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查看评论
引用 赤旗 2014-3-6 13:44
真相123: 三个骗子一台戏!真相离开《红色中国》以后,項觀奇,阿早,和远航开唱了。当然不少人是被骗的,无须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項觀奇:别人批评你至少还引用你的话。 ...
真相走了,真相又回来了。也许真相从来就未走,只是一直潜伏着,否则又如何知道我“要减少在论坛的出没”?但没说我不再主站的文章中回复啊。真相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那还是要把问题说清楚。

关于你对项观奇和Ajoe的攻击,我就不越俎代庖了。不过“或然率”(概率)三个字就能考证出“假冒大陆人”未免太轻巧了,人民网和腾讯网的文章里用或然率不用概率的文章也不少,莫非那都是台湾人编的和写的?

但关于我和托派,还是提几句。我只是红色中国网的普通网友,和真相一样,仅是因为我倾向托派,就给红中网打上”托嫌“,我怎敢担得起?

至于翻译过什么就倾向什么,那真是“网罗之罪”,真相抄袭北洋时代右派当初“饶有兴致地”造陈独秀1920-1921年建党时的谣言,岂非真相是为了“反对中国共产党”?

更何况这翻译是早在10来年前的事了,本来翻译者就不对文章的观点承担任何责任,中央编译出版社在毛时代就翻译过托洛茨基的灰皮书,是否也要译者承担“散布托派思想”的罪名?

至于你提到的曼德尔《权力与货币》一书中包办主义的章节中被删节的主要原因难道是”反毛“吗?任何人只要看过那篇文章的,都知道曼德尔对文革和毛对文革的作用的评价至少是五五开的(甚至颇多赞扬)。被删节主要是因为该章提到六四镇压和批邓。

而且,我此前就说了不要对不了解的内容急着下定语。wsws.org网站和曼德尔派似同水火,在wsws.org上批判曼德尔派的文章不是一篇两篇。wsws.org上面的ICFI(第四个国际统一委员会)确实是托派组织,但这从来不是第四国际的官方网站,第四国际USFI的官方网站是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ICFI是1950年代就从第四国际分裂出去的,其主要代表是美国派,分裂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派(社会主义工人党)和欧洲派(以曼德尔和帕布罗为首)不和,这即和托洛茨基本人毫无关系。更不可能因为远航翻译了曼德尔的书,就要去设其对立派wsws.org的友情链接。 (这对托派流派略有了解的就是常识问题)

托派到底有什么十恶不赦,我至今未见真相说清楚一二。一个网站来来往往本来是很正常的,"马列托”综合考虑后暂时不活跃,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就如同你“真相”要决定走。你和“马列托”等激烈争论,自己回头却说别人躲了起来。那你这一走,是否也是“躲了起来”?

但如今只要在红色中国网出没就有了“托派嫌疑”,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穷“?你自己有意把大多数网友打成对立面,却还在说啥”好见好散“,实在真是”倒打一耙“。
引用 真相123 2014-3-6 07:04
項觀奇: 回答遠航同志的問題。 我看網友應該做到起碼的一條,就是不要隨便給別人戴帽子,最好,就具體問題談具體問題。例如,前朝兄說我是『帶路黨』,這倒也無所謂,但 ...
三个骗子一台戏!真相离开《红色中国》以后,項觀奇,阿早,和远航开唱了。当然不少人是被骗的,无须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項觀奇:别人批评你至少还引用你的话。你是怎么做的?只靠猜测摸黑:

“真相先生參加了四五。足見你當時的立場。我想,恐怕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你不會是今天對鄧這樣的看法。這只是猜。我這裡說的事實,請不要引用。。。。項觀奇2。21 ”

我即告之:“你后面那些猜测不地道,有话就直说,用不着玩阴招”。你把脖子一缩,等我走了,才说:

“我疑心真相先生既然參加四五,那隨後可能會怎樣。這也許多說了,結果我就成了反總理,四人幫餘孽。我還是要作自我批評啊,更希望真相先生能團結更多的同志。適當注意行文口氣,阿早兄也是,有話好說。。。。項觀奇2014。3。3”

做过婊子不羞,再立牌坊恶心!鲁迅遗言“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勿和他接近”。别的不论,你讲75年毛主席专为你写“动不动就训人”,是不是造谣?为什么要骗?

