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学习毛泽东》第三章

2013-12-9 22:5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521| 评论: 0|原作者: 水陆洲 |来自: 东方红网

摘要: 《学习毛泽东》第三章时间:2013-12-09 10:42来源:作者:水陆洲点击:40 次 《学习毛泽东》第三章毛泽东论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形态第一节社会主义社会是过渡的社会形态  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过渡性”的问题,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是社会主义各国的执政党及理论界争议颇多的一个问题。毛泽东对“过渡时期”的看法也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其中的得失值得我们细心地探讨。“过渡时期”一词是马克思在一八七五年写的 ...
第三节  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的长期性 
 
  如果承认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形态,那就必然要承认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发展过程。 
 
(一)社会主义社会是发展的。 
 
早在一八九一年,恩格斯就指出:“所谓‘社会主义社会’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而应当和其他社会制度一样,把它看成经常变化和改革的社会。” 
 
列宁在一九一七年也指出:“资产阶级总是非常虚伪地把社会主义看成是一种僵化的、凝固的、一成不为的东西,实际上,只有从社会主义实现时起,社会生活和私人生活的各方面才会真正地迅速地向前推进。形成一个有大多数居民然后是全体居民参加的真正群众性的运动。”
 
恩格斯、列宁在这里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强调了以下几点:第一,社会主义社会是经常变化、迅速向前推进的;第二,社会主义社会的变化、前进、发展是通过经常改革来推动的;第三,社会主义社会的改革必须形成一个有大多数以至全体居民参加的真正群众性的运动。
 
毛泽东进一步阐述了这些观点:
他指出:“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在一定的时期内需要巩固但是这种巩固必须有一定的限度,不能永远地巩固下去。认识不到这一点,反映这种制度的意识形态就僵化起来,人们的思想就不能适应新的变化。社会主义两种公有制的形式,如果对敌对势力来说,可以说是不可侵犯的;如果就它们本身的发展过程来说,说是不可侵犯的那就错了。任何东西都不能看成永恒的。”
他还提出:“中国的改革和建设靠我们来领导。我们国家要有很多诚心为人民服务、诚心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立志改革的人。我们共产党员都应该是这样的人。在从前,在旧中国,讲改革是要犯罪的,要杀头的,要坐班房。但是在那个时候,有一些立志改革的人,他们无所畏惧。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给我国的经济和文化的迅速发展开辟了道路,为了达到建设新中国的目的,对于什么困难我们共产党人也是无所畏惧的。但是仅仅依靠我们还不够。我们还需有一批党外的志士仁人,他们能够按照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方向,同我们一起来为改革和建设我们的社会而无所畏惧地奋斗。”
他还指出,根据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者这个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搞社会主义建设也要实行群众路线,敢干发动群众,大搞群众运动。 
 
(二)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是长期的 
 
说社会主义社会是发展的,并不难理解。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是长期的。
 
列宁对这个问题曾经有所论述。他说,未来社会“是需要很长时期才能建设起的”。消灭阶级“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办到的。这是一个无比困难的任务,而且必然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树立新的劳动纪律、建设新的社会联系等等,这“需要做许多年甚至几十年的工作”。“改造小农,改造他们的整个心理和习惯,是需要经过几代的事情。”
列宁的这些思想虽然很宝贵,但是也没有根据说明列宁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长期性问题有了充分的估计。
 
