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世界革命
订阅

世界革命

国际马列毛主义组织纪念反修斗争50周年宣言
关于重申反修斗争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重要性及指导意义的宣言
2015-7-28 22:44
秘鲁共产党主席演说
秘鲁一切共产主义者:人民战争一定要胜利!我们要相信将来秘鲁人民共和国的建立。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光荣的秘鲁人民万岁!
2015-7-20 22:51
关于经济危机下世界青年抗议浪潮的思考
“面对着规律的、没完没了的危机的资本主义制度,只能通过将越来越多的工人抛入匮乏和贫困来延续生存,年轻人面临的惨淡前景不过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失败带来的最显著表现。”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有可能给全体年轻人带来生存的尊严和个人的发展。
2015-7-14 23:26
问题和答复(1925年在大学的演说)
同志们!我来回答你们书面提出的问题。我将按照你们问题单上的排列次序来回答问题。你们知道,这些问题一共有十个。
2015-7-14 23:02
公仆官僚化、权力商品化--苏东崩溃过程中值得深思的几个问题 ...
从赫鲁晓夫开始的叛徒集团,长期以来执行修正主义路线,党和政府官员的蜕化变质、官僚主义和腐败成风,使党严重地脱离了苏联人民群众,完全丧失了群众基础
2015-7-11 22:56
莫让青史尽成灰:被遗忘的伯力审判
审判集中揭露了日军在中国东北进行的活体试验及细菌战罪行,而这正是东京审判前后,在美国的操纵下被遗漏乃至通过“交易”隐藏的——那些细菌战的罪魁如石井四郎、北野政次乃至亲自批准实施细菌战的裕仁天皇等,皆逃脱了法网。
2015-7-8 02:26
《7月5日的全民公投和希腊共产党的立场》
希腊共产党公告: 《7月5日的全民公投和希腊共产党的立场》 【摘要】希腊共产党号召人民利用全民公投来进一步地反对欧盟、壮大为争取唯一现实的摆脱当前资本主义野蛮状态的道路的斗争。这条道路是:退出欧盟,单方面废除债务,对垄断集团进行社会化,建立工人-人民政权。7月5日的全民公投和希腊共产党的立场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众所周知,为了应对自己选前承诺的彻底破产,表面“左翼”、实质社民的激进左盟和“ ...
2015-7-7 00:11
美国是如何用金融战搞垮苏联的?
整个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大致划分为以下几个战役阶段:  第一个战役阶段:苏联——俄罗斯金融战役的战略条件准备阶段 智慧的里根总统班子首先在80年代大肆发行美元的同时又提高利率,表面上对外宣传是用来增加‘经济陷入危机的苏联在西方世界的筹款成本’,这个说词本 身就是整个金融战役的一个有趣的组成部分。他用美元高息造成的坚挺假象,吸来了不可计数的外国商品使之充满了美国的市场和美国百姓的家庭……然后,又通过 ...
2015-7-6 23:13
马克思主义是因为仇富吗?
马克思主义是因为仇富吗?
卡尔·马克思,他生为法兰西公民。马克思的家乡特里尔,虽被普鲁士所殖民,但作为罗马古都,共和的精神——“为公共事业而献身”,在古老的城墙与廊柱间,一如幽灵在游荡,从未消失离去。
2015-6-17 07:16
纳什真人真事
纳什虽然不是一个政治上活 跃的人,但是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和环境里,目睹自己周围师友的遭遇,那种对于国家机器的愤怒、恐惧的心情同他精神失常后总想远离自己国家恐怕不无关系。
2015-5-28 15:49
谁把穆尔西推上了断头台?
谁把穆尔西推上了断头台?
埃及军方武力解散政府,软禁民选总统,占领电视台,冻结宪法,逮捕并处决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今天又判民选总统死刑,美国却不认为这是政变。西方的民主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穆斯林的民意不是民意吗?只有世俗主义才是民主吗?在一个穆斯林国家,不接受穆斯林的民意,那要接受谁的民意?
2015-5-26 10:35
红色高棉是魔鬼吗?
我们从历史的分析中,看到了红色高棉这段公案的疑点。真相到底是什么?难道红色高棉的”大屠杀”是一个编造的谎言吗?如果是,是谁出于什么目的编造这样的谎言?到底该怎样评价红色高棉?研究这段历史有什么意义?要想不被这种当代政治童话蒙骗,就得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把真实的历史梳理出来,搞清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和各种社会力量(美国,越南,旧政权,红色高棉)的活动,才可以具体分析红色高棉政策的渊源和得失。只 ...
2015-5-10 03:38
斯大林与20世纪社会主义
我们应当用历史的观点看斯大林,对于他的正确的地方和错误的地方做出全面的和适当的分析,从而吸取有益的教训。不论是他的正确的地方,或者错误的地方,都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一种现象,带有时代的特点。
2015-5-7 23:34
一个真实的朝鲜是怎样的?
在朝鲜,看到的天是碧空蓝天,没有环境污染;有的公平、正义,没有巨大的贫富差距与社会不公……
2015-5-5 23:17
我亲身经历的苏联卫国战争
我重新回到茹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已是1940年夏天了。此时,我的心绪就如同学院里花坛中那怒放的花朵,无比畅快,甚至比当年入学时还要激动。当初入学虽然很难,也只是经过了严格考试而已,而这次复学,却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炼狱之劫,因而倍感来之不易。 
2015-4-24 23:38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7-2-20 21:07 , Processed in 0.016765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