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查看评论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6 05:38
-17.  聯邦趙國10 hours ag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PMtSVBr5_g  ↆ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6 05:36
-16. Mark Wain 1 second ago  replied
香港反法西斯专政的人民民主主义革命群众亟需进行武装自卫,Molotov cocktail 无法达到目的,而自卫武装战斗目标应该是夺取警察的军械库和弹药库,并尽快成立工人武装部队,守护香港,保家卫港。特盗法西斯伪政权派遣到香港的伪军人数将不会少于十万,很可能在二十万以上,也就是说三个伪集团军左右。香港人民武装因此必须装备百万人左右的武装力量才能有效抵抗,才能有击败敌人后取胜的物质条件。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保家卫港游击战计划。如果到时候,敌军入侵香港而我军不能有效阻止住,那么就将进入长期巷战的时期,那会因为香港地形地物不利于装甲车和坦克车进行郊外的运动战,战斗将在市区内进行,我方就会占据优势,因为人多势众,能够使用全民皆兵和发挥不怕死精神压倒敌方。
估计双方进入长期巷战后,内地革命人民会发动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和起义,成立工农武装力量,来支援香港的保家卫港战争。特盗集团伪政权及其伪军受制于港陆两个方面的进攻压力,将被迫采取守势,由于保全内地优先于占领香港,有撤出入侵香港的伪军的可能。一旦撤出香港,保家卫港部队应及时调转前锋进入内地,希望能够和内地革命武装力量会师于内地多处,全歼敌伪反革命武装,然后解放全中国,一如当年毛主席率领的解放军解放全中国那样。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6 05:34
-15. 在对外关系方面,香港我军的军备、军需、补给、医护、财政等必然要仰仗国际援助和内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援助。怎样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已经成为生死存亡和间不容发的任务。香港革命政府领导层宜于及早筹划,多方联系,派代表与国际和内地组成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讨论香港保卫战的援助问题。香港革命政府应当欢迎外地、外国的志愿参战和援助人员的协助,赞扬工人阶级的国际主义精神,并给以鼓励。

保卫战打响之前,就要做好群众总动员的教育、训练等战备工作,进入备战状态,并对内地敌军和敌人中下层人员进行喊话和瓦解他们士气的工作。心理战、宣传战、舆论战、信息战都是战争的重点目标。估计由于特盗集团伪政权长期不得人心,腐败无能,伪军的战斗力相对于我军必然低下很多,而且他们入侵香港、屠杀香港人民都师出无名,而我军则相反——不但师出有名,尤其是一个协助内地革命人民推翻特盗集团非法伪政权的正义之师。

[Mark Wain 2019-08-15]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6 01:49
-14. 微信《利剑世界》文章《重磅!“港`独“通缉令名单曝光!(完整版)》(https://mp.weixin.qq.com/s/HnbKk_JbDklvtMGMgKm5gg )虽说是反对港独的,但是也提出了反修字样,这是好的,说明了港独问题出自特色盗国集团伪政权不但不反修,反而“与时俱进”,拥抱修正主义更紧,甚至进一步地堕落到黑帮里面了。

港独为什么在毛主席时代没有出现,而在邓贼上台搞一国两制后才出现?可见港独问题是特盗集团法西斯伪政权自作孽的结果。要追究包含香港问题在内的各种问题必须从邓贼的罪行开始,因为他这个团伙倒行逆施,引起人民不满,所以外国人才有机可乘。内因是根据,外因通过内因发生作用。反修运动占首要位置,其次才是港独问题,不解决邓江胡习四修反革命的重大路线和道路错误问题,港独问题是无解的。参看:文件《怎样正确对待独立运动?》(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UzODM0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9677 )。 ...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6 01:29
-13. (下接 -12.)