那个阿早(ahjoe)更能骗:“算算时间,我的年纪较项兄要大些 ”。他小孩子一个,连毛主席说过文革“三七开”都不知道,对文革中的事一问三不知,自称广东人,却讲台湾话“或然率”。大家不信,考考他76年前大陆的事。

两个骗子互相骗,《红色中国》成了骗子的舞台,因为主编远航也是骗子。赤旗自称托派,却没象远航,翻译过托派名著《权力与货币》,其中一节“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命运”反毛,在大陆版被藏起,但台湾版有(http://linkage.ngo.tw/redmole/no6/R0608.htm  big5)。读了此节,就知远航真面目。

《权力与货币》原作者欧内斯特•曼德尔(Ernest Mandel)在1946年以后,长期担任托派“第四国际”领导人。《红色中国》友情链接着“第四国际”官网(WSWS)  http://www.wsws.org/ 谁在《红色中国》反托派,早晚被挤走,不信试试。《红色中国》不是托派网站???

为了能骗下去,“赤旗”也许将躲起来,就像“马列托主义者”已躲起来了,甚至连“远航”也有可能躲起来。但是,不说清楚,被骗来的人怎么洗清托派嫌疑?


(远航:你不在我走后搞事,我也不会再理你,好见好散了。你要删这篇,它只能传得更远,你还是歇歇吧!)
引用 薄熙来万岁 2014-3-6 01:17
有些极端思想的人确实非常不好,没有自由言论不就是专制吗,专制就会带来贪污腐败
引用 木水 2014-3-5 22:36
項觀奇:  ... 我看網友應該做到起碼的一條,就是不要隨便給別人戴帽子,最好,就具體問題談具體問題。 ...
我认为项老的意见很好。这就是我们现在就应该规定,并且大家全体认真践行的,就是说要建立革命者内部的一些基本的行为准则,有了这些准则,以后的事业才会兴旺,才可以避免那种“不断激进”的恶性循环。当然这不可能是短期内就建立起来的。但是,总要有起点吧?那么起点就设在这两点:1)不要随便扣帽子,如果要用攻击性的言语,必须能够提出相应的严格的证据。2)就事论事,不要乱扩大,就具体问题具体谈。一定要有这样的文风和行为规则。如果大家都相信社会进步,这两点起码的要求应该能做到吧!
引用 項觀奇 2014-3-5 17:52
回答遠航同志的問題。
我看網友應該做到起碼的一條,就是不要隨便給別人戴帽子,最好,就具體問題談具體問題。例如,前朝兄說我是『帶路黨』,這倒也無所謂,但是,一般人聽了是不高興的,他又不說根據。你說我說『毛主席獨裁』,你引我的話,但是,只有結論。有些人就是愛搞斷章取義,移花接木,無中生有。例如我那篇『先進的台灣,落後的大陸』,馬門以為抓住了什麼,其實就是用的這種手法。一看原文,並不是這麼回事。左派對此人早已有了了解。前朝自己表示了自己的正確,自然好,但是,我們落後,你要幫助,不要開帽子工廠。你批評四人幫『哪裡還是作過份了』,你現在的作法是不是有點有過之無不及啊。我們是老朋友,知無不言,不一定對,請諒。總而言之,一條不要傷害別人,一條不要吹自己,老以為自己最最正確。這兩條作好了,團結就好說。項觀奇2014。3。5 ...
引用 項觀奇 2014-3-5 17:27
我请大家注意,如果大家熟悉革命史的话,包括法国革命史,英国革命史,等等,一直到文革史,大家应该清楚,这是历史的严酷的真实,那就是革命过程中,革命不断激化,所有的革命者,都将被更激进的派别革命掉。但是,这也正是革命失败的历史。如果革命要胜利,就必须有切实和正确的方法,体系,思想,来避免这样的局面。如果没有,革命必然在不断的激进中走到自己的反面。
作為文革的經歷者,我完全同意這個分析。問題是這個悲劇現在依然在重演。不用對方打壓,自己方面的打壓就足夠了。2014。3。5
引用 前朝遗民+ 2014-3-5 12:55
从人民日报上看到的现象,未来还是要搞私有制,反腐是敲打“和珅”,但是政策是不会变的。所以我认为还是要左右合流。对于一些左派带路党我建议说说就行了,没有必要往死了打。比如项老,典型的带路党,面子上说毛主席这里好、那里好!文章结尾总是毛主席独裁,就是要搞他的宪政。你说成天为这个去超,有意思吗?还有四人帮问题,肯定是四人帮哪里还是做的过分了,毛主席不高兴,其他人也不高兴,最后让人给办了,我感觉他们搞的是水至清,如人说的水至清则无鱼,那么有那么多干净人,你说人家能不搞你的事。我们吸取这个教训就可以了。
真相123引述的不全面。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对阿早、ahjoe等人那种脸谱化的人能够容忍,而且还动不动上头条,真不怕人说你们编辑部也是带路党啊。呵呵呵呵。
第一个看出搞薄搞周是真的人是我吧。他们看的到吗?你说分析一次错一次的人有什么理由指导我们的斗争???为什么等他们头条???我建议远航等编辑还是想想我说的吧。 ...
引用 zxt 2014-3-5 07:51
基本赞同木水网友的想法,也理解管理层的苦衷,对发表过激言论的还可以沉帖,总之,要利用规则,当然远航站长是教授但不一点是网络专家,管理艺术也是在不断完善,对上一次托派的争论我是支持锁帖的,对这一次的争论我发表于 6 天前[劝真相老几句]回帖中巳经表态:赞成真相这么一段话:当今的中国老百姓,在什么问题上意见最统一?两个字:批邓!有关江青评价、有关10.6是否是政变.还是求大同存小异.今天还是这一意见:批邓!
引用 木水 2014-3-5 05:53
再说几句我的看法。我认为,红中网目前定下的这个基本政策:“托派的可以发表,斯大林主义的可以发表,拥护四人帮的可以发表,批评四人帮的也可以发表”,就是说团结一切向往社会主义的群体,是完全正确的。只有如此,才有可能把新社会主义的运动方向推动起来。当然,也必须看到,毛泽东主义的网友必然是主力,是最大的群体。

