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影音作品 查看内容

《较量无声》的细节(四):为何要彻底清查新自由主义

2013-11-5 23:4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235| 评论: 0|原作者: 宗和|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较量无声》的细节(四):为何要彻底清查新自由主义作者:宗和发布时间:2013-11-05来源:乌有之乡字体:大|中|小中国党内的新自由主义官员,是当前党内危害最严重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如果要做好党的纯洁性工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新自由主义官员这些反马克思主义分子及涉嫌颠覆国家基本制度的敌对分子清除出党。前言:将新自由主义分子清除出党 一、新自由主义是大资本家阶级对人民进行剥削和专制统治的工具 二、中国 ...

《较量无声》的细节(四):为何要彻底清查新自由主义

作者:宗和 发布时间:2013-11-0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中国党内的新自由主义官员,是当前党内危害最严重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如果要做好党的纯洁性工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新自由主义官员这些反马克思主义分子及涉嫌颠覆国家基本制度的敌对分子清除出党。

前言:将新自由主义分子清除出党 

一、新自由主义是大资本家阶级对人民进行剥削和专制统治的工具 

二、中国新自由主义团伙的叫嚣丑相

三、新自由主义官员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主要干扰源

四、做好党的纯洁性工作应正确处理两种不同性质的党内矛盾--人民与新自由主义旗手属于敌我矛盾

 附文一:拉美新自由主义的灾难性后果

     附文二:中东新自由主义及其政治动荡

       近期,由国防大学、总政治部保卫部、总参谋部三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现代关系研究所联合推出,国防大学信息管理中心制作的《较量无声》在网上走红,《较量无声》从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深刻揭示了前苏联解体的深层次因由以及三十年来美国对中国五种战略渗透手段,为我国的国防民生各个方面敲响了警钟。《较量无声》立场明晰,材料丰富,发人深省,是每位爱国人士都需要深入学习的一部不可多得的好片。

  《较量无声》中有几句话:

  “长期以来,美国始终高度重视以我重要阶层、重要部门、重要人员为主要对象,长期施加影响,积极培养代理人集团。”

  “少数学者或官员或大肆鼓吹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或轻率处置巨额国有资产,客观上,导致国家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和严重社会后遗症。有些政府部门,甚至自觉不自觉利用国家资源为西方思想文化渗透鸣锣开道。”

       新自由主义为何被明确定位为美国“代理人”的经济理论?新自由主义如何误导我国改革开放,如何使“我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严重的社会后遗症”?既然如此,那么在军方眼中,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就已经不是纯粹的学术,而是怀着强烈政治图谋的汉奸买办经济学了。这些以新自由主义面目出现的国内代理人,又该如何处置?

  前言:将新自由主义分子清除出党

  当前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和自由主义普世价值思潮,其实与80年代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是一脉相承的,在80年代,两任总书记因为犯了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错误而下台,可见,这种思潮在党内可以说是“盘根错节”、“源远流长”。新自由主义官员的出现,同时也是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党进行常年西化、分化的“丰硕成果”。

  当前,党内西化派官员有几个突出的特点:第一是阉割基本路线,他们无限制地拔高改革开放,而抵制四项基本原则,在他们看来,“改革无止境,开放无禁区”,他们实际上已经把社会主义基本经济政治制度当做改革的对象从而对之进行深度破坏。第二是,他们在妖魔化毛泽东、妖魔化毛时代的同时,曲解邓小平理论,将邓小平理论解读成新自由主义理论,试图将改革引入新自由主义道路。

  所以,中国党内的新自由主义官员,是当前党内危害最严重的蜕化变质分子和腐败分子,如果要做好党的纯洁性工作,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新自由主义官员这些反马克思主义分子及涉嫌颠覆国家基本制度的敌对分子清除出党。