中国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长期性问题的认识,也经过了一个探索的过程。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长期性的认识,大体上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53──1957年):建成一个强大的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国家大约需要五十年。 
  一九五三年九月,毛泽东一开始提出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问题时,就指出,大约要用十年到十五年的时间,才能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和完成社会主义改造。 
  一九五四年六月,他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讲话中进一步指
出:“十五年左右,可以打下一个基础”,“要建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大概经过五十年即十个五年计划,就差不多了”。 
  一九五五年的农村社会主义高潮中,他曾经提出:“中国的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也应当争取提早一些时间去完成,”“中国的工业化的规模和速度,科学、文化、教育、卫生等项的规模和速度,已经不能完全按照原来所想的那样去做了,这些都应当适当地扩大和加快。”  
一九五七年七月,他在《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中仍然坚持说,“只有经过十年到十五年”,“社会主义社会才算从根本上建成了,”“十年至十五年以后的任务,则是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同时,他又进一步提出:“准备着逐步地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必要条件。准备以八个至十个五年计划在经济上赶上并超过美国。” 
同年十一月,他又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上提出 :“中国可能十五年赶上或超过英国。”
这些说法虽然比原来说的“建成一个强大的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更具体化了,但似乎离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情况更远了。这些说法似乎意味着五十年以后,就要开始逐步地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了。
 
第二阶段(1958──1961年):建成一个现代化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并创造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条件只需要十年。 
  一九五八年一月,他在《工作方法的六十条(草案)》中提出:今后五年到八年内,普遍地提前实现原定的一九六七年完成的农业发展纲要规定的任务;在五年到十年内,各地方的工业产值(不包括中央直属企业的产值)都要超过当地的农业产值。
一九五八年五月,他在八大二次会议上提出:如果五年达到4,000万吨钢,可能七年赶上英国,再加八年就能赶上美国。
这似乎意味着十五年后就可以开始向共产主义过渡了。 
  一九五八年六月,他在一个报告的批示中指出:“超过英国,不是十五年,也不是七年,只需要两到三年,两年是可能的。这里主要是钢。只要一九五九年达到2,500万吨,我们就在钢的产量上超过英国。”  
  一九五八年六月,他在一次讲话中指出:不要很久,全国每人每年就可以有粮食一千斤(其中人吃600斤,其他留下储备粮、种子和喂猪),100斤猪肉,20斤油,20斤棉花。再过一个时间,每人每年要平均有1,500斤粮食。这样全国人民的生活水平就会大大提高了。 
  一九五八年八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一九五九年粮食达到8,000亿斤到10,000亿斤,钢产量达到2,700万吨,争取3,000万吨;一九六0年粮
食产量达到1,300亿斤,钢产量达到5,000万吨左右。一九六二年完全可能使粮食总产量达到一千五百亿斤或者更多一点,钢产量达到8,000万吨至一亿吨。即在“二五”期间,“我国将提前建成一个具有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并创造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条件。”“看来,共产主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么遥远将来的事情了。”
预计建设速度之快、建设时期之短,这次会议可以说达到了最高峰。按照这种预计,到一九六二年,也就是只用两个五年计划,中国就建成了社会主义社会,并创造了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条件。此后就可以开始逐步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了。 
  一九五九年一月,经过毛泽东同意的周恩来在“苏共二十一大”上的致辞中
说:我们准备在十五年、二十年或者更多一些时间内,把中国建成为一个具有高度发展的现代工业、现代农业和现代科学文化的社会主义国家。
这个设想比一九五八年八月的预期,在时间上增加了一倍左右。 
一九六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毛泽东在《关于反华问题》的批语中指出:“如果给我们四十年时间的话,那时候------我国则很有可能平均每人有一吨钢,平均每人有2,000斤至3,000斤粮食和饲料,多数人民有大学的文化程度,那时人们的政治水平和理论水平将提到比现在高得多,整个社会很有可能在那时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
时间过了一年多,这个设想比一九五九年一月的设想,在时间上又增加了
一倍左右。但是标准也提高了,特别是钢产量和人民的文化水平这两项。所以,预计的建设速度也还是很快的。 
  一九六零年七月,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提出:钢的产量“如果今年有2,200万吨,后年可以达到3,800万吨。第二个十年可能达到一亿吨。”“十年搞一亿吨,上天。”
一九六零年十二月至一九六一年初,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社会主义建设不能急,要搞它半个世纪。” 
这说明,一九六零年的设想基本上回到了五十年代初的估计。
 
