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群众文艺 影音作品 查看内容

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将被忘却的纪录片

2013-11-17 23:3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977| 评论: 1|原作者: 席亚洲|来自: 观察者网

摘要: 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将被忘却的纪录片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席亚洲 | 点击:4485 | 时间:2013-11-17 21:06:21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10频道播放了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讲述抗美援朝战史。   光是这个片名,就足以让人振奋。一位笔者很尊敬的长辈看后还兴奋地说,片中有一些珍贵的历史镜头,甚至有美军从散兵坑里拍摄的中美士兵肉搏的场景。  然而,当笔者看到这个场景时不禁哑然,肉搏战确实有,但镜头前晃过的那 ...

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将被忘却的纪录片

来源:观察者网 | 作者:席亚洲 | 点击:4485 | 时间:2013-11-17 21:06:21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10频道播放了纪录片《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讲述抗美援朝战史。

  光是这个片名,就足以让人振奋。一位笔者很尊敬的长辈看后还兴奋地说,片中有一些珍贵的历史镜头,甚至有美军从散兵坑里拍摄的中美士兵肉搏的场景。

  然而,当笔者看到这个场景时不禁哑然,肉搏战确实有,但镜头前晃过的那个美国军官居然是格里高利·派克(这个镜头来自美国朝鲜战争影片《猪排山》)。本片将大量影视作品片段剪接在历史镜头中,营造战争气氛。这虽然是国内近年来小成本纪录片常用的手法,但作为一部向抗美援朝胜利60周年献礼,甚至肩负着扫清对朝鲜战争误解和歪解使命的纪录片,这样处理未免太粗陋了些。

  此外,该片几乎没有什么配乐,主动放弃了这一重要“阵地”。相比之下,央视去年引进的俄罗斯纪录片《伟大卫国战争》的制作就非常用心,对大量二战纪录片进行了数码修复,制作了许多3D战斗场景,甚至动用演员十分认真地“重演”,连配乐都是找大师汉斯·季墨(《黑鹰坠落》、《勇闯夺命岛》、《盗梦空间》等知名影片的配乐作者)制作。

  虽然《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里大量老战士的访谈让观众有所收获,但全片制作水平显然无法令对它颇有期待的人们感到满意,似乎所有的亮点都放在了片名里。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后反响平平,也证明了这一点。

  长津湖之战的著名照片,美国陆战队士兵冒雪行军

  依旧靠浑厚男中音朗读作为向观众传达信息的主要方式,不是大问题;解说词如同中规中矩的八股文,也不是大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该片制作者思想上不时暴露出“八股”,而且遵循的不仅是“老八股”,还有西方媒体的“洋八股”……

  何以见得?笔者就以第二次战役为例。

  第二次战役大致可以分为东西两线。东线最重要的战事,就是一直为西方媒体热炒,近年来也频频登上中国媒体的“被遗忘的长津湖之战”。

  《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也以大篇幅讲述了长津湖之战,看似与国际接轨,殊不知,西方媒体之所以常谈长津湖,其实另有奥妙。他们宣传的重点是美国陆战一师的“向后进攻”,营造出一种虽败犹荣的感觉,以“志愿军人海战术”反衬美军的“坚韧不拔”。

  相比之下,与长津湖之战几乎同时发生的“清川江之战”,则被西方媒体刻意“选择性遗忘”,从不提这场战役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使他们遭受了多少损失。《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人云亦云,也没有对此战给予应有的关注,仅朗读一遍魏巍在《谁是最可爱的人》中描述的战斗场景而一笔带过,笔者觉得有必要为该片补漏拾遗。

  被忘却的伟大胜利:清川江之战

  麦克阿瑟在第一次战役结束后,根据中国志愿军与美军主动脱离接触的情况,轻率判断中国“少数志愿者”已经被美军击退。在这位“远东专家”眼中,数十万大军只要再向鸭绿江挺进一次,就可以解决这场战争。结果,美军一头钻进了中国军队的口袋中。

  美方史载,战役开始前“伪联合国军”(联合国已多次正式否认朝鲜战争“联合国军”的合法性,详见观察者网报道)的状态是这样的:“尽管人手不足,但美国第八集团军拥有中国军队三倍半的火力……在进攻前一夜,所有士兵都得到了一顿丰盛的感恩节大餐,其中包括肥美的烤火鸡……然而高昂的士气却也导致了军纪的涣散……美国第九军的一个步枪连甚至在开始推进前丢掉了他们的钢盔和刺刀,每人平均只有一颗手榴弹和50发子弹……”可以说,麦克阿瑟的傲慢已经浸透了“伪联合国军”上下。

  1950年11月25日,美军的进攻陷入停滞。当晚子夜,位于伪联合国军右翼的南朝鲜第二军突然发现,中国军队已经穿插到自己身后。两天后,以南朝鲜第二军为主的“伪联合国军”右翼就彻底崩溃了。完成这一任务的主力正是38军——“万岁军”。