  一、新自由主义是大资本家阶级对人民进行剥削和专制统治的工具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在西方世界,新自由主义取代凯恩斯主义成为主导美欧意识形态和经济对策的主流经济学派。更有甚者,新自由主义进一步蜕变为美国政府对外推行霸权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对发展中国家推行新殖民主义的工具。在近代经济思想史上,没有哪一个资产阶级经济学派曾经像新自由主义一样在世界政治、经济生活中起过如此巨大的作用和影响。但是,曾几何时,2008年9月一场席卷全球的经济风暴扫尽了它的威风。这场世界性金融、经济危机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面对这场给全人类带来深重灾难的危机,全世界从学界、政界乃至平民百姓都在纷纷反思,用危机来检验新自由主义理论及政策已经成为世界潮流。然而,在当今,中国却是另一番景象:那些在改革开放中狂热贩卖新自由主义的二道贩子们,却固执己见,我行我素,继续鼓噪市场原教旨主义。

  许多学者指出,经济学里的垄断分卖者垄断(Monopoly)和买者垄断(Monopsony)。什么是买者垄断?比如沃尔玛和家乐福这样的巨型超市,对很多生产厂家来说,由于它是唯一的或者主要的购买方,许多生产厂家必须通过超市打开城市市场销售其产品,因此,沃尔玛和家乐福可以极大地压低进货价格。而资本家剥削工人,就是一种典型的买者垄断(Monopsony)。在资本家们的眼里,购买工人劳动力和购买原材料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都必须尽量压低价格。但是问题在于,整个社会生产资料所有权是归少数人资本家所有和垄断的,而工人之间的竞争比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更激励些。我们可以看到的情况是,一个工人所能找到的合适的就业岗位是有限的,而且是无数的人在竞争这个岗位。工人被资本家雇佣,在企业内,资本家是主人,工人完全是雇佣奴隶。工人面对资本家,完全没有自己劳动力的定价权。劳动力市场的定价权在人数极少的资本家阶级手里,因为这一小撮人,垄断了劳动力购买市场。只要工人之间劳动力供应之间的竞争程度超过资本家之间购买劳动力的竞争,那么工人便被资本家剥削。因此,整个资本家阶级因为人数较少很容易就可以联合起来,极力压低工人的工资,剥削工人。而工人要想减少剥削,只能是成立工会、政党与资本家谈判,而要想消灭剥削只能是建立公有制经济。

  实践已经证明,任何一个领域让私企和外资控制,其危害都是极其严重的。新自由主义官员主张国企退出竞争性领域,这绝对是颠覆宪法的行为,这个政策落实下去就基本上全面的私有化,因为95%以上的经济都是竞争性的。其危害更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由少数资本家阶级垄断产品供应,很容易出现卖者垄断和通货膨胀。比如,假如商品零售市场全部被几家大型商超垄断(比如被沃尔玛、家乐福等巨头垄断),在这个领域,即便是有几百个资本家竞争,其竞争程度仍然少于十几亿消费者之间的竞争,他们相对于消费者而言仍然是一小撮垄断者,消费者利益很容易受到损害,并且极容易加重物价的通胀。再比如房地产领域,即便是有几百个房地产商,他们相对于亿万购房者而言,仍然是一小撮垄断者,如果没有政府的严厉干预,房价原则上可以以几倍的成本增长,房地产商的利润可以增至成本的几倍,因为住房是基本需求。如果有国有企业提供大量的低利润甚至无利润的房屋,就可有效地压低房价,减少房地产资本家对人民的剥削。同样的道理,如果粮食和食品行业私有化市场化了,而政府放弃经济干预职责,粮食及食品价格也会像房价一样暴涨,粮商就会像房地产商一样获得暴利,因为粮食需求是比住房还要刚性的需求。因此,在任何社会,关键行业的市场化及私有化的结果只能是社会稳定受到严重威胁,这也是为什么即便是在美国,政府也会给粮食企业大量的高额补贴以压低粮食价格的原因。

  因此,物价的通胀和工资的紧缩是自由市场经济的自然属性和自然结果,其本质是在自由市场经济中处于优势地位的资本家阶级对劳动群众的剥削。二战以后,面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压力,资产阶级被迫向工人让利,工人福利显著提升。而自80年代新自由主义在全世界兴盛以来,无论是看欧美还是看中国,工人的工资涨幅远远跟不上基本生物必需品的涨幅,工人阶级的工资一直在负增长。假如政府不代表人民干预市场经济、限制资本家权力,这样的自由市场经济社会一定是野蛮的、残酷的社会。自由市场经济,就是大资本家阶级主导和控制的经济,新自由主义主张的“让市场决定一切”,其本质就是让大资本家阶级决定一切。