第三阶段(一九六二年以后):社会主义的彻底胜利,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 
  一九六二年一月,毛泽东在中央扩大的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至于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的时间,”
“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我看是行
的,”“我劝同志们宁肯把困难想得多一些,因而把时间设想长一点。”
这个设想对社会主义社会长期性的认识,已经大大超过了五十年代初期。 
  一九六二年八、九月,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和八届十中全会上反复地指出:
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
八届十中全会的公报还指出: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
这里,对社会主义社会的长期性,作了理论上的概括和时间上的预测。 
 
一九六四年七月,经毛泽东修改的《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一文中指出:“社会主义的彻底胜利,不是一代人两代人就可以解决的,而是要经过五代十代,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够完全解决。”
他还在文章中亲自加写了一段话: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社会发展长期性的探索,经历了一个曲折发展过程。 
自一九五二年至一九五七年,毛泽东基本上坚持了五十年左右把中国建成一个强大的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的设想。建成了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国家以后,是否就立即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或称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似乎还没有具体的设想。
为什么设想“五十年”呢?苏联的经验是一个重要的参考系。苏联一九一七年革命成功,到五十年代初期,大体上是用四十年时间,基本上建成了一个高
度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国家。中国建国的基础比苏联更差,但国际条件比当时苏联
好,所以,中国用五十年时间大体上也可以建成一个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国家。这样的认识当然有它的局限性。“五十年”只是一种大体的设想,并不是以对社会发展的科学预测为基础。
“五十年”建成了高度社会主义工业化是不是意味着社会主义社会就到了底?由社会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是不是还要经历一个过渡时期?这样问题都还不清楚。但是,应当承认,“五十年”的设想对于饱经患难的群众和长期奋斗的干部来说,仍然是一种“太长”期待。 
 
  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关于长期性的思想发生急速的变化,认为十年就可以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国家,并创立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条件。这一设想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从一九五八年底就开始压缩空气,经过一九五九年、一九六零年、一九六一年,就逐步恢复到五十年代的设想。这其中的经验教训仍然是很深刻的。毛泽东对此作了反复地探讨和说明。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在武昌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他指出:“不要弄虚作假,不要虚报成绩,不要去争虚荣,要老老实实,要压缩空气,要把根据不足的高指标降下来,要有清醒的头脑。现在的严重问题,不仅是下面作假,而且是我们相信,从中央、省、地、到县都相信,这就危险。” 
    一九五九年四月,在上海召开的八届七中全会上,他指出:“不能每天高潮,要波浪式前进。一九五七年不搞‘马鞍形’是不行的,‘马鞍形’将来还会有,做计划要有余地。”
一九五九年六月,在一次少数中央领导人参加的会议上,他指出:“一些指标定得那么高,使我们每天处于被动地位。工业也好,农业也好。指标都是我们同意了的,都有一部分主观主义,对客观必然性不认识。讲了多少年有计划按比例发展,就是不注意,就是不讲综合平衡。工业各部门的联系,工业和农业的联系,重、轻、农的联系,都没有顾到。” 
 
一九六零年六月,在上海举行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他指出:“真正的大跃进是留有余地的,真正的留有余地不是口头上的。只有留有余地,劲才能鼓起来。”
一九六零年六月十八日,他在《十年总结》一文中指出:“在一个时间内,思想方法有些不对头,忘记了实事求是的原则,有一些片面的思想(形而上学思想)”“我们对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还有一个很大的盲目性,还有一个很大的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
一九六零年底至一九六一年初,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指出:“社会主义建设不能急,要搞它半个世纪,要搞几年慢腾腾,不要务虚名而遭实祸。”  
 
(三)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
一九六二年,毛泽东明确地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根据主要是三个方面:
 
其一,我国的生产力比较落后,而由社会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最根本的前提就是生产力的发展。而要达到这样的生产力状况,没有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是不行的。
其二,按照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是生产有一定的发展而又发展不足的产物的原理,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还不可能达到高度发展水平,因此,阶级也不可能很快地彻底消灭。
其三,就国际环境而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胜谁负的斗争,也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才能解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5 21:36 , Processed in 0.015272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