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18-9-21 07:10
老王既然知道李秀云讨薪被勒死案(及其处理结果),就不要拿“中国警察”与瑞典警察去比较了。
你真正比较的是社会主义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之间警察的区别(中国已经与社会主义不沾边),却又含含糊糊地用“中国警察”与“瑞典警察”来打马虎眼,装作不懂得“此中国已非彼中国”的样子。扣分!
引用 kallangur 2018-9-20 09:22
(因长度限制,这里继续)但我只能送你到北京,因为北京是这趟车的终点站。到北京后,车长将我送出站。就这样,用类似的办法,回到家又返回到学校。高中是在200里外的县城。这是我第一次离家,因为父亲那时就生病,根据我的情况,学校给我一等每月7.5元助学金。当发现伙食费也是7.5元时,我急得哭起来。班长来问我为什么哭,说了我的情况后,班长找了校团委,给我改发每月9元助学金,这是全校一千多学生唯一的一个最高助学金。不仅如此,校团委在假期还给我们困难同学找些零工,这样不仅上高中无忧,而且还攒下考上大学后的路费。我的前半生在毛泽东时代度过,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故事,激励我爱党、爱国家、爱社会主义并为之而奋斗终生。也许现在的年轻人不理解,真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引用 远航一号 2018-9-20 09:17
Kallanger 你的故事还没写完

请另起一段评论将故事补齐
引用 kallangur 2018-9-20 09:01
老王社长的这篇文章很好。好就好在揭露了西方普世价值的虚伪,嗮了中国极右势力、汉奸、第五纵队无耻,同时也歌颂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和无限生命力。我是那个时代过来人,有权也有责任为毛泽东和他创建的社会主义辩护。我上大学时正好在右派、修正主义集团所说的国民经济处于崩溃边沿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我是农民子弟,因为父亲常年生病,母亲是小脚女人,家里还有我妹妹,未成年,上小学。我上了大学,远在千里之外,家里一个劳动力都没有,生活是村里最困难的一家。因为没有劳动工分,只有基本口粮,每年春天都是向生产队借粮度日。一天收到家里来信,父亲病危。我当时在校拿的是二等助学金,每月18.5元,因为一等主要照顾烈属子弟。伙食每月15元,还有3.5零用。但要回家,车费要18.5元,无法解决。当时我知道一旦向学校提出回家看病重的父亲,可以得到路费补助。但是不想麻烦学校,没有开口。我身上当时仅有4元钱,根本回不了家。于是与同学商量,只有扒车。我设法进了车站,在两个车厢的过道站着。中途列车员开始查票。我没有回避,老实说没钱买票,父亲生病,想回家看望。列车员带我去见车长。车长看了我的学生证,我又说了一遍为什么扒车。车长说,你坐到我这里, ...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18 14:46 , Processed in 0.009407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