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红色中国网 返回首页

悉净贫的个人空间 http://redchinacn.net/?73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闲谈(5)

已有 972 次阅读2015-11-11 18:26

无论如何,复辟发生了。

正如那个“在头脑清醒的时候总不能撇开找金子这种顽固的念头”的英国人一样,手印村的农民在睡觉时也不忘能够单干,他们终于如愿以偿,解散公社后中国农业从“社会化”的道路上退回到小农生产状态,毛泽东时代末期开始的机械下乡被活生生掐死,农民重新做回土豆。

“伟大的壮举”仅仅过了22年,2000年就有李昌平声泪俱下发出警告: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农民起义的阴云一时布满神州上空,此刻,人们才惊奇的发现手印村那些伟大的土豆根本养不活自己!这些年中国所有的土豆一直以养不活自己为榜样……

让土豆做回土豆比较容易,责任田一划,把社里的牛杀了,把农业机械当废品卖了,这些几乎可以在一夜之间完成,但解散工厂是根本不可能的,特别是大型工厂。

毛泽东时代有两个典型:“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

黑猫的典型却只有“血手印”,工业战线上根本没有典型可以树立。

因为,社会化大生产是同小生产相对立的组织化、规模化生产。所以,城市的复辟比农村要困难许多,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样的背景下,农民企业家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城了。

农民,这个曾经的阶级兄弟成了改革的先锋队。

1993年3月29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将“国营经济”修改为“国有经济”,这一修改不是掠夺的开始而是掠夺的完成,修正案庄严地向世人宣布:十四亿人民的公有财产被彻底剥夺干净落入“国家”的腰包。
顺便说一句:代表大会以人民的名义签署法律把掠夺人民的成果给固定下来的同时也宣告了自己在政治上的死亡。大会以举手机器为世人所诟病,这一法案通过后,举手机器彻底退化成无骨的怪物。

现在可以清晰地看见,所谓的企业家的使命仅仅是先让公有企业被顺理成章地划分成国营和民营;然后是产权明晰,变成国有和私有;然后是央企和民企……

民企发展的空间,完全是因为抢劫的需要而让渡出来的,其与官企的关系可以用《三国演义》中的一句话来概括: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绝其哺乳,立可饿杀。

不管怎样,经济结构的变化,必然伴随着政治企图的崛起,抢劫完成后,多打了两斗粮食的民企就开始梦想着能够与央企平分天下,于是“民主”的旗帜被高高举起,但这注定是一枕黄粱美梦。
民企在政治上是避孕套,在经济上是私生子,而且是臭名昭著的私生子,试问,地沟油、黑砖窑、富士康,哪个不是民企?

所谓“二次论”便是这群先天不足的畸形儿豢养的走狗。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热门日志导读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1 02:46 , Processed in 0.013926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