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老汉

项观奇民主作为首先的策略的观点是对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1:20:41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们提出很多意见,很好,集思广益,我是匆匆写出来的,总的感觉今天采用第一种手段相对比较困难,大家认为有办法可行,老汉并不反对。
无产阶级之怒网友说,“请注意,毛主席从来没有在任何时候说过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是“法西斯专制”。”  |“斯大林时代”是你加的,毛主席说,“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 引自1970年4月22日《人民日报》。我是查过当天的人民日报的,你也可以查一下,当时毛主席还在,人民日报不敢造谣。说戚本禹的回忆不对,说邓小平的话也不对,邓小平造这个谣,对他没有好处,他比苏联还利害,连坦克都能用。但是毛主席在延安的讲话和日本朋友的讲话都证明毛主席在法西斯专政和资产阶级民主之间作选择,他会选资产阶级民主,这一点是很明确的。
  恩格斯关于民主、普选是首先的问题讲得也很清楚,他认为,过去用暴力巷战的手段进行革命,如果现在再用只能当炮灰了,所以要改变策略,把争取民主和普选作为首先。
  在无产阶级没有任何斗争的武器时候,能争取到一点民主权利,对无产阶级都是有利的,有一把菜刀做武器也比赤手空拳强,武器的本性没有阶级性,只有掌握在那个阶级的时候才有阶级性。不要说民主是资产阶级的,我们就不要,拿到民主这个武器就可以反对资产阶级,这时的武器就有阶级性了。

我是这样想的,有了武器就可以斗争,进行斗争才能团结群众,削弱敌人,壮大自己,否则只能是纸上谈兵。至于在斗争中会发生什么情况,也很难预料,只能随着形势发展,不断调整策略,总之要迈出第一步,没有第一步谈不上第二步,迈出第一步的手段就是利用民主这个武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1:35: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14-12-23 11:37 编辑

老汉同志这篇文章是讨论项老文章的,为了更符合项观奇同志的本意,我将老汉同志文章的标题做了修改,用项老的原话,以免产生歧义。

关于项老所提出的主张,我有不同意见。关于老汉同志在这篇文章中的立论,我则明确不同意。老汉同志说,今日没有革命条件,所以只能先争民主。我就问一句,今日中国,没有革命,能有民主吗?这是一些右派分子都懂得的道理,想来老汉同志不难理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1:47: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14-12-23 11:49 编辑
sxm 发表于 2014-12-23 02:51
合法斗争当然是要做的,并且有成功的可能。不过并应简单地否认重上井冈山的可能性。毛主席原子弹都不怕,我 ...

现在很多地方县以下基层政权形同虚设。

我倒不主张,也不认为现在可以做到印共毛式的游击战争。若干天前,曾写过一篇短文,中国马列毛左派要敢于、善于走前人和外国人没有做过的道路!
http://rctest.tk/portal.php?mod=view&aid=23375

还有,只要资产阶级无办法,最后无产阶级总归有办法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2308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2-23 11:49:46 |显示全部楼层
毛主席所说“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是指赫鲁晓夫上台之后,而不是指斯大林时期。背景要搞清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1:51:03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4-12-23 11:47
现在很多地方县以下基层政权形同虚设。

我倒不主张,也不认为现在可以做到印共毛式的游击战争。若干天前 ...

“未来变化的基本形式,是天下大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无产阶级政权要敢于善于在资产阶级薄弱环节生存发展。估计,将不会有稳定有效的资产阶级民主政府。到了那个时候,目前各地的工农群体性事件就会成十倍、百倍的发展。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在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某个地方的几万、几十万群众在夺取了地方政府标志性建筑以后,就不走了(目前这样的事件已经发生,但事后群众总会退去),而是开始组织地方自治性民主政权。资产阶级中央政府可能去攻打。到一定程度,可能就会发展到短时间攻打不下来,从而鼓励更多地方自治性民主政权。或者虽然攻打下来了,但是过程十分惨烈,从而引起全国公愤,中央政府合法性彻底丧失。或者地方自治性民主政权太多,攻不胜攻,打不胜打,不得不放弃攻打,然后雨后春笋。这样的地方自治性民主政权,可能为自由派暂时领导,可能为马列主义者领导,也可能完全群众自发。均不要紧。革命有它自身的逻辑,群众一旦起来,就要满足他们自身的要求,工资、住房、教育、医疗、惩办地方贪官恶霸等。不能满足这些要求者,将很快垮台。资本家一开始逃亡,就会逼迫地方政权接管其厂矿。”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3:43:41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14-12-23 11:35
老汉同志这篇文章是讨论项老文章的,为了更符合项观奇同志的本意,我将老汉同志文章的标题做了修改,用项老 ...

