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订阅

政 治

正确认识左翼八青年遭迫害事件
这些人此时站出来为特色进行开脱,恰恰暴露了它们特色帮凶的本来面目,以后他们再想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来进行招摇撞骗,恐怕那就很困难了。
2018-2-14 22:49
评蒋耘中《冒牌的“马列主义者”》一文
有人跳出来质疑张君的调研报告不仅犯了政治经济学的错误而且甚至是居心叵测的给国家添乱的,这是想给英雄的脸上涂脂抹粉让他变成小丑,现在连张君等一些年轻人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事实都要扭曲了,在我看来,这位先生并非马克思主义者,或者说现在装得不像马克思主义者。
2018-2-13 22:54
红旗招展大风起,郑州群众再次声援八青年
红旗招展大风起,郑州群众再次声援八青年
今日的郑州寒风刺骨。尽管天气恶劣,但宣传队声援八青年的热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下午两点钟,大家纷纷来到场地,向路人展示广州读书会八青年的英勇事迹。
2018-2-13 05:58
学界、舆论界缺乏地缘政治常识,或会影响国家命运
不要小看舆论的作用,一边倒的社会舆论小而言之能够影响社会公众的心理,大而言之能够影响政府决策。中国的学界、舆论界缺乏地缘政治学说的常识,极而言之甚至能够影响到国家命运。
2018-2-13 05:33
那篇署名“南湖湾”的文章极其恶劣
不正是毛泽东一再要求他的事业的继承者,在他去世后,一旦修正主义篡夺了共产党中央和国家的权力,复辟资本主义,左派就应组织起来,再次革命,推翻修正主义政权,夺回无产阶级的国家权力吗?
2018-2-12 00:59
红色基因不会遗传,红色精神代代相传 —— 我是造二代!
红色基因不会遗传,红色精神代代相传 —— 我是造二代!
我是造二代!看到这个标题,一定有人不解。虽然现在是一个拼爹的时代,但大家知道最多的是“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甚至“工二代”、“农二代” …… 怎么会有“造二代”?
2018-2-10 03:48
孙婷婷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孙婷婷事件中的法律问题
综上所述:假设孙婷婷的自述都是真的,那么番禺警方孙婷婷一案中在拘留、搜查、看守所关押、个人物品归还方面严重违反了我国现行法律法规。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孙婷婷接下来可以要求该公安机关确认其刑事拘留违法,然后申请国家赔偿。
2018-2-9 06:18
从“反性骚扰”到“读书会”事件
在十多年前,这些好不容易突围的大学生群体还相信着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社会的阶层流动,还坚信着“改变命运”和“逃离土地”的信念。而现在,他们有了越来越强烈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正是这些青年的阶级认同感和无力感,催生着新的社会期待。
2018-2-9 00:22
我是如何成为马列毛主义者的
在这样一个年代,青年马列毛义者,被贴上古板、固执甚至偏激的标签,是不足为奇的。但是,自从我信仰马列毛主义以来,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信仰和理想。
2018-2-8 23:03
而今迈步从头越
而今迈步从头越
我这个公众号,将始终站在劳动人民的立场发声,在历史横纵向的背景之下,揭示劳动人民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使命。我们要让马克思主义重现批判的光芒,对那些把马克思主义歪曲成为替少数人辩护的理论进行批驳。我们将还原马克思主义的作为劳动人民解放理论武器的本来面目。
2018-2-8 00:26
为合理解决八青年案致信公安部主要领导
为合理解决八青年案致信公安部主要领导
近日,在北京的“广州读书会八青年”关注团成员开会讨论了自关注团成立以来的各项问题,决定致信公安部主要领导。2月6日上午,关注团代表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人民来访接待室,向有关部门正式递交了有大约1500名关注团成员签名的致公安部领导信。
2018-2-6 10:24
谈谈声援番禺毛主义者案 —— 给左派(不分毛派、托派、社民派) ...
今日中国马克思主义青年虽势单力薄,但我们也努力以阶级立场看待统治阶级对毛主义者的打压。我们维护的,并非那种文革时代虚假的官僚套话,我们认为,经过为争取言论自由而战这一任务为中介,是有可能为未来的工人运动开拓出配合斗争的舆论宣传空间的。
2018-2-5 10:39
强烈谴责中国当局迫害张云帆等八青年
诺丁汉大学社会和全球正义中心的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和其他进步小组、劳动群众团体强烈谴责最近在中国发生的对言论自由的加紧镇压。我们呼吁实现最基本的人人都有阅读、出版和讨论各种有关社会正义问题的自由;并号召所有团体起来捍卫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
2018-2-5 08:58
“同志所在,处处为家”
“同志所在,处处为家”
南中医左翼社团四位同学被学校“强行护送”回家之后,面对各种压力,南中医致远社负责人金帅拒绝屈从和放弃,勇敢写下“同志所在,处处为家”,为致远社而呼喊,为季超超、胡见鑫而呼喊,为左翼青年们而呼喊!
2018-2-5 03:41
从指责荆棘鸟“丧失原则”想到的
声援张云帆的这一两个月以来,我们不仅能看到一些真诚的毛派青年、自由派挺身而出,也同样可以看到有许多口头上的“左派”在具体问题上栽了危险的跟头。一个跟头跌出原形的,不仅有那些国家主义毛派,传统斯大林主义毛派,还有一些自命“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家伙。
2018-2-3 03:10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 管理员信箱:qihang1921@yahoo.com )

GMT+8, 2019-2-23 14:45 , Processed in 0.045680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