 2014-10-17 06:40
新愚公编辑想离开红色中国的那段时间,我正巧因为有事不能上这个网站。直到现在,我才知道,ahjoe网民还给 ...

柳实同志不必介意。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那段时间确实期望听到你的意见,但我也知道你那时候上红中网不方便。对我来说也算是好事,我从这件事情上看到自己比较脆弱的一面,另外做事情优柔寡断拖拖拉拉,最终只让事情变得更糟糕。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1 14:37 , Processed in 0.02555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