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6-14 15:16
'常常听到有人说,《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我们现在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此,《资本论》过时了!'
——很难说那些认为‘《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资本论》过时了’的人和那些企图让马克思的理论来指导剥削,或者说,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搞剥削,谁比谁更好些。
马克思的科学价值理论伴随着不断出现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同样,伴随着垄断剥削所出现的经济困难,总是顽强地表现着科学价值理论的正确性。在‘计划经济’面前,改革派表现出两面性。他们一方面把经济条件和经济性质混为一谈。把社会主义和垄断经济条件混为一谈。那些改变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改革派们正是打着反对经济的计划性来达到改变社会主义经济关系的性质的目的。在另一方面,改革派们却又把垄断条件说成是社会主义本身,从而把商品经济的剥削说成是社会主义的。他们总是企图使得人们相信经济的垄断条件就是社会主义的,尽管垄断剥削条件下造成的分配不公的社会现象原比非垄断剥削条件下要严重的多。从而,他们总是企图使得人们相信经济的垄断条件就是剥削的合法性。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在当时的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条件下,经济的计划性是社会主义的性质是不言而喻的的条件下,把计划经济通常理解为社会主义经济是可以的。在垄断的条件下搞商品经济的剥削在过去是没有的。所以,在垄断剥削经济同样是具备经济的垄断条件和计划性的时候,再把经济的计划性、把计划经济说成是社会主义的就是不正确的。改革派们总是陷入这样的矛盾之中:他们总是企图通过证明剥削是历史的自然和必然的过程,从而证明剥削的不可避免和合法性。在另一方面,他们又总是企图证明他们的剥削性质的市场经济是社会主义的,也就是说,剥削的历史的过程已经完结。作为历史的自然和必然过程依然存在的非垄断资本主义的存在是自然和必然的。然而把生产资料公有制转变为生产资料私有制而搞垄断剥削就绝不是历史的自然和必然的过程。是完全无视非垄断资本主义经济依然存在的并且走向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必然过程的经济关系的合理性。这种人为地、以剥削和奴役劳动者来达到不劳而获的目的的极其恶劣的做法绝不是经济的历史需要和必然。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6-14 10:19
‘也就是说,提出这个问题的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因为这个数量关系的矛盾在经济关系中并不存在这个人之所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仅仅从资本带来利润的这一个角度看资本家投入货币和取出货币,也就是说,他的目光只注意到资本流通这一种流通关系上,而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中还并存着另一种流通关系,即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因而,提出这种问题的人完全忽视了,资本家投入流通的,除了货币资本,还有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这部分货币并不是货币资本那样,预付之后要收回的,而是花费出去就不再收回的,而且所有的人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都是这样花费出去不收回的。因此,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
——资本家实现利润的过程中,作为资本,商品资本形态和货币资本形态的转换是必要条件。是资本在生产利润过程中产生的资本表现的形态区别而不是资本质的区别。在正常情况下,把货币资本和商品资本绝对的对立起来是不正确的。把货币资本投入生产剩余价值的过程中的流通与资本家‘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的流通’同化地归结于流通是不正确的。尤其是当用‘经济关系’意义的眼光来看待流通的时候。
‘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丝毫也不改变资本家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是资本家阶级用于实现剩余价值的货币,只不过是流通中已经存在的货币的一部分‘的使用的结果。也就是说,资本家拥有‘用于个人消费的货币‘的前提是资本家拥有作为价值生产过程中会带来剩余价值的资本的货币。资本家之所以能够有‘另一种流通关系,即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是因为资本家首先拥有‘资本流通‘。资本家作为个人消费的利润难道不是剥削的结果吗?作为资本世界里的资本,竞争规律也会迫使资本家把利润更多地用于投资而不是个人消费。所以,用经济关系的眼光来看,资本家对利润的使用,在正常情况下,生产意义要大于消费意义。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已经为资本家对利润的消费确立了消费比例。对利润的生产消费要大于个人消费。把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的个人消费和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用于生产剩余价值的消费通过笼统的‘流通’的提法相提并论,从而企图证明既然资本家个人对剩余价值的消费表现为‘一般商品流通(或简单商品流通)‘,也就是非增值的流通,那么资本家的另一种对剩余价值的消费,即’资本流通‘因为同样是流通,所以也同样是非增值的流通显然是不正确的。
‘目前很重要的,就是要回答:唯物史观的思维方法,对我们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形态是否有指导价值?应当毫不犹豫地回答,马克思揭示了商品经济一般形态的本质和发展趋势,因而是指导我们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科学的方法。'
——经济,在阶级社会里,始终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利益问题。如果没有这种质的区别,为什么有的经济体系里没有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而有的经济体系里就必然会产生经济困难和经济危机。所谓的‘市场经济’就是以生产利润为目的的经济。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反映的只是区别于非垄断剥削经济的剥削条件的不同。而不是剥削经济于非剥削经济的性质的不同。既然借助了商品经济的形式,就无法避免商品经济的麻烦。既然垄断剥削条件铲除了商品经济的灵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没有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马克思揭示了商品经济一般形态的本质和发展趋势‘,但是《资本论》绝不是指导剥削的理论,而是消灭剥削的理论。
‘常常听到有人说,《资本论》是搞计划经济的,‘
——好像作者经常遇到蠢人。
‘反而会导致我们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倒退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方向,导致我们犯颠覆性的错误。’
——首先,作为经济关系,非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要进步于垄断剥削经济关系。所以,如果中国的经济关系真的变成了非垄断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也不能算作‘倒退’。也没有‘颠覆性的错误‘可犯。
‘《资本论》研究的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形态的形成、运动和发展趋势。即使是阐释社会总资本的再生产和流通,马克思也是结合货币流通规律来解释资本主义社会再生产包含的社会化大生产一般所要求的按比例发展规律的。这些原理对我们弄清宏观经济发生融资困难的原因,着眼于科学解决宏观经济结构性失衡,具有重大指导意义。‘
——不可能让马克思主义来指导剥削。希望马克思主义来‘弄清宏观经济发生融资困难的原因‘,是非常幼稚可笑的。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完全有能力会从根本上解决这类问题。那就是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消灭分配不公。
‘马克思从来也没有说过商品经济只属于资本主义历史阶段,它指出了商品无论在原始共同体基础上、奴隶生产、小农民和小市民生产的基础上,或者在资本主义生产基础上生产出来,都不会改变商品的性质。[7]商品流通与生产资料所有制是两个不同的经济层面,是可以结合、交错的。’
——商品和商品经济是不同的两回事。经济形态发展到商品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形态。资本主义生产是商品经济的基础。什么叫‘
不会改变商品的性质‘?商品的性质和商品经济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商品指的是劳动产品的交换,那么’不会改变‘的’商品的性质‘就绝不意味着商品经济已经存在的事实是不言而喻的。商品经济的出现只是在社会生产力发展到相当的水平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原始共同体基础上、奴隶生产、小农民和小市民生产的基础上‘是不可能出现商品经济的。’或者‘一词用在这里是不恰当的。确切地说,应该是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决定商品流通的性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性质决定商品流通的意义。商品流通服务于生产目的。确切地说,是服务于生产利益分配。公有制和私有制是不可能’结合、交错‘的。剥削性的分配关系是不可能与非剥削性的分配关系‘结合、交错’的。所以,为社会主义分配关系服务的商品流通是不可能与为剥削性质的分配关系的商品流通‘结合、交错’的。不能因为满足需求的原始的物品交换是非剥削性的,从而商品经济的商品交换也是非剥削性的。
‘我们的经济管理体制后来高度集中,排斥商品生产,这是需要改革的,‘
——不可以把商品生产和商品经济混为一谈。不可以把经济管理体制的高度集中和所有制的性质的区别混为一谈。
‘从表面到深层,一是商品流通(包括货币流通)一般层面,二是资本流通一般层面,三是社会劳动分工层面或者说产业结构层面,四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层面,五是社会生产力即人与自然关系的层面。‘
——‘商品流通(包括货币流通)‘可以是社会主义的也可以是资本主义的。但‘资本流通‘就只能是资本主义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可以表现为社会主义的,也可以表现为剥削经济的。但生产资料公有制和生产资料私有制就会表现出生产资料所有制性质上的区别。商品和商品经济不是一回事。货币和货币资本不是一回事。
‘在人类历史上,商品流通是物与物之间交换遇到矛盾之后,逐步形成的。‘
——这种对商品流通的起源的认识是非常新颖的。
‘马克思关于简单商品流通包含着危机可能性的原理,对我们认识市场万能这种观点的简单和片面,有重要指导价值。’
——因为作者在前面把资本家个人的消费归为‘简单商品流通’,而商品经济的危机却来源于由于社会生产是追求剩余价值的生产,从而危机的原因是来源于生产者不可能购买回全部生产的产品而发生。而这一点却并不取决于资本家个人的消费。

‘货币流通是商品流通的表现和结果。不是货币流通决定商品流通,而是商品流通决定货币流通。‘
——资本的利润决定货币流通和商品流通。
‘【“生产既支配着与其他要素相对而言的生产自身,也支配着其他要素。过程总是从生产重新开始。交换和消费不能是起支配作用的东西。分配,作为产品的分配,也是这样。”⑯】
——毫无疑问,社会生产是社会存在的前提和基础。
‘可见,不应当把“市场与政府关系上的市场起决定作用”,同“社会生产和市场流通关系上的社会生产起决定作用”混同起来;要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解决好我国目前宏观经济存在的严重结构失衡问题,就必须着眼于调节生产环节的生产资料所有制结构,坚持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同时从大的方面调节好产业结构。‘
——不能因为社会生产是不言而喻的前提,从而就可以把不同经济关系的生产混为一谈。‘市场与政府’、‘社会生产和市场流通’都是为利益分配关系服务的。
‘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性质决定了商品经济形态的特征‘
——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只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性质才决定商品经济形态的特征。而生产资料公有制里没有商品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如果坚持以公有制为基础,应当说,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只要存在经济‘危机’,就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经济。所以说,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实是剥削经济。剥削经济是绝不可能是社会主义的。
‘共产党人必须拒绝经济学“西化”‘
——企图通过‘拒绝经济学“西化”‘来证明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是不可能的。企图通过’拒绝经济学“西化”‘来证明自己是共产党人’是不可能的。因为垄断剥削已经是比非垄断剥削更落后的经济关系。
这里指出一个事实:在作者谈论马克思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指导之前,中国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就已经实践了马克思的理论,消灭了私有制。而作者今天却企图用马克思主义来指导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显然是一个退步。
既然要‘沿着马克思开创的理论道路前进‘,就应该走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走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1-12 13:17 , Processed in 0.011803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