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共产党最大的危险是背叛共产

2011-11-9 18:5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241| 评论: 3|原作者: 丑牛|来自: 毛泽东旗帜网

摘要: 武汉东风工人合唱团的代表来探视,并演唱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 最近,不小心摔了一跤,股骨折,住进医院。本不想告知任何人,却在一些QQ群里传开了。来探视的网友们川流不息。有的是认识的好友,大多数是生面孔,百分之九十几是工人、农民、访民。有的女工,看我躺在病床上,翻个身也要痛苦挣扎,她们竟掩面而泣。连医生、护士也感动:“这些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呀?简直比亲人还亲啊!”我不好回答:“都是我的阶级兄弟姐 ...

武汉东风工人合唱团的代表来探视,并演唱毛主席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

       最近,不小心摔了一跤,股骨折,住进医院。本不想告知任何人,却在一些QQ群里传开了。来探视的网友们川流不息。有的是认识的好友,大多数是生面孔,百分之九十几是工人、农民、访民。有的女工,看我躺在病床上,翻个身也要痛苦挣扎,她们竟掩面而泣。连医生、护士也感动:“这些人和你是什么关系呀?简直比亲人还亲啊!”我不好回答:“都是我的阶级兄弟姐妹!”她们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安慰话是:“你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

      从我十六岁参军入伍,到今年八十四岁了。参加过无数次党内评优、评先、评模,却从没有参加过评真、评假。到了晚年,群众评我是真正的共产党。我非常感谢,深受鼓舞,在病床上,我和他们相互紧握着手,唱着革命歌曲,好像我们将面临着一场决死战斗!

        在病床上,我想得最多的是“真正的共产党”这个词的含义,我们这些人,原来素不相识,真可说是来自五湖四海,工、农、商、学、兵都有,年龄上也可说跨越了两三代人,为什么走到一起来了,而且是这样的亲。有人名之为“红色网友”,有人名之为“革命左派”,什么是“红”?什么是“左”?应该还是共产党,真正的共产党。之所以冠以“真正的”三字,是因目前有不少共产党是假冒的,他们干的不是共产党的事,甚至干的是反共产党的事。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不都是共产党的领导人么,但他们却是地地道道的反共分子。中国共产党也有这类人,今天,就更多了。他们已经变成压迫、剥削工人、农民的和其他劳动者的官僚资产阶级,他们对被压迫人民的反抗,进行野蛮而残暴的镇压,人民一定会寻找真共产党来反对假共产党。

       从组织形式来说,一些假共产党并不假,他们都曾经在党旗下宣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他们有的还当上了党的书记、党的委员、党的代表等领导职务,但他们确实没有干共产党的事,甚至是反共产党的事。

       在国企改制中,本来,我们所要达到的目的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有人却要摧毁社会主义制度,完善到“国退民进”的道路上去了。“国退”,是社会主义退,“民进”是资本主义进。结果是导致四千多万工人“下岗”。这个词,是“改革者”创造出来安抚工人的,今天下岗了,明天也可以再上岗,实际上是永远下岗了。“改革者”又创造了一个新词组叫做“身份转换”,他们还不敢挑明,从什么身份换成什么身份。实际上是把“主人公“的身份,转换成“雇佣奴工”的身份。这就把工人阶级作为国家的领导阶级地位推翻了,仅仅在《宪法》上还保留着工人阶级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导阶级的字眼,但在国家各级权力机关中,特别在人民代表大会上,工人阶级的领导已消失得干干净净。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现在这个先锋队里的领导层还有多少无产阶级的身影?

        有的,在“国退民进“中,这个”民“,大部来自共产党这个先锋队。承包制,产生了一批共产党资本家;价格双轨制,又产生了一批共产党资本家;国企改制,”CEO们一夜暴富,摇身一变,由共产党的书记、厂长、经理,变成民营企业家(资本家);土地流转,共产党大地主产生了。中国亿万富豪产生得最快、最多,是因为共产党掌握着权力、国家的财富及资源,很容易转化成资本。研究一下成克杰案、陈希同案,不都是这样的吗?以致在资本主义世界通行的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却反而千呼万唤不出来。

        这是共产党应该干的事吗?“中国特色“这几个字能掩盖得了吗?

       这些假共产党人当了资产阶级之后,对社会主义国有资产的掠夺,对工人阶级的剥夺和压迫,对工人阶级奋起的反抗和斗争,进行镇压,比之老资产阶级更厉害,更残酷,更内行。因为他们以无产阶级、人民的名义,掌控着政权、掌控着法院、警察、监狱等专政机构。他们对工人、对人民群众,使用暴力,简直是肆无忌惮。

       近年来黑监狱在全国各地兴起,为什么要办黑监狱,因为党内的官僚资产阶级已经不能用“法治”和“法制”的办法,平息工人阶级的反抗和斗争,转而采取法西斯手段:绑架、秘密关押、私刑拷打、残酷折磨……。武汉黑监狱里关的竟是清一色的工人阶级,他们有许多人还是工人中的优秀分子——共产党员、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共青团员。有的黑监狱借用“法教班”之名,其实,在这里暗无天日,从没有过“法教”。有的是流氓侮辱共产党,混混监管劳动模范,地痞教训先进工作者。

       当有的受害者向施暴者提出抗议,质问他们懂不懂法,这些刽子手竟哈哈大笑起来:“什么是法,我们这里的领导说的就是法。这法那法,都要服从我们手中的‘刑法’”。他拿起电棍,往质问者身上戳去,戳一下就问一次:“这‘刑法’好不好过啊!?”

