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4-20 11:50
垄断剥削条件的存在已经证明资本经济规律不存在。不可能指望资本经济规律可以消灭垄断剥削条件自身。这是每一个希望解决中国分配不公的人都应该意识到的。尽管定价权是行政权力,没有生产资本的标记,却是所有社会领域都可以成为它的利益的来源。定价权决定价格的实质是决定生产结果的分配。说定价权获取利益可以不经过生产过程是因为它通过垄断商品价格占有利益可以发生在生产过程之前。(这同时也是支配未来劳动的条件。)它决定劳动时间的分配。它通过商品价格的垄断决定生产利润和生产生产者工资的劳动时间的分配。只是通过这种关系,只是通过生产的利益分配,定价权与价值的生产产生联系。各种税收的税基和税率的制定也是毫无监管和限制的取决于定价权。如果在网上随意浏览,反映乱收费、乱涨价的帖子比比皆是。这些乱收费、乱涨价的现象总是与权力相联系。与那些只有在通过生产过程和完成资本形态转换后才能实现利润的个体资本家不同,这种权力直接占有的是完成生产过程的、分配后的结果。人们的社会活动都可能成为定价权利益的来源。这样,定价权本身就表现为利益的源泉。
定价权占有利益的方式引起生产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当然,它也引起其他商品价格的上涨。定价权利益的来源没有领域的限制。商品价格里面包含的无价值部分是定价权无偿占有的部分。它所无偿占有的部分最终必须体现在生产价值的生产者的收入和消费的减少才能得以实现。这种占有利益的方式引起价格的上涨。生产的产品就会因为成本提高而按照上涨后的新价格出售。对于个体资本来说,这是强迫性的。
定价权引起价格上涨,同时,减少国民的购买力。它引起的后果是:所有商品都会争取为具有购买力的消费者生产。也就是最终表现为是为了定价权的剥削权力阶层生产。因为只有这样,个体资本才能实现利润。这种定价权占有利益的方式所引起的后果对定价权的消费能力的要求是强迫性的。以至于它不得不空前的依赖出口。一方面是由物价上涨而引起的社会贫困,国民消费能力因为定价权的原因使得许多人表现为过剩劳动力而陷入贫困;一方面却是由于超过定价权消费能力而把大量商品出口。这种占有社会利益的方式的运动本身就是不断地产生和强化两极分化、分配不公和贫富差距。这种两极分化和社会贫困现象的产生是来源于定价权占有利益的运动本身,从而表现为出现这种现象的必然性和强迫性。社会国民的消费减少到一定程度,超过了垄断剥削权力的消化能力,就会产生为维持就业而增加投资的要求。不断增长的投资的要求是强迫性的。出现空前地依赖出口和房地产经济同样是来源于定价权占有利益的结果。产生出这种现象同样表现为必然性和强迫性。总之,垄断剥削的后果从它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是被决定了的。它的结果就是分配不公、两极分化和社会上的贫困现象。这种必然性和强迫性来源于垄断剥削的经济体制本身。
出口对于剥削权力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它避免了由于超过剥削权力消费能力的产量有可能引起的商品价格的下降,引起生产者的实际消费的增加。它避免了由于超过剥削权力消费能力的产量有可能引起广泛的失业,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无法继续。中美贸易谈判正在努力地为这一目的解决出口的障碍。中国的出口,之所以有竞争力,就在于中国劳动力被低水平的垄断地定价。中国的出口经济,在客观上造成了中国生产者同进口国生产者的劳动力价格的竞争。使得一些国家没有进入中等收入水平却进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使得那些已经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的停滞时间更长。房地产经济对于剥削权力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它避免了由于超过剥削权力消费能力的产量有可能引起的生产剩余价值的生产无法继续。所以,通过取消户籍制度来拉动房地产经济。加工出口贸易对于剥削权力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它避免了由于超过剥削权力消费能力的产量有可能引起的失业,也就是说,剥削将无法正常继续,避免了由于必须的社会救济,哪怕是维持生命最起码的救济都可能是在剥削权力看来是生产者的‘不劳而获’。既然出口已经是由于生产过剩的原因,那么通过原材料进口而进行的加工出口贸易就绝不是为了满足中国市场的需要。一路一带对于剥削权力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它既成为减轻生产过剩压力的重要渠道又成为了理想的资本输出。剥削权力所做出的各方面努力都是为了垄断剥削能够克服垄断剥削所引起的结果所造成的困难。希望这种剥削经济能够继续地运行下去。但是,假设这些努力都获得了成功,从而生产秩序恢复到过去,恢复到过去必然产生困难的秩序,它内在的、定价权占有利益的方式的运动又会必然和强迫性地、不可避免地引起困难结局。况且,剥削权力现在不得不做的种种努力也是这种必然性和强迫性的表现。这些必然性和强迫性都来自于这种垄断剥削经济体制自身。如果方方面面的努力都暂时获得了成功,那么恢复的生产秩序就是继续生产分配不公的继续,就是继续产生两极分化的继续,就是资本关系人的私人存款飙升的继续,就是继续产生社会贫困的继续。剥削权力在恢复剥削秩序方面不遗余力,那么问题就来了:中国还要不要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怎样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准备在什么时候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9 05:55 , Processed in 0.012508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