  让人难以置信的是,美第八集团军军长沃克似乎完全没把南朝鲜军队的崩溃当回事,仍在命令全力向北进攻。他一厢情愿地认为,那不过是中国人的一次小规模反击,仅仅命令美军第一军和第九军向东延展战线,以填补南朝鲜第二军崩溃后留下的空白。

  而此时,美军也已经与志愿军交战两天,遭受了惨重的损失。所以这一“补漏”命令没有得到执行,各部队实际已经开始陆续撤退。其中,美第二步兵师的行军车队在撤退途中与志愿军短兵相接。志愿军用火箭筒摧毁了大量车辆,爬上坦克向里面扔手榴弹。狼狈不堪的第二师花了一天才撤退到军隅里。然而,他们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27日这天,当沃克仍在命令美军向北进攻的时候,彭德怀已经先一步命令38军插到美军后方重镇军隅里。下午,麦克阿瑟终于意识到战局已经扭转,把沃克从朝鲜召到东京开会,这意味着美军前线最高指挥官在生死攸关的两天内远在东京。

  11月28日,各路美军陆续撤向军隅里,美第九军把倒霉的土耳其旅当炮灰扔出来,阻挡志愿军的追击。以土耳其旅被打残为代价,美第九军及时逃到了军隅里。当天,仍在东京的沃克意识到这里的重要性,命令后撤的美军在此重整防线。

  但29日,沃克失去信心,又命令被志愿军围攻了整整一天的第八集团军放弃军隅里,继续南撤。撤退总要挑一个后卫,美第二步兵师因为多在军隅里“休整”了一天,便被选中殿后。

  “伪联合国军”撤退途中,38军突然半路杀出,在道路上设置防线,截住了美军第二步兵师。据美方记载:“当第二师进入后来被称为‘刀山火海谷’的山谷后,中国人的机枪和迫击炮就像雨点般落了下来,敌军防线的纵深出乎意料,道路上很快布满了汽车残骸和伤亡的士兵。有些士兵企图在山沟里隐蔽,他们马上就被车队给丢下。作战部队一个接一个被击溃。在白天,空中掩护还能够压制中国人的阵地。但到了晚间,中国人的进攻再次加强。最后,中国军队在摧毁美军第38团和第503炮兵营后彻底截断了公路,第二师残余部队丢弃了全部重武器和车辆继续徒步撤退。”

  美方史料承认,第八集团军的伤亡数字初步统计为11000人(这其中没有包括南朝鲜南朝鲜和土耳其军队的伤亡。此战中,土耳其旅丧失作战能力,南朝鲜两个军被歼灭),被俘2050人。

  美军缴获的一门92式步兵炮,这是当时志愿军少有的重武器,图片拍摄于1951年第四次战役期间

  由于美军第二步兵师和第25步兵师第24团的指挥部在战斗中被攻破,因此战场记录全部丢失。这使历史学家们很难分析这场战役中被打得最惨的这两支美军部队究竟伤亡损失情况如何。经后来统计,一般认为美军第二步兵师伤亡数字为4037人。该师绝大多数的火炮、40%的通讯设备、45%的班组武器(重机枪、迫击炮等)、30%的车辆在战斗中被摧毁或抛弃。美军承认第二步兵师已被“瘫痪”(按照解放战争中的统计习惯,打到这个程度算是“歼灭”也无不可,当然美军的补给恢复能力远超国民党军,这是当时的志愿军还没有感性认识的),师长凯赛尔在战斗结束后即被撤职。

  其余美军部队的损失情况也十分惨重,其中第25步兵师死伤1313人。土耳其旅在战斗中死伤936人,损失了90%的装备、90%的车辆和50%的炮兵,该旅不得不退出战斗序列。南朝鲜军队的伤亡难以统计,因为在志愿军的进攻得手后大部分南朝鲜军就地逃散,南朝鲜第二军番号在战斗结束后被撤销。

  然而美军的“灾难”还未结束。在遭迎头痛击后,沃克和麦克阿瑟都有些失去理智。实际上,此时中国志愿军的作战能力也已经到了极限,但美军在混乱的撤退中没有组织任何侦察行动,以至于恐慌如滚雪球般扩大。最终,沃克于12月3日下令全面放弃北朝鲜。随后190公里的撤退被称为“美军历史上最长的撤退”,整个第八集团军几乎完全丧失组织。一片争相逃亡的混乱中,第八集团军司令官沃克本人死于车祸。美国在12月11日首次向中国建议在三八线上实现停火,以作为缓兵之计。麦克阿瑟不久后黯然离开东京,这位“亚洲王”此前一直被认为是下一届总统的有力候选人。

  虽然西方媒体热衷宣传长津湖战役,但美国史学界主流认为,清川江之战是中国在朝鲜战争中军事胜利的巅峰。

  在清川江之战中,美军第八集团军被打得仓皇逃窜,暂时丧失作战能力。相比之下,陆战一师在长津湖之战中,一直到从兴南港上船撤离,部队组织都未出现如第八集团军那样的混乱,实际上表现要好得多。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御姐脚上袜 2013-11-18 13:39
“钙”,不能停。哈哈!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2-9 07:09 , Processed in 0.23105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