        北京,是共产党中央所在地,各地驻京办公开绑架当地上访的群众,把他们交给“黑保安”公司押送。“黑保安”雇请的多是无业小青年,十几岁,一身黑,光头,墨镜。一路上,他们对押解的“人犯”,就像苏三起解中的“押禁”一样,任意施暴。一些女工、比他们的母亲年龄都要大,教训他们说:“伢们,回家去问一问你们的姐姐妈妈,你们做的是伤天害理的事啊!”这些伢子们竟然嘻嘻哈哈地笑了。“婶婶、姑姑们啊!你们算有良心了,怎么落到这个地步呢?犯人,知道吗?犯人。我们是做了烂屁眼的事,可我们跑一趟赚几万,是共产党请我们来的,你们要不服气,我们可以随便教训教训你”。说着:向一个女工蹬了几脚,抱着拳头对着她:“婶娘,对不起了,是共产党请我们来干的”。

        他们的的确确是共产党的官员们雇请的、委托的。过去,共产党组织民兵押送坏人,今天,共产党组织黑社会来押送工人。

         共产党怎么了?共产党能干这种事吗?

        拆迁,原本是件大喜事,没有拆迁,哪来的建设,过去,武汉市建武钢、建长江大桥、建关山工业区都是敲锣打鼓地庆祝,今天,拆迁却拆的“怨声载道”。为什么?前者是为民,后者是夺民。我亲自调查过了许多小区的拆迁兴建,几乎没有一个小区的建成,不是以人的血来奠基的。
前几年,武钢工人居住了半年世纪的“红房子”要拆,不经协商,要强拆,一夜之间,成片摧毁。我在那里住了几天,写了两篇报道:一篇是〈钢城建设者的悲歌〉,一篇是《野蛮拆迁,人民政府站在哪一边》。

         谁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啊!是武钢的建设者,他们在这里披荆斩棘,开山平土,他们在这里建成了高炉、平炉、轧机,为中国的工业化奠定了基础,他们在这里建桥、铺路、植树、盖楼,建成了驰名中外的十里红钢城。

       这地方繁荣了,开发商来了,说“这简直是流金淌银之地啊!”政府开出了高地价,开发商也赚得满罐满,工人们,滚开吧。

      两篇报道都质问:“谁是这里的主人?是官僚、资本家还是钢城的建设者?”想不到这些资本家真有本领,他们通过中共武汉市委,找到中共湖北省委,又通过湖北省委找到我们传媒集团党委,要我少管闲事快闭嘴。当集团党委派人找我谈话时,我的心直擅抖,我不觉脱口而出:“这共产党怎么样了啊!我们党是站在野蛮拆迁的资本家一边,还是站在被毁家园的工人阶级一边啊!”

       这几级党委不屑听一个老党员呼号,一直到今天,“红钢城”的强拆,还在流血。

       共产党怎么了!?

        今年春上,我去红钢城一个尚未拆迁的街坊社区,参加老党员们的组织生活会。会议开始不久,窗外忽然响起一片惊呼声,人们各自奔向自己的门栋。我们伏在窗子上,看到一群“光头党”(黑衫、黑裤、黑鞋、光头、墨镜)牵着一条大狼狗气势汹汹地驱赶群众,他们后面跟着一队临时雇来的农民工,拿着铁锤、洋镐、撬杠对着一家门栋打砸。一时,窗户倒下的玻璃破碎声,砖墙倒下的轰然声、门栋前一下灰尘弥漫,像有人投下了炸弹似的。

      有人打110报警,一会警车开来了,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光头党的头目立即赶上去,掏出“大中华”,放进他们的荷包,双方交头接耳了一会,笑了笑,警察向打砸的人挥挥手,示意他们:快点搞,快点撤。

       一个老党员说:“今天党的生活会开得好啊!一场生动的党课!”另一个老党员说:“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共产党啊,完了,完了”。这些建设武钢的功臣们,这些在火热建设的年代,火线入党的人们一个个潸然泪下。