  我说的目前争取无产阶级获得政权的手段有三种,争取民主也是革命的途径,革命无非是文武两手,我个人认为目前用武的条件不成熟,在这个前提下民主的武器才成为首选。今天的维稳力量和手段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世界上也没有的,魏老说过这样一段话, “一个做地下工作的老同志说,现在的专政比蒋介石专政要强大上百倍。”“现在就是法西斯专政,不让你说话,毫无民主可言。” 恩格斯说当时欧洲没有武装革命的条件,其实比我们今天的条件好得多,他们还可以组党、集会、游行、普选等权利,恩格斯提出要利用民主、普选的权利来扩大自己的力量,而我们今天连这些权利都没有,还不争取?搞武装革命有这个可能性吗?如果群众有智慧能跳出维稳手段的控制,进行武装革命,老汉也不反对,但是这和争取民主这个斗争的武器也不矛盾呀!我争取民主的手段,并不是排除武装革命的手段,而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先争取民主的手段。情况许可两者可以结合,毛主席就是文武相结合。

  远航一号同志所举的例子一般都是当前经济利益诉求引起的,武装革命首先要有个组织,没有组织的群体事件不可能获得革命成功,这就首先要争取结社自由的权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3:50:51 |显示全部楼层
沙海之舟 发表于 2014-12-23 11:49
毛主席所说“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是指赫 ...

我也没有特指斯大林时代,当然戚本禹说的贝利亚可能指的斯大林时代。这里我想说明的是毛主席不喜欢法西斯专政,如果这样他宁可要资产阶级民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3:55:58 |显示全部楼层
老汉 发表于 2014-12-23 13:43
我说的目前争取无产阶级获得政权的手段有三种,争取民主也是革命的途径,革命无非是文武两手,我个人认 ...

“文”和“武”之间,没有一条绝对不可逾越的鸿沟。列宁也好,卢森堡也好,对恩格斯的意见也是根据后来革命形势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

至于魏老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见,还是要经受现在革命实践的检验。目前左派的队伍规模和构成已经发生很大变化。青年同志已经是主力军、生力军。老同志以及包括我在内的中年同志,都要注意向青年同志学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4-12-23 17:25:41 |显示全部楼层
”“文”和“武”之间,没有一条绝对不可逾越的鸿沟。列宁也好,卢森堡也好,对恩格斯的意见也是根据后来革命形势的发展而不断发展的。“ 这个意见我和你不存在分歧,能结合就更好,在不能结合时,那个比较可行就采用那一个。说得很对,革命导师的思想就是根据形势的变化,不断提出适应形势的策略来,否则就是教条了。

我并不知道网上那个是青年、中年或老年“?像我这样可能一看就知道,其他就很难搞清楚了。至于观点正确与否不是按年龄或人数来划分的,谁的意见对,我们就应该听谁的,当然所谓对错也是每个人的主观判断,主要要看他观点是否符合实际或接近实际,也就是在实际操作中行得通,当然最后还要经实践检验。网友之间不分年龄取长补短为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2-24 00:01:16 |显示全部楼层
爭取民主本身就是鬥爭,是最可行的鬥爭形式。這也是從實際出發的考慮。我幾次說過,我們希望有點行動的表示,但是,每次都不能落實。連捍衛自己網站的權力都不能去鬥爭,山東派人到京去參予這個維權,但是,北京的同志不呼應。無法操作。這可是有理有節的鬥爭形式。作不成。我是有實踐體會的。再吹奪取政權之類的話,反正我不信。我正是面對這種實際,才根據革命導師的意見,希望從最簡單的做起。如此而已。我知道,有大量的維權的鬥爭,但是,這畢竟只是低級的經濟鬥爭,而不是政治鬥爭。民騏設想的情況,暫時看,還不現實。在沒有共產黨領導下,就是局部一哄而起,也不是辦法,也肯定會被鎮壓。而要組黨,還是要爭取落實結社自由的權利。毛主席文革中一再說,只要人民起來了,就好了。文革最初的鬥爭也是為了發動人民起來。爭取民主權利,也是為了這一點。能通過鬥爭過這一關,就不簡單了。連合法的鬥爭都不敢去作,說那些不合法的鬥爭形式不是空話嗎?也可能如所說,我們老了,過多的悲觀。的確,我常常想到魯迅對中國的看法。也想到主席說的,『我對中國的進步歷來不滿意』。方法是第二位的,先要敢於鬥爭,不鬥爭,討論方法有什麼意義?造反有理,造反,才談得上有理。不造反,還有什麼策略可爭論?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5 19:55 , Processed in 0.021047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