但是,大家都必须约束自己。对每个人来说,话应该讲,不能压制。但是,同时,也不能强迫人家接受你观点,如果人家不接受,就要抢话筒,要强迫把自己的观点强行推下去,甚至不惜激化矛盾。我认为,每个人的话说了,就可以了。如果人家不接受,可以在适当的时间后再说。要相信群众,你说的话有道理,是有人听进去的。我认为,如果大家都如此做,不过线,不过激,就会有好效果的。

我们要举起新社会主义的旗帜,希望发展出新的理论来,还希望组织起来,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也是历史使命。如果没有好的工作方法和态度,是做不到的。 ...
引用 ahjoe 2014-3-5 04:54
【“在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逼成右派!真像先生原本是何其左也,可也被逼走了。用不了多久,远航,阿早,adjoe等等,只要打个盹就会被划成右派!”。】

这个“木水”全然地胡说一通,兹简批:

1. 真像(相)先生果真是“何其左也”吗?会“左”到竟容不下一点关于文革旗手江青同志的公道话,非要造谣栽赃断章取义地在76年的政变后38年的今天再把她倒下去的尸体再踩上一只脚吗?这跟邓腐党伪共当前进行的,为掩盖私有化跟深化改革而为的丑化江青运动有什么区别?

2. 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任何人“划分”什么派,你自己的语言表达自然会标明你是什么派;你可以遮掩于一时,但长期下来仍是要露馅的。譬如木水你,解剖你的文字,就可以看出是个十足的保皇派跟机会主义(相对于毛思想)派。自己定义了自己,英文里有一句形容词,叫做”self-spoken”,便是指此。

这里不是审讯房,如果一个人在一个互联网上可以被迫成一个右派,那他本身必然本来就是个右派,只是被迫露了馅而已。木水你能够被别人迫成什么派吗?

3. 关于项观其君,我个人主要的一个问题是他写了篇专文说薄熙来是周永康秉承江泽民之命倒掉的,但这与我接触到的所有资讯不符合,也有给胡温习的倒薄洗刷罪孽的意味,我想很多人也有同样的疑问想知道答案,但为了表面的礼貌都没有提出。

对于同一件事,可能每个人看法都有不同,有一个自由的环境可以畅所欲言是必要的,我很期盼红中网能做到这点,因此,网规的执行是必要的,不能造谣,不可以作人身攻击,不可以为了某种目的而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更有甚者,不可以把自己的话植入他人的嘴里,屈打成招,哪位真相先生就是专精这一套,才会令人生疑!

给鸡蛋一个,是针对木水【“在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逼成右派!真像先生原本是何其左也,可也被逼走了。用不了多久,远航,阿早,adjoe等等,只要打个盹就会被划成右派!”。】这句十分不妥当的话!

在这儿,我再呼吁红中网的版主跟编辑们在执行网规上加一个油!
引用 赤旗 2014-3-5 03:09
支持一下木水关于争论的意见,我在后期的争论中也流于意气, 以后尽量少在社区论坛那块里出没。