经济政策研究所(the 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最新研究报告(https://www.epi.org/publication/ceo-compensation-2018/ )说:美国的老板们和工人们的收入比在1969年是二十对一,在一九七八年是三十对一,到一九八九年是五十八对一。现在(2019年8月15日)则是二百七十八对一。从一九七八年至二零一八年执行长们的收入增加了百分之940.3而工人平均只增加了百分之11.9。可见美国社会贫富差距之大,而且还在扩大中,怎能不发生严重的社会问题?由于这是资本主义这个病态世界普遍存在的毒瘤,除了发动人民民主革命,推翻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下的独裁统治之外,已经无路可走了。香港的反送中群众运动即使不因《修例》而起,也会因为这个毒瘤及相关恶疾日渐严重而起。[Mark Wain 2019-08-15]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3:18
-12. (下接 -11.)frank20 minutes ago
@Mark Wain 你的自我认知存在严重问题,对世界的认知则出于想象。基本上没有理性讨论的基础了。

Mark Wain1 second ago
@frank 你知道美霸联邦政府债务的情况吗?22-23万亿。由于利润率过低,投资渠道拥塞以至生产陷入几乎没有或极低的增长状态。2007-2009年那样的大衰退已经不可阻止了。气候变化造成的危害已经陷入无法解决的困难局势中。劳动人民不会再继续忍受下去,法国黄背心反政府运动连续三十七周不断抗争说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走向破产的境地,谁都救不了资本的自我毁灭,能够拯救世界的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这条唯一的道路。[Mark Wain 2019-08-14]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2:51
-11. (以下接 -7.)frank38 minutes ago
@Mark Wain 如果这是你的想法,我的反馈是:过于天真。GCD没你们以为的那么弱,你们也没自己以为的那么强。内地群众也没有你们以为的那样会同情和支援你们,更谈不上爆发全国范围的所谓起义,这些都是你们在不理智的情绪下的自我催眠和幻想。如果你们试图通过暴力行动来达成获取政治的权力,那最终的结局一定是被血腥镇压,你们连反抗能力都没有,所有参与人员会被拘捕判刑,而且无人同情。我不是说你们“应该”被这么对待,而是说“事情会这么发展”。人民眼睛雪亮吗?也许,但所谓人民会为你们的利益抗争吗?不会,他们甚至不会为自己抗争。
REPLY Mark Wain 16 minutes ago  @frank 阁下的论点没有超出一般人的范围,而本人另有不同的看法就在于一般人没有看到局势在做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这主要指的是经济危机已经不可避免,连带而来的将是同样不可避免的政治社会危机和三位一体的总危机。内地群众因此处于潜在的大分化之中,只要特盗法西斯伪政权处理不好香港事变,其后患几乎是没完没了的。武装镇压在国内是有实效的,因为国内群众受制于法西斯专政的残酷镇压而无还手之力,但是它未必在香港也有实效,而且很可能适得其反,是无效的,因为香港革命群众很容易获得革命武装,使用全民武装和人民战争的办法击败特盗法西斯伪政权的伪军。转发几个旧帖如下,供参考:6.,7. 和8.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2:00
-10.

