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订阅

工 农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四)
2014年出狱后,老吴成为某劳工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向维权工人提供法律咨询。2015年以来,珠三角工人斗争逐渐落潮,国家也日益排斥非官方的劳资协调实践。重重阻力下,老吴面临着人生的十字路口。
2020-12-3 15:44
中国各地学生抗议监狱般封校措施
中国各地的大学仍处于封锁状态。全国有3700万的学生被禁止离开校园,根据官方说法,这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全国多处校园内爆发了抗争。在如此政治高压的条件下,中国学生面对的是极权统治,却表现出令人钦佩的勇气。
2020-12-1 01:41
破碎的蛋壳,失语的打工人
十年前,买一套房子,压垮一个中产阶级; 十年后,租一间小屋,就足以消灭一个打工人。  
2020-11-30 01:18
机器自动化如何加深对工人的控制和剥削?
在资方控制生产管理权和分配权之下,机器很难真正解放工人,工人只会被迫不断地与机器竞赛。黄瑜在对欧洲工人应对技术升级的历史进行梳理中发现,如果工人在技术革命中不进行抗争,不在生产领域内部夺回生产管理控制权,那么工人很难享受自动化所带来的红利。  
2020-11-30 01:15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三)
大繁荣时期的品牌公关需求,让工人有些机会,可以相对平和地从老板那里夺回一星半点的利益。但只要工人想得到更多东西,他们与老板的碰撞就难以避免了。在碰撞中,当老板与工人都不愿意明显退让,欺骗、恫吓以及赤裸裸的国家暴力,都会拦住工人的去路。
2020-11-30 01:07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二)
反抗毕竟发生了,并不断扩大。为了追讨拖欠的工资、入厂押金或者抗议老板搜身检查,有些工人以威胁跳楼作为抗议。因为罚款、工资结算不清或者厂里用假币发工资,出现了工人仇杀老板、管理的现象。更普遍的反抗,是罢工。
2020-11-28 10:25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一)
在70年代初,中国的执政者开始在政治上接近资本主义世界的列强,以换取维持生存必需的技术设备。在80年代,中国经济开始融入世界市场,表现为吸引外资、加强出口,逐步推进市场改革,也催生了新的有产群体,最终于90年代让中国彻底回到资本主义的怀抱。
2020-11-27 19:18
北京市每月最低工资仅2200元,无法维持温饱
在北京年收入两万多元,基本上没有办法生存,且不说还要租房,仅吃喝可能都不够,莫非苦日子快到了。北京五环以内最便宜的房子,可能一个月都要五六千块钱,一个两居室。五环以外,燕郊可能便宜点,四千元,三千左右,但已经出北京了。
2020-11-26 23:50
“打工人”被富二代装样取乐,恰是劳工政治裂变的反噬
对于当前归服于资本利益的打工人来说,他们的劳动已失去了过去的意义,而被异化为资本牟利的过程。如果打工人只是在为资本打工,劳动者得不到自我提升的体验时,又何来打工光荣呢?
2020-11-23 00:01
码农不满996持续升级,当局加强舆论维稳
随着中国互联网职工劳动权利保护意识的觉醒,中国政府出于维稳目的,通过删帖、操纵并美化超时劳动的舆论,加强了对网络上关于“996”工作制度的言论管控,以防止出现抗议活动。
2020-11-21 02:57
为了忘却的纪念 —— 87个年轻生命换来的《劳动法》
前一段时间,某司的“奋斗者协议”被部分认定有效,堪称是对2007年劳动法的漠视与愚弄。  
2020-11-20 23:15
“双11小哥”一天接600票、拨240通电话
随着“双11”的到来,韵达德州网点快递员赵春来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11月4日7点45出门,20点14回家,送出570多件包裹,拨出240多通电话,骑行50多公里,他用这一连串的数字,丈量出了从日出到日落的距离。
2020-11-16 20:28
面对996,高唱《国际歌》
面对996,高唱《国际歌》
资本家已经996了,我们打工人要用高唱《国际歌》向他们发出战斗的怒吼!小编热泪盈眶看完了西安打工人在文昌门合唱《国际歌》的视频,真是热血沸腾!在年轻人聚集的B站上,这个视频的播放量高达168万。
2020-11-5 09:43
哈工大附中一初中学生被逼自杀,引发学生集体斗争
哈工大附中一初中学生被逼自杀,引发学生集体斗争
9月份哈工大附中的一名初中学生自杀,据同学发布在网络的留言称,这与学校严苛的补课规定有关。事件发生后学校迅速封锁消息,对外宣称该生已经转学,对内强力压制其他学生意见,甚至对部分敢于揭露真相的学生在家长会上点名抨击,引起学生不满,开始组织抗争。
2020-11-2 02:54
下午好,无产阶级同志
正因为“打工人”定义域的模糊性与去革命化的特征,不但能被明星和互联网巨头这些资本家利用,同时更会有大量“工贼”属性的群体借此偷天换日,把本具有反讽自嘲与悲剧色彩的词汇,强行包裹上一层“正能量”。
2020-10-30 08:5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5 04:01 , Processed in 0.019104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