关于乌克兰的问题, 风欲静而树不止。 无论是亚努科维奇,克里琴科,季莫申科,都是寡头。国内经济不景,历史上的东西部文化差异和民族分裂(现在乌克兰的版图如果从中世纪算起,是分裂的时间比统一的时间长),群众中反对亚氏政府的情绪很强。当然在最关键阶段和独立广场等最激烈冲突的地带,确实是极右翼和纳粹组织起了冲锋队的作用。无论是俄罗斯还是东部地区估计一开始都没估计到局面会如此变化,所以亚努科维奇才会仓惶奔逃,而东部亲俄势力的动员也是最近开始的。下面到底怎么发展,是否会形成2008年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或者塞浦路斯的局面,都有可能。俄罗斯估计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他们手里有“供应欧盟的天然气”这张牌,这张牌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无论怎么变化,在两边都很难看到真正的左翼力量的出现,虽然乌克兰“传统左翼”现在都亲俄。
引用 木水 2014-3-5 02:04
另外,对远航的对乌克兰的评论,争论一下。乌克兰的反对派,根据资料,并不是真正的工农群众,而是非常庞杂的组织,其中新纳粹占了很大比重。他们的兴起,和欧美的暗中驱动是直接相关的。事实上,美国这边就一直有批评意见,说应该让乌克兰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况,不要急于吸纳进北约体系,不要搞新的冷战,用这种方法来逐步吸纳俄国国家资本主义。这次的确是欧美搞得太过猛烈。当然了,乌克兰经济很不景气也是驱动力。但是,如果没有欧美的驱动街头政治运动,事情不会发展到这个阶段。看来欧美俄中的资产阶级的水平都很差。
引用 木水 2014-3-5 01:48
谢谢远航的理解和支持。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勉为其难,说几点想法:1)请编辑部写出一个网友指导文件,永远放在最显著的地方。其中对网友的行为准则要有明确的规定,规定要简单易行。2)违规者,一定处罚。处罚应该分成几个等级。要尽量避免完全封笔名。3)建立协调委员会,如果有网友提出需要协调,由值班的委员协调。4)反复强调网站的规则。即使是善意的,也不得违反。比如说,林林网友一片诚心,但是她对项老质疑不热爱毛主席,就是大错。这种攻击网站不应该容许出现。一旦出现,就可能演变成更深的攻击和站队。比如说,她这样讲,支持项老的人也会对她加以质疑,等等。因此应该加以处罚和指导。5)大家都应该清楚,现在还在非常初期,还没有利益的牵扯,如果就闹得不可开交,以后怎么做事?网站应该对此做最大的宣传。大家必须要约束自己的行为。而这种约束,是新时代的革命的绝对的必须。

如果大家都相信社会主义,都是积极追求社会进步,应该可以在一个框架内形成合力。有意捣蛋的就会逐步凸显,因此而不能行其道。但是最初的这个框架,一定需要编辑部全力推行,普及到每一个网友。而一旦这个框架和习惯性成了,就是相当强大的战斗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3-5 01:07
木水网友是红色中国网上的一位重要评论家。要离开几个月,想必有重要个人原因。期待木水网友将相关问题尽快处理好,早日返回网络战线。

关于国际形势。我简单谈点看法。我个人不认为乌克兰事变是美、欧帝国主义主动策划的。美俄之间的矛盾没有大到非要破坏相互势力范围的程度。乌克兰的问题,恐怕主要是乌克兰资产阶级内部矛盾激化,国际资产阶级又无力约束,导致形势失控。这个事变的结果,恐怕是美帝国主义进一步衰落。至于欧洲资产阶级方面,目前完全进退失据。既不敢拒绝西乌克兰,又不敢得罪俄罗斯。无论如何,美欧俄资产阶级之间矛盾激化,于世界人民有利。至于中国资产阶级,人家不带你玩。

关于红色中国网的管理,感谢木水网友的批评。木水网友也批评了真相123网友,说明木水网友对于真相123网友的危害性还是有一定认识的。那么,首先,红色中国网是网站,不是一个政治组织。作为网站,我们管理的方法,无非是劝告,锁贴,删贴,禁止发言,禁止访问等几种方法。

那么,木水网友或许还记得,当初就是因为我为了制止不必要的争论,锁了真相123和赤旗等讨论的帖子,真相123、duludulu等人就开始大事造谣,说我们拉偏手、纵容托派乃至就是托派。我们采取了劝告、锁贴、删贴等各种方法以后,网友仍然不听劝告,反而采取对网站更加对立的态度、并干扰正常讨论。这种情况下,你看我们还有什么管理方法?

我参与网站编辑和管理的时间不长,缺乏经验。或许木水网友有更好的办法?

我们编辑部对各位网友的要求不高。除了不要长期、大量散布反动言论(少量的可以作为反面教材)以外,一切探讨社会主义革命历史和未来的言论都可以发表。托派的可以发表,斯大林主义的可以发表,拥护四人帮的可以发表,批评四人帮的也可以发表。但各位网友必须尊重、服从本网站的管理。网站管理员的劝告和警告,都不是耳旁风。
引用 远航一号 2014-3-5 01:05
责任编辑:远航一号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11:15 , Processed in 0.009345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