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理 论
订阅

理 论

对“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一文的不同看法
今天劳动者的反抗和批判事业,依然有为资本主义匡正驱邪的功能性地位,这一部分历史进步责任也只能夠由劳动者负担起來,就此也依然存在与部分资本“统一战线合作”的潜在空間,新型领导权建設过程中间,也存在着联合一部分去反对最坏的一部分的阶段性需要。
2019-1-6 10:34
中国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阶级和阶级斗争
马克思所托付的伟大历史使命落到了中国无产阶级的肩上。中国的无产阶级和他们的政治代表一定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完成前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做;外国人没有做过的事,我们中国无产阶级也敢做。
2018-12-31 11:44
阶级社会的产生和消亡
要正确地总结二十世纪社会主义革命的经验教训,就要依靠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搞清楚什么是阶级,什么是阶级社会,什么是阶级社会赖以产生的历史条件,什么是阶级社会在未来走向消亡的历史条件。
2018-12-25 05:46
对教育是生产劳动一说的质疑 一一 关于教育劳动的性质
我们可以对马克思的生产劳动作一个简要概括,这就是,凡是能为社会生产物质财富、又能为社会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就是生产劳动。否则,就是非生产劳动。再来看看教育劳动是否是生产劳动的问题。对此,我们的答案只能是否定的。
2018-12-22 23:22
马克思主义者与选举
马克思主义者对于参选与代议制政府的态度是什么?在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中,曾经发展或并存两种原则,并对此问题有着不同甚至是相反的看法。其中一个是改良主义,主张现代的代议制政府提供工人阶级一个机会,选出一个社会主义者占多数的政府,并藉此完成社会主义。
2018-12-11 00:13
资本主义制度正走向法西斯主义
所谓的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制度不是可持续的。在南方以及在中国引起很多抵抗。这种全球化对美国、日本和欧洲的人民造成巨大的问题。因此,这种全球化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制度不可持续,它瞄向法西斯主义,将其作为对它日益增加的软弱性的回答。正是因为这一切法西斯主义在西方重新出现。
2018-12-4 23:38
我们身处的历史体系正在经历一次结构性危机
我们身处的历史体系正在经历一次结构性危机。这次危机不仅仅只是一次通过集体政策的调整便可恢复的周期性衰退,而是500年一遇的危机。
2018-11-30 13:59
从阶级视角来谈一谈我国性别压迫的历史起源与发展演变
在剥削阶级内部,就单个家族而言,妻子的贞操对家产在本家族内部的代际传递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妻子受到了外人的强暴,并因此使得日后生下的孩子无法确定亲生父亲到底是谁,那么家产就有可能在未来通过这个孩子转移到曾经强暴过她的外人手中,从而使本家族走向没落。
2018-11-9 23:22
马克思主义的“本意”从来不是把“阶级性”看做法的本性吗? ...
为了解和掌握法(法律)的本质属性(本性)就是阶级性的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观点,批驳背离马克思主义法学基本原理的谬误,从而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廓清资产阶级法学散布的迷雾和提供马克思主义法学理论支持。
2018-10-31 23:32
长波和积累的社会结构 —— 一个评论与再解释
当总体——“SSA—积累”——中的矛盾变得足够尖锐,“核心制度”开始崩溃,“长波危机”就此发生。这会导致作为一个整体的SSA的崩溃。没有一个可行的“核心制度”,制度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会由“相对顺利推进”变得“困难和群龙无首”。
2018-10-29 23:43
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中特党是资产阶级政党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贸易战越演越烈,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也愈发高涨。而中国的一系列政策和行为,对于工人阶级的剥削镇压力度的加强,也越来越将其反动本质暴露出来 —— 中国是资产阶级专政的政府,而不是工人阶级的政府。
2018-10-18 12:55
无产阶级会沦为无用阶级吗?
资本主义无论怎样利用人工智能赢得新的生存空间,都无法改变“两个不可避免”的历史发展总趋势。的确,未来社会存在一个“无用阶级”,但这个阶级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产阶级。这是从《共产党宣言》看人工智能的阶级影响而得出的必然结论。
2018-10-6 22:15
危险的误导 —— 卢卡奇的《历史与阶级意识》为何被捧为马克思主义创新的经典? ...
对于卢卡奇而言,成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其真诚的愿望和毕生追求,而从理论传统上看,卢卡奇从来不认为可以背离“革命家”的马克思,以及恩格斯、列宁的理论方向去“创新”马克思主义,因此,回到所谓“青年马克思”的“西方马克思主义”决不是他的最终选择。把卢卡奇定位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开拓者并将其与马列主义相抗衡,不是历史的真实,而是西方意识形态制造的神话。 ...
2018-10-3 23:53
库恩的范式论以及樊纲范式的破产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现代西方正统派经济学的对立是科学与伪科学、真理与谬误的对立;根本不是某些西方学者所认为的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更不是樊纲先生所认为的公说婆说都有理。因此,政治经济学研究对象的“不同角度论”纯属樊纲先生的理论虚构,没有任何客观事实为依据。
2018-10-3 23:41
关于现代西方经济学阶级性与所谓科学性的再思考
经济学到底有没有阶级性,西方经济学到底是不是科学,这些问题本来是一种常识性问题,然而,由于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包括所谓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入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结果把本来很清楚的问题搅糊了。
2018-10-1 23:0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0 16:11 , Processed in 0.021272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