  也就是说,在一个行业里,无论资本家是1个还是100个还是1000个,他们相对于亿万工人就是一小撮。只要劳动力供应方是亿万工人,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就会远远小于工人劳动力间的竞争,这些资本家就是垄断资本家,他们通过压低工人工资的这种方式剥削工人劳动力,这是资本第一大剥削手段。

  同样的,在一个行业里,无论资本家是1个还是100个还是1000个,只要产品购买者是亿万工人消费者,其资本家之间的竞争就会远远小于工人消费者间的竞争,这些企业就是垄断企业,他们之间很容易达成价格同盟,一起涨价,剥削劳动者,提高企业利润。再加上一些投机资本的囤积炒作,加大了这种通胀和涨价。资本家们就是通过涨价-通货膨胀这种方式剥削工人消费者,这是资本的第二大剥削手段。

  二、中国新自由主义团伙的叫嚣丑相

  中国贩卖新自由主义的旗手,面对世界经济大危机,执迷不悟,拒绝反思,一意孤行,继续鼓吹私有化、自由化、殖民化,逆世界大潮而行,反亿万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动。

  上世纪70-80年代,社会主义世界出现了一股经济体制改革潮流。我国与苏联东欧国家不同,我国改革从起步时,就明确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为目标。这种抉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我国国情和民心决定的,也是当代国际大环境背景使然。

  上世纪50年代,时任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抛出了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的战略设想。但一直无从下手。到70-80年代,社会主义国家掀起了改革浪潮。美国政府抓住这个战略机遇,加紧推行“和平演变”。在经济方面,大搞军备竞赛,把苏联捆在战车上,拖垮苏联经济; 利用美元霸主地位和美国在世界银行等国际经济组织中的主导权,主宰国际经济秩序; 在所谓“经济全球化”的旗号下,大搞资本输出,通过投资控制行业和地区经济,发展加工贸易,把苏东国家全面拉入美国控制的世界经济体系,使之依附于美国; 在文化教育和意识形态方面,敞开学校大门,培养和扶植代理人、代言人; 通过学术交流和文化交流,大搞文化输出,资助组织非政府组织,插手改革和发展,大肆推销新自由主义,并直接或间接参与整体或局部有关改革和发展方案设计,左右媒体,引导舆论,掌握话语权,等等,不计工本,无所不用其极。最终,美“不战而胜”,实现独霸世界的梦想。

  苏联解体了,俄罗斯走上了全盘西化的道路,美国并没有因此善罢甘休。相反, 继续对社会主义世界推行“和平演变”战略。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美国政府换了几届,但对华实行“西化、分化、遏制、殖民化”的战略始终如一。美国视中国为“主要战略对手”,实行“战略重点东移”。这并非对华善举善行。现在,环视我国周边态势,美国对华战略弧型包围圈己经形成,美国一手制造和挑唆的矛头指向中国的事端不断。更有甚者,美国政府正在增强在亚太地区的军力部署。美国政府的智库竟然鼓噪发动对华战争。

  长期以来,政界、学界争论“左”与右谁为主要危险。有一种极端观点,认为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左”始终是主要危险,反“左”是主要任务。这种观点把邓小平在特定时期针对特定对象讲的话普遍化、绝对化,是对邓小平言论的实用主义诠释。这种观点对美国政府利用新自由主义争霸世界、在改革和经济全球化的旗号下, 对我国实行“遏制、利用、西化、分化、殖民化”的战略图谋,装聋作哑、视而不见。美国政府对华战略究竟是左还是右? 30年改革历程表明,中国新自由主义谋士们,在美国对华推行全盘西化的战略图谋中充当了斗士还是别动队?我们必须把国内的左右纷争置于国际大环境、大背景中分析,才能作出切合实际的而不是主观臆想的公式化的结论。以反“左”为名,转移人们对西方“和平演变”战略挑战的视线,是别有用心的。

  让我们来看看某些中国新自由主义的忠实教徒们,在世界大危机中的所作所为、所言。

  ——念念不忘市场原教旨主义,继续兜售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

  世界大危机爆发延续至今,我国的改革和发展走到了重要路口:是坚持以和中国国情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坚持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还是让新自由主义继续肆意误导中国改革和发展,使我国重蹈苏联和苏共的覆辙?这决非危言耸听,而是现实迫切要求我们作出的抉择。

  2012年两会前夕,《中国经营报》2012年2月27日发表了一篇文章《改革不容拖延》。文章认为,“经济危机在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蔓延,使人们对自由市场的未来命运产生了怀疑。然而,中国的故事并不能成为反对自由市场制度的理由。”中国现在必须 “继续朝着建设自由市场体制的方向推进改革。这是一项未竟的使命。” 作者认为,他所谓的自由市场制度是“人类迄今尚未找到更好的选择”。

  作者关于自由市场制度的观点,并无任何新意。它贩自美国流行的经济学教材,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就摆上了地摊。所不同的是,一、他强调自由市场制度的地位和作用,决不会因大危机而改变;二、他的观点为参与所谓“顶层设计者”鼓吹的“坚持市场化改革不动摇”,作了明确的注解。30年后与30年前,念的是同一本经。

  ——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为贯彻声名狼藉的华盛顿共识制造舆论。

  《东方早报-上海书评专刊》2011年11月20日刊登了一篇题为《深化市场经济改革难在哪里?》的文章。作者说,“仔细回想一下,我们改革的成就离不开‘华盛顿共识’,改革中许多问题正是偏离了其中的一些要点,或者贯彻得不彻底。” 作者给改革“过大关”指明的出路,就是贯彻“华盛顿共识”。

  美国政府炮制的“华盛顿共识”,早己在国际上声名狼藉。它是美国政府假手世界银行等国际经贸组织,对外推行经济霸权主义、实行殖民扩张、瓦解社会主义国家经济根基的重要政策工具。其主要内容是,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指导,在紧缩银根的条件下,开放市场,全面实行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新自由主义及“华盛顿共识”已经给当代世界发展造成了灾难性后果。

  我国30年改革和发展,在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也面临亟待解决的诸多矛盾和问题。究其原因,从领导层面分析,主要是没能全面认识和处理好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既相适应又相矛盾的两面性;从贯彻实施过程分析,主要是来自内外新自由主义的干扰、障碍。举例来说,中央提出建立和健全社会主义市场体系,但在实际执行中却被异化为泛市场化,以致造成“新三座大山”,加剧贫富两极分化。又如,国有企业改革,中央提出“抓大放小”,但在实施过程中“放小”被歪曲为“一卖了之”,全部化公为私,中饱私囊,一些人借改革之机靠掠夺公产实现了一夜暴富。“改革” 成了新生资产者实现原始资本积累的遮羞布。如此等等,还可以举出很多。不过,那时候还需要遮遮掩掩,搞“合法斗争”。现在他们则自己扯下了遮羞布,公开打出了“华盛顿共识”,露出了卢山真面目。这是公开向党和人民挑战。北京大学不是有位明星教授公开宣称改革下一步就是私有化吗?2012年3月18日他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2”年会上说:国有企业己成未来中国成长的最主要的障碍之一。未来几年,中国在经济领域要做三件事:一是国有企业私有化 ,二是土地私有化,三是金融自由化。

  ——诋毁、阻挠和破坏学界对新自由主义及其华盛顿共识的批判。

  在学界, 首先识破新自由主义危害,率先举起批判新自由主义的义举,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院贯彻中央指示态度坚决、行动迅速、措施具体、成果卓著,受到各界好评和中央的肯定。也出了一个打白旗的。此人对经济学一知半解,但胆大妄为,信口开河。他断言: “批判新自由主义完全是伪命题”,“借批判新自由主义之名,批判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借批‘主流经济学家’之名,批判邓小平和党中央!”“误导干部群众,制造社会混乱”。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12 19:48 , Processed in 0.34891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