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查看评论
引用 laobing 2019-12-6 10:37
上海公社:   林林: 这篇“今夜——你们可都是“李洪元”是原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写的,他离开红色中国网有几年了。我转过来给大家看看。 多看看没有坏处吧? ...[/quote 无聊。 ...
我是2012年上这里的,主要是因为红色中国听起来亲切。那时候从读诸编辑和众网友的文章开始,厘清自己的思想,受益不少。一个当时认识的网友当过知青,社科政治上比我水平高,今天跟我说"堪比918后打开山海关,有民国范"。看一种人马粉墨登场,他说的话真是精辟。所以说那段时间还是挺值得,并对那些人心存感激。
引用 林林 2019-12-6 02:30
说什麽“就普遍性和严重程度而言,华为员工加班时间之长、程度之深,在中国也是罕见的。“,不见得吧?看看那些在房地产工作的农民工,干活多少时间吧?欠资问题,尘肺埃问题多了去了。怎不见你们的口诛笔伐呢?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2:27
林林: 远航一号, 看看美国对离职人员给多少钱吧?去了解一下被离职员工是否可以谈判的?所以我说,你们不承认中国是资本主义,拿中国是社会主义来说事。当前的中国, ...
地主要长工出大力干大活,能不给稍微吃好点
引用 林林 2019-12-6 02:21
远航一号,难道不是特色社会造成的吗?在毛泽东时代有这些问题吗?当然在毛泽东时代,由于社会主义还是新鲜事物,还不够成熟,仍然还有资产阶级法权存在。所以毛主席要大家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要改造自己,要斗私,批修!难道不是吗?
引用 林林 2019-12-6 02:12
远航一号, 看看美国对离职人员给多少钱吧?去了解一下被离职员工是否可以谈判的?所以我说,你们不承认中国是资本主义,拿中国是社会主义来说事。当前的中国,由于毛泽东时代的存在,确实有的单位保留着毛泽东时代的一些福利或者是人情。他们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能够解决一些员工的问题,但是是极少,一般都是老的企事业单位。但是特色时代才搞起来的单位就很少做到了。说实话,华为对他的员工已经够好的了。华为老板只拿1.4%,其他用于他的员工,在当今的中国,有几个企业做到了?可是你们偏偏把矛头指向华为,不惜和帝修反站在一起,且看不见其他对员工更加恶劣的企业,到底为什麽?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1:59
看清了:按劳动法,本来就该2N
什么 N+1 是华为违反劳动法的土规定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1:57
买断工龄这档子事我是知道的 8 新
如下是我在本贴其它地方的回复:2008年公布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适用〈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劳动合同法〉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用人单位恶意规避《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的下列行为,应认定为无效行为,劳动者的工作年限和订立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次数仍应连续计算:(一)为使劳动者4工龄归零’,迫使劳动者辞职后重新与其签订劳动合同的;……”此外,《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十条规定:“劳动者非因本人原因从原用人单位被安排到新用人单位工作的,劳动者在原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为新用人单位的工作年限。

华为的确有每8年买断一次工龄,规避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做法,这也是劳动法具体执行中的一个争议部分。但按照广东省方面已经打上了相关补丁。

所以此处应以这个补丁为准,华为买断工龄不合法,涉案人在华为连续工作超过10年。为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到期不再续约纯属洗地。

如果涉案人合同上的工作地点不在广东(在某个没有明文补丁的省份)的话我不确定广东省这个补丁是否有效,这个得问专业法律人士。

综上:华为买断工龄的做法不符合劳动法,所以涉案人这个时候依法应该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依法应该获得2N,不是N+1。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1:56
林林: 至于何主管造假被李举报,何主管造假为了什麽?后来李显然抓住何主管造假的短板来多得到N-1的离职金。何主管为何要造假,显然是要保住他这个部门的业绩。造假是 ...
嗯,华为没问题。有问题也都是特色社会造成的。天下资本家都没问题,都是特色社会造成的。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1:54
华为为了规避劳动法,强迫在职职工八年到期必须重签合同,改工号,工龄归零,还强迫老职工“自愿离职”,只给N+1。当然,比过去完全不给要强。资本家赏饭,员工岂敢不感恩戴德?
引用 林林 2019-12-6 01:54
至于何主管造假被李举报,何主管造假为了什麽?后来李显然抓住何主管造假的短板来多得到N-1的离职金。何主管为何要造假,显然是要保住他这个部门的业绩。造假是不对的,但是纵观当今中国,造假盛行。有些院士也造假,不是吗?所以,关键在于特色社会所造成的土壤形成的。有一些人不惜和帝修反站在一起把矛头指向华为,不去揭露特色社会的弊病,到底要干什麽?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12-6 01:48
转自西西河:

