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春秋 红色人物 查看内容

霜叶红于二月花——魏巍

2011-11-15 15:4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57| 评论: 3|来自: 《红色人物》画卷

摘要: 魏巍,1920年3月6日生,河南郑州人,原名魏鸿杰,曾用笔名红杨树,著名作家、诗人,无产阶级革命战士。1937年秋参加八路军,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文化干事、报社编辑、团政委、总政创作室主任、北京军区文化部长、军区政治部顾问,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等职。晚年继续以笔作枪,战斗在捍卫真理第一线,出版《新语丝》和《四行日记》等。2008年8月24日逝世,临终前留下遗言“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

霜叶红于二月花
——魏巍

魏巍,1920年3月6日生,河南郑州人,原名魏鸿杰,曾用笔名红杨树,著名作家、诗人,无产阶级革命战士。1937年秋参加八路军,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文化干事、报社编辑、团政委、总政创作室主任、北京军区文化部长、军区政治部顾问,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等职。是第一届至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主要作品收入《魏巍文集》十卷。采访朝鲜战场归来后写作的《谁是最可爱的人》感染了几代中国人,并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字。长篇小说《东方》获首届茅盾文学奖。晚年继续以笔作枪,战斗在捍卫真理第一线,出版《新语丝》和《四行日记》等。2008年8月24日逝世,临终前留下遗言“继续革命,永不投降”!

家喻户晓的《谁是最可爱的人》

1950年魏巍调入解放军总政治部时,恰逢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当年12月,魏巍入朝采访,他赶赴朝鲜前线,深入战士们中间,被许多感人场面所打动。经过三个月的采访,魏巍在1951年2月回国,他夜以继日地伏案疾书,以便及早将在朝鲜的所见所闻准确真实地告诉读者。几经遴选、几经推敲,饱含深情的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面世了。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隆重推出《谁是最可爱的人》。毛主席看后旋即批示“印发全军”;朱总司令看了《谁是最可爱的人》后,连声称赞:“写得好!很好!”在1953年9月召开的第二次文代会上,周总理热情洋溢地介绍了《谁是最可爱的人》,称赞它是“革命的现实主义和革命的理想主义结合”的好作品。讲到这里,总理面向台下问:“哪一位是魏巍同志?请站起来,我要认识一下这位朋友。”魏巍立即站起,全场掌声雷动。一个短篇作品能够得到这三位伟人的一致赞誉,这是给魏巍的殊荣。当代文学家谁还享受过如此殊荣?

1952年,魏巍(右)在朝鲜三登野战医院访问志愿军模范护士罗克贤


《谁是最可爱的人》发表后,它所表现的强烈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深深感染了祖国人民,慰问“最可爱的人”的信件,雪片般从祖国四面八方飞过鸭绿江,极大地鼓舞了抗美援朝前线的志愿军官兵,魏巍的名字也由此传遍全国。从此,“最可爱的人”就成了志愿军的代名词。50多年来,选入课本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人们通过这篇作品,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 

宏伟的长篇三部曲生动展现中国革命画卷

魏巍同志以他在革命军队中长期深入的生活体验为基础,不仅创作了以《谁是最可爱的人》为代表的一系列优秀报告文学和散文,还完成了被称为“中国革命战争三部曲”的《地球的红飘带》、《火凤凰》、《东方》三部长篇小说。这些小说得到很多老革命家高度的称赞。就拿《地球的红飘带》来说,许多长征的亲历者如老帅聂荣臻,老将军杨成武、伍修权、傅崇碧等人都给予很高的评价。老帅聂荣臻说:“读完全书,我仿佛又进行了一次长征。”他又指出:“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是我党我军和中华民族的骄傲,永远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根据长征本身所具有的这种意义,再拿它来衡量《地球的红飘带》,写得非常成功。”(见聂荣臻为该书所写的《序言》)。任何历史小说,能得到一般读者的赞赏,已属不易;能得到当时亲历者如此高度的赞赏,更是十分难得的。

魏巍的军事作品不是局限于就战争写战争,而是把前方与后方、军队与人民、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有机地结合起来,艺术地、如实地表现出来。比如,在《东方》中,就是始终围绕前后方两条线展开故事情节的。写前线主要落笔于一个团,更集中于一个连的活动;写后方主要落笔于河北省中部一个村庄(它是这支英雄部队抗日时期战斗过的地方)。小说还把前方抗美援朝与后方群众的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运动和国民经济的恢复有机地结合起来,各种因素相互推动、相互作用。抗美援朝不仅没有影响后方经济的恢复发展,反而鼓舞了人民的斗志,加快了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而经济的恢复发展又更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这样创造性地从更广阔的视野来描写战争,就更全面、更丰富、更深刻地体现了毛泽东人民战争的思想及其必然取得胜利的原因。

获得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东方》封面


魏巍的军事作品,在着重描写敌我间血肉横飞的激烈战斗的同时,也不回避并有意识地描写革命队伍内部矛盾及其斗争的复杂性。在《地球的红飘带》中,不仅写了爬雪山、过草地等严酷的过程,而且生动具体地描述了遵义会议上毛泽东和他的战友如何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解决了正确的军事路线与王明的先是冒险后是保守和逃跑的机会主义路线之间的矛盾,从而挽救了中国革命。小说还描述了后来与张国焘错误路线的艰难斗争。书中既描述了这些内部斗争的胜利,也含蓄地预示了党内某些机会主义分子,由于资产阶级利己主义的世界观未得到根本改造,到后来终于落个脱离革命,甚至公开叛变投敌的可耻下场。在《火凤凰》一书中,作者描写了一群知识青年的不同道路:有些人坚持与工农相结合、不断改造世界观,成长为成熟的革命者;有的英勇奋斗,壮烈牺牲,成为新中国的奠基石;也有个别人虽然在延安进过“抗大”,也当过领导干部,但终因个人主义膨胀而在紧要关头叛变投敌,甚至成了屠杀革命者的刽子手。在《东方》中也描述了一个“潇洒功臣”因为放松世界观的改造,冒功委过,临阵脱逃而被遣送回国,最后成为革命队伍的可耻逃兵。所有这些,都深入地体现了毛主席关于坚持党对军队的坚强领导和大力加强政治思想工作的建军思想,并刻画出新型人民军队成长壮大的复杂过程。