       我们再来看看,就是这些对工人、对劳动人民进行野蛮镇压的共产党人,对资产阶级的掠夺,又是如何的温文尔雅。

       深圳富士康的十四连跳,曾震惊了世界,连它的大客户美国苹果公司,对富士康的超时加班现象也进行了调查和警告。中国共产党人呢?却在那里研究职工的心理素质的培养训练,似乎十四连跳出在职工对生命不够珍惜的心理状态。这从早前几年富士康和《第一财经日报》的一场官司里,展现得更加分明,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如何牺牲工人阶级的权益而维护着资本家的利益的。
2006年8月29日,《楚天都市报》刊出来自《南方都市报》的一条新闻:



“记者报道超时加班遭索赔3000万,原告富士康集团


已申请法院查封《第一财经日报》两记者私人财产”。


        这真是一条吓人新闻,记者根据富士康集团职工的控诉,又亲自到富士康工厂去向管理人员核实,证明事实确凿,才在报纸上曝了光。富士康的资本家,不仅不去检查、反省,反而状告记者,他们仗着财大气粗,索赔三千万,又申请法院查封记者的私人财产,真是想置两记者于死地。而可怜的深圳法院,不经调查,就按资本家的要挟立了案,并冻结了两记者的私人财产。法院这样作是糊涂吗?不糊涂。三千万的天价索赔,仅凭这一笔标的,法院能得到多少?律师能得到多少?钱能通神,的确如此。

       不想这消息一出来,引起全国人民的愤怒,如潮的评论,一致声援富士康职工的维权斗争、维护记者的正义之声,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
第二天,8月30日,《楚天都市报》上登了一条反击的消息:

“就两记者遭天价索赔一案,


中国记协表示:“维护记者的正当权益。”


        
        在舆论的压力下,富士康的资本家感到讹诈恐不能成功,就改变了策略。第三天,8月31日,《楚天都市报》又发表了一条消息:

“富士康起诉记者案出现戏剧性变化,


3000万索赔一夜间降价成一元。”



      我预感到这场官司富士康必败,它恶意诉讼的意图必将大白于天下。我为富士康的工人高兴,为两记者的正义言行高兴。

       且慢,富士康的资本家也不是吃素的。9月4日,也就是富士康集团起诉两记者天价索赔案的第五天,《楚天都市报》上,又刊登了一条“戏剧性变化”的消息。

“天价索赔案演成‘家和万事兴’,


富士康撤诉,同《第一财经日报》发表联合声明”。



         这声明堪称刀笔高手之作:
      “基于建设和谐社会,充分尊重新闻从业者的社会职责,
保障企业正当权利之目的……《第一财经日报》对富士康集
团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贡献表示敬意,并期待其未来为提升中
国产业竞争力做出更多贡献;富士康科技集团对《第一财经
日报》这份中国有影响力的财经商业报纸,表示尊敬。”

        这场轰动一时的“官司”,就这样谢幕了。有人说它是一场闹剧,也有人说它是一场喜剧,我说它是一场悲剧,地地道道地悲剧,无产阶级先锋队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国家,报道了资本家怎样剥削、压迫工人的记者是犯法的,是要被起诉的,是要向他们天价索赔、冻结财产,而要倾家荡产的。全世界哪个国家有这种怪现象,只有“中国特色”。

       虽然,这场悲剧的收场是以“皆大欢喜”“家和万事兴”的形式,但哪家欢喜哪家愁?富士康是最大赢家,他们命令记者闭嘴的目的达到了,而且作为被告法人方,还以“联合声明”的形式,对原告(富士康)进行了肉麻的吹捧,并为刊登了他们剥削工人的消息而致以歉意。这种为富士康形象所作的宣传比索赔三千万的价值要大得多。这场官司最大的输家是富士康的职工。这个“联合声明”把他们抛入深渊,他们的苦难向谁诉说。中国的一些专家、学者们不是研究十四连跳者的心理压力么!这就是最大的心理压力:是主人还是奴隶。如果连共产党也和资本家站在一起,那工人们就是一群群的羔羊,任人驱使,任人宰割。

       因此,中国的老百姓在评价中国共产党:有和资本家站在一起的,直到自己也成为资本家的,毫无疑问,这些人是假共产党;有和无产阶级和劳动大众站在一起的,同官僚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进行斗争的,毫无疑问,这些人是真共产党。

        在病床上,读胡锦涛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党诞生九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提到中国共产党面临的四个考验和四个危险。我认为:

        考验来自何方:是共产改造资本,还是资本改造共产。

        危险来自何方:是共产改造资本,还是资本改造共产。

        中国共产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变强,一直到夺取政权,建成社会主义工业体系,靠什么?靠“共产”。

        苏共为什么由强大到黯然消失,因为出现了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之类的共产党内的反共产分子。

        历史已证明,共产党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背叛共产!
1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fh 2011-11-21 09:59
共产党最大的危险是背叛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背叛了共产党的宗旨,修正主义上台,和平演变了红色中国。
引用 左杰 2011-11-19 14:31
胡锦涛就是打着红旗反红旗最典型的赫鲁晓夫似的人物
引用 honri 2011-11-16 10:30
共产党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大权在握的真正的共产党员还有几人?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7-3 00:21 , Processed in 0.01534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