2019-12-04 20:14:15
4450208 复 4450142
风会
3 2N 4 新
李宏元做了12年+,按照现行的劳动法,属于无固定期限合同,不需要续签合同。

企业无正当理由解聘员工,按照劳动法本身就应该支付2N。

现实绝大多数情况下,员工出于息事宁人,或者不想惹麻烦,拿了N+1就走了,但这个不代表李宏元要求2N不合法。

企业解聘员工具体支付多少赔偿本身就是一个双向谈判的过程,员工要求2N,甚至4N,你可以坚持N+1,甚至一分不给,让保安把员工叉出去,大家去劳动仲裁谈,大不了上法院,都是正常操作。

华为已经给出2N,离职补偿协议章盖完了,钱也给了,又翻脸把员工送进去,这样的操作超越底线,搞的一众上班族人人自危。
引用 林林 2019-12-6 01:26
上海公社,多年前,我在红色中国网写过一篇文章“梅花香自苦寒来”,当时在红色中国网遭到多数托派分子的反对,他们反的就是华为。至于近来马列托干什麽去,就他知道,但是他是反对华为的。当时支持我的文章有新愚公,远望东方。。。
子_云网友的观点:认为中国存在民族资产阶级,像华为这样的企业属于民族资产阶级,应该支持。后来他被赶出红色中国网。今年真言网友也支持华为被赶出红色中国网。当然可能还有别的原因。子_云还介绍了托派祖宗托氏的历史反托派,并且指出戚本禹的把半羽当作“毛泽东第二”的事实来自戚给香港明报的文章,反对在红色中国网大吹戚本禹;而真言还指出红色中国网一些人在对8个青年以及佳士事件中的问题。总之,他们被离开了。看看,红色中国网也会赶走不喜欢的网友,那末,华为的部门让不称职的员工离职为什麽就不行?这次李洪元离职拿了2N,而其他人离职拿N+1,他比别人多拿N-1,那末其他N+1的人要向华为维权,就不难理解吧?而N-1怎么来的?很清楚是他和何主管之间的问题,和整个华为的政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钱来自华为是事实,华为损失三十多万元。问题出在何主管身上,你们乘机大肆攻击华为,目的何在吗? ...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12-5 13:06
林林: 上海公社, 幸亏他离开了红色中国网,远离快变成托派网站的红色中国网。
批华为就是托派?那大半个中国都得是托派。太抬举托派了吧?我注意到了,自从华为一出事,那个活宝马列托就突然销声匿迹了。难道托派也爱华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19-12-5 12:40
林林: 上海公社, 幸亏他离开了红色中国网,远离快变成托派网站的红色中国网。
一会儿是帝修反,一会儿又是托派,把我搞糊涂了,要不您给大家伙解释一下?这篇阴阳怪气的文章不作数
引用 林林 2019-12-5 12:28
上海公社, 幸亏他离开了红色中国网,远离快变成托派网站的红色中国网。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12-5 10:24
[quote]林林: 这篇“今夜——你们可都是“李洪元”是原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写的,他离开红色中国网有几年了。我转过来给大家看看。 多看看没有坏处吧? ...[/quote
无聊。原来红色中国网还有这样的编辑?亏掉走了。否则这里就变成“民族资本家”免费宣传站了
引用 林林 2019-12-5 09:03
这篇“今夜——你们可都是“李洪元”是原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写的,他离开红色中国网有几年了。我转过来给大家看看。 多看看没有坏处吧?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53
今夜——你们可都是“李洪元”?

——来了,他们真的来了,他们终于来了,他们戴着大v的皇冠、拿着金灿灿的话筒来啦。整整三年,三年啊,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没有看到你们高贵、牛x的身影,知道有多想念你们吗?日不能食、夜不能寐,就盼着你们重出江湖我们网络再会。来吧,一如往昔,将你们的“正义”高高举起,把你们的“良心”挂上旌旗,对着我等愚民高歌一曲——《上帝保佑星条旗》,平等哦、自由啊,人权喔,把这些词扔过来吧,让我们这些五毛、愚民跪在这些词汇上膜拜你们吧。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51
三年,你们蛰伏了三年,川普上台弃你们如草芥,如同当年那些丧家犬,你们心有不甘但又口不敢言,想要跳脚又害怕皮鞭。现在,你们的机会终于来了,香港的成绩单激活了美国的国会山,川普的贸易战把对手越打越强,该死的华为守住了新时代的上甘岭。象党的不行,驴党的则小试身手。于是,狗儿们,起来啦,干活了,有狗粮啦。于是,“南方”复活了,“澎湃”发言了,大V们也活跃了,政治段子手们又开始嬉皮笑脸起来。终于,回来啦:

        ——你们好吗?别来无恙乎?普世公知们。

        “公知”必然对应着“脑残”,它们是一对矛盾统一体。有“公知”,就有被“公知”忽悠的对象——也即是“脑残”;而正是因为有大批“脑残受众”,所以也才有了“公知”们的用武之地。“公知”的本意是“公共知识分子”,但现实中“公知”的含义却是“雄性知道分子”,或者干脆就是“雄性知了”,成天只会重复“民主自由”这些词汇,这和成天只会“知了”的知了并无二致。那么,脑残有什么表现呢?既然“公知”们的出场仪式这么精彩,“脑残”们的出场也得一视同仁。下面请看脑残方队: ...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50
——接下来登场的是“键盘侠”方阵。快看哦,他们全都威风凛凛、蒙面而行,每一个马甲都是公平的使者、正义的化身,叶良辰、赵日天,至尊灭霸、钢铁侠,没有他们拯救不了的地球,没有他们消灭不了的宇宙,他们百无禁忌,他们杀神诛仙。戴上面具他们是人间的英雄,露出脸蛋他们怯懦惶恐。拿起键盘他们拥有天下,翻开钱包他们还得回家找妈。看吧他们,他们的队伍多雄壮,——“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走起”,大V公知们在前面领唱,键盘侠脑残们跟在后面集体快闪。于是,他们在街头画上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看吧,他们跟着感觉走,跟着节奏走,跟着公知们走,如同排队而行的蚂蚁,又象是午夜墙角成对的蟑螂。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48
2010年,北非相对富裕的国家突尼斯,因为一个街头菜贩的自杀而引发了一场席卷整个非洲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今年南美相对富裕的智利,因为地铁票涨价三毛而引发骚乱死了上百人;前两周伊朗油价上涨7毛,引发了全国各大城市大规模的动乱。至于香港,那就更不必说了。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经济发展还不错(伊朗因为封锁稍微差一点),社会资源可以供养起一批追求“个性”、“民主”、“自由”的“闲人”,这些“闲人”因为有了网络,有了“键盘”,于是他们就有了想象中的“力量”。这股力量如果在现实中找不到释放的地方,那么终有一天会汇聚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要阻止这道“彩虹”出现,一方面是要遏制公知们的鼓噪,另外一方面就是要让“键盘侠”们放下键盘,走向社会,摆脱脑残态,树立切实可行的理想,并给与条件让他们为之奋斗。 ...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46
实际上我能理解大多数人对“李洪光”事件的愤怒,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对自己公司的HR敢怒不敢言,现在有一个安全的对象可供我们发泄自己怯懦的愤怒,同时又可以将自己置于道德的高点,这么低成本、低风险成为“正义使者”的机会,我们怎能放过?本来我对华为的HR们是有意见的,因为前段时间胡玲透露出来HR们在工程师紧张奋斗的时候,他们自己却在后方灯红酒绿。但现在想来,HR这个职位主要有三大功能:找人、分钱、撵人,每一样都不是讨好的工作。华为一年有上千亿的钱要分下去,要分得大家心服口服不容易,一个小团队一到年底为奖金通常都还吵得天翻地覆,近二十万人、上千亿的钱要分得公平合理,这其实不容易。这里不是为了给他们洗地,只是多一份理解。包括对我们自己的HR,也得多一份理解。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45
当然,还是回到标题上来,这一次,大家是不是感觉自己就是“一夜李洪元”?如果真有这种感觉,我还是劝大家别想太多,你和李洪元差得还很远,起码他选择时机的智商就比一般人高。他一方面要“听全国人民的话”,一方面又放弃走法律程序,躲回老家,占据着道德的制高点,躲在后方看“全国人民”的表现,可进可退,现在可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那些痛恨华为抢占了他们市场的手机厂商,那些被华为低价竞标的同行,他们有机会联系李某人了,继续炒作发酵一阵子,随便拉下来几个百分点的市场份额,今年的KPI就有保障。还是任老爷子有先见之明——不能过度消费国人的热情,余承东们现在应该理解了吧?这个是会有反噬的。

        当然,这些只是基于逻辑的一些猜测,并非业已存在的事实。但不能否认有这种可能。即使李先生本人没有这个意图,现在借这件事情的某些势力也不会放过。这里也忠告李先生一句话:想办法收尾吧,澄清事实断尾求生,否则黄雀在后想脱身也脱不了。这时候如果还舍不得放手今后就无法放手了,那些想要在中国复制风景线的人不会放过你。 ...
引用 林林 2019-12-5 08:41
中国还是社会主义国家?切,看看香港的事件是否要伸向深圳?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7 23:30 , Processed in 0.013070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