任何作家在他的作品中,在写别人的时候,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写自己,或者说融入了自己的灵魂。魏巍也是这样。在他塑造的正面典型中渗透着他的正确、分明、强烈的爱,在塑造的反面形象中渗透着他的正确、分明、强烈的憎。人们从这些爱憎中看到了魏巍,看到了一种“最可爱的人”的灵魂,看到了一位伟大而可敬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家。

充满战斗性的《时代的报告》和《中流》

身为作家的魏巍,在改革开放后的年代里,尽管继续进行着长篇小说的创作,但他的关注点更着眼于社会现实。早在1980年,魏巍就与黄钢、姚远方等人联手,创办了一份《时代的报告》杂志。由于编者有着“我们是在战争威胁的条件下进行四化建设的”心态,因而将“本刊的职责”作了这样的表述:“首先是提醒我们的读者,注意霸权主义者的扩张侵略与颠覆阴谋,剖析当前国际紧张局势继续加剧的根源,着力介绍国际间隐蔽战线反间谍反颠覆的斗争——这是一条看不见的战线。”在创刊号上,“本刊评论员”就对当年引起争议的文学剧本《在社会的档案里》提出批判,并辅之以《这是一份什么样的“社会档案”?》的“读者来信”。当年国内外著名的关于电影《苦恋》的风波,也是该刊首先发起的。1982年,《时代的报告》停刊。

魏巍逝世前手迹“永远学习前辈英烈,继续革命!”


此后的1988年,魏巍与亲密战友林默涵合作,在《光明日报》社创办了《中流》杂志。《中流》所承接的,依然是《时代的报告》的办刊宗旨。1998年魏巍在“《中流》杂志创刊百期座谈会”上发言指出,《中流》所做的工作,概括起来,就是宣扬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思想,满腔热情地歌颂社会主义新人,鞭挞某些社会丑恶现象,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在主办《中流》的年月里,魏巍的《在新世纪的门槛上》等一系列文章,迅速引起思想理论界的关注。

2001年8月,《中流》停刊之后,魏巍又在互联网上驰骋,网络成为这位81岁高龄老人的新宠,他的新作频频上传到网上。

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魏巍早年写了《谁是最可爱的人》,树立了无私的革命战士形象,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在《新语丝》中,有一篇《〈谁是最可恨的人〉序》,是魏巍晚年的作品。在这篇作品中魏巍指出,腐败是剥削制度的残余,是阶级斗争的反映,只就腐败谈腐败、从法律谈法律,是不可能深刻理解腐败严重性的,也不可能彻底解决腐败问题。

针对教育高收费的不合理现象,出于对千百万莘莘学子的挂念,魏巍写了《教育应向弱势群体倾斜——沉重忧思中的建议》,提出应大幅度降低大中小学的学费,取消一切不合理收费,政府拨款为特困生免除学费,同时加大教育投入。魏巍写的《也谈农民工问题》,指出由宁夏农民工王斌余身上爆发的问题,决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事件。退伍兵崔英杰在街头以卖香肠为生,却遭到没收三轮车的厄运,最终酿成过失杀人案,魏巍毫不犹豫地发表《不要杀他!!!——我也为退伍兵崔英杰说情》,作为一个老兵,要为这个年轻的退伍兵求情。2007年6月,令世人发指的山西黑砖窑事件发生,魏巍及时发表《惊闻山西“黑砖窑”事件》,大声疾呼道:恶魔们,诅咒吧,发狂吧,看将来,到底谁埋葬谁? 

2008年8月30日上午魏巍遗体告别仪式上,年轻学子打出的条幅


这就是魏巍,他是真正的勇士。他的晚年,是心系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晚年,是不断思考的晚年,是永不休战的晚年。魏巍晚年出版的《新语丝》,收入了上述一系列战斗性杂文,可以看作魏巍晚年心路历程的写照。正因为魏巍晚年的战斗精神,使得他无论在老同志当中,还是在网络青年中都享有特别崇高的威望,他们无不把魏巍看作新时代鲁迅式的战士。

(本文选自《红色人物》画卷上卷,该画卷由红色中国系列图书编辑委员会编篡,已于2011年9月在北京正式出版,需要者请与编委会联系,电话:010-63802876,E_mail:redchina90@126.com)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kl 2012-2-2 15:53
中国共产党在没有进行整党整风、批评与自我批评、纠正自身存在的路线错误、重回毛主席革命道路上来之时,建议停止一切颂党活动。这里特别强调一下:不颂党并非是反党。是想帮助我们的党认识错误、改正错误。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还是得靠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必须是马列毛主义。
引用 xiyanglaoji 2011-11-17 09:52
原文:“不然的话,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齐跑了出来,而我们的干部则不闻不问,有许多人甚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被敌人腐蚀侵袭,分化瓦解,拉出去,打进来,许多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也被敌人软硬兼施,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引用 yudasheng 2011-11-16 13:17
30年来,中国政治风雨如晦,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曾预言:“不然的话,让地、富、反、坏、牛鬼蛇神一起跑了出来,而我们的干部则不闻不问,有许多人甚至敌我不分,互相勾结,被敌人软硬兼施,照此办理,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克思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6-5 16:39 , Processed in 0.01670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