小資產階級立場是不堅定的,其軟弱性與革命不徹底性,會導致運動的慘淡收場。對國際帝國主義更不可抱有期待。
如果對方搞武力鎮壓的恐懼心理战,群眾運動也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另方面還要廣告天下:特色悍然踐踏香港人的自治权与言論自由一一例如用法西斯/黑社会做法,秘密绑架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及员工到内地囚禁审问。使更多人了解香港人的被压迫处境。现在香港运动的出路在于获得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尤其是内地群众的同情和支持,融为一体更好。继续和平示威,并且不断揭露特色侵犯香港人民的权利的法西斯行为。群众性和平示威一直坚持到十一,是上策。[J]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1:56
-9.  
评:正是这样。内地群众似乎也在进行分化——受益于改开教的小资、中产右翼(包含民族主义左翼在内)群众和受害于改开教的低端人口真正左翼。前者不分青红皂白出口狂骂,无非是为特盗法西斯伪政权张目,大肆贬低和污蔑香港革命群众而且十分无礼也没有逻辑,借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这些人 “不像样子。”后者由于在官场没有人关心他们的问题,如新四座大山的痛苦,以至成为游民无产阶级,但这些人一旦组织起来,其革命力量将要大得惊人。问题还在于工人阶级将特盗法西斯专政下的伪政权视为狐群狗党,不愿意跟他们一般见识,随着他们折腾,不加阻拦,虽然不支持其为非作歹,但限于群众的集聚力,暂时莫可奈何。可是这次香港事变,又把工人阶级与游民无产群众的消极怠工鼓励为积极对抗,虽然还处于酝酿阶段,但他们对即将到来的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绝不会就此罢休,或继续等待下去,而是在捕捉时机——只需极小的法西斯专政的缝隙就可以酿成无法阻挡的、滚滚向前的革命洪流。[Mark Wain 2019-08-14]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1:14
-8. (以下接 5. )
frank
Mark Wain 正说明是临时组织,没有长期目标和战略思想。非暴力不合作的目的当然不是阻止对方采取暴力,反而是凸显对方的邪恶。对方采取暴力手段,你也采取暴力手段,那你想实现诉求则必须满足:1.你比对手强 2.有强援。香港满足这些条件吗?
Mark Wain replied
香港人民民主革命到今天(八月十四日)为止才不过六十七天,还处于初始阶段,组织松懈(但不是没有,而是隐蔽在港府这个反动派的背后,其通讯联络方式格外隐秘)不说明以后仍然如此,只要有了政治权力,临时组织就必然出现相应的变化。从而目标和战略思想就随之建立。夺权斗争其实已经是运动的共识,只不过还没有具体化。战略上来说,最大的革命生力军是香港群众自己,外援是额外的收获而非依靠的对象。外援主要来自内地革命群众,这几乎是所有香港革命群众的基本共识(同时也是特盗集团伪政权为之焦头烂额的生死存亡的严重问题),可是受制于特盗集团法西斯专政伪政权的残酷镇压,内地群众无法在短时间内发挥助力,但是没有人不想在这方面作出努力。现在看来,谁胜谁负还太早,因为内地群众运动那一天爆发而且是全国范围的革命起义性质的,这些都充满太多未知数。 ...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11:06
-7. (续上)不过最近消息:有人想在北京重演9.11事件;另外一些人放风说八月十八号要号召大家去天安门游行示威,参加反对香港“暴乱”的盛大集会。如果成为事实,都将会对香港革命运动增添火力,尽管名义上是反对香港“暴乱”,但是一旦成功举行抗议示威,其影响力和政治上冲破了禁忌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有利于反对法西斯当道的活动,自不待言)。所以可以这样说:香港革命群众力量不够强大是必须承认的当前情况,但是只要敌人犯了战略上的错误,力量的对比就必然出现变化。何况革命一方也不是坐以待毙地等待敌人来前来杀戮他们而不预先做好准备的,据说他们有些人已经写好遗书放在背包里,为香港人民的前途虽死无憾成为革命家必有的伟大胸怀及与天日同辉的壮志。革命如同一个照妖镜,它将每个人的阶级立场和人格节操以及为谁而战的三观都一一呈现在运动里,谁都不能伪装或欺骗亿万人民群众,因为他们的眼睛是雪亮的。[Mark Wain 2019-08-14] ...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48
-6. 以下续6.和7.

Maxwell QIU replied to your reply on Maxwell QIU's comment  
Maxwell QIU
Mark Wain 讨论武力反抗还比较早,毕竟大多数人还有工作,还有生活。甚至极端自由派示威者所做的堵地铁等行为也未必能得到大多数人认同。香港大多数人对这些暴力示威者很大程度上只是同情,他们当然反对警察过度施暴,对政府漠视大多数民众的诉求感到错愕愤懑,但毕竟生活还需要妥协。 在没有完善组织的情况下,抗争很大情况下走向失控,在暴力增加的情况下,极端自由派逼大多数中间派认同并参加他们的行动是很难的,这就不利于抗争发展,而且很容易让中共通过掺沙子的方式分化民意,随着时间拖延而逐步瓦解。 保护香港的不是暴力抗争,甚至不是和平游行,而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开放网络,是国际民主力量的支持,如果失去这些,这次抗争只能像六四一样留在非大陆人的脑子里。 ...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45
-5. (续上)香港自由抗争要想取得最大成效,香港泛民派要争取最大多数人的支持,尤其是香港大多数有产者的支持,比如控制游行对普通市民的影响,派发支持抗争运动的徽章帽子等,号召把表达诉求融合在日常生活中,在国际场合揭发港警暴行,出书阐述整个运动的过程,就是中共统战所做的,像周周侃所说,一定要占据道德高点。像你所说,抗争运动要做长期化准备,只有伤害最小的不合作运动才能长久。 如果要搞暴力也不应该是黑衣蒙面,而应该是暗杀、高科技黑客、无人机之类的定点攻击。力量不足的时候只有精准、匿名、高效才可取。 无论如何,这些行动都需要完善组织,泛民派要勇敢站出来,把抗争运动引导向有利于长期化的发展,不要怕利用外部力量,不要自缚手脚。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43
-4. REPLY (续上)您所做的建议比较着重于当前,而我的建议则偏重于长远的未来。如果只考虑当前,所见还算妥当。但是问题在于革命不能和社会发展规律脱节,至少必须同步进行,最理想的步骤是走在时代的前面,然后带领革命队伍拼命向前。为什么我主张革命要和帝霸修反划清界限而不主张借助帝霸反这三个外力来协助革命?原因就在于革命群众的根本和长远利益是和帝霸修反相对立、相抵触的,一旦合流,后患无穷,例如被用作他们内斗的卒子甚至炮灰,到头来群众什么也没有得到,除了悔恨与被骗,因为他们是一伙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暂时的内斗最终重归于好是必然的。帝霸修反是敌人而不是朋友,香港革命群众的朋友是包含内地群众在内的劳动群众革命国际(他们的政治力量正在由弱变强),而不是由帝霸修反组成的资本反革命国际。值得注意的是:资本无国界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不论美中怎样争吵、摩擦、扯皮、对骂,只要出现协作和容忍的客观或主观条件,双方就会重归于好,共同把对劳动人民的剥削和压迫的资本积累本能一起发挥到极致,从而以前对被压迫人民做出的政治承诺逐步废弃掉而在所不惜,这就是资产阶级阶级斗争艺术老练处的范例。
当前资本反革命国际出现裂痕,而且有越来越深、越大的趋势,革命群众需要利用敌人营垒里面的不和、争吵、分裂,实现各个击破的策略,这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不应失去革命立场与原则,以至手段变作目的,策略变成了路线。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40
-3. (续上)
香港有产(有房、证券、政治联系和社会地位)阶级占人口的少数,其中倾向于革命的又其少数,把他们当作革命的同情者和协助者确有争取到自己阵营的必要,但是占人口多数的无产阶级才是革命的主力军,可以依靠的有生力量。因此,必须将社会动员工作的最大、最重要、最优先部分对准无产阶级而不是有产阶级。更不能忽视那些流落街头、孤苦无依、三餐不继的贫困户,必须打破阶级偏见,做好他们的工作,因为一旦有事,需要他们协助进行,他们会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肝胆相照,这就是为什么毛主席教导我们要走出书斋,联系群众,不论贩夫走卒,搞五湖四海,而不要光坐而论道,不食人间烟火。革命是群众的盛大节日;它爆发的确很难,但是一旦爆发,扑灭干净革命运动也不是很容易的。对于香港反送中群众运动要保持旺盛的斗志和乐观态度,尽量压制悲观情绪。即使出现困难,也不应停止革命斗争,这场运动留下来的任何余火和灰烬都是可贵的下次革命的再生资源。 ...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36
-2. (续上)

上面提到充分有效利用资本国际内部的矛盾、冲突和分裂,协助革命斗争向前发展的问题。其中一项工作是众所周知的,那就是挑动帝霸和修反对立起来,使之互相牵制,以至在对待革命的问题上不能出现联合与一致。它们越分裂越对革命有利,越团结就越不利。美霸已经咒骂特盗集团伪政权为流氓加杀手了,这是很有利于革命的趋势,要加大力度,制造更多类似的分裂因素(例如英国在香港的霸权势力和特盗法西斯伪政权之间的矛盾)。注意:在香港人民民主革命方面,帝霸与修反之间的矛盾中,修反是主要矛盾的一方;它越嚣张,就越被帝霸敌视。目前内地局势不稳,已经出现国泰航空要在北京(中南海或“大裤衩”)重演9.11事件的微信言论。内地人民群众逐渐结成一股制造并加大双方开战的舆论,甚至正在逼迫特盗法西斯伪政权竭尽其所有反革命力量对抗帝霸的舆论压力。所以,香港反法西斯专政的革命运动正在朝着有利方向发展,这是不应该忽视的。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5 01:35
-1. (续上)革命暴力是反革命暴力的反作用力,而不是相反。只要反革命暴力不使用个人恐怖主义,革命暴力同样不应使用。革命武装力量是革命立于不败之地的基本前提和保障。一个没有武装力量自卫的革命是不能持久的,革命堡垒是很容易从内部或外部击破的,失败的命运就不会太远了。建立全民皆兵的武装起来的劳动群众力量是革命的领导层不可推卸的责任。阶级斗争的最高形式就是武装斗争;不愿意、不敢或拒绝成立革命武装都是投降主义的表现,必须制止这种论调和近似于宗派主义的敌视革命的倾向。

任何革命运动都是波浪式的,不可能停止下来等待下一轮人物上台,而是不断地进行斗争,在斗争中寻找出路,在错误、困难、走回头路、内奸捣乱、叛徒复辟倒退…等反复不断地向前发展的。所以不要因为出现困难就停止斗争,甚至停止前进了。要一鼓作气,知难而进,在困境中首先要能争取生存能力,然后创造再战的条件,虽死不辞,战斗到底,直到胜利。[Mark Wain 2019-08-14]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4 09:04
远航一号: 无套裤汉在香港问题上是你的盟友,你都没看出来?当初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要不是孤芳自赏、统战功夫太差,也不至于被当时党内还看不起的斯大林整得一败涂地 ...
托洛茨基恰恰希望搞统一战线,把斯大林看做党内分歧,没有按照列宁遗族清理斯大林,希望和斯大林搞好关系,这才是托洛茨基的错误。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4 06:57
0. 评:民族左翼不但跟着瞎掺和而且还冲在特色党国前面,意图产生带头作用,生怕特盗当局在镇压和恐吓香港人民方面表现得太软弱。他们中有“人”竟然毫无人性地叫喊对香港要实行禁运——断粮、断水、断油,把一个同种同文的拥有七百多万人口的香港当成是特盗当局镇压港独的特大号“再教育营”。这就很可以与当年希特勒成立残害犹太民族的集中营相比较。如果香港真变成了特盗集团的特大号集中营,其法西斯专政的强度和深度将要超过希特勒德国纳粹党,刷新世界纪录,成为“人类法西斯命运共同体”的崭新模范。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4 06:53
1. 近日来特盗官媒张开其血盆大口朝着香港在内的境外世界大肆谩骂,像得了慢性精神疾病一样,语无伦次,逻辑混乱,指鹿为马,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涉嫌反对镇压、侮辱、罪犯化香港人民,就以港独或“反华”、“辱华”、“仇华”者视之,即使对中间派人士也都视为不够亲“华”的异端,更何况支持香港人民民主革命的正义之士,当然尤其成为杀无赦的暴乱分子了。

特盗集团这个非法的伪组织、黑团伙、无产阶级最凶恶的叛徒已经不满足于闷声发大财了,而幻想成立类似德国纳粹党那样的“中华纳粹党”,以便能够媲美其前辈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等国家社会主义、法西斯主义和大东亚共荣圈主义的尊者。中国特色改开教眼看也就要成为历史了,代之而起的将是由邓江胡习四修为教主进行扩大乱华的特色爱国主义即特色纳粹主义新教。

特盗集团已经越发疯狂起来,为了阻止住香港反法西斯专政的人民民主革命运动,不惜对全世界的正义之士宣战,恨不得一口吃掉反法西斯专政的革命人民。但是,一个自诩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纳粹大国的人民群众饱受新四座大山之苦久矣。人民群众的革命觉悟能力随着香港人民民主革命的广度和深度以及认识程度的进步而日益壮大起来,中华纳粹党还能横行到几时呢?[Mark Wain 2019-08-13]
引用 半条命 2019-8-14 00:18
港独是一大片吗?当年共党起家之初不也是山大王,地头蛇各色人等吗?现如今国内一致在把舆论往港独上引。就是要挑起香港与大陆民众的敌对情绪,你们还跟着瞎掺和,这是一家人干的事?要记住无产者是无国界的,不要用狭隘的爱国主义和地域观来看待阶级斗争。只要是人民的运动,无产者就应该支持。前进的道路上总难免会跑偏,共产党当年不也犯了右倾的错误吗?只要有正确的纲领就会有希望。虽然本人并不看好香港的民运(孤掌难鸣),多半会被镇压下去。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3 10:56
2. 取得內地人民群眾的理解和支持,不但是檢驗香港地區群眾運動的正確性,及勝利保证,更重要的是對內地大革命起着先锋橋樑作用。[J]
这要看带头的人有没有这种前瞻性、韧性及领导能力了。香港左翼的问题是一遇困难就后退或抱怨大环境不允许、客观条件不具备,而不想去克服困难,去创造条件把运动推向前进。争取内地群众的理解和支持是很不容易的,事实上进步势力是在逆水行舟,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付出心血和汗水,是在和特色党盗国集团伪国家机器不断斗争中才能取得成绩的,因为敌人化费了天文数字的人民血汗钱来进行暴力和脑力双重维稳,特色制造大量反动宣传欺骗他们,搞得谎言满天飞,使他们对革命和反革命两方面都感觉与他们的福祉和前途无关,长期以来他们的心态处于中立、封闭和政治冷淡状态。
所幸香港革命群众像晴天霹雳一般为内地和世界劳动人民发出了战斗的号角,希望这一革命夏雷能够惊醒沉睡多时的内地群众,鼓励他们排除万难去开始关心国事和革命等大事,使他们认识到自己四十年来被资本监禁在雇佣奴隶和消费奴隶笼子里的可悲下场,决心为第二次翻身解放即第二次社会主义革命,冲破特色党国设置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和对内法西斯主义樊笼,重新获得新生和自由。
[Mark Wain 2019-08-12]
引用 无套裤汉 2019-8-13 09:20
3. 光是說說,就足以使特色胆顫心驚,也很有殺傷力。但是應該避免提港獨、打出英國旗這類給人以把柄的愚蠢行為而失去群眾特別是大陸人民的支持。[J]
这是正确的看法。不能节外生枝、授人以柄。香港革命群众和临时政府应当下令禁止使用港独的口号和打任何有标志的旗帜(可打无标志的红旗),以便竭力争取内地人民群众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肝胆相照般的支持。[Mark Wain 2019-08-12]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3 09:12
远航一号: 无套裤汉在香港问题上是你的盟友,你都没看出来?当初你们祖师爷托洛茨基要不是孤芳自赏、统战功夫太差,也不至于被当时党内还看不起的斯大林整得一败涂地 ...
斯大林搞统一战线是政治权斗阴谋,当托洛茨基要求斯大林和社会民主党搞统一战线时,斯大林却不搞,导致希特勒上台,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世界人民在法西斯下生灵涂炭,斯大林罪恶滔天。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3 09:08
无套裤汉和其他很多毛派把中国看做半殖民地是刻舟求剑,形而上学,主要是他们脑子里的毛的内容太多,有一种民族主义潜意识,总是觉得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受到压迫和剥削,而不是从阶级角度来看中国,中国现在作为一个民族不是被压迫和剥削,而是中国的劳动者,数量上大发展的工人阶级是受到国内外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的。

毛派把中国看做半殖民地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特色和蒋介石一样是卖国政府,但是一旦和帝国主义(美国日本)发生冲突,他们又开始支持中国特色,和毛联蒋抗日一样,毛泽东还是半败北论,因为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国家,但是现在的毛派的不肖徒子徒孙,因为认为中国是半殖民地,连半败北论也废弃,就是要做中国特色在和美帝斗争中的炮灰。中国目前是帝国主义,我们认为在中美斗争中应该坚持马列主义的观点,就是希望本国政府失败,就是中国无产阶级和左派应该促进中国特色的失败,而美国的无产阶级和左派应该促进美帝的失败。 ...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8 23:38 , Processed in 0.012547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