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订阅

红色春秋

政治经济学理论分歧导致党内路线之争
八大之后,毛泽东在党的重要会议上多次对该决议的临时增述提出批评,直到他晚年的1967年11月,他还很生气地说:“八大决议不通过大会主席团,也不征求我的意见就通过了。刚通过,我就反对。”
分类:    2020-7-26 22:42
跨国公司出洋相 —— 我在三峡工地的一段经历和认识
1990年代末期在三峡工地上,来回住了两三年时间,在那儿亲眼看到全球顶尖资本主义国家著名跨国公司的大批洋相,由此形成了对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内部运作的一些框架性认识,就此基本上消除了对空想资本主义的各种迷思。
分类:    2020-7-17 15:30
新中国成立初期延庆县社会治理的探索与实践
通过解决旧社会遗留的顽瘴痼疾、划分和改造阶级成分、完善社会保障、构建覆盖城乡的社会管理体系等,把一个满目疮痍的旧社会,治理成欣欣向荣的新社会。延庆县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分类:    2020-7-15 23:02
民国教育的“公平和良心”?—— 1946年三名女孩考清华落榜真相 ...
脱离历史真实、美化民国时期的社会状况,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突出表现。就在7月8日高考当天,又有“大V”发布微博,借所谓1946年梁思成、冯友兰、梅贻琦三位文化名人的女儿考清华落榜之事,美化民国“教育公平”。事实真相如何?
分类:    2020-7-15 15:30
湖西地区国共敌后武装的合作与斗争(1938—1940)
在抗战过程中,中共始终以抗日为首要,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服务抗战大局。而国民党地方武装以自身生存为第一要义,日伪力量占主导地位时,联合中共抗日;中共力量快速增强以至占据优势时,则不惜联合日伪,钳制中共。
分类:    2020-7-14 23:51
1950-70年代文学中的“新人”问题
是最成功的。无论是文学中的林道静、李铁梅、吴琼花,还是大众传媒中的王进喜、雷锋、焦裕禄,都为数代青年的人生提供了充沛的意义来源。随着“佛系青年”、“失败青年”在当前文化中的流行,“再造新人”的问题也被重新提起。
分类:    2020-7-13 23:04
《中国革命的道路》第二部分
金宝瑜新作《中国革命的道路:论解放后两条路线的斗争》面世了,这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马克思在他的《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及,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阶段,资产阶级法权在此阶段中一直存在。
分类:    2020-7-13 23:01
王明路线在中央苏区如何占据统治地位的?
共产党人是一个能通过实践不断总结经验教训的革命团队,他们最后在复杂残酷的革命斗争不断地成长和成熟起来,终于学会了独立思考,自力更生,学会了“实事求是”,学会了“把马列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在“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上达成了全党共识。 ...
分类:    2020-7-13 22:51
《中国革命的道路》第一部分
农业集体化的成绩再一次证明毛主席是对的。而走资派则是跟毛主席持完全相反的看法,他们从来不相信人民,他们把中国最勤劳的农民污蔑为“懒汉”,他们认为只有用“三自一包”把农民的利益分割成一家一户,农民才会为自己的切身利益而努力工作。
分类:    2020-7-12 22:30
《中国革命的道路》前言
今天中国的马列毛主义者如果要继续革命,就必须要将1949年以后,中国走过的道路加以整理,只有这样才能从革命的立场对社会主义革命作出总结。在作总结的过程中,马列毛主义者可以本着同一个目标和方向,经过认真的辩论,和彼此之间的善意的互相批评,来达到对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的共识,这样的共识是我们整顿队伍重新出发的起点。 ...
分类:    2020-7-12 02:03
毛主席亲自决策的新安江水库创造了多少GDP?
“新安江上要建大型水力发电站,我支持。但你不能仅想浙江,要为上海、江苏、安徽作贡献。那将是对杭州、上海、南京等地的工业一个大推进。” —— 毛泽东
分类:    2020-7-11 22:28
“人工智能”反过来读是什么?
如果人工智能掌握在广大劳动者手里,它能使人变得更智慧、更轻松;如果人工智能被资本家所窃取,它自然就是“能治工人”,对劳动者的压榨将变得更加精巧和残酷。
分类:    2020-7-11 22:26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市的食品卫生监管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关心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将食品卫生监管视为国家卫生治理的一个重要方面。在首都北京,食品卫生监管工作着力于立法规范及标准制定、卫生知识宣教、检查整顿、卫生事故防范与追责机制的建立等方面的工作,逐步形成一套较为完整的管理体系
分类:    2020-7-10 22:52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他思索即将在中国大地上展开的一场革命暴风雨,他思索着党内的一场严酷斗争;思索着阶级力量的对比;思索着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几次大挫折,自己也准备“跌得粉碎”;思索着自己被逼上梁山,当了党内的钟馗;思索着左派、右派都要借他来“打鬼”。
分类:    2020-7-3 22:44
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
2002年英国左翼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来访,开口就问:我不知道过去那一场伟大的中国革命,她的精神遗产今天还剩下多少?  
分类:    2020-7-1 23:18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7 00:36 , Processed in 0.037762